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 >

第18部分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第1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第二十七章 挑衅

  一名大汉站起身来,“哼!少谷主,我这大老粗有话直说,段少主可是我青桐帮的大恩人,我不管你什么身份,话最好给我放安静点。”说完,还狠狠的看了慕子楚一眼,像是在警告他不要乱说话。
  “呵呵,这位兄台,不用如此紧张,我只是怕大家都被段少主的面容给吸引了,而产生了…。错觉。”边说还边叹气连连。
  在场脑子转的快的人,立马听出那话里异味。
  感情药谷少主是嫉妒段少主的样貌,抢了他的风采。这气度也太……
  事实真是如此吗?
  呵呵,演技真不错丫。拓拨·蝶儿看着慕子楚这么奋力的演出,不觉好笑。这家伙也有这样的一面啊。
  段天启也被搞得一楞,这人……
  “难得遇到段公子,传闻段公子年纪轻轻,武功就问鼎一流好手,不知是否有机会赐教一翻?”
  四周一下子陷入了寂静,谁也没想到这个药庄的少庄主样貌上输了一分,竟然就想要用武力来拼个高低?虽说药庄的人鲜少在武林走动,但也是江湖上最有势力的几大秘密门派之一,其底蕴有多厚没人知道。药庄与剑庄的碰决倒是十分值得一看。
  “是白少庄主吧,在下今日得见药庄的少主,也倍感荣幸,你我切磋给今日的武林大会助助兴,倒也是一件美事。”
  “我们就点到为止吧,去花园如何,正好请各位英雄欣赏下鄙庄的美景,当时饭前的开胃菜吧。请!”段天启出言好爽,倒是赢得了在场人不少的好感。
  “好,请。”
  “这下有好戏看了。”
  “是啊。”
  “这药庄怎么会和剑庄杠上的。”
  “谁知道呢,可能双方都青年都年轻气盛吧。”
  “就不知道这个白子仇的武功如何。”
  “这点到无需担忧,听闻他的武功是”白老人“亲传的。想来是极好的。”
  “那就拭目以待了。”
  拓拨·蝶儿虽从未见楚施展过任何武功,但她相信他不是随意挑衅的人,他敢出手就必定有把握。
  很快所有宾客都聚集在了花园,南宫·凌也趁机走到了拓拨·蝶儿的身后。“出来一下。”
  拓拨·蝶儿看了看四周,确定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在了中间的两人身上,她便跟着南宫·凌悄悄躲在了人群的最后方。
  “你查的怎么样了。”
  “惜霞那丫头没和你说?”
  “咳咳,没…。喂,你那是什么眼神。”
  “呵呵,你自己心里清楚。”
  “喂,我和她没什么的。”
  “我有说你和她有什么嘛?”拓拨·蝶儿用你真是不打自招的眼神,很鄙视的看了南宫·凌一眼。
  还和她装?惜霞那家伙最近没事就出去,回来的时候每次都是一脸‘我好幸福’的表情,让她不猜想她恋爱了都不行。但要说她会和谁?她随便敲打几句关于南宫·凌的话,观察观察那家伙的反应,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摆脱,我今日刚来这,怎么可能和惜霞那丫头有什么。”南宫·凌想,这下你没话说了吧。
  拓拨·蝶儿听了,随手就扯下南宫·凌身上的一个香袋。
  “还给我。”
  南宫·凌急忙抓回手里。
  “哼!”拓拨·蝶儿这回是看也不看他一眼了!这两个家伙太不够义气了,在一起还不告诉她。等着瞧,看她怎么整死你们。
  南宫·凌则是在心里直打鼓,真不可爱,这也太贼了吧,还是他们家惜霞好!本来他是觉得对自己好友的妹妹下手不太好,可是越看那糊涂的丫头越可爱,就忍不住去勾搭了一下。还好当初没有沉迷在蝶儿身上,现在看来她和楚那家伙真是绝配,一个比一个精。还不外露……就吃死他这种老实人……呜呜…。
  拓拨·蝶儿是不管南宫·凌现在在想什么,她正透过人群,渐渐看见双方已经动起手来了。
  “行了,说正经的,你查到什么线索?”南宫·凌用手挡住了拓拨·蝶儿的视线。
  拓拨·蝶儿边拍去眼前的贱手,边说到,“剑庄总体看来还是很正气的,现在有点可疑的有三个人。”那家伙的武功真不赖。双方你来我往已近100回合,但谁也没显出一点破绽。
  “哦?哪三个。”
  “段佑淳,林管家,段天启。”
  ……段天启。
  “段天启那时候还没出生吧……。你也太能怀疑了。”南宫·凌一翻白眼。
  “我没说他和当年的事有关,我只是觉得他……算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拓拨·蝶儿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说,“反正你多留心他们的举动就是了。”
  “在剑葬里有一把剑,我把他画出来了,你去查一下,我觉得这是个关键。”说着,拓拨·蝶儿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团,塞在了南宫·凌手中。
  “我知道了。”南宫·凌快速将纸团塞入怀里,“还有什么吗?”
