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空棺记 作者:柔若雪 >

第9部分

空棺记 作者:柔若雪-第9部分

小说: 空棺记 作者:柔若雪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赏6俚摹=鹌哐钪榱礁觯故俏藜瓶墒
  再过些时日,小梅夜里闹的渐轻,日间却又古怪起来。她自幼长在金家,其言谈举止,金家人无不熟悉,自有此病,她行动说话,竟与以往不同。众人都说是吓的,杨珠却觉得其怪异有所来历。思索一回,又不知怪异何来。无奈,只得好生照看她而已。
  杨珠日夜看护小梅,家务活计便搁置许多。小梅身体渐好,杨珠不必日夜亲自守着,便想起针线活计尚有必做的,这一日天气晴和,杨珠向箱笼里翻检针线,那小梅无事,便在一边闲看。
  只见杨珠将那布帛绸缎,针线剪刀,一件一件翻出来,箱底忽见一大红绣件,描画甚好,却未开绣。杨珠拣了出来,含笑展看。小梅便问:
  “这是绣给谁的?”
  杨珠笑道:“你忘记了,这个是我家姐妹们闲话时的玩笑,要比比谁的绣工精致呢。这些时候一忙,就忘了做它。”忽又想起:“小梅,你那吉州绸缎,这冬天是做不得了。等来年春天,我替你裁。”
  小梅道:“那是最好。”一边接了绣件,去窗前仔细观看。
  杨珠见她看那绣件,不觉心中一动,笑道:“你看它做什么,我也没心思绣它了,你要玩,就拿了它去。”
  小梅:“这个描得不甚好,我来改了绣成它,你看怎样。”
  杨珠听得此言,不禁大惊。面上却不动声色,随手递了针线给她,道:“这花样是姐妹约好了绣一样的,才好比试。咱们改了,就没法比了呢。你既喜欢,你去绣了就是。”
  小梅见杨珠所送针线,皱眉道:“这线怎么都是一般粗细?这绣件的图样,是要有粗有细的线都用,才见好处。”
  杨珠更吃惊不已。哄她道:“用一样的针线,也是姐妹约好了的。”
  小梅道:“约好针线?这个好玩。等我绣去。”拿了东西,跑去窗下坐了,上了绷子,一针一线竟是用功起来。
  杨珠走去,站在小梅身后,眼看她手指灵活,针法娴熟。忽然想起一事,不禁心中惧怕。原来这小梅的刺绣,竟然是像极了一个人。当下也不言声,任由她绣得用功,自己侧面细心看她,这下恍然大悟这小梅举动怪在何处:她种种神态,十分里有五分竟是酷似死了的白葵。
  正文 22遇旧
  石头城里第一场大雪,下得房屋地面皆白。真个是天道公平,无论贫富贵贱,琼楼茅舍,都银灿灿地妆点一新。好在近年兵戈不起,四乡丰足,虽是雪天,那冻饿饥馑之事,却也甚是少见。这石头城城里城外,本就有上好景致,此一番大雪,更是平添无数好看去处。时逢太平,等闲便有富贵人家,羊羔美酒,檀板金樽,又有一干风流人物,趁兴踏雪寻梅,吟诗作赋,最不济的,小门小户,也要红泥火炉,饮酒看雪。
  这日正是腊月初八,快雪初晴,红日温柔,薄云蔼蔼,虽冰天雪地而不凛冽苦寒。石头城的风俗,都要在这一天烧香供佛,献花献果,施金舍银,做各种功德事情。因这天乃是释迦摩尼灭度日,凡有好佛事,在这天做就最得佛心。因此上,石头城各庙里香火鼎盛,善男信女无数,念佛声闻于天外,一派太平风光,虔诚盛事。
  石头城南,最有好风景的去处,唤做金山,那山下好大一座丛林,名字叫做金山寺,乃是先皇时候建造,御笔题的大殿牌匾,至今犹挂。因沾了皇恩,这庙的菩萨神佛,分外灵验,香火也比别处旺盛许多。寺内高僧无数,挂单也多,讲论佛事,最为高深,每隔几年,都有大德高僧被宫中请了去说法,这等殊荣,别处寺院再难求得。今日腊月初八,寺里照例有大法会,盛况空前,香客拥挤,不远千里来的都有。一番热闹,笔下纵然千言万语,也是描述不尽。
  这金山寺座落在金山脚下,红墙显著,衬着白雪皑皑,分外的好看。寺后,本是大片草地,冬来草枯,落了厚雪,其坡势缓,看去就如白毡一般。坡的尽头,就是那金山寺了。众香客进香,都不走这后坡,只走前面山门台阶的,因此这如毡白雪,竟是不曾践踏过。
  时近中午,众香客都在这金山寺里看法会,正热闹处,声潮一浪高过一浪,都以得见大德高僧为荣。此时偏有那不识趣的,独自一个在寺后雪坡,闷闷无聊。
  这人年纪轻轻,长身玉立,天生一副富贵尊严模样。银冠素袍,玉带缟衣,竟是其人如雪,雪如其人。手持一管紫竹笛子,却是不吹,只当它是一支无毫之笔,只管向雪地上划去。那雪地上,早已字迹缭乱,如鸟兽奔驰过一般。
  他只顾闷闷的画字,对近在身边的盛大佛事充耳不闻一般。写到伤心之处,不由得一声长叹,竟然举手揩泪,仰望高天,口中呼啸。几个跟随的人,都远远的躲着,不敢过来。
  长叹一声,究竟还是伤心无聊,索性坐在雪地上,横笛赋愁。
  呜咽梗塞,曲不成调。才只半曲,忽然有人笑道:
  “裘公子,别来无恙!”
