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 >

第21部分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第2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此刻,各派的代表重聚一堂,只等段佑淳等3人出席,就可继续当日未了的话题。
  一时间,所有人都静静的等待着。
  不过,慕子楚明显感觉到,大多数人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往他身上瞟。
  “咳咳…不知…”他环视四周,“本少主身上有什么令诸位垂怜的地方?”轻挑的言语一出,一名本来在喝茶的豪杰立马一喷,可怜他身前的一位……只能默默的拿出了手绢。
  很多人都在心里暗骂。
  浮夸啊!
  堕落啊!
  自恋啊!
  一时间,无数人都默默的摇了摇头,这个药谷的少主,真是……奇葩!
  这正是慕子楚想要的,他自然知道众人为什么看他。大家都住在西院,前晚那么大的动静,大家都是武林中人,那耳力自是不会差。
  不过他完全不介意,相反,他正好趁此机会树立一个高调、纨绔但单纯无害的形象。
  当然,在座的人也并非个个都是那么轻易中计的。至少华山派的掌门李庆念没有,少林的空木方丈没有,南宫·凌的父亲南宫·脩容也没有。
  南宫·凌坐在一旁,有些紧张的看了眼他父亲,只见南宫·脩容面带沉思的看着眼见的白子仇,上回由于坐的离他有些距离,他不曾有机会仔细看看这位年轻人,但如今一见……
  他瞟了眼自己的儿子,有些不太确定。
  南宫·凌此刻是正襟危坐,深怕他父亲问出什么他不好答的问题。
  他给慕子楚用的是他家传的易容术,也许别人发现不了,他父亲也绝对有可能看出蹊跷,之前他怎么没想到这点呢?早知道应该提醒下那家伙,让他坐的远些。
  话说,那家伙这么对他,他干嘛还要帮他?
  他悄悄撇了眼慕子楚,心想,你个腹黑的丫,还装!别人被你那无害样骗了我才不会那。
  想到昨天在那家伙房间,他所受到的非人对待,他就不寒而栗。
  他不就是想告诉他,为了救他,他是多么辛苦的把他背了回来。
  他不就是想告诉他,为了救他,他拉着蝶儿就往他房间送。
  他不就是想告诉他,蝶儿真是好姑娘,冒着多大的危险都要救他,明明自己都不会武功。
  他不就是一时说的太激动,完全没有发现,在他说道蝶儿根本没有武功的时候,某人的脸色彻底的黑了下来。
  然后,他只不过一不小心说了,他背着他帮蝶儿混进了剑庄,而且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
  于是,那个恶魔就大大奖赏了他一颗百日笑和一颗凝气丸。
  百日笑能够让人一直笑,直到没有力气晕过去,而凝气丸则是可以帮人提神补气。
  这两个一起用…那真是…让人痛不欲生的最佳组合啊!
  察觉到南宫·凌的注视,慕子楚微微扫了他一眼。
  南宫·凌立马转移了视线,我不存在,我不存在。他心里默念,深怕又被慕子楚挂念上,赏他些药尝尝。
  看到他的表情,慕子楚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过,他可没这么多药浪费在他这个活宝身上。
  不知道,蝶儿怎么样了,思绪有些涣散。
  这个时候,“大家下午好!”
  段佑淳携着他妻子步入了大厅,不过倒是没有见到段天启的人影。
  “段庄主好。”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向他示意。
  他抬了抬手,“座,座,大家都座。”
  “咦?启儿还没来嘛?”
  “小蝶,去找找少主。”庄主夫人吩咐道。
  刚要应答,段佑淳打断了她的话,“不用,让林总管去。”
  段佑淳这有意无意的插话,看似没有什么,但是却让慕子楚皱了皱眉。
  他看着拓拨·蝶儿,想询问下她是否感到什么不妥,可是今日的她竟然自始至终都没有往他这看过,而且还好像特意避开他,怎么回事……
  “不用叫了,各位不好意思,在下来迟了。”一把折扇微微煽动,一身纯白锦衣,出现在门口的,不就是段天启嘛?