  “嗯……”拓拨·蝶儿沉思了一会儿,从怀中又拿出了一张叠好的纸,塞给了南宫·凌,“你帮我查一下她。”
  他?谁……
  “你看过后自然会明白,我想知道一些关于她的底细。”
  “好的,如果查到什么,我会立刻通知你的。你多当心点。”南宫·凌没再多说什么,他率先走入了人群,回到了其父亲的身边。所有人的目光都游走在中央的两把剑上,谁也没注意身边的人来人往。
  待拓拨·蝶儿回到內围,正好看到段天启使出了家传武学无影十三剑中的最后一式,磅礴剑气直指慕子楚,虽然她知道他不会有事,但心还是不自觉的紧缩了起来。
  在场的人就看到白子仇将剑一横,剑气聚在剑尖,反身跃起,在空中向斜下刺出一剑。
  “天马行空?”
  “真是白寒衣老人家的绝学,没想到今生有幸见到。”
  “看来段少主接不下这剑了。”
  “嗯……”
  两人内力相差不远,剑法也不相伯仲,但天马行空这一招的地理位置略微压制了十三剑的剑气,胜的恐怕会是白子仇,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但就见段天启在最后关头剑锋一转,反手刺出一剑。白子仇败。
  “啪啪啪。”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无论白少主还是段少主都是武林中难得的人才,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不中用了,以后天下就是你们的了。”
  白子仇虽未受伤,但剑已离手。他捡起地上的剑,看了段天启一眼,双手抱拳,“佩服。是我输了。”
  “承让。”段天启抱拳说道,“有空我们再切磋一翻,今日受益匪浅。”
  “好。”
  “没想到你的楚会输是吧。” 南宫·凌不知何时又挤到了拓拨·蝶儿的身边。
  “哼,你离我远点。”拓拨·蝶儿眼视前方,用只有南宫·凌的声音说道。
  “放心,大家的心思都放在刚刚的比武上了。”
  “回你父亲那去。”
  “我这不是怕你失落,来安慰你一下嘛。”
  “不需要。”拓拨·蝶儿稍稍往慕子楚的方向瞟了一眼。
  咦?这么聪明,真是不好玩。
  南宫·凌看了拓拨·蝶儿两眼后,便自行回席了。
  殊不知他们两人的举动被一个人看的清清楚楚。
  


☆、第二十八章 失火

  白子仇和段天启的比试虽然成为了在场豪杰一个不错的话题,但是他们心里都明白,重头戏才刚刚要开始。
  约莫半个时辰后,段佑淳看众人都已经开始不耐烦,知道也是时候正式进行这回的武林大会了。
  他命人撤去了午膳,屏退了庄内无关的侍从,就在拓拨·蝶儿也要下去的时候,段佑淳却叫住了她。
  “你陪着夫人吧。”
  “是!”拓拨·蝶儿应到,但心理却突起不安。
  她注意到段佑淳喊住她的时候,段天启看了她一眼,楚那家伙也瞥了她一眼,南宫·凌那家伙的视线更是直接。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随着他们的视线,别的武林中人也有意无意的看了她一下。
  她想:应该是错觉吧。谁会在意一个丫鬟呢。
  但她的自我安慰并没有驱逐她心理的不安,她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咳咳……”
  重头戏来了,拓拨·蝶儿想。
  “相信大家都很清楚这回大会的讨论对象。短短半年时间,武林上就消失了近10个知名帮派,在座的也不乏这些人的朋友。我们在这的目的就是要找出这个躲在暗处的鼠辈,为逝去的人讨个公道,防止再有悲剧发生。”段佑淳的语调从最初的愤恨到最后的悲痛,一字一句刺入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慕子楚从段佑淳开始发言,他就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观察着他每一个表情,如果他所表现出的一切都是虚假的话,那真是太可怕了。至少连慕子楚自己都不得不说,他很受感染。
  “只要段庄主一句话,我们该怎么做。哪个见不得光的家伙竟然敢公然危害武林,我们不能放过他。”
  “其实这件事,还远没有这么简单。”
  “段庄主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
  “不好了!不好了!”一名下人冲进了大厅。
  “慌慌张张的做什么!”段佑淳呵道。
  “是!”来人定了定神,“回禀庄主,东院走水了!南院也是!”
