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 >

第13部分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第1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当然她没有天真的以为总部真的完全不会发现她的行动,等她到达总部时,首领J身边已聚集组织中大量的好手,其中包括在组织中排行第二的那个讨厌鬼。
  但她完全不介意,不是她真有能力无视这么多的高手,而是她只知道,她必须把眼前的人都杀了。
  而她要做的,就是像以前一样,尽情地,去呼吸。
  她就如地狱的修罗,平静地闯过一道又一道的关卡,性手斩杀面前的阻碍。
  她就如飞舞的彩蝶,踩着优雅的旋律,躲过所有射向她的子弹。
  她就如迅猛的夜狼,在对方还无所觉时,简练地划破他们的咽喉。
  没有人看见她是何时来到自己身边的,也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躲过向她乱射的子弹的。他们只知道,在死前的最后一眼,他们看到了一张素雅平静的脸,好似在说:欢迎来到地狱。
  当一具又一具尸体倒在她身后,当她最后将匕首刺入了J的心窝。她清楚的记得J在断气前说的话,地狱?
  她不在乎,她手上所沾染的鲜血足够让她下地狱千百回,她不管死后会如何,她也不管自己会不会有下辈子。她只知道这辈子她要和林杰幸福的走下去,谁也无法阻碍。然而……
  “是晓小姐吗?”
  