  等段天启入座后,段佑淳扫视全场,面色凝重,所有人都知道,正戏来了。
  “大家都应该还记得,当日我们正说到近期的灭门案暗藏玄机,现在我就让启儿向大家解释一下。”
  只见段佑淳从身上拿出了一本册子,递向段天启。
  看到那本小册子,段天启先是一惊,但很快恢复了正常。这本不是应该……
  他看了其父一眼,段佑淳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段天启定了定神,将册子首先交到了少林的空木方丈手中,然后说道,“这本册子,是我在游历的时候,无意中救了一命朝廷官员,从他身上得到的。其中的记载,诸位看了就会明白。”
  “这是!”空木方丈一阵惊呼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会是什么,能够让这样一位得道高僧失态。
  “哦弥陀佛。善哉,善哉!”
  他将册子递给了离他最近的一位门主,同样的,看了册子后,脸色一阵发情。
  虽然已经猜到册中必是非寻常事,但当慕子楚看到册中的内容,还是大惊,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纨绔的样子,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然后随性问道,“段少主,你确定这册中内容属实?怎么依本少主看,有些完全是无稽之谈呢?要是真的,那所不准还真要改朝换代了!”有意无意的他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低着头的拓拨·蝶儿,她到底怎么了?
  不在意的语气,说出的却是让整个大厅都为之抽气的大事!
  不少人心叹,这个药谷少主真是不知轻重,这种事情都可以随便说。
  不过更多人仔细一想,却不得不承认,他所说的却也是事实。
  还是空木方丈先开了口,“不知,段少主有何依据,这种事不是单凭一本册子就能下定论的,我等需要更充分的证据。”
  “不知诸位对近期朝廷内发生的几件变革,知道与否?”
  “少庄主是说?”
  “自本少主拿到这本册子,就十分关注朝廷的举动,我发现朝中一些为人清廉,刚直的官员,就在灭门案发生的同时,也在急速消失,近2个月来,不是重病去世,就是告老还乡后不知所终的人就有10多位,而顶替上位的,正是野心勃勃的鲁王和齐王的人。所以我相信,这本册子绝不是空穴来风。”
  他顿了顿,说出了心中的猜测,“大家都知道,当今陛下对待江湖人的态度,还算保持着平常心,但现在这个幕后的人,显然是想取而代之,而且他得野心不容许江湖人这类特殊的人群存在。”
  “你怎么知道他不能容忍?你知道是谁吗?”慕子楚轻巧的一句话,把所有人的视线都死扣到了段天启身上,如果他不能解释这些,那么之前他所有的猜测都将被击破。
  “我不知道他是谁。”
  “少庄主,兹事体大,如果没有……”
  “但我能证明,近期的灭门案却是朝廷中人所为。”
  “……”
  “那日被追杀官员身上的伤痕,同被灭门派的伤痕,全然相同!”
  一时间,所有人都没有说话,段天启还嫌不够,继续说道,“而且那些人的行动路数完全是朝廷中人的作风,全是死士,所以虽然我侥幸擒住了几名,却也被他们服毒自尽了。”
  段佑淳很满意自己儿子的表现,他看在场的人已经相信了这些,他知道是该再下一剂猛药的时候了,“咳咳咳。”
  “段庄主,有话请说。”
  “恩!相信,诸位已经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了,如果诸位还有一丝疑惑的话,我想,我能为诸位解惑。”
  “恩?段庄主此话怎讲。”
  “诸位都知道今日鄙庄起火,可贼人没有烧本人所在的南院,却烧了犬子的东院……”
  话未说完,几个老江湖就已经想到了什么,难道?
  “是的!因为这本今日在诸位手中的册子,本是交给犬子保存的,起火那日也在东院,只是那人以为烧了册子就可以让段某空口说白话,哼!还好,我有先见之明,预留了副本。”
  “段庄主的意思是?”
  “朝廷中人已经有人混进来了,而且此刻就在这!”
  轰!此言一出,无意让在场的人炸开了锅!
  慕子楚也是一惊,但突然,他想到了什么!
  “那个人就是……”
  慕子楚的双拳紧紧的握成了全,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拓拨郡主!”
