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物种起源 -达尔文 >

第34部分

物种起源 -达尔文-第34部分

小说: 物种起源 -达尔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庵稚衬窬哂性诳罩性硕蔷薮笊硖宓牧α浚眯枰蔚榷嗟氖澄锕┯Α:Q蟮骸。╫ceanic islands)上有蝙蝠和海豹,然而没有陆栖哺乳类;但是,因为某些这等蝙蝠 是特别的物种,它们一定在这等岛上住得很长久了。所以莱尔爵士问道,为什么海豹和 蝙蝠不在这些岛上产出适于陆栖的动物呢?并且他举出一些理由来答复这个问题。但是 如果变起来,海豹开始一定先转变为很大的陆栖食肉动物;蝙蝠一定先转变为陆栖食虫 动物;对于前者,岛上没有可捕食的动物;对于蝙蝠,地上的昆虫虽然可以作为食物, 但是它们大部分已被先移住到大多数海洋岛上来的,而具数量很多的爬行类和鸟类吃掉 了。构造上的级进变化,如果在每一阶段对于一个变化着的物种都有利,只有在某种特 别的条件下才会发生。一种严格的陆栖动物,由于时时在浅水中猎取食物,随之在溪或 湖里猎取食物,最后可能变成一种如此彻底的水栖动物,以致可以在大洋里栖息。但海 豹在海洋岛上找不到有利于它们逐步再变为陆栖类型的条件。至于蝙蝠,前已说过,为 了逃避敌害或避免跌落,大概最初像所谓飞鼠那样地由这树从空中滑翔那树,而获得它 们的翅膀;但是真正的飞翔能力一旦获得之后,至少为了上述的目的,决不会再变回到 效力较小的空中滑翔能力里去。蝙蝠确像许多鸟类一样,由于不使用,会使翅膀退化缩 小,或者完全失去;但是在这种情形下,它们必须先获得单凭后偷的帮助而能在地上跑 得很快的本领,以便能够与鸟类或别的地上动物相竞争;而蝙蝠似乎特别不适于这种变 化的。上述这等推想无非要指出,在每一阶段上都是有利的一种构造的转变,是极其复 杂的事情;并且在任何特殊的情形里没有发生过渡的情况,毫不值得奇怪。
    最后,不止一个作者问道,既然智力的发展对一切动物都有利,为什么有些动物的 智力比别的动物有高兜的发展呢?为什么猿类没有获得人类的智力呢?对此是可以举出 各种各样的原因来的;但都是推想的,并且不能衡量它们的相对可能性,举出来也是没 有用处的。对于后面的一个问题,不能够希望有确切的解答,因为还没有人能够解答比 这更简单的问题——即在两族未开化人中为什么一族的文化水平会比另一族高呢;文化 提高显然意味着脑力的增加。
    我们再回头谈谈米伐特先生的其他异议。昆虫常常为了保护自己而与各种物体类似, 如绿叶或枯叶、枯枝、一片地衣、花、棘刺、鸟粪以及别种活昆虫:但关于最后一点留 在以后再讲。这种类似经常是奇异地真切,并不限于颜色,而且及于形状,甚至昆虫支 持它的身体的姿态。在灌木上取食的尺蠖,常常把身子峤起、一动也不动地像一条枯枝, 这是这一种类似的最好事例。模拟像鸟粪那样物体的情形是少有的,而且是例外的。关 于这一问题,米伐特先生说道:“按照达尔文的学说,有一种稳定的倾向趋于不定变异, 而且因为微小的初期变异是朝向一切方面的,所以它们一定有彼此中和和最初形成极不 稳定的变异的倾向,因此,就很难理解,如果不是不可能的话,这种无限微小发端的不 定变异,怎么能够被自然选择所掌握而且存续下来,终于形成对一片叶子、一个竹枝或 其他东西的充分类似性。”但是在上述的一切情形里,昆虫的原来状态与它屡屡访问的 处所的一种普通物体,无疑是有一些约略的和偶然的类似性的。只要考虑一下周围物体 的数量几乎是无限的,而且昆虫的形状和颜色是各式各样的,就可知道这并不是完全不 可能的事。某些约略的类似性对于最初的发端是必要的,出此我们能够理解为什么较大 的和较高档的动物(据我所知,有一种鱼是例外)不会为了保护自己而与一种特殊的物 体相类似,只是与周围的表面相类似,而且主要是颜色的相类似。