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69部分

潜伏-第69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幸舛运焕洳蝗龋乃浅^限巍K霉旃郎戏抛诺囊淮蟮妇恚痪牡匾环菀环莘淖拧A醮笞痴┱┗;5拇沉私矗啪徒校骸按ψ憧苫乩戳耍76号耗子要翻天了!”华剑雄示意他把里屋门关严,辟头就问:“柳媚现在在哪里?”刘大壮气愤地说:“现在关在特号,周雪萍隔壁的优待室里。都是丁主任亲自派人看着,他妈的不让我们沾边。”想了想又补充说:“听说这两天没受罪,也没戴家什。不过刚才我看见丁主任那里的小李子带两个人拿着铐子去特号优待室了……”华剑雄的心一下沉了下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林美茵没把事情办成?他咬着牙想:“没办成看我怎么收拾这个小贱人!甭管她是什么人。那个小燕不是在我手上吗!我先拿她开刀!”他若无其事地吩咐道:“你去把所有在押犯人的材料给我调来。”

刘大壮应了一声正要出门,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他示意刘大壮打开门,吴四宝探头探脑地钻了进来。华剑雄让他把门关严,问他:“有什么情况吗?”吴四宝是这些天76号和华剑雄联系最多的人,他表功似的地对华剑雄说:“姓黎的和董连贵他们一共5个人都给扣起来了,都是参加过审讯柳秘书的混蛋。连那个姓杨的小娘们在内。原来传出来说昨天都拉出去枪毙。可今天我听说还没有执行。现在都关在刑监那边。”华剑雄有点奇怪的问:“你说姓杨的小娘们,就是新来的那个叫杨玟的秘书?我见过她一面,连她也给扣起来了要枪毙?”吴四宝点点头说:“就是她,也是个倒霉蛋,来了没两天,上了黎子午的贼船,听说他们对柳秘书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好像她也有份。”华剑雄眼前出现了这个清秀干练的年轻女人的脸,喃喃地说:“这倒是个新闻。”他对吴四宝说:“你等会儿去刑监把这个杨玟扣下来,另关个地方。我倒要看看她对柳媚干了什么。”吴四宝连连点头。刘大壮抱了一个厚厚的案卷进来,华剑雄面无表情地打开案卷,从里面找出所有在押人员的清单,仔细地看了起来。

时间不长,门外由远而近响起女人说话的声音,接着一阵熟悉的高跟鞋声传了过来。华剑雄的心怦怦跳了起来。他定定神放下手头的卷宗亲自去开门,出现在门口的是林美茵那张笑吟吟的俏脸。她看见华剑雄,悄悄地朝他眨眨眼。看见她轻松的表情,华剑雄也松了口气。林美茵朝桌上瞟了一眼,若无其事地和他打着招呼:“华处长,辛苦啊。老头子来了,在办公室等你。”说完留下一个亲热的笑容,回头一扭一摆咔咔地走了。华剑雄摇摇头,镇定了一下情绪,跟在林美茵的后面朝老头子的办公室去了。

华剑雄敲门走进办公室时,里面只有老头子一人在悠闲地抽着雪茄看文件。屋里有一股混和着洋酒气息的烟味,华剑雄立刻明白,丁墨村已经来过了。他规规矩矩地坐下,静等老头子发话。老头子看完了手里的一叠文件,抬起头来看了华剑雄一眼,把一份文件拿出来放在他面前,一言不发地看着他。华剑雄瞟了那份文件一眼,是那份处决秘密周雪萍的命令。他抓过命令,看也不看就在下面签了字。老头子满意地点点头,把雪茄放到一边,从抽屉里抽出处决柳媚的那份命令,放在自己面前翻了两下,慢条斯理地说:“关于柳秘书嘛,我又考虑了一下,这样不明不白的处决了,对你不公平,太委屈你了。”华剑雄的心通通跳起来,他知道林美茵确实没有食言,她的说项奏效了。老头子又拿起雪茄抽了一口说:“我再给她一个机会洗清自己。”他盯住华剑雄的眼睛继续说:“周雪萍案的全部案犯今晚执行处决,柳秘书吗,让她作个观众吧。如果她今晚的表现没有什么疑点,就交你全权处置。”华剑雄立刻明白了,老头子是要柳媚陪绑。他马上想到这一定又是丁墨村的主意,这家伙还不甘心,不肯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还要做最后的挣扎。不过他也佩服老头子确实老谋深算,这一招确实是万全之策,谁也说不出什么。其实他自己不是也对柳媚还有一丝犹疑吗?这样一来,也只能听天由命了。他无可奈何地站起身,顺从地说:“老板高明,剑雄从命。”说完告辞退了出来。

