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物种起源 -达尔文 >

第61部分

物种起源 -达尔文-第61部分

小说: 物种起源 -达尔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南嗬嗨频姆植迹贸錾鲜鼋崧郏矶嗖┪镅А≌咴诘ヒ淮丛熘行牡拿葡乱驳贸稣庖唤崧邸
    至于同一属的不同物种,按照我们的学说,都是从一个原产地散布出去的;如果我 们像上述那样地估计到我们的无知,并且记得某些生物类型变化得很缓慢,因而有大量 时间可供它们迁徙,那么难点决不是不能克服的;虽然在这种情形下,就像在同一物种 的个体的情形下一样,难点往往是很大的。为了说明气候变化对于分布的影响,我曾经 试图阐明最后的一次冰期曾经发生过多么重要的作用,它甚至影响到赤道地区,并且它 在北方和南方寒冷交替的过程中让相对两半球的生物互相混合,而且把一些生物留在世 界的所有部分的山顶上。为了说明偶然的输送方法是何等各式各样,我曾经略为详细地 讨论了淡水生物的散布方法。
    如果承认同一物种的一切个体以及同一属的若干物种在时间的悠久过程中曾经从同 一原产地出发,并没有不可克服的难点;那么一切地理分布的主要事实,都可以依据迁 徙的理论,以及此后新类型的变异和繁生,得到解释。这样,我们便能理解,障碍物, 不问水陆,不仅在分开而且在显然形成若干动物区域和植物区域上,是有高度重要作用 的。这样,我们还能理解同一地区内近似动物的集中化,比方说在南美洲,平原和山上 的生物,森林、沼泽和沙漠的生物,如何以奇妙的方式彼此相关联,并且同样地与过去 栖息在同一大陆上的绝灭生物相关联。如果记住生物与生物之间的相互关系是最高度重 要的,我们就能知道为什么具有几乎相同的物理条件的两个地区常常栖息着很不相同的 生物类型;因为根据移住者进入一个或两个地区以来所经过的时间长度;根据交通性质 所容许的某些类型而不是其他类型以或多或少的数量迁入;根据那些移入的生物是否波 此以及与本地生物进行或多或少的直接竞争:并且根据移人的生物发生变异的快慢,所 以在两个地区或更多的地区里就会发生与它们的物理条件无关的无限多样性的生活条件, ——根据这种种情况,那里就会有一个几乎无限量的有机的作用和反作用,——并且我 们就会发见某些群的生物大大地变异了,某些群的生物只是轻微地变异了,——某些群 的生物大量发展了,某些群的生物仅以微小的数量存在着,——我们的确可以在世界上 几个大的地理区里看到这种情形。、
    依据这些同样的原理,如我曾经竭力阐明的,我们便能理解,为什么海洋岛只有少 数生物,而这些生物中有一大部分又是本地所特有的,即特殊的;由于与迁徙方法的关 系,为什么一群生物的一切物种都是特殊的,而另一群生物、甚至同纲生物的一切物种 都与邻近地区的物种相同。我们能够知道,为什么整个群的生物,如两栖类和陆栖哺乳 类,不存在于海洋岛上。同时最孤立的岛也有它们自己特有的空中哺乳类即蝙蝠的物种。 我们还能够知道,为什么在岛上存在的或多或少经过变异的哺乳类和这些岛与大陆之间 的海洋深度有某种关系。我们能够清楚地知道,为什么一个群岛的一切生物,虽然在若 干小岛上具有不同的物种,然而彼此有密切的关系;并且和最近大陆或移住者发源的其 他原产地的生物同样地有关系,不过关系较不密切。我们更能知道,两个地区内,不论 相距多么远,如果有很密切近似的或代表的物种存在,为什么在那里总可以找到相同的 物种。
    正如已故的福布斯所经常主张的,生命法则在时间和空间中有一种显著的平行现象; 支配生物类型在过去时期内演替的法则与支配生物类型在今日不同地区内的差异的法则, 几乎是相同的。在许多事实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情形。在时间上每一物种和每一群物种 的存在都是连续的;因为对这一规律的显然例外是这么少,以致这些例外可以正当地归 因于我们还没有在某一中间的沉积物里发现某些类型,这些类型不见于这种沉积物之中, 却见于它的上部和下部:在空间,也是这样的,即,一般规律肯定是,一个物种或一群 物种所栖息的地区是连续的,而例外的情形虽然不少,如我曾经企图阐明的,都可以根 据以前在不同情况下的迁徒、或者根据偶然的输送方法、或者根据物种在中间地带的绝 灭而得到解释。在时间和在空间里,物种以及物种群都有它们发展的最高点。生存在同 一时期中的或者生存在同一地区中的物种群,常常有共同的微细特征,如刻纹或颜色。 当我们观察过去悠久的连续时代时,正如观察整个世界的遥远地区,我们发现某些纲的 物种彼此之间的差异很小,而另一纲的、或者只是同一日的不同组的物种彼此之间的差 异却很大。在时间和在空间里,每一纲的低级体制的成员比高级体制的成员一般变化较 少;但是在这两种情形里,对于这条规律都有显著的例外。按照我们的学说,在时间和 在空间里的这些关系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不论我们观察在连续时代中发生变化的近缘生 物类型或者观察迁入遥远地方以后曾经发生变化的近缘生物类型,在这两种情形里,它 们都被普通世代的同一个纽带连结起来;在这两种情形里,变异法则都是一样的,而且 变异都是由同一个自然选择的方法累积起来的。
       