假定有一种昆虫本来 与枯枝或枯叶有某种程度的类似,并且它轻微地向许多方面进行变异,于是使昆虫更像 任何这些物体的一切变异便被保存下来,固为这些变异有利于昆虫逃避敌害,但是另一 方面,其他变异就被忽略,而终于消失;或者,如果这些变异使得昆虫完全不像模拟物, 它们就要被消灭。如果我们不根据自然选择而只根据彷徨变异来说明上述的类似性,那 末米伐特先生的异议诚然是有力的;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华莱斯先生举出一个竹节虫(Ceroxylus laceratus)的例子,它像“一枝满生鳞苔 的杖”。这种类似如此真切,以致大亚克(Dyak)土人竟说这种叶状瘤是真正的苔。米伐 特先生认为这种“拟态完全化的最高妙技”是一个难点,但我看不出它有什么力量。昆 虫是鸟类和其他敌害的食物,鸟类的视觉大概比我们的还要敏锐,而帮助昆虫逃脱敌害 的注意和发觉的各级类似性,就有把这种昆虫保存下来的倾向;并且这种类似性愈完全, 对于这种昆虫就愈有利。考虑到上述竹节虫所属的这一群里的物种之间的差异性质,就 可知道这种昆虫在它的身体表面上变得不规则,而且多少帯有绿色,并不是不可能的; 因为在各个群里,几个物种之间的不同性状最容易变异,而另一方面,属的性状,即一 切物种所共有的性状最为稳定。
    格林兰(Greenland)的鲸鱼是世界上一种最奇异的动物,鲸须或鲸骨是它的最大特 征之一。鲸须生在上颚的两侧,各有一行,每行约三百片,很紧密地对着嘴的长轴横排 着。在主排之内还有一些副排。所有须片的未端和内缘都磨成了刚毛,刚毛遮盖着整个 巨大的颚,作为滤水之用,由此而取得这些巨大动物依以为生的微小食物。格林兰鲸鱼 的中间最长的一个须片竟长达十英尺、十二英尺甚至十五英尺;但在鲸类的不同物种里 它的长度分为诸级,据斯科列斯比(Scoresby)说,中间的那一须片在某一物种里是四 英尺长,在另一物种里是三英尺长,又在另一物种里是十八英寸长,而在长吻鳁鲸(Ba laenoptera rostrata)里其长度仅九英寸左右。鲸骨的性质也随物种的不同而有所差异。
    关于鲸须,米伐特先生说道:当它“一旦达到任何有用程度的大小和发展之后,自 然选择才会在有用的范围内促进它的保存和增大。但是在最初,它怎样获得这种有用的 发展呢?”在回答中我们可以问,具有鲸须的鲸鱼的早期祖先,它们的嘴为什么不应像 鸭嘴那样地具有栉状片呢?鸭也像鲸鱼一样,依靠滤去泥和水以取得食物的;因此这一 科有时候被称为滤水类(Criblatores)。我希望不要误解我说的是鲸鱼祖先的嘴确曾具 有像鸭的薄片喙那样的嘴。我只是想表明这并不是不可信的,并且格林兰鲸鱼的巨大鲸 须板,也许最初通过微小的级进步骤从这种柿状片发展而成,每一级进步骤对这动物本 身都有用途。
    琵琶嘴鸭(Spatula clypeata)的喙在构造上比鲸鱼的嘴更巧妙而复杂。根据我检 查的在其上颚两侧各有188枚富有弹性的薄栉片一行,这些栉片对着喙的长轴横生,斜列 成尖角形。它们都是由颚生出,靠一种韧性膜附着在颚的两侧,位于中央附近的栉片最 长,约为三分之一英寸,突出边缘下方达0.14英寸长。在它们的基部有斜着横排的栉片 构成短的副列。这几点都和鲸鱼口内的鲸须板相类似。但接近嘴的先端,它们的差异就 很大,因为鸭嘴的栉片是向内倾斜,而不是下向垂直的。琵琶嘴鸭的整个头部,虽然不 能和鲸相比,但和须片仅丸英寸长的、中等大的长吻鳁鲸比较起来,约为其头长的十八 分之一;所以,如果把琵琶嘴鸭的头放大到这种鲸鱼的头那么长,则它们的栉片就应当 有六英寸长,——即等于这种鲸须的三分之二长。琵琶嘴鸭的下颚所生的栉片在长度上 和上颚的相等,只是细小些;因为有这种构造,它显然与不生鲸须的鲸鱼下颚有所不同。 另一方面,它的下颚的栉片顶端磨成细尖的刚毛,却又和鲸须异常类似。锯海燕属是海 燕科的另一个成员,它只在上颚生有很发达的栉片,突出颚边之下:这种鸟的嘴在这一 点上和鲸鱼的嘴相类似。
