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平衡木 >

第17部分

平衡木-第17部分

小说: 平衡木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现在距离那天不过是一年的时间,我和他在教堂的两端,感觉却是咫尺天涯。 
我知道先离开的是我,没有资格后悔,可我就是后悔了啊,我后悔了,我一直在对自己说我不在意,可那其实都是在骗自己。我承认我对秦风的爱情是真的,从一开始到最后,都没有舍弃过,所谓的不爱、不再爱所谓的遗忘,不过都是些自欺欺人的天真,懦弱得可笑。 
我想我一直处在矛盾当中,妄想用理智压抑,却感到更加的矛盾和混乱。一年前的我被愤怒和失望淹没,看不见全部真相,只是现在我已经不想去猜。可是我现在清楚知道我的心里有种情感占了上风,无法压抑——————那就是不甘心, 

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直到现在,有个问题我还不知道答案,或许我将要带着这个问题进坟墓,一个人或许可以喜欢很多人,可爱情只能给一个。 
那么秦风,你究竟有没有真爱过我? 

34 
婚礼还没开始,教堂里有些喧闹,旁人不断在和秦风说话,嬉笑着祝贺,他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我看见他幽深的眼睛中有着不耐,带着深沉,甚至还有浅浅隐藏的愤怒,象燃烧在黑暗的火,却一闪而逝。似乎是等得不耐烦,他的眼睛不时扫过门边。教堂的大门,他的新娘将会从那里走来。 

“昨天的录象带已经散布地下市场,你被强上的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MOTAN坐在我身边,眼睛看着秦风,“听说高家的主人要求秦风马上和高丽萍结婚,以撇清他和你之间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关系。不然秦风和高丽萍的婚事就取消。”他转过头来看我, 
“沈昆,秦风已经舍弃了对你的爱情了。你不要执迷不悟。” 

我的脸色没有变,把目光收回来放在MOTAN身上,然后把头转向窗外,“如果他对我的真是爱情,那他不会轻易舍弃。”我顿了一下,“如果你说的威胁是真的,那今天的婚礼也只是为了将高家权势夺到手。”MOTAN,他终有一天会拥有和这个家族抗衡的力量,他最终定会将你和你的家族连根拔起,包括养父,包括你们所有人。 
只是我不知道还能否活到那一天,亲眼看见那一天的到来。 

“哼”MOTAN冷笑一声,“那他也真够绝情,你被人弄得惨兮兮,他还可以在这里那样冷静地结婚。” 
我转过头来,“为了达到目的秦风可以不择手段,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牺牲的。”何况我并不是他最重视的人。 

“真不知好歹,秦风有什么好。”MOTAN忽然抓起我的手臂,目光骤然变得吓人,“看来你到现在还对他死心塌地,沈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愚蠢!我原本以为你的头脑会更清醒一些的。” 
我迎上他的目光,“我是否清醒不干你的事。秦风就是有千般不是也要比你强!我告诉你只要他一天没说他不爱我我一天都对他死心塌地!” 

抓住我手臂的力量忽然加重,“你这个人真是冥顽不灵,你告诉我你以前的冷静以前的成稳都到哪里去了!秦风他无情无爱绝情绝义,他有什么值得你这样为他!” 
我压低声音,只是恶意不减“值不值得由我自己判断,用不着你大少爷来多管闲事!” 
MOTAN腾地站起来,“好,很好!”他的脸色陡地阴沉拉起我从教堂的偏门离开,被连续折磨一个下午的身体完全无法随心所欲变得可恨,即使在这样一拉一扯间也显得尽无优势。 

“你干什么,放手!” 
他猛地把我推到墙上,这是一个很奇特的位置,教堂里的声音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可是外面的声音里面却听不见。婚礼已经开始了。 
他狠狠压制着我,“沈昆我要告诉你,你从头到为尾都是我们家的,无论是你这个人还是你的思想!我们不允许任何背叛!什么爱情什么忠心,都他妈的放狗屁,你要爱也只能爱我!” 