  “什么!”
  “快,派人去救火!”
  “林管家已经派了庄内所有人手去了。南院的火势已经控制,但东院的火势一时还控制不住。”
  “……知道起火的原因吗?”
  “还没时间查,不过目前为止没有发现可疑人士。”
  “……段庄主,这火……烧的蹊跷。”刘青云低声道。
  “是啊!”
  “嗯,怎么偏偏挑在这个时候。”
  一时间,大厅内众人议论纷纷,所有人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放火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是刺探?是挑战?还是……
  突然,段天启面色一遍,他的视线移到了段佑淳身上。
  段佑淳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他面色一沉,询问的看着他儿子。
  段天启微微点了点头。
  他们两人间的动作虽然微小,但也被一些眼尖的人注意到了。
  “段庄主,有什么问题吗?”
  “哦,没有,没有,只是如今庄失火,恐怕今日的大会……”
  “哦弥陀佛,段庄主先察看庄内伤亡吧,我等不急在这一时。”
  “是啊!这大会晚个一天半会儿的也不碍事。”
  “嗯,多谢诸位体谅。那大会就延迟到后天一早吧。林总管!”
  “庄主。”满头大汗的林总管这是跑了进来。
  “你带领众人快速去灭火,派两名手下将众豪杰送到西院,务必确保那边没有问题。”
  “是!”
  “那我等先告退了。”
  “嗯!有劳各位了。”
  很快地,众人都离开了大厅。
  在确认庄主房间并未失火后,拓拨·蝶儿就扶着庄主夫人回了房。伺候好夫人的晚膳,她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喂喂,怎么样,没被楚哥哥发现吧?”拓拨·蝶儿刚一进房,白惜霞就急忙拉着她问了起来。
  今天她可是特地躲了出去,就怕露出马脚。
  拓拨·蝶儿瞪了她一眼,白惜霞也知道自己太不讲义气了,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拓拨·蝶儿其实也觉得她离开比较好,连她自己都觉得可能被揭穿,不要说这个“小白”了,危险系数太高。“应该没有,不过可能他还要呆上两天,大会临时延迟,我们注意点,不要一起行动。”
  “嗯。”白惜霞也觉得这样比较好。
  “对了,今日为何会起火?”白惜霞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这火……绝不单纯。
  “那你今天有查到些什么吗?今日段家的人应该都有露面才对。”白惜霞吐了吐舌头,继续询问道。
  “嗯……段佑淳,段天启,庄主夫人今日都出席了今日的大会。”
  “听说,段天启在午膳上大发言论,还与楚哥哥打了一架是不是。”白惜霞很是兴奋的问道。
  拓拨·蝶儿看了眼白惜霞。人不在庄里,消息倒是蛮灵通嘛!
  拓拨·蝶儿听到段天启的名字有点不舒服,不过,她还是回答道,“嗯,段天启的武功名不虚传,武林中恐鲜有敌手。”
  “但楚哥哥尽然和他不相伯仲,不是吗?”
  拓拨·蝶儿听了她的话,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白惜霞不解蝶儿为何这么看着她。
  “你不知道你楚哥哥的武功很好?”
  白惜霞摇头,但又点了下头,这下到把拓拨·蝶儿弄糊涂了。
  “我从没见过楚哥哥和人动手,一般那些想动手的人没近楚哥哥几步,就倒在地上了。”
  “也是。”拓拨·蝶儿想想自己,也就了然了。
  “那……”拓拨·蝶儿想了想,还是决定问一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