    从琵琶嘴鸭的椽这种高度发达的构造(根据我从沙尔文先生[Mr.Salvin'送给我的 标本和报告所知道的),仅就适于滤水这一点来说,我们可以经由湍鸭(Merganetta a rmata)的喙,并在某些方面经由鸳鸯(Aix sponsa)的喙,一直追踪到普通家鸭的喙, 其间并没有任何大的间断。家鸭喙内的栉片比琵琶嘴鸭喙内的栉片粗糙得多,并且牢固 地附着在颚的两侧;在每侧上大约只有五十枚,不向嘴边下方突出。它们的顶端呈方形, 并且镶着透明坚硬组织的边,好像是为了轧碎食物似的。下颚边缘上横生着无数细小而 突出很少的突起线。作为一个滤水器来说,虽然这种喙比琵琶嘴鸭的喙差得多,然而每 个人都知道,鸭经常用它滤水的。我从沙尔文先生那里听到,还有其他物种的柿片比家 鸭的栉片更不发达;但我不知道它们是否把它当作滤水用的。
    现在谈一下同科的另一群。埃及鹅(Chenalopex)的喙与家鸭的喙极相类似;但是 柿片没有那么多,那么分明,而且向内突出也不那样厉害;然而巴利特先生(Mr.E。Ba rtlett)告诉我说,这种鹅“和家鸭一样,用它的嘴把水从喙角排出来”。但是它的主 要食物是草,像家鹅那样地咬吃它们。家鹅上颚的柿片比家鸭的粗糙得多,几乎混生在 一起,每侧约有二十七枚,未端形成齿状的结节。颚部也满布坚硬的圆形结节。下颚边 缘由牙齿形成锯齿状,比鸭喙的更突出,更粗糙,更锐利。家鹅不用喙滤水,而完全用 喙去撕裂或切断草类,它的喙十分适于这种用途,能够靠近根部把草切断,其他任何动 物几乎都不及它。另外还有一些鹅种,我听到巴利特先生说,它们的栉片比家鹅的还下 发达。
    由此我们看到,生有像家鹅椽那样的喙、而且仅供咬草之用的鸭科的一个成员,或 者甚至生有柿片较不发达的喙的一个成员,由于微小的变异,大概会变成为像埃及鹅那 样的物种的,——由此更演变成像家鸭那样的物种,——最后再演变成像琵琶嘴鸭那样 的物种,而生有一个差不多完全适于滤水的喙;因为这种鸟除去使用喙部的带钩先端外, 并不使用喙的任何其他部分以捉取坚硬的食物和撕裂它们。我还可补充他说,鹅的喙也 可以由微小的变异变成为生有突出的、向后弯曲的牙齿的喙,就像同科的一个成员秋沙 鸭(Merganser)的喙那样的,这种喙的使用目的大不相同,是用作捕捉活鱼的。
    再回头来讲一讲鲸鱼,无须鲸(Hyperoodon bidens)缺少有效状态的真牙齿,但是 据拉塞丕特(Lacepede)说,它的颚散乱地生有小形的、不等的角质粒点。所以假定某 些原始的鲸鱼类型在颚上生有这等相似的角质粒点,但排列得稍微整齐一些,并且像鹅 喙上的结节一样,用以帮助捉取和撕裂食物,并不是不可能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 就几乎不能否认这等粒点可以通过变异和自然选择,演变成像埃及鹅那样的十分发达的 栉片,这种栉片是用以滤水和捉取食物的;然后又演变成像家鸭那样的栉片;这样演变 下去,一直到像琵琶嘴鸭那样的专门当作滤水器用的构造良好的栉片。从栉片达到长吻 鳁鲸须片的三分之二长这一个阶段起,在现存鲸鱼类中观察到的级进变化可以把我们向 前引导到格林兰鲸鱼的巨大须片上去。这一系列中的每一步骤,就像鸭科不同现存成员 的喙部级进变化那样,对于在发展进程中其器官机能慢慢变化着的某些古代鲸鱼都是有 用的,对此毫无怀疑的余地。我们必须记住,每一个鸭种都是处于剧烈的生存斗争之下 的,并且它的身体的每一部分的构造一定要十分适应它的生活条件。
    比目鱼科(Pleuronectidra)以身体不对称著称。它们卧在一侧,——多数物种卧 在左侧,有些卧在右侧;与此相反的成鱼也往往出现,下面,即卧着的那一侧,最初一 看,与普通鱼类的腹面相类似:它是白色的,在许多方面不如上面那一侧发达,侧鳍也 常常比较小。它的两眼具有极其显著的特征;因为它们都生在头部上侧。在幼小的时候, 它们本来分生在两侧,那时整个的身体是对称的,两侧的颜色也是相同的。不久之后, 下侧的眼睛开始沿着头部慢慢地向上侧移动;但并不是像从前想像的那样是直接穿过头 骨的。显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