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物种起源 -达尔文 >

第55部分

物种起源 -达尔文-第55部分

小说: 物种起源 -达尔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鱿值钠渌嘈停鱿衷谡獾仁澜缟系牧稍兜胤剑簟「勺髡咴诙砺匏埂⑴分尬鞑亢捅泵乐薜娜舾闪墓派阒泄鄄斓缴锢嘈途哂欣唷∷频钠叫邢窒螅话凑绽扯囊饧分藓捅泵乐薜牡谌统粱镆彩钦庋摹W菔雇耆〔还恕熬墒澜纭焙汀靶率澜纭彼灿械纳偈镏郑派偷谌褪逼诘睦铩±嘈偷囊话闫叫邢窒笕匀皇窍灾模胰舾傻刂什愕南嗷ス叵狄材芄蝗菀椎乇蝗范ㄏ隆±础
    然而,这等观察都是关于世界上的海栖生物的:我们还没有充分的资料可以判断在 辽远地方里的陆栖生物和淡水生物是否也同样地发生过平行的变化。我们可以怀疑它们 是否曾经这样变化过:如果把大懒兽、磨齿兽(Mylodon)、长头驼(马克鲁兽)和弓齿 兽从拉普拉他带到欧洲,而不说明它们的地质上的地位,大概没有人会推想它们曾经和 一切依然生存的海栖贝类共同生存过;但是,因为这等异常的怪物曾和柱牙象和马共同 生存过,所以至少可以推论它们曾经在第三纪的某一最近时期内生存过。
    当我们说海栖的生物类型曾经在全世界同时发生变化时,决不假定这种说法是指同 年,同一世纪,甚至不能假定它有很严格的地质学意义;因为,如果把现在生存于欧洲 的和曾经在更新世(如用年代来计算,这是一个包括整个冰期的很遥远的时期)生存于 欧洲的一切海栖动物与现今生存于南美洲或澳洲的海栖动物加以比较,便是最熟练的博 物学者,大概也很难指出极其密切类似南半球的那些动物是欧洲的现存动物还是欧洲的 更新世的动物。还有几位高明的观察者主张,美国的现存生物与曾经在欧洲第三纪后期 的某些时期中生存的那些生物之间的关系,比起它们与欧洲的现存生物之间的关系,更 为密切;如果的确是这样的话,那么,现在沉积于北美洲海岸的化石层,今后显然应当 与欧洲较古的化石层归为一类。尽管如此,如果展望遥远将来的时代,我们可以肯定, 一切较近代的海成地质层,即欧洲的、南北美洲的和澳洲的上新世的上层、更新世层以 及严格的近代层,由于它们含有多少类似的化石遗骸,由于它们不含有只见于较古的下 层堆积物中的那些类型,在地质学的意义上是可以正确地被列为同时代的。
    在上述的广泛意义里,生物类型在世界的远隔的诸地方同时发生变化的事实,曾经 大大地打动了那些可称赞的观察者们,如得韦纳伊(MM。de Verneuil)和达尔夏克(d。 Archiac)。当他们说到欧洲各地方的古生代生物类型的平行现象之后,又说:“我们如 果被这种奇异的程序所打动,而把注意力转向到北美洲,并且在那里发见一系列的类似 现象,那么可以肯定所有这等物种的变异,它们的绝灭,以及新物种的出现,显然决不 能仅仅是由于海流的变化或其他多少局部的和暂时的他种原因,而是依据支配全动物界 的一般法则的。”巴兰得先生曾经有力他说出大意完全相同的话。把海流、气候或其他 物理条件的变化,看作是处于极其不同气候下的全世界生物类型发生这等大变化的原因, 诚然是太轻率了。正如巴兰得所指出的,我们必需去寻求其所依据的某一特殊法则。如 果我们讨论到生物的现在分布情形,并且看到各地方的物理条件与生物本性之间的关系 是何等微小,我们将会更加清楚地理解上述的那一点。