☆、第十九章 忆回前世——坠修罗

  一名带着墨镜,身高约182cm的男子将一个信封交到了晓的手上。
  晓接过信封,里面只有一样东西。
  好快!陌生男子一惊,他不知道晓是何时将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胸口的。
  “他在哪?”晓暴怒。
  “如果晓小姐还想见到他的话,就请跟我走。”
  “带路。”晓冷冷回应。她显得很冷静,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手在颤抖。
  她很害怕,从未如此害怕过,她感觉自己已经身处地狱了。原来幸福可以去的这么快。一具冰冷的尸体?她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林杰现在的状况。她怕……
  然而,她太低估地狱的可怕了。如果之前她已觉得自己踏入了地狱,那现在她才真正知道何为地狱。
  半小时前她被带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像是一个组织的总部。然后她见到了一个人。让她诧异的是……太像了,为什么会如此相像。
  但很快,她知道了答案,一个她宁愿永远、永远不想知道的答案。
  骗子,所有人都是骗子。
  晓起初还觉得自己的心好痛,但渐渐地,随着那个人的诉说,她觉得好像是麻木了,她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原来,她和林杰的相识就是一个局,一个‘天网’要借她手彻底毁灭‘绝命’的局。虽然他们根本没想到她真有能力一个人灭了大半个组织,本来只是打算趁她和组织杀的两败俱伤的时候,再补一刀。
  “哈哈,哈哈,哈哈…。”晓止不住想笑,即使现在她面前正有十几把枪对着她,她都一点也不觉得可怕,别说这些火力不足以杀了她,即使可以,她也无所畏惧,她还怕什么呢?
  现在她眼前一片黑暗,耳边间断的传来阴险的,低沉的说话声,笑声。她觉得好烦,天地仿佛在旋转,她找不到方向。
  她唯一知道的只有:她被背叛了,林杰……骗了她。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曾经的幸福画面在眼前浮现,那些笑容,欢笑,如今显得格外刺眼,多么的讽刺。
  天网头领貌似开始觉得胜利宣言讲的差不多了,示意手下的人动手。
  “砰,砰,砰…”痛,晓不知道自己中了几枪,她根本没有躲,也许这样死去是最好的结局,不,不是……那个人…。
  “不!”
  晓缓缓地倒地,她看到了一个人。
  林杰冲了进来,一群手下拉住了他
  “少爷,请回。”
  他挣脱了手下人的纠缠,来到晓身边,但此刻的晓已经气息微弱。
  “求求你,睁开眼。”他抱着晓,用手抚摸她那已经没有血色的脸颊,抹去她嘴角的血渍。
  “杰,离开这个女人,大丈夫做事不该有不必要的感情。”天网头领冷酷的说道
  “你说过的,你说过会放她一马的,你!”林杰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父亲,这个从小就教他杀人,阴谋,冷血的父亲,他唯一的亲人。他恨他!
  “你觉得如果以后她知道了你骗了她,她会放过你?你别天真了。”
  “哈哈,哈哈,你不懂,你什么都不懂。”林杰狠狠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随后便只专注的盯着晓,轻声说道:“睁开眼,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我们有好多地方要去,我欠你一生的时间,我…。”
  “嗯…。”
  “晓!”林杰看到晓微微挣开了眼睛,“太好了,你没事,你要说什么?”
  林杰将右耳靠近晓的唇边,想要听清她说的话,突然,“哧…。”就看一把匕首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心窝,他看着晓的手握在了匕首的另一端。他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晓盯着林杰,即使已经眼神涣散,也可以看出她眼中的浓浓恨意,“你…的确…。欠…我…一生。”晓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便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别过来。”林杰阻止了想要上前的父亲和他的手下。
  他紧紧的抱着晓,仿佛胸口上的匕首根本不存在。“你说的对,这是我欠你的,下辈子,我决不会骗你。”他轻轻在晓额上一吻。认真的看着面前的容颜,那张脸还是那么的白净,好似只是睡着了一般。
  想着他们在一起的一个多月,想着她的笑容,他觉得她随时有可能睁开眼调皮的对着他一笑,和他说:上当了吧。
  但……
  林杰看了眼自己的父亲,他的眼中没有了仇恨。
  天网首领突然感觉很不安,他向自己的儿子冲去。但一切都太晚了,林杰用力的将匕首插进了自己的心房,目视着晓,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
  一世情缘一世了,
  未了孽情待来生。
  今生血泪穿心房,
  苍天何曾有泪流。
  拓拨·蝶儿目无焦距的看着前方,任由眼泪就那么的流下。那些记忆不该再被想起,这一世,她是拓拨·蝶儿。只是拓拨·蝶儿。
  那个男人没有权利在毁了她的上一世后,再来搅乱她的这一世。她不允许,决不允许。
  拓拨·蝶儿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等她再睁开眼的时候,从她的眼里,可以看出她恢复了少许理智。她抹去脸上的泪,在心中告诉自己,结束了,都已经结束了。
  然而,无论她怎么努力的告诉自己忘记,当记忆的阀门被打开,那些撕心裂肺的痛,恨意全如泉水涌入,那些恨就如洪水猛兽,吞噬着她的理智。
  怎么会如此相似,不,这已经不单单是相似的问题了,根本就是同一张脸。
  段天启!为什么,为什么,你会长得如此像他。难道!
  拓拨·蝶儿暗暗做了个决定。她必须查清楚,如果是他,她绝对不会放过他!一时间,杀意四起!
  *****************************
  “南宫·凌!”
  “小丫头?”搞什么,他不是和她说过,没事不要来找他嘛?要是被蝶儿发现了…。前天他刚到这,就找到了惜霞这丫头,主要就是想确认一下她们在剑庄没有问题,顺便么…。
  南宫·凌看着急急忙忙冲向他的白惜霞,他感觉有什么事发生了,“发生什么事了?”
  “蝶……蝶儿…。她…。”
  “她怎么了?”
  “她不在房里。”
  ……
  知道南宫·凌没弄清楚情况,于是她把今天发生的事和他说了一遍。
  “所以,你是说今天蝶儿看到段天启以后就不太对劲,等你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进她房间找她的时候,发现她不在房里。”听白惜霞语无伦次的说了一串,他自己总结了一番。
  “恩。”
  “这就奇怪了。她应该不会认识段天启啊。”
  “我也这么觉得。”
  “你怕什么丫?”
  “啊…。”白惜霞不知道怎么说,总不能说她被蝶儿的气势吓的没敢进去找她,还是过了很久觉得不对,才鼓起勇气进去的吧。这……会不会太没骨气了?
  看白惜霞不知在墨迹什么,他也懒得问这个了,关键的是,希望她不要出什么事才好。不然……他绝对不想承受楚那家伙的暴怒…。
  “你呆在这,我去找。”
  “喂,你怎么找啊?”抓住说完就往外跑的南宫·凌,白惜霞问道。
  “不知道,碰碰运气吧。你别乱跑。”南宫·凌无视白惜霞的抗议,转身离开了房间。
  “哼!不让我找,我偏要找。”
  确认南宫·凌已经走了,她也随后离开了酒家。
  


☆、第二十章 谁挖的坑!