华剑雄心事重重地走出周老板的办公室,但他并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朝后面的牢房走去。早已等在走廊里的吴四宝迎了上来,殷勤地说:“处座,柳秘书的牢房在那边。”华剑雄没有理他,径直朝特号相反方向的女监走去。他心里非常清楚,周老板决定今天要柳媚陪绑,她的命运只有听天由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现在这个时候他是绝对不能沾柳媚的边的,否则丁墨村不知又要玩出什么花样来。他现在要看的是另一个人。

来到女监,看守忙不迭地迎上来,随在他身后视察监舍。华剑雄挨着门一间间看下去,按奈着心头的不耐烦,心不在焉地听着看守逐一的介绍关押的犯人的情况。其实他的目标很明确。刚才让刘大壮调来的案卷他仔细看过了,小燕就关在二搂的213号牢房。他不动声色地看过去,不时地提几个问题,直到来到213号牢房门前,听看守报出犯人的名字,他才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问:“就是那个在柳月坊刺杀我的小丫头?”跟在后面的吴四宝连连称是。华剑雄好像临时起意的说:“打开看看!”看守赶忙打开了牢门,华剑雄捂着鼻子走了进去。狭小的牢房里一共关了4个女犯,都躺在地板上潮湿的稻草上,哀哀地呻吟着。华剑雄看到一个熟悉的娇小身影,走过去用脚踢了踢,果然是小燕。她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华剑雄蹲下身子看了看,见她身上的伤口都化了脓,发出刺鼻的恶臭,人已经气息微弱。华剑雄站起身快步走出牢房,皱起眉头回头对正在锁门的看守说:“人都要死了嘛!”看守以为华剑雄要怪罪下来,忙说:“受刑太重,前几天就不好,我报了几次,上面一直没给回信。”华剑雄哼了一声道:“我才几天没在,76号就乱成这样!”然后对吴四宝说:“一会儿让王秘书来办手续,先送到医院去吧!”

华剑雄回到办公室,见林美茵正在屋里和王凤滟说话。两个女人,一个美艳一个风骚,不知在谈论什么,正说的眉飞色舞。王凤滟见华剑雄进来忙迎了上来,林美茵也转过身笑吟吟地看着他。他好像没有看见林美茵,大声对王凤滟说:“王秘书,你马上带案卷到女监去找吴四宝,赶紧办手续把那个小燕送医院,别让她死在牢里。”王凤滟答应一声忙朝门外走去,华剑雄锁上办公室的门朝里间走去,林美茵腰一扭跟了上来。华剑雄坐在座位上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林美茵凑上来斜靠在办公桌上,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个镀金的打火机,啪的一声打着火,给华剑雄把烟点燃。华剑雄深深的吸了一口,眼睛象刀子一样在林美茵身上划着圈子。

站在他眼前的是一个令任何一个男人看一眼都会心跳加速的美女,他却竭力压抑着心跳冷眼观看。林美茵斜靠在办公桌上,离他只有咫尺之遥。她修长的美腿在旗袍高高的开岔处若隐若现,高耸的胸脯在合身的无袖旗袍的衬托下微微起伏,令人怦然心动,两条裸露在外的光洁的胳膊白的耀眼,浑身散发着令人着迷的成熟气息。华剑雄觉得看的有点眼花缭乱,却见林美茵朝他弯下腰,诱人的双峰向他压来。一个柔媚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的响起:“剑雄,谢谢你。”华剑雄猛的一惊,好像忽然被什么东西唤醒。他呼地直起身子,大手象铁钳一样猛地抓住林美茵一条光裸柔软的胳膊,把她按得半仰在办公桌上。华剑雄俯下身子,宽厚的胸膛几乎碰到那激烈起伏的双峰,两只鹰一样的眼睛冷冷地盯住那一双顾盼生情的美目。他声音不高却严厉地问:“林秘书,你到底是什么人?”

林美茵并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挣扎,两只明亮的大眼睛里流露出的全是温柔。她扭扭身子娇嗔地轻声叫道:“剑雄,你要掐死我啊!”华剑雄不为所动,空着的一只手哗地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拉出一条红色的丝巾,林美茵面前晃了晃,故意把绣在中间的那只小小的夜莺亮给他看。然后冷冰冰地问:“这个东西你一定认识吧?”谁知林美茵没有丝毫胆怯,她仍然用含情脉脉的目光回应着华剑雄的逼视,用无限娇柔的口吻语带双关地说:“剑雄,我在你面前已经没有秘密了。别人不知道我是谁,你还不知道吗?”华剑雄眼睛里的凶光在他身下那个香气袭人的身体的娇喘声中和她温柔的目光的包围下终于慢慢软化下来。

