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64部分

潜伏-第64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就这么想着,直到窗户透出亮光,他才迷糊了过去。待到睁眼,已经8点多钟,过了上班时间。他匆匆洗漱了一下,饭也没吃,就赶到76号。他先去了丁墨村办公室,大门仍然紧闭。他不由得在心里大骂,这个老混蛋,这么紧要的时候,不知又和哪个小狐狸精跑到什么地方鬼混去了。他边想边往自己办公室走,却发现遇上的人神情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紧张,和自己打招呼的时候眼睛都躲躲闪闪。他立刻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进了办公室,他立刻气的七窍生烟。虽然早过了上班时间,可等在办公室里的只有董连贵和赖五,其他几个人全都不见踪影。黎子午怒气冲冲地吼道:“不知道今天还有重要审讯吗?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来点卯?”赖五只知站在那里傻笑,董连贵也并未象往常那样立刻跑去招呼人。他的嘴张了张却没有说出话来。黎子午气的只想骂人,忽然意识到董连贵的表情大异于往常。他拼命压住火气问:“老董,到底怎么回事?”董连贵看看他,又看看窗外,吭哧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黎座,您没听说什么啊?”黎子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我什么也没听说啊!”董连贵叹了口气道:“外面都传遍了,丁主任出事了。”

黎子午头嗡地一下,象是五雷轰顶。丁墨村出事了,自己最后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难道说这场和华剑雄的较量就这么见分晓了吗?他麻木的问:“丁主任出什么事了?他现在人在哪儿?”董连贵这时说话也连贯一点了,他象是在完成什么任务,急匆匆的说:“我知道的也不是太准确。听汽车班的老牛说,昨天快下班的时候,丁主任的秘书萍如替丁主任叫车。他出的车,却是送丁主任和萍如去西伯利亚公司。谁知丁主任进去还没有两分钟就慌慌张张地自己跑了出来。跳上车就叫快开车。车还没开,就有人朝车子开枪,幸亏丁主任的车是防弹车,才没伤着人。丁主任回来就招集人去抓刺客,听说连那个作内应的萍如在内一个有四五个人。昨天他们已经搜查了一夜,听说没抓到人,今天早上还在各处布点,搜查抓人呢。”黎子午听说丁墨村没有伤到,不知为什么心里倒有点遗憾。但他马上意识到,自己还没走到绝境。想想没来的那几个大多是丁墨村的亲信,肯定是赶着给丁墨村溜须去了。这宝贵的时间可一分钟都不能耽误。正想吩咐什么,却见董连贵欲言又止。他气哼哼的说:“还有什么?快说!别他妈的罗嗦!”董连贵脸胀的通红,结结巴巴的说:“他们好多人都在传,说柳秘书根本就不是枫,萍如才是枫……他们还说……说黎座你早就心里有数,就是成心要整她!”
黎子午的脸腾地红了,在一瞬间,他已经下了决心。丁墨村带人去抓萍如,76号还要乱一阵,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不管这个刺杀事件是谁搞的,丁墨村现在已经和他不在一条船上了。搞不好他还要把自己变成他的替罪羊。现在一不做二不休,管他什么约法三章。他要破釜沉舟了。他气虎虎地对董连贵说:“别听他们胡说八道!你现在马上去特号。他们现在正在换班,你找几个刚下班的,挑块头大的,到下面参加审讯。他们不是老嚷嚷摊不上审女犯吗?这回给他们个机会,不但是女的,而且还是人见人爱的大美人!”
(一一一)

当楼道里传来那群熟悉的脚步声时,柳媚竟有一种要被解放的奇怪感觉。黎子午带着人进了刑讯室,看到的是浑身发抖、呻吟不止、骑在钢筋上几乎瘫成了一滩泥的柳媚。当如愿的看到柳媚惨白的俏脸和地上那几滩代表着耻辱的粘糊糊的水迹时,他得意的狞笑起来。他扳起柳媚滚烫的脸无耻的问:“柳秘书,这一夜过的不错吧?泄了几次啊?”柳媚根本不理他的问题,只是涨红了脸急切地说:“快……快拉我起来!让我……”“让你干什么呀?”柳媚全身发抖地带着哭声说:“让我尿尿……快……快呀……我求求你了!”“哈哈,你终于求我了。看来这一夜的思考很有收获啊!”黎子午故意不紧不慢地说着。他伸手到柳媚的胯下,拨开湿漉漉红紫的阴唇看了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那你承认你就是枫了?”柳媚好像对外界的一切都毫无知觉,只是一个劲的呻吟、央求:“啊……我受不了了……快放我下来尿尿……求求你啊……”黎子午眼一瞪:“他妈的,你给我下命令啊?你快招!签字划押我就马上放了你!”柳媚血红的眼睛瞪的老大,嘴大张着费力地喘息,眼神开始散乱起来。忽然头一垂,身子一软,就没有了声息。

