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 >

第23部分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第2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此刻在这间大厅里的,一共有五个人,从衣着来看,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物。
  如果此刻拓拨·蝶儿在,一定会很惊讶!他怎么会在这。
  坐在主位的竟然是……段天启?
  而另外的四人有三人她也是见到过的。
  “有我们做不到的事吗?”做的离主位比较近的龙天自信地说道。
  另外三人也都自信的一笑,貌似前者说的正是他们的心声。
  “人在哪?”唯一没有笑的只有段天启,他淡淡的询问道。
  “就在后院的石室里。”
  “嗯。”
  “跟我去看看。”
  “是。”
  五人来到了后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突然出现一处暗道,沿着暗道一路走去,在最深处的一间房间里,可以看到在一个角落里有着一团黑影,更真确的说,应该是一个人。
  “他?”
  “药效很快就会去。”
  “那就等一会儿。”段天启发话,另外四人自是没有意见。
  嗯……好冷……拓跋·允冲觉得头好痛,他挣扎着真开眼,好暗。
  过了好久,他渐渐想起来,他被绑架了!
  他记得他应该是在书房为那件事准备给皇上的奏折,然后突然来了几个蒙面人,然后!想起所有事的拓拨·允冲惊湿了一身。那么这里?
  突然他看到一个人影……唰,原本昏暗的石室,瞬间就亮了起来。
  “看来你是醒了,宣王。”
  一时无法适应强光的拓拨·允冲微眯着双眼,慢慢的他看清了。前面站着的无名男子…都不一般!
  明知自己的处境不妙,但拓拨·允冲的皇室尊严不允许他怯懦,“你们是谁?找本王有什么事。”
  啪,啪,啪。段天启鼓掌,“不愧是朝中皇上的右臂,有胆识。”
  “你们到底是谁?”拓拨·允冲毕竟不像拓拨·宏,虽然都是朝中吼一吼震山河的人物,但是毕竟是文职人员。碰到这种事还是无法太过镇定。
  “王爷,你的问题有点可笑,你现刻应该关心的不是我们是谁,而是你有没有我们想知道的事情。”
  “哼。”拓拨·允冲蔑视的看着段天启,“你们不会从我这知道些什么的。”
  “如果没猜错的话,最近朝中那些莫名世故的官员,就是你们的杰作吧。”
  “哈哈,不错。”段天启笑道,“不愧是有智者之称的宣王。”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当今天下好不容易…。”
  “不要和我说天下太平。”段天启打断了他,“天下从来就没有太平过。哼,如此懦弱的王朝,留之何用。”
  段天启没有再说什么,他就坐在拓拨·允冲的面前,傲视的看着自己面前那个为这个王朝辛苦了大半辈子的人。
  他对拓拨·允冲其实不无敬意。这个中年人把他最光辉的岁月都奉献给了这个王朝,只是这个王朝不该是这样的,江湖到处都是杀戮,到处是血腥,而王朝中也是到处是阴谋,到处是贪婪。天下就在这两者的夹缝中生存。
  这个天下需要一个统治者,一个真正的统治者,去终结这些纷争。
  拓拨·允冲看着面前的少年,是的,好年轻的男子,也就20来岁吧。从他身上他感觉到了一股霸气,一种傲视天下的霸气。这种感觉有多久没感受到了,自从皇帝兄长开始沉迷后宫起?
  其实他很清楚,历代帝王有哪个是不腐朽的。权势会让人迷失。
  眼前男子就好似当年的皇帝兄长。有那么一刻,拓拨·允冲好似看到了身披黄袍的少年,拓拨·允冲笑了,很放肆的笑了。
  段天启没有去打断他,他感受到了拓拨·允冲笑声中的悲凉。
  “你想知道什么?”
  “嗯?”段天启身后看起来最为温文尔雅的玄刚对拓拨·允冲突然的态度转变感到不能理解。
  “我要所有你知道的关于当今皇上手中隐藏势力的情报。”
  “呵呵。”一语命中要害。如果是别人问,拓拨·允冲就是立刻赴死,他都不会说,但对眼前的男子,他慢慢的将自己知道的都吐露了出来。其实他知道的并不多,曾几何时最好要的三兄弟,在老大坐上皇位时起,一切都变了,信任不再了,猜忌开始滋长。这就是帝王吧,秘密势力即使是最亲的人都是不能透露的,那是所有帝王手中的王牌。
  段天启静静的听着,对于拓拨·允冲会这么老实的说去一切,让他有点疑惑,不过他看的出,虽然他说的不一定全是真的,但是却有八分真。他没有说谎。
  叙述完了,拓拨·允冲平静的说道,“我能喝我的那壶酒吗?”