  该死的,哪个混蛋在这里设的陷阱!让我知道是谁做的这么无聊的事,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拓拨·蝶儿此刻的愤怒已经达到了至高点。
  本来满怀恨意跑出房间的她,一路绕过了守夜门徒的视线,跑到了段天启所在的东院。
  但就在她经过前院,打算潜入他的房间,向他问个明白的时候(其实她都不知道自己想问什么,也许她更想一刀把他杀了),咚的一声,她就掉到了一个很深、很深的坑里。
  其实在发现自己脚下虚空的那一刹那,她就意识到不妙,一个侧翻就想闪过,可是……她还是选择了掉下去。
  如果让她知道哪条狗这么不讲卫生,随地大小便,她非好好吃上一顿狗肉进补一下。
  拓拨·蝶儿挫败的仰头望向那遥远的洞口…。距离洞口足有10尺来高,要想上去还真要费点力气。就在她掏出匕首,准备攀上去的时候。
  “哈哈哈,你输了吧,我就说那家伙一定会掉到陷阱里的,没说错吧。”一阵男子得意的笑声传到拓拨·蝶儿耳边。
  “妈的,那家伙这么多年,怎么还是非直线不走呢,害我又输了一顿饭钱。”
  “啧啧啧,别小气了,不就一顿饭吗?”
  “是‘醉仙阁’的一顿饭!”
  “摆脱,我挖这洞也不容易好不好,很累人的。”
  好呀!感情自己是当了别人的替死鬼了?!
  在洞底的拓拨·蝶儿把两人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她就等着看了,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
  “啊勒,猪,好像……错了。”
  “龙,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如果再让我听到你这么叫我,我非把你给……”
  “好像是个小姑娘诶。”
  “还真是。”
  “要不要拉上来?”
  “你去?”
  “干嘛我去?洞是你挖的。”
  “可说好了,你来填丫?不把她拉上来,你就这么填?”
  ……我忍!
  “两位公子,能不能请你们快把我拉上去,我的脚,好痛。”拓拨·蝶儿幽幽开口。等我上去了要你们好看。
  “我来吧。”
  被曾为龙的男子,飞身而下,一手挽过拓拨·蝶儿的细腰,左右两个侧跃,便飞出了深坑。
  好轻功!
  男子最后的一下跃起,直直的让他们飞离了地面4尺有余,一个松手。
  “啊。”
  “姑娘,你没事吧。”
  拓拨·蝶儿勉强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没,没事。谢谢公子了。”此刻,她终于看清了害到她的两个人。
  被称为龙的男子,长得挺拔威武,眉宇间显露出一丝轻狂。但他绝对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
  被称为猪?的男子,相较旁边那位就有些逊色了,但其脸上的幽默神态,让他显得格外的有亲和力。
  “没事就好。”看来倒是不会武功。但这个时辰……
  “你是剑庄的丫鬟?”
  “啊!回公子,是的。”
  “这么晚了?你?”
  “啊,这个,那个。”
  龙天一脸鄙夷的看着瞬间满脸通红的丫鬟想,又是一个想要靠‘本钱’上位的女人。剑庄的丫鬟何时变得如此‘放荡’了。
  看龙天的表情,拓拨·蝶儿就猜到他在想些什么了。一阵胸闷,本姑娘我是来杀人的,可不是陪睡的!
  “没事就快离开,等你们少主回来了,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是是是,奴婢这就告退。”你给我等着,拓拨·蝶儿愤愤的想。
  “等等!”
  “公子有什么吩咐。”
  “不准和任何人提起看到过我们。知道了吗?不然……”龙眼中厉色一闪而逝。
  “奴……奴婢知道了。”
  看着小步快跑离开的丫鬟,龙天说道,“你觉得她真是碰巧来这的?”
  “你不也试过了嘛?这女的不会武功,要是不放心抓来杀了就是。”朱烈不在乎的说道。
  龙天看着拓拨·蝶儿离开的方向。他总觉得这个丫鬟不对劲,可就是说不出哪里不对。
  朱烈看好友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