黎子午气的骂了两句脏话,急的团团转。董连贵伸手到柳媚鼻子底下试了试,担心地对黎子午说:“黎座,这娘们好像不大好啊。骑铁马这法一般女人都挺不住的,这小婊子这一夜我看给炮制的够呛。昨晚那三大碗水够她喝一壶的,尿也能憋死人啊。去年秋天在无锡抓到的那个小娘们就是……”黎子午不耐烦地打断他说:“你罗嗦什么!”说着端起一碗水,含了一大口水,拉起柳媚的头,朝她憋的紫红的脸上“噗……”地喷了上去。见柳媚痛苦地哼着吃力地睁开了眼睛,黎子午恶狠狠地说:“臭婊子,老子现在让你尿给弟兄们看!你要还是不招,以后就天天让你给大伙表演当众撒尿。”说完朝后面挥挥手:“给柳秘书放放水!”董连贵带着赖五和特号下班的三个膀大腰圆的特务们兴奋地围了上来,瞪大眼睛盯着柳媚被横七竖八的金属禁锢着的下身。柳媚自被捕以来一直就关在这个小小的牢房兼审讯室里,除了参加审讯的特务之外别人都没有见过。但她的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已在76号广为流传,所以特号的那些看守们早就盼着能见到柳媚那赤裸的身体了。现在不但真的亲眼见到了她那诱人的酮体,而且看到这个原先对他们根本不屑一顾的漂亮女人给整成了这副样子,一个个都兴奋的一个劲地咽口水。

强光灯又打亮了,铁链哗啦啦响起来。柳媚赤条条的身子在她抑制不住的痛苦呻吟中徐徐上升。强烈的光线下,随着柳媚“嗯……嗯……”的娇喘,白皙柔软的肉体正在一点点地离开黑黝黝硬梆梆的钢筋铁棒。两片青紫的阴唇粘在了钢筋上好像恋恋不舍,从肉洞里拉出来的铁棒粘着粘糊糊的液体,拉出淫秽的长丝。铁棒刚拉出一半,一股冒着热气的浑黄液体迫不及待地冲了出来,顺着雪白的大腿落到地上,打的地面哗哗响。黎子午恶毒地盯着柳媚的眼睛,欣赏着这屈辱的声音,看着柳媚不得已在男人众目睽睽的围观下排泄的痛苦表情,等着她最后的崩溃招供。大股的尿液排完了,只剩沥沥拉拉的水珠。柳媚长长地舒了口气,试探地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还在钢筋铁棒的束缚之中。黎子午努努嘴,铁链又落了下来,铁棒又重新插回柳媚的身体。她惊恐地瞪大了眼睛。黎子午捏起柳媚一颗紫红的乳头,狠狠的搓着不耐烦地说:“柳秘书,想通了就赶紧招供。免得再受皮肉之苦。你要是不招,我就把你象周雪萍那样整零碎了!让你天天夜里骑着这铁驴子睡觉!”柳媚的身体又处在横七竖八的束缚之中了,但腹中的水排出去,她的头脑已经冷静了下来。她敏感地听出了黎子午话里的语无伦次和虚张声势,在他的眼睛里她看到了焦急、不安。她对这些特务审案的办法非常了解,就是一骗二诈三威胁。她突然注意到,今天参加审讯的特务换了人,丁墨村的那几个亲信全不见了踪影,换来的打手居然是特号的看守。她隐隐地感到,一定是出现了什么变化。她意识到:黎子午沉不住气了,他根本没有抓住自己什么真凭实据,他的主要目的肯定是搞华剑雄。华剑雄看来没被他们搞倒,暂时不能来解救自己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难题。自己现在一定要坚决挺下去。只有那样才能救华剑雄,也才能救自己。想到这里,她的心沉静了下来,她要和他较量一下谁更有耐心。

看见柳媚脸上的表情变得平静,果然黎子午耐不住性子了。他歇斯底里地大叫:“你他妈的不知死活!敢跟老子叫板!我现在就让你后悔!”说完他朝董连贵使个眼色。董连贵带了赖五和另外两个打手出去,不一会儿抬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刑具进来了。黎子午先吩咐人点起火盆,挑了几把火拄烙铁火钳扔了进去,又让人把一台沉重的电击器抬到屋子的中央。柳媚知道最严重的考验就要来了,她咬紧牙关,闭上了眼睛。铁链再次升了起来,那两根带着柳媚的血迹、体液和体温的铁棒徐徐地离开了两个湿漉漉的肉洞。两个肉洞却不肯闭上大张的小嘴,毫无知觉的淌着温热的黏液。黎子午让人把钢筋放松了下来,然后拿起一根两尺多长两头带杈的木杠,一边一只卡住柳媚的双脚,将她的脚腕死死捆在了木杠的两端。柳媚的腿无可奈何地大敞了开来。柳媚瞟了一眼正徐徐冒出火苗的火盆和黑黝黝的电击器,心里怦怦乱跳,不知道黎子午先要给她上火刑还是电刑。