林美茵仰在桌子上,喘息越来越急促。她气喘嘘嘘地嗔怪道:“剑雄你抓疼我了。你快让我起来,我的腰都要断了!”可华剑雄盯着她的目光已经由刚才的冰冷变成了炽热,而且越来越热,好像马上要喷出火来。他不但没有松开林美茵的胳膊,宽厚的胸脯反倒咄咄逼人地压了下去。林美茵上半身完全仰在了桌子上,修长的美腿搭在桌沿上,秀气的双脚不情愿地离开了地面。她吃力地喘息着,不停地央求:“剑雄,别这样……别……”华剑雄好像根本没听见她在说什么,一只大手撩起旗袍的下摆,在顺滑的丝袜上来回摩娑,越来越深入,一直摸到浑圆结实的屁股。华剑雄发现她穿的裤衩和那天在他家里穿的完全不一样,小的几乎摸不到。他伸手去摸索她小的只有两条布条的裤衩,林美茵紧张地扭了下身子想躲开,却被华剑雄顺势一翻,手从她背后插进了胯下。林美茵试图抬起身子,谁知高耸柔软的胸脯和华剑雄小山一样的胸膛撞了个正着,脸立刻飞起一道红晕。华剑雄一抬腿,啪的一声,一只绛紫色的高跟鞋掉在了地上。他的身子整个压了上去,林美茵的身子渐渐软了下来,从躲闪变成了配合。她微微抬起屁股,让华剑雄把那嵌在股沟里面的细细的布条拽了出来。裤衩顺着光滑的大腿落在地上,林美茵双手搂住华剑雄的腰,一条腿用力的抬起来缠在华剑雄的身上,把光溜溜的下身亮给了他。华剑雄的大嘴吻住了林美茵的樱桃小口,一只大手隔着又薄又滑的旗袍握住了她软乎乎的乳房,用力的揉搓;另一只大手三下五除二扒掉了自己的裤子,然后抬起那条搭在自己身上的大腿,腰一挺,早已跃跃欲试的大肉棒就恶狠狠地冲进了淫水泛滥的蜜穴。
(一一七)

柳媚被关在牢房里已经好几天了。这里根本不象个牢房,布置的倒象是个高级旅馆,甚至有设备齐全的卫生间。不过柳媚的心里一点都不平静。那天黎子午刚开始给她上电刑就被叫走了,后来再也没回来。那一大群特务面面相觑,既不敢继续对她用刑,也不敢放她下来,一个个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看到他们惶惶不安的样子,柳媚心里却渐渐升起了希望,残酷的刑讯被她挺过来了。

门再开的时候,柳媚大失所望,进来的不是她盼望的华剑雄,却是丁墨村。他命令特务们把柳媚放下来,打开了手铐,然后把他们全轰了出去。柳媚浑身瘫了一样,连坐都坐不住。刚才那个来把黎子午叫走的姓杨的女职员捧来了一叠新衣服,丁墨村亲自把一套崭新的内衣捧到她面前,要让那女人给她穿上。她看了一眼,那套裤衩和胸罩和她被丁墨村剥走的那套一模一样,但她坚决的拒绝了。她宁肯就光着身子也不会让他的东西玷污自己。丁墨村尴尬地捡起柳媚被捕那天穿的那件已经破烂不堪的旗袍,亲自给她穿上。又叫来几个她根本不认识的女职员,把她扶到了楼上。她下身疼的根本就迈不动步,还老有温热的液体从下身流出来,两条大腿都湿漉漉的。这一夜的绑吊给她肉体和心理上的创伤太惨重了。让她意外的是,他们把她送进了特号这个特别囚室。

这里一应俱全,身上的戒具也全都卸掉了。每天有医生来给她诊治。其实她身上几乎看不到伤痕,连淤痕都很少。她受的都是令人难以启齿的妇刑,肉体上的伤口很少,有的也都在女人家见不得人的地方。他们找来外面有名的医生来给她诊治,而且很体贴的找来的都是女医生。每天一日三餐都是四菜一汤。她现在别的伤都不大要紧了,主要是最后一晚尿道受的伤太重,让她寝食难安。尿道当天就发了炎,肿的很厉害,稍微一动就疼的钻心。最难受的是憋不住尿,稍喝一点水就想尿,而尿一点整个下身就象被火烧。现在小便对她就象上刑一样。她不知在心里多少次痛骂过黎子午下流无耻。由于她下身受刑行动不便,他们还专门派来一个老保姆,每天一次来帮她洗浴。甚至每天还送报纸杂志过来供她解闷。

柳媚这几天脑子被乱七八糟的事塞的满满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