  段佑淳的话字字直击在做的人,所有人闻之变色,一时间,所有人都跟随他得目光移到了站在其夫人旁边的那个不显眼的丫鬟身上。
  只有慕子楚低着的头,一直没有抬起来。
  


☆、第三十三章 变形丝

  “段庄主,你是不是搞错了?天下传闻,拓拨郡主美貌绝世无双,但眼前的这位……”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丫鬟小蝶身上。
  “夫人!”在众人的目视下,小蝶拉着庄主夫人的手,那张小脸充满了慌张,“我不是,小蝶怎么会是什么郡主呢!请夫人做主啊!”
  看她的样子,一时间大家都觉得段佑淳的言语有些不可信。
  这时,有人略带猜疑的说道,“难道说是易容?”
  此言一出,南宫·凌的手一紧。他看向慕子楚,该怎么办?
  慕子楚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段佑淳!他到底是怎么发现蝶儿的……朝廷难道真的?
  很快,他想到了一种可能,如果蝶儿此刻被揭穿,那么,平南王府就会成为武林的众矢之的,到那时……
  就在他揣测段佑淳的用意的时候,许多人都将视线移到了南宫·脩容的身上。
  武林中,若说易容之术,南宫世家若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南宫·脩容在大家各抒己见的时候,就已经自己的研究过这名叫小蝶的丫鬟,他实在看不出她有进行过易容。
  他看着段佑淳,略带不太确定的说道,“段庄主……依我看,这位丫鬟,并未易容,她应该不会是拓拨郡主!不知,段庄主的消息……从何而来。”
  南宫·脩容此话虽说的委婉,但众人都听出了他的意思,段佑淳是被人忽悠了。
  不过,让人惊讶的是,段佑淳听了南宫·脩容的话并未恼怒,反而看着丫鬟小蝶,一声冷笑,“你真的非要本庄主动手?”
  “庄主!小蝶我……”
  段佑淳动了!他的猛然动手让众人大吃一惊,但有两个人却是一点也不比他慢,只是由于距离问题,终是还是比他缓了一拍。
  一眨眼,从段佑淳手中弹出的红色不明物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要躲闪已是不及。
  不!慕子楚的速度瞬间提升,一个飞步,搂住了她的腰,一个转身才收住了势头。
  搂着怀中的人,异常感顿生。她不是蝶儿!
  南宫·凌终于也冲到了她面前,就在他慌乱间,要喊出她名字的时候,慕子楚的一个眼神制止了他。
  很快,他看着眼前丫鬟的脸……
  “变形丝!”惊呼来自南宫·脩容。
  “变形丝?”有人疑惑道。“那是什么?”
  南宫·脩容没有说话,他还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看着被称为小蝶的丫鬟。
  “变形丝是天地间的一种生物,具体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只是在百年前,有人将它从万年火山中带了出来,它的功效就是按照带上它的人脑海中的想法,随意变换…。样貌”
  嘶!“天下真有这等奇物!”昆山派掌门刘青云首先忍不住出声询问。
  “活生生的例子,不就在诸位眼前吗?”
  众人随着他的视线,再次集中到了那名被白子仇搂在怀里的丫鬟身上。
  看什么?没什么可看的丫!
  众人先是疑惑,但突然……
  “脸!她的脸在动!”
  是的,那张丫鬟的脸正在微微的挪动,然后动的动作越来越大,终于!
  一张类似人皮面具的纸缓缓脱离了她的脸,飘落地上。
  “要想脱去变形丝,唯一的办法只有用人的鲜血!此物惧怕鲜血,只要粘上一滴,就会从人脸上脱落!”段佑淳平静的说道,神色自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又能见到那张脸了,终于又能……
  但!呈现在他眼前的却是!
  “段伯伯!好久不见了!”
  白惜霞!
  南宫·凌看着自己面前的惜霞,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什么本来紧张的要死的慕子楚突然就镇定了。
  原来,他早已看出。
  慕子楚此刻却没有南宫·凌想的淡定,他确实发现了此女并非蝶儿,但是他却没有想到……
  他扫了南宫·凌一眼。
  南宫·凌瞬间就白了脸,完了!他好像……忘记告诉楚,他把他妹妹也弄到剑庄了!
  哼!行啊!待会再找你算账。
  还有你!他狠狠的瞪了眼在向南宫·凌做鬼脸的白惜霞,让你回药谷,你到时是‘听话’!
  此时无言胜有声,惜霞本来还想自己给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