    全世界生物类型平行演替这一重大事实,可用自然选择学说得到解释。新物种由于 对较老的类型占有优势而被形成;这等在自己地区既居统治地位的、或比其他类型占有 某种优势的类型,将会产生最大数目的新变种,即初期的物种。我们在植物中可以找到 关于这一问题的明确证据:占有优势的,即最普通的而且分散最广的植物会产生最大数 目的新变种。占有优势的、变异着的而且分布辽阔的并在某种范围内已经侵入到其他物 种领域的物种,当然一定是具有最好机会作进一步分布的并且在新地区产生新变种和物 种的那些物种。分散的过程,常常是很缓慢的,因为这要取决于气候的和地理的变化, 要取决于意外的偶然事件,并且要取决于新物种对于它们必须经过的各种气候的逐步驯 化。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占有优势的类型一般会在分布上得到成功,而最后取得胜 利。在分离的大陆上的陆栖生物的分散大概要比连接的海洋中的海栖生物来得缓慢些。 所以我们可以预料到,陆栖生物演替中的平行现象,其程度不如海栖生物的那样严密, 而我们看到的也确是如此。
    这样,在我看来,全世界同样生物类型的乎行演替,就其广义来说,它们的同时演 替,与新物种的形成是由于优势物种的广为分布和变异这一原理很相符合:这样产生的 新物种本身就是优势的,因为它们已经比曾占优势的亲种和其他物种具有某种优越性, 并且将进一步地分布、进行变异和产生新类型,被击败的和让位给新的胜利者的老类型, 由于共同地遗传了某种劣性,一般都是近似的群;所以,当新而改进了的群分布于全世 界时,老的群就会从世界上消失;而且各地类型的演替,在最初出现和最后消失方面都 倾向于一致的。
    还有与这个问题相关联的另一值得注意之点。我已经提出理由表示相信:大多数富 含化石的巨大地质层,是在沉降期间沉积下来的;不具化石的空白极长的间隔,是在海 底的静止时,或者隆起时,同样也在沉积物的沉积速度不足以淹没和保存生物的遗骸时 出现的。在这等长久的和空白间隔时期,我想像各地的生物都曾经历了相当的变异和绝 灭,而且从世界的其他地方进行了大量的迁徒。因为我们有理由相信,广大地面曾蒙受 同一运动的影响,所以严格的同一时代的地质层,大概往往是在世界同一部分中的广阔 空间内堆积起来的;但我们决没有任何权利来断定这是一成不变的情形,更不能断定广 大地面总是不变地要受同一运动的影响。当两个地质层在两处地方于几乎一样的、但并 不完全一样的期间内沉积下来时,按照前节所讲的理由,在这两种情形中应该看到生物 类型中相同的一般演替;但是物种大概不会是完全一致的,因为对于变异、绝灭和迁徙, 这一地方比那一地方可能有稍微多点的时间。
    我猜想在欧洲是有这种情形的。普雷斯特维奇先生(Mr。Prestwich)在关于英法两 国始新世沉积物的可称赞的论文里,曾在两国的连续诸层之间找出了严密的一般平行现 象;但是当他把英国的某些层与法国的某些层加以比较时,虽然他看出两地同属的物种 数目非常一致,然而物种本身,却有差异,除非假定有一海峡把两个海分开,而且在两 个海里栖息着同时代的但不相同的动物群,否则从两国接近这一点来考虑,此等差异实 难解释。莱尔对某些第三纪后期的地质层也作过相似的观察。巴兰得也指出在波希米亚 和斯堪的纳维亚的连续的志留纪沉积物之间有着显著的一般平行现象;尽管如此,他还 是看出了那些物种之间有着可惊的巨大差异量。如果这等地方的地质层不是在完全相同 的时期内沉积下来的——某一地方的地质层往往相当于另一地方的空白间隔——而且, 如果两处地方的物种是在若干地质层的堆积期间和它们之间的长久间隔期间徐徐进行变 化的;那么在这种情形下,两处地方的若干地质层按照生物类型的一般演替,大概可以 被排列为同一顺序,而这种顺序大概会虚假地呈现出严格的平行现象;尽管如此,物种 在两处地方的显然相当的诸层中并不见得是完全相同的。