  ……
  在场的人都知道他要的是什么。一壶酒,一壶毒酒。
  在场的人心里都明白,拓拨·允冲无论说不说,他的解决都是死,有他这个智多星在,会对他们的计划造成很大的困扰。
  只是现在他这么坦白,反而有点让他们不能反应。
  “龙天,去拿酒。”
  龙天默默离去。
  “你们也先出去。”
  没有怀疑,另外三人也离开了。
  一时间,房中只有段天启和拓拨·允冲两人。
  “为什么?”
  “呵呵,你这个问题比我刚才问的还要可笑。哈哈…。哈哈。”
  段天启没有笑,他看着拓拨·允冲,他想知道为什么。
  “知道为什么我和拓拨·宏,能在大哥登上皇位后依旧活的好好的,位居权重吗?”
  虽说是疑问句,但拓拨·允冲显然没有听段天启回答的意思,他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自古帝王家就是没有亲情的,先皇有加我在内11个儿子,最终还剩下的只有4个。当年争夺皇位时,当今皇上和当时的太子是最有希望的。而我断然的选择了站在当今陛下这边,不是因为我和陛下关系最好,而是一种感觉。”
  “感觉?”
  “每个人都有他的命格,帝王是帝王的命,臣子是臣子的命,乞丐是乞丐的命。我能感受到这些,虽然不是每次都是,但可能我比一般人更敏锐吧。”
  “呵呵,可笑,照你这么说,你说别人会怎样,别人就会怎样?”段天启不信这些。
  “也不全是,命格是会变的,当人作出巨大抉择的时候,他的决定往往会将他推上不同的道路上。只是有些命格过于强硬,这些命格就是很难被改变的。”
  拓拨·允冲说的很严肃。
  “为什么我觉得堂堂宣王,变成了一个算命先生。”
  “呵呵,也许吧。只是我这个算命先生有点怕死,猜测君心了一辈子,不像五哥拓拨·宏,实实在在的活了大半辈子,单纯很多时候才是真的幸福。”
  ……沉默
  “你在我身上看到了什么?”段天启还是问了。
  拓拨·允冲看着他。
  “我看到了……”王者之气,这是他看到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之前会怎么坦白,如此霸道的王者之气,就连他的皇帝兄长都不曾有过,他为那早就不该属于拓拨的皇位奋斗了这么久,临死之前,他看开了。
  只是为什么……
  悲伤,段天启从拓拨·允冲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悲伤,好似是看到了一个王国的灭亡,却又无能为力。
  段天启没有再问下去,拓拨·允冲已经表现的够清楚了。
  其实无论有没有拓拨·允冲的命格一说,他也是不会放弃自己的信念的,他段天启要做的事,天下间无人能够阻止。
  段天启示意早已在门口等着的青龙进来,放下酒,然后一同离去。
  这天地间又会少了一名智者。
  待他们走后,拓拨·允冲拎起酒坛,豪气的痛饮起来,他以前看拓拨·宏那家伙这么喝酒,老觉得太粗鲁,现在自己这么一试,真的是别有一番情调,如果有来世,他一定要放下一切,痛痛快快的活一次,哪怕再短暂。
  药力发作的很快,他开始浑身失去力气,他慢慢的挪到了墙角,看着那坛还有大半的酒,想再去喝一口,但已经没有力
  可惜了,真是好酒。
  段天启没有亏待他,酒很好,药也很好,他不觉得任何痛苦。
  慢慢的他闭上了双眼,回想刚刚见到的男子,他会成为新的帝王的吧。他的命格太硬了,恐怕谁也改变不了。猛地他睁开了双眼,他看到了一个身影,那个身影挡在了那抹金光前面,他努力想看清那个人,他往前走,往前走。是她!拓拨·允冲看着,看着,慢慢的闭上了双眼,这回他不会再醒过来了。
  第二天,他的尸体被运到了一个墓地,永世长辞。
  据说搬运的人,看到他时,他的脸上有着一抹满足的笑容,完全不像是一个死于非命的人该有的笑容。让看的人都觉得很幸福。
  不过没有人能知道他喜的是什么了。
  


☆、第三十六章 月灵圣女

  “夫君,你这是干什么?”