  这裘公子定睛一望,不由喜道:
  “金兄,原来是你!”
  金七满面含笑,不远处负手而立,一见裘公子应声,便连走带跑,踏雪而来。
  正文 23酒楼
  二人相见,击掌欢笑,都说:“不料多年后,仍是在此地相会!”
  那裘公子,乃是本朝开国元勋,先皇敕封淮南王爵,世袭毋替的淮南王府的二公子,名字唤做裘青,字子青。生来非但姿容俊美,更秉承乃祖遗风,自幼习得弓马娴熟,又兼辞赋风流,为人仗义,性情豪爽,这石头城里,多少豪门子弟,都喜与他结交。也多亏他排行第二,那承袭王位的自有其兄,他乐得不问世事,每日只是尽兴饮酒看花,击剑吟诗,其乐无穷。淮南王府本是武门,自古没那多规矩约束,因此也无人管他。
  当下二人见礼已毕,裘青的几个奴仆,和跟金七的小刘,都赶紧过来,等听吩咐。裘青看看天色,笑道:
  “不如还是拣旧年的酒楼,你我喝两杯,叙叙旧事也好。”
  金七道:“小弟这次来,少不了要打扰裘兄,况且还有大事相求。就听裘兄吩咐了。”
  众仆人见他二人说好,忙去拉马备鞍。霎时安排齐整,裘、金二人在前,众仆从有飞马先去安排的,有随后缓步跟从的,一起奔那酒楼而来。
  裘青所说酒楼,,也在金山脚下,只是和金山寺相去甚远。此楼地理,靠山临水,气势开阔,建时就打算做出城游玩人的生意,因此才选在这金山,名为“山水楼”,那意思是风雅高深的很,讲的是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裘青指名来此,颇有怀旧心思,因当年结识金七,便是在金山寺里,与这酒楼也大有渊源。
  当下二人弃鞍登楼,未进门,早有山水楼主人黎掌柜亲自在阶前笑脸迎候,满口的称呼“裘爷”、“金爷”——这黎掌柜志气非小,一心想着做大生意,见裘府家宴无数,早用心巴结了管事之人并要紧家仆,因此今日裘青未到,先有仆人飞马而来,告知金七姓氏,言说与裘青关系非常,故此黎掌柜叫得出“金爷”二字,楼上雅座,也赶紧着派能干伙计张罗停当,一俟裘青金七到来,竟是样样整洁齐备。只有跟金七来的小刘,满心好奇,左右寻思也想不出为何这酒楼老板识得他家七郎。
  二人皆豪爽,不怎揖让,即落座。此座位靠敞亮窗户,窗下河水半冻半流,积雪漂浮,远处可见如云白雪中金山寺一角红墙,在夏日,便是看景好去处,在冬日,也有几分颜色可瞧。
  黎掌柜亲自奉了裘青所喜的茶,悄声告退,只留精干伙计二名门外伺候。裘府家仆,也都在外间侍立,凝神倾耳,生怕漏听了招呼。那小刘,本未见过什么场面,此刻也肃静而立,只一双眼睛滴溜打量裘府众人。
  金七笑道:“裘兄多年不见,风采更胜当年。”
  裘青举茶一嗅,稍尝即放:“金兄,你还记得那年金山寺开光的情景么。”
  金七见他神色黯然,似是触动前情,便道:
  “怎么不记得!那年弟随先父来此,恰好遇见金山寺开光,当时年幼好奇,便挤了去看。若非如此,也不认得裘兄。”
  裘青眼望窗外:“那日金山寺开光,石头城多少人家的女子,都来布施,要结佛缘。金珠财宝,奉献无数,唉!”说罢,高声叫道:“黑奴儿!”