 

物种起源  第十四章 生物的相互亲缘关系:



    形态学、胚胎学、残迹器官
    分类,群下有群——自然系统——分类中的规则和难点,依据伴随着变异的生物由 来学说来解释——变种的分类——生物系统常用于分类——同功的或适应的性状——一 般的,复杂的,放射状的亲缘关系——绝灭把生物群分开并决定它们的界限——同纲中 诸成员之间的形态学,同一个体各部分之间的形态学——胚胎学的法则,依据不在幼小 年龄发生的、而在相应年龄遗传的变异来解释——残迹器官;它们的起源的解释——提 要。

    分类

    从世界历史最古远的时代起,已经发现生物彼此相似的程度逐渐递减,所以它们可 以在群下再分成群。这种分类并不像在星座中进行星体分类那样的随意。如果说某一群 完全适于栖息在陆地上,而另一群完全适于栖息在水里,一群完全适于吃肉而另一群完 全适于吃植物性物质,等等。那么群的存在就太简单了;但是事实与此却大不相同,因 为大家都知道,甚至同一亚群里的成员也具有不同的习性,这一现象是何等地普遍。在 第二和第四章讨论“变异”和“自然选择”时,我曾企图阐明,在每一地区里,变异最 多的,是分布广的、散布大的、普通的物种,即优势物种。由此产生的变种即初期的物 种最后可以转化成新而不同的物种;并且这些物种,依据遗传的原理,有产生其他新的 优势物种的倾向。结果,现在的大群,一般含有许多优势物种,还有继续增大的倾向。 我还企图进一步阐明,由于每一物种的变化着的后代都尝试在自然组成中占据尽可能多 和尽可能不同的位置,它们就永远有性状分歧的倾向。试观在任何小地区内类型繁多, 竞争剧烈,以及有关归化的某些事实,便可知道性状的分歧是有根据的。
    我还曾企图阐明,在数量上增加着的、在性状上分歧着的类型有一种坚定的倾向来 排挤并且消灭先前的、分歧较少和改进较少的类型。请读者参阅以前解释过的用来说明 这几个原理之作用的图解;便可看到无可避免的结果是,来自一个祖先的变异了的后代 在群下又分裂成群。在图解里,顶线上每一字母代表一个包括几个物种的属;并且这条 顶线上的所有的属共同形成一个纲,因为一切都是从同一个古代祖先传下来的,所以它 们遗传了一些共同的东西。但是,依据这同一原理,左边的三个属有很多共同之点,形 成一个亚科,与右边相邻的两个属所形成的亚科不同,它们是在系统为第五个阶段从一 个共同祖先分歧出来的。这五个属仍然有许多共同点,虽然比在两个亚科中的共同点少 些;它们组成一个科,与更右边、更早时期分歧出来的那三个属所形成的科不同。一切 这些属都是从(A)传下来的,组成一个目,与从(1)传下来的属不同。所以在这里我 们有从一个祖先传下来的许多物种组成了属;属组成了亚科,科和目,这一切都归入同 一个大纲里。生物在群下又分成群的自然从属关系这个伟大事实(这由于看惯了,并没 有经常引起我们足够的注意),依我看来,是可以这样解释的。毫无疑问,生物像一切 其他物体一样可以用许多方法来分类,或者依据单一性状而人为地分类,或者依据许多 性状而比较自然地分类,例如,我们知道矿物和元素的物质是可以这样安排的。在这种 情形下,当然没有族系连续的关系,现在也不能看出它们被这样分类的原因。但是关于 生物,情形就有所不同,而上述观点是与群下有群的自然排列相一致的;直到现在还没 有提出过其他解释。