出乎他意料的是,黎子午从墙上摘下来一个一尺多长毛烘烘的东西,在手里掂着来到柳媚的面前。他用手拨弄着柳媚软塌塌的阴唇,把那东西轻轻地在她大腿根上蹭了蹭。柳媚感到一阵尖利的刺痛,仔细一看,黎子午手里拿的是一根通重机枪枪管用的鬃毛刷。那毛刷是崭新的,上面粗硬的猪鬃根根竖立,黑油油的闪着寒光。柳媚以前在刑讯室里见过这东西,她一直以为这是用来清扫什么刑具用的,根本没想到它本身就是刑具。她已经意识到黎子午要怎么对付自己了,浑身不禁打了个冷战。果然,黎子午停止了拨弄,用两个手指扒开已开始硬挺的阴唇,露出红肿的肉洞,把小蜈蚣似的鬃刷顶了进去。

经过一夜折磨的肉洞格外敏感,针刺般的疼痛立刻传遍全身。柳媚浑身一哆嗦,忍不住哼了一声。黎子午见柳媚一开始就有反应,不禁有点兴奋。他用毛扎扎的鬃刷抵住肉洞里柔嫩的肉壁,恶狠狠的说:“柳秘书,你既然不合作,我可就不客气了,你受不了就说话,别让我费事!”说完手指在肉洞里一搓,就把棕刷捅了进去。柳媚“哇”的大叫起来,黎子午这个毫无人性的恶棍,他捅的竟然是紧窄的尿道!柳媚拼命地扭动屁股,大腿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蹦的紧紧的,连小腹上的肌肉都绷了起来。但她的两条腿被劈开捆死,所以她的激烈反应对鬃刷的进入毫无妨碍。唯一的阻碍是尿道本身的紧窄。尽管给小指粗的铁棒撑了整整一夜,但细小的尿道对粗大的鬃刷来说还是太窄小了。加上粗硬的鬃毛的刺激,柳媚整个下身都在颤抖、抽动、不停的收缩。鬃刷的进展非常困难。黎子午腾出左手,伸出中指狠狠插进柳媚的肛门,死死抠住,使她的身体无法挪动分毫,右手同时加大了力量。他的脸憋的通红,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抓着鬃刷的手背上青筋暴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毛扎扎的鬃刷一分一分的向尿道的深处挤进去。这个刑罚比柳媚已经经受过的其他任何刑罚都厉害的多。柳媚的脸色越来越白,豆大的汗珠出现在她的额头,很快就顺着惨白的脸颊淌了下来。她拼命咬住哆嗦不止的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周围的特务们都张着大嘴,被这场残酷的意志较量惊呆了。尤其是那些刚来的看守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象柳媚这样一个娇媚的女人,被剥光衣服吊在那里用毛刷捅尿眼,居然还能挺住不招。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尺多长的鬃刷全部捅了进去。黎子午喘了口长气,抬头逼问:“怎么样柳秘书,很不舒服吧?受不了还是招了吧!厉害的还在后面,你挺不过去的!”柳媚满头大汗,脸色惨白,咬着牙摇了摇头。黎子午气的七窍生烟,抓住鬃刷露在外面的手柄猛地一拧。柳媚终于忍不住仰起头惨叫失声。黎子午恶狠狠地攥紧毛刷,一边来回拧一边往外抽。柳媚感觉象有一群蚂蜂在自己身体里炸了窝,无数的钢针同时刺进下身的嫩肉。她拼命地扭动,凄惨地叫着:“啊……啊呀……疼……疼死我了……呜呜……你这个畜生……停啊……”黎子午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柳媚的哭叫,一个劲的连拧带拽,将鬃刷拉了出来。刚才还闪着黑油油的光亮的鬃刷完全变了样子。硬扎扎的鬃毛全都张开着,密实的毛变得湿漉漉的,里面挂着血丝。黎子午不等柳媚把一口气喘匀,手上一用力,黑乎乎的鬃刷象一只有生命的小野兽,转头又朝深邃细小的肉洞深处钻去。“啊哟……不……疼啊……”柳媚惨叫不止,无助地甩着头,满头满脸的汗水将丝丝秀发沾在了脸上。黎子午毫不手软,不停的连拧带捅,让那恐怖的鬃刷在柳媚柔嫩敏感的肉洞里肆虐。他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