“凭什么我要一辈子受你们操纵!都这么多年了还不够?就是天大的恩情我也还完了,我告诉你,我已经还完恩了,从今以后我和这个家族永不相干!”我对着他吼,用尽最大音量,他一巴掌打下来。 
“要想自由?除非你死!” 
“那你就杀了我,有本事就杀了我!不然终有一天,我要亲手将你和你的的父亲埋葬地下!” 
“想反击?可以,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高丽萍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秦风先生,今后无论疾病,困苦,贫穷,悲伤,都对这段感情不离不弃。。。。。。” 

我死命地挣扎,用没有受伤的左手一记左勾拳,我和他扭打在一起, 

教堂里传来神甫的声音,庄严而神圣,回荡在大而广漠的教堂中,然后是高丽萍的声音,平静而平淡, 

“我愿意。” 

MOTAN用力把我的背推到墙上,我用尽全身力气把他推开被他翻身掀倒在草坪。 

“秦风先生,你是否愿意,娶高丽萍小姐为妻,今后无论疾病,困苦,贫穷,悲伤,都对这段感情不离不弃,对她穷尽你毕生的守护。。。。。。” 
教堂里一片安静,只听见身边的小屋子里风扇转动的声音,咿呀作响。 

我左右开弓不顾身体的疼痛,只是拼了命一样地厮打,翻过身直攻击他的脸部,他疯狂地压制,象两头野兽滚动翻腾疯狂叫嚣。 

长久没有听见回答,秦风似乎有所犹豫,仿佛察觉到场面的尴尬,神甫咳嗽了两声,然后再次有些疑惑地开口询问,。。。。。。“秦先生?” 

受伤的右手和下体终究成了对我的牵制,MOTAN再次把我推到墙上没等我反应他不顾一切地撕开我的衬衫,纽扣顿时蹦裂。 
我的头被他狠狠装到墙壁上,剧烈的疼痛从背部蔓延,至四肢白骸。本来就没有复原的伤口再度被撕裂,流出汩汩的鲜血。 

天空中的乌云渐渐聚集起来,把日光都遮蔽。我不顾一切地挣扎,MOTAN用力扳过我的脸,“沈昆,就是神也救不了你!”他忽然狠狠地一记重拳,我忍不住惨叫。我手脚用力推他他一手把我的两只手扣在头顶,背部再次顶上墙面,我顿觉胃里翻山倒海,头晕目眩。 

教堂里的一切都非常安静,所有人都在屏息着等待这最后的回答。肉体摩擦的声音淫糜而让人恶心。我一拳落在MOTAN的脸上,他来不及躲闪脸上顿显淤青,忽然发了狠劲他把我反压过去从背后硬生捅入,我碰上一脸的灰,连惨叫也被逼回喉咙里。 
秦风依旧低沉而惑人的声线,过了许久终于从教堂中传来,带着他一贯的从容自若。 

MOTAN用力进出,不用看也知道下身已经血肉模糊。毕竟昨天曾受过那样的伤害。 
忽然想起秦风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多年以来仅有的一次最直白的,象是甜言蜜语。即使仅有一次,也弥足珍贵,尽管那个时候我没有相信。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正在这个时候想起或许在潜意识里,我是希望着它的真实。 

“我爱你,沈昆,我爱你。” 

MOTAN抓住我的下颚把我的脸拧过来,啃咬我的嘴唇,在我用力咬下去以前又先一步退开,再是仿佛冲至五脏六腑的冲撞,我的声音死死卡住,脸色骤然煞白。 
教堂里面,尽管有所犹豫可秦风最后终于开口,我想我相信这个世上会有奇迹,只是不见得会发生在我的身边。 

MOTAN很快发泄完毕,从一开始到最后我的抗争都没有停止过,只是除了两败俱伤外结局没有任何改写。 
我推开MOTAN,用尽最后力气勉强支撑着自己靠在墙边,身体无法抑制地疼痛。 
我骄傲,我有自己的傲气,所以此时此刻我不会流眼泪,眼泪只代表懦弱,我有自己的尊严与坚强。只是秦风,我在意你的心情,想留在你身边的心情,我不曾遗忘,也从未改变。 
我靠在墙的面上,最后终于听到他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如此真实,却真实得让人没办法否定它的存在,决绝的残酷。 

“我答应。” 
“我愿意娶高丽萍为妻。” 

平衡木(35) 

曾经看过这样一个电影对白,有的时候有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比如骤然离开的黎明,比如忽然降落的黄昏。比如生,比如死。 
天空依旧昏暗,却开始出现阳光,透着云层的缝隙射下来照在树叶上有班驳的光。因为封路的关系教堂周围没有车经过,自然也没有人,自然草坪上昆虫的叫声。还有树的叶子沙沙作响,象翻动的书页。 
天空中的乌云越积越厚,然后淅淅沥沥地开始下起小雨,拍打在身上,带着泥土厚实的味道。 
对面有一间美容院,即使是在这样的日子里霓虹灯也不停闪烁,带着邪气而妖娆的感觉,其实这种店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只是这样一家店开在这里实在让人感觉有点大杀风景。想想看,一间妖娆的美容院,开在洁白而严肃的教堂对面。。。 