    我们看到,博物学者试图依据所谓的“自然系统”来排列每一纲内的物种、属和科。 但是这个系统的意义是什么呢?有些作者认为它只是这样一种方案:把最相似的生物排 列在一起,把最不相似的生物分开;或者认为它是尽可能简要地表明一般命题的人为方 法——就是说,用一句话来描述例如一切哺乳类所共有的性状,用另一句话来描述一切 食肉类所共有的性状,再用另一句话来描述狗属所共有的性状,然后再加一句话来全面 地描述每一种类的狗。这个系统的巧妙和效用是不容置疑的。但是许多博物学者考虑 “自然系统”的含义要比这更丰富些:他们相信它揭露了“造物主”的计划;但是关于 “造物主”的计划,除非能够详细说明它在时间上或空间上的次序或这两方面的次序, 或者详细说明它还有其他什么意义,否则,依我看来,我们的知识并没有因此得到任何 补益。像林奈所提出的那句名言,我们常看到它以一种多少隐晦的方式出现,即不是性 状创造属,而是属产生性状,这似乎意味着在我们的分类中包含有比单纯类似更为深刻 的某种联系。我相信实际情形就是如此,并且相信共同的系统——生物密切类似的一个 已知的原因——就是这种联系,这种联系虽然表现有各种不同程度的变异,但被我们的 分类部分地揭露了。
    让我们现在考虑一下分类中所采用的规则,并且考虑一下依据以下观点所遭遇的困 难,这观点就是,分类或者显示了某种未知的创造计划,或者是一种简单的方案,用来 表明一般的命题和把彼此最相似的类型归在一起,大概曾经认为(古代就这样认为)决 定生活习性的那些构造部分,以及每一生物在自然组成中的一般位置对分类有很高度的 重要性。没有比这种想法更错误的了。没有人认为老鼠和鼩鼱(shrew)、儒艮和鲸鱼、 鲸鱼和鱼的外在类似有任何重要性,这等类似,虽然这么密切地与生物的全部生活连结 在一起;但仅被列为“适应的或同功的性状”;关于这等类似,俟后再来讨论。任何部 分的体制与特殊习性关联愈少,其在分类上就愈重要,这甚至可以说是一般的规律。例 如,欧文讲到儒艮时说道,“生殖器官作为与动物的习性和食物关系最少的器官,我总 认为它们最清楚地表示真实的亲缘关系。在这些器官的变异中,我们很少可能把只是适 应的性状误认为主要的性状”。关于植物,最不重要的是营养与生命所依赖的营养器官; 相反地,最重要的却是生殖器官以及它们的产物种籽和胚胎,这是多么值得注意的!同 样地,在以前我们讨论机能上不重要的某些形态的性状时,我们看到它们常常在分类上 有极高度的重要性。这取决于它们的性状在许多近似群中的稳定性;而它们的稳定性主 要由于任何轻微的偏差并没有被自然选择保存下来和累积起来,自然选择只对有用的性 状发生作用。

    一种器官的单纯生理上的重要性并不决定它在分类上的价值,以下事实几乎证明了 这一点,即在近似的群中,虽然我们有理由设想,同一器官具有几乎相同的生理上的价 值,但它在分类上的价值却大不相同。博物学者如果长期研究过某一群,没有不被这个 事实打动的;并且在几乎每一位作者的著作中都充分地承认了这个事实。这里只引述最 高权威罗怕特·布朗的话就够了;他在讲到山龙眼科(Proteaceae)的某些器官时,说 到它们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