  只见一面色黝黑的家仆,应声而入:“爷有何吩咐?”
  裘青:“你这就拿我的马,去金山寺寻见越姑娘,叫她不要赶素斋了,赶紧来这山水楼上,一起用饭。就说是当年的金七爷到了!”
  黑奴儿一声“是”,飞身去了。这里金七诧异,问道:
  “裘兄,请问这位越姑娘是?”
  裘青面色更加阴暗:“她就是当年卢小姐的女侍,越东山。”
  金七惊的两眼睁大了半寸,笑道:“裘兄,原来如此!我在僻远之地,恍惚听得卢小姐种种消息,只道是说谎,今日才晓得原来果真是谎言。”
  裘青低头道:“金兄,市井流传,往往不差。那卢家小姐,已经弃世四年了。”
  正文 24往事
  金七闻言,不由伤感无言。
  裘青双目含泪,续道:“想当年在这金山寺里,众人布施钱财,都要争个乐善好施的名头。那些官宦家眷,金珠玛瑙,镯钏钗环,奇珍异宝抛掷无数。只这卢家小姐,素衣而来,竟是簪环都无,银两也没有。”
  说到这里,裘青住了口,往窗外看那远山的寺院红墙。金七知他追想往事,便接着说道:“那时小弟随先父来此,最喜热闹,有幸得见当年金山寺人山人海风景。卢小姐在众人群里,真如白鹤一般。”
  裘青也不看金七,喃喃的道:“只有卢小姐不舍银两,不施首饰,单单的要了笔墨,在随身素帕上题了一个‘佛’字,她随身侍儿,扬言道,此字即是布施,卖得多少钱财,就是布施多少了。”
  金七微笑道:“当时小弟身边,只有白银一两,立即掏摸出来,抢上前去,大叫大喊,说要了此字。”
  裘青面色温柔,嘴角微笑,道:“可惜弟在那里,早备下黄金百两,卢小姐之帕,金兄只摸了一下而已,还是归了我。”
  金七:“卢小姐风致,恐怕本朝找不出第二个来了。那日她对我,深深万福,相谢那一两白银,对裘兄你的百两黄金,却是看也不看。想来是早知晓裘兄你的心思了。”
  裘青:“那时候,当今圣上才立储君,卢小姐是候选东宫的淑女之一。弟等候良久,终于天从人愿,卢小姐未得入选东宫。”
  金七:“小弟只和裘兄一面,竟成至交,是因卢小姐而起。自那年在这山水楼一聚,阔别多年,不想今日还是在这里相见。弟处偏远之地,卢小姐备选东宫,以及后来的事情,竟是一点也不知道了。”
  裘青叹道:“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后来我请了家兄,亲自上卢府求亲,几次三番,卢府微有许诺之意。不料就在此时,卢小姐忽然亡故。个中缘由,蹊跷的很。”
  金七:“卢小姐仙去,还有什么蹊跷?”
  裘青:“卢府只说小姐病故,发丧甚急,却又不请任何亲友,连我淮南王府,也是几日后得知。彼时卢小姐棺木已经出城。”
  金七:“莫非是她家风俗如此?”
  裘青:“卢家世代清贵,各种规矩,讲究的很。卢小姐死的奇怪,葬得更奇怪。”
  金七:“哦?小弟这几年,经历奇怪之事,非常不少了。”
  裘青:“卢府说小姐病故,却又说不出是什么病症。小姐头几天还在这金山寺进香,神气清朗,断不是个沉疴累积的样子。若说是急病,更不可信。我后来得知,卢小姐亡故的那日,当朝太医邢林,就是外号‘神医’的那位,正在卢府做客,断无主人家有急病不求他看视的道理。小姐之丧,不是入土为安,却是将棺木送在这金山寺里寄存,说是年月日时不好,不可下葬,等以后看好了时日再安葬。这等规矩,真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金七:“因此裘兄就逢日来这金山寺了。”
  裘青叹道:“也只不过稍慰思念而已。前些日子,我才将时下流行金饰,并白狐貂裘一件,献于灵前。可是照小姐生前的性子,是不爱这些东西的。”
  裘青说到此处,满面泪痕,叩案而叹:“鞠躬所献,惟有素俎奠觞而已!”
  金七听了此言,心中一动,欲待发问,只听外面黑奴儿报道:“越姑娘来了。”
  正文 25身世
  卢小姐生前女侍,只有二人最为亲近,其一水澈,其一越寒,越寒字东山,人都呼为越东山。水澈善诗词,越寒善书画,石头城里,人皆以得其笔墨为幸。倾慕卢小姐的人甚众,此二婢每代为酬谢,偶有诗画赠之,款识为“卢家婢子”,那得诗画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