忽然想起方子申,很久没有看见了,不知道他们现在怎样,不过我想方子申一定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记得他以前常说那是他的魅力所在,不过似乎没有人懂得欣赏,特别是没有女人懂得欣赏,我们都笑他。 
那张拉斯维加斯的海报应该还在那家店里,那时走得匆忙,没来得及拿走。我想起以前的许多事,包括杀手时期的训练,包括和秦风一起出任务,包括看着方子申和安迪打闹嬉笑,感觉时间真能改变很多东西。 

还有史密斯太太,不知道她现在还有没有去那间咖啡厅喝咖啡。她常说那里的咖啡味道最好,足够纯正,适合坐在窗边慢慢品尝。不过她也说过是因为我在那里所以她才去的,在她眼里我是一个很特别的男人。她说我的特别不仅是在外表上,更是深藏在骨子里。有种世所不容的倔。 

我靠在墙边虚弱地喘气,多日以来的消耗让身体变得空虚,我怔怔看着前方的树,雨势尽管不大可还是足够让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而且不真切,雨水弄湿了我的全身。身体再也没办法支撑下去沿着墙壁滑落,冰冷的墙壁透过皮肤传来冰冷的温度。 
幸好下面是柔软的草地,而不是水泥地板,不然就这样摔下去一定很痛。 
我惊讶地看着曼也从MOTAN身后走出来,最不可思议的是他的枪指着MOTAN的太阳穴。MOTAN眼中有着深不见底的冷冽,看来不是作戏。逐风之子的忠心世所共知,他竟然可以让这样一个人背叛MOTAN另投他方。 
忽然有人伸手扶住我,落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熟悉而强势。 

秦风的眼睛依旧大志而清远,却闪现了罕见的沉厚的愤怒,即使隔着身体也可以感受到他体内的怒火,象一场晦暗的风暴。他把西装脱下来包在我赤裸的下体上,手指的骨节因愤怒而微微发白。他把我的脸搁在他的肩膀上,右手环绕住我的肩膀,“对不起,我来晚了。”他用另一只手按住我流血不止的部位,“你等一下,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一系列动作的霸道而强势,却表现出他的有所在意,我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嘴唇干裂得厉害,“秦风,你的婚礼。。。。。。结束了?” 
他的出现实在是在我的意料之外,只是这样走出来不要紧?这样草率地对待高家的婚礼,他的一切准备只怕会尽弃。 
抱着我的手臂忽然一紧,“对,结束了。” 
我叹口气,“即使是这样,你也不应该出来的。”MOTAN之所以要在这里虐我,就是想要把你引出来,让你无法顺利完成婚礼,也无法继承高家的权力。 
他把下颚抵住我的额头,声音中有着不容拒绝,“沈昆,你要知道,在我眼里没有人可以比你更重要。” 
这个动作非常细小,却依然可以感觉到他灼热温度的传来,不知是因为我身体异常冰冷的缘故,还是因为他言语中的毫无虚假。 

站在一边的MOTAN一直被枪指着头部,可依旧气势不减,他的声音依旧底气十足,没有丝毫畏惧,“秦风,今天你这样做,明天你定要后悔!我们萧家不是你得罪得起。” 
秦风的神色渐渐变得冰寒,“我的事不由你来判断。”他缓缓转过头来,看着MOTAN的眼神变得可怕。我从没见过他这样的表情,即使是当年在面对叛徒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生气过。 
那是吞噬一切的黑暗,漆黑俊美的眼瞳此时此刻如同飓风的旋涡,深邃,而让人惊心。 
“谢、谢、你、对、沈、昆、的、‘照顾’。”他有些邪气地笑,一字一顿地说话,骤缩的眼瞳是压倒一切的威慑,与让人无处可逃的,—— 
残忍。 
即使如MOTAN这样狂傲的人,也被定住出不了声。。。 

时间有一瞬间静止。秦风眼睛一眯,银光一闪曼也抽出匕首按住MOTAN的右手手起刀落,自上而下贯穿,如同养父废我右手时那样,顿时血花飞溅。 

我呻吟了一声,秦风的表情有所缓解。他把我打横抱起,转身向一边的车走去,他大步地走,却步履稳健,同时兼顾不让我的身体受到震荡。 
“打断他的腿,然后告诉萧云天,我改天定会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