  罗素今日一整天都没见到她夫君人,还以为不在府里,结果听下人说他下午在书房大发雷霆,一整天没出过房门。
  “哼!”
  ……这是怎么了,难道还是我的错?
  罗素极度莫名,“怎么了?”她细声询问道。
  “你生的好女儿,你看看,这都多长时间了,野在外面,也不知道写封家书,不知道会让人担心吗?”
  ……罗素这下是知道了,怪不得前几天起,他就有点怪怪的,话说今天正好是二个月的期限,他这人还真是一天都不能差啊!
  罗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容叔呢?你不是让他保护蝶儿的吗?”
  “哼!…。”这回火气好像更大了。
  “到底怎么了?”罗素好像也没了耐心。
  “跟丢了!”
  “啊?”罗素震惊的看着她相公。
  “不知道那丫头用的什么办法,1个多月前就失去了踪影,那个该死的容延还不向我汇报。”
  “别气了,关键还是蝶儿到底在哪?”
  拓拨·宏听了一阵泄气,他已经派了很多人去差,但就是好似人间蒸发了,毫无音讯。
  “我们的女儿不会有事的。”
  “哎。”拓拨·宏何尝不知道他女儿的鬼灵心思,可是毕竟是女儿家,在外怎么能不让人操心呢。
  “对了,那个邪医呢?蝶儿不是跟在他身边吗?”
  啪。拓拨·宏狠狠的拍了下桌子。
  “要是让我找到他,我非扒了他的皮,不知道把蝶儿带哪去了?”
  “你的意思是?他也失踪了?”
  拓拨·宏看着妻子的眼,无奈的点了点头。
  罗素无奈的一笑,她这个女儿啊。“别多想了,现在想再多也没用,为今也就只能一边多加派人找,一边等那丫头自己写信回来了。”
  “也只能这样了。”
  罗素看着拓拨·宏即担心,又生气的表情,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她那丫头她会不知道,容叔那点本事,搞定谁都可能,就是不包括蝶儿。至于知情不报……容叔那人最衷心了,当然,对象只限他的主人。
  丫头,疯够了,就快点回个信吧,不然你阿玛真要跳墙了。罗素暗暗想着。完全没发现她把自己相公比作了一条狗……
  话说,想起家书这回事的,不止拓拨·宏一人,拓拨·蝶儿其实也想到了,不过比起看到她写的家书,她那阿妈一定会更愿意看到她的。
  这样正是为什么, 在拓拨·宏打发脾气后的第三个早晨,门口的侍卫惊奇的在王府门口看到身着便衣的郡主。
  “王,王爷,小…。小。”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有话慢慢说。”拓拨·宏一皱眉。
  管家深吸一口气,“郡主回来了。”他高兴的汇报到,好日子终于来了,警报终于可以解除了,他这么想着。
  “真的?”拓拨·宏听完立马站了起来,就想去看他家丫头,想了想,又坐了下来,“哼,那丫头终于知道回来了?让她来见我。”
  “…。是!”管家不觉好笑,他家王爷就是这样,太要面子了。当然,这个话打死他都不能说出来,不然他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管家找到刚刚梳洗完的拓拨·蝶儿,传达了王爷的旨意。“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想想她那个阿妈,拓拨·蝶儿就觉得好笑,明明急着见她,还要摆架子。真是孩子气。
  相较起来,她额娘就自然多了,一听说她回来了,就跑来见她了。
  “不错,不错。没有瘦。”
  “那个邪医怎么样?什么时候带回来给你娘我看看?”
  “娘我什么时候能抱孙子?”
  “你们有没有……”
  “娘!你一下子问这么多,让我怎么回答?”好吧,拓拨·蝶儿不得不承认,她额娘还是很八卦的。
  罗素也觉得自己太心急了,于是拉着女儿坐下,开始了母女间的对话。
  她们聊的很开心,但总觉得好像忘记了点什么。
  这个时候,拓拨·宏在书房里等啊等,怎么这么慢?……
  等他终于等不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