    绝灭物种之间的亲缘及其与现存类型之间的亲缘

    现在让我们考察一下绝灭物种与现存物种之间的相互亲缘。一切物种都可归人少数 的几个大纲;这一事实根据生物由来的原理即刻可以得到解释。任何类型愈古老,按照 一般规律,它与现存类型之间的差异便愈大。但是,按照巴克兰(Buckland)很久以前 所阐明的,绝灭物种都可以分类在至今还在生存的群里,或者分类在这些群之间。绝灭 的生物类型可以有助于填满现存的属、科和目之间的间隔,这的确是真实的;但是,因 为这种说法常被忽视或者甚至被否认,所以谈一谈这个问题并举出一些事例,是有好处 的。如果我们把注意力局限在同一个纲里的现存物种或绝灭物种,则其系列的完整就远 不如把二者结合在一个系统中。在欧文教授的文章中,我们不断地遇到概括的类型这种 用语,这是用于绝灭动物上的;在阿加西斯的文章中,则用预示型或综合型;一切这等 用语所指的类型,事实上都是中间的即连接的连锁。另一位卓越的古生物学者高得利 (M。Gaudry)曾以最动人的方式阐明他在阿提卡(Attica)发见的许多化石哺乳类打破 了现存属之间的间隔。居维叶曾把反刍类(Ruminants)和厚皮类(Pachyderms)排列为 哺乳动物中最不相同的两个目;但是有如此众多的化石连锁被发掘出来了,以致欧文不 得不改变全部的分类法,而把某些厚皮类与反刍类一齐放在同一个亚目中;例如,他根 据中间级进取消了猪与骆驼之间的明显的广大间隔。有蹄类(Ungulata)即生蹄的四足 兽,现在分为双蹄和单蹄两部分;但是南美洲的长头驼把这两大部分在一定的程度上连 结起来了。没有人会否认三趾马是介于现存的马和某些较古的有蹄类型之间的。由热尔 韦教授(Prof。Gervais)命名的南美洲印齿兽(Typotherium)在哺乳动物的链条中是一 个何等奇异的连锁,它不能被纳入任何一个现存的目里。海牛类(Sirenia)形成了哺乳 动物中很特殊的一群,现存的儒良(dugong)和泣海牛(lamentin)的最显著特征之一 就是完全没有后肢,甚至连一点残余的痕迹也没有留下;但是,按照弗劳尔教授的意见, 绝灭的海豕(Halitberium)都有一个骨化的大腿骨,与骨盘内的很发达的杯状窝连接在 一起,这样就使它接近了有蹄的四足兽,而海牛类则在其他方面与有蹄类相近似。鲸鱼 类与一切其他哺乳类大不相同,但是,第三纪的械齿鲸(Zeuglodon)和鲛齿鲸(Squa1 odon)曾被某些博物学者列为一目,而赫胥黎教授却认为它们是无疑的鲸类,“而且对 水栖食肉兽构成连结的连锁”。
    上述博物学者曾阐明,甚至鸟类和爬行类之间的广大间隔,出于意料之外地一方面 由驼鸟和绝灭的始祖鸟,又一方面由恐龙的一种,细颚龙(psognathus)——这包含 一切陆栖爬虫的最大的一类,部分地连接起来了。至于无脊椎动物,无比的权威巴兰得 说,他每日都得到启发:虽然的确可以把古生代的动物分类在现存的群里,但在这样古 老的时代,各群并不像今天一样地区别得那么清楚。
    有些作者反对把任何绝灭物种或物种群看作是任何两个现存物种或物种群之间的中 间物。如果这个名词的意义是指一个绝灭类型在它的一切性状上都是直接介于二个现存 类型或群之间的话,这种反对或许是正当的。但是在自然的分类里,许多化石物种的确 处于现存物种中间,而且某些绝灭属处于现存属中间,甚至处于异科的属中间。最普通 的情形似乎是(特别是差异很大的群,如鱼类和爬行类),假定它们今日是由二十个性 状来区别的,则古代成员赖以区别的性状当较少,所以这两个群在以前多少要比在今日 更为接近些。
    普通相信,类型愈古,其某些性状就愈能把现在区别很大的群连接起来。这种意见 无疑只能应用于在地质时代的行程中曾经发生过巨大变化的那些群;可是要证明这种主 张的正确性却是困难的,因为,甚至各种现存动物,如肺鱼,已被发见常常与很不相同 的群有亲缘关系。然而,如果我们把古代的爬行类和两栖类、古代的鱼类、古代的头足 类以及始新世的哺乳类,与各该纲的较近代成员加以比较时,我们一定会承认这种意见 是有真实性的。
    让我们看一看这几种事实和推论与伴随着变异的生物由来学说符合到什么程度。因 为这个问题有些复杂,我必须请读者再去看看第四章的图解。我们假定有数字的斜体字 代表属,从它们那里分出来的虚线代表每一属的物种。这图解过于简单,列出来的属和 物种太少,不过这对于我们并不重要。假定横线代表连续的地质层,并且把最上横线以 下的一切类型都看作是已经绝灭了的。三个现存属,a14;q14;p14就形成一个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