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 >

第36部分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第3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没打算守护你。”
  拓拨·蝶儿看了他一眼,不管他到底是何打算,反正她该说的都说了,如果他还是要跟着,那出了什么事,她也不会觉得内疚。
  看着又继续向前的拓拨·蝶儿,段天启在心底默默说道:我只是守护我的心。
  其实他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眼看他的计划已经进行到了这,他却为了这个女人错过了许多机会,还毁了不少自己的心血,偏偏还一点也不后悔。
  看着他的背影,他想: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什么?
  自嘲一笑,他继续跟在她身后。
  “蝶彩公主?”迎面而来的 ,正是接蝶儿入宫的王贵。
  王贵本是想到拓拨·蝶儿曾赏赐的那些珠宝而见到她有些激动,但当他看到她寒若冰霜的眼神,一度尘封的记忆再次涌上脑海。
  天!他怎么会去喊她,他该远远躲开才是啊!当初拓拨·蝶儿那双杀意涌动的双眸早就在王贵心底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只是秉持着知道的越少越安全的原则,他强迫自己忘记而已。
  而且,拓拨·蝶儿在宫中的那些时日,一切都显得很正常,温柔典雅,他几乎都要以为那一眼,只是他的错觉了。
  可再次对上,他知道……那不是错觉。直觉告诉他,要出大事了!
  拓拨·蝶儿没有理他,她没有这功夫,笔直的就从王贵身边走过。
  就在王贵送了口气的时候……
  “陛下在哪?”虽然猜拓拨·轩辕这个时辰应该在御书房批阅奏折,但她还是问一下为妙,她没有经历在找他上,浪费时间。
  突然又被叫住,王贵愣了一愣,随即立马答道,“在皇太后的寝宫,几位殿下也在。是为了……”王贵这时真的想劈死自己,亏他还觉得自己够聪明,在宫里混的开,可怎么连平南王爷就是蝶彩公主阿玛的事给忘了!那……他看了眼拓拨·蝶儿,不确定她怎么想的。
  “哼,家族的祭奠会吗?那怎么能没有我出席!”拓拨·蝶儿冷笑,不再看王贵,调转方向朝皇太后的宁心殿走去。
  “啪!”
  “皇祖母!”
  “皇额娘!”
  皇子们、皇后及拓拨·允冲同时惊呼。
  而被当众扇了一巴掌的拓拨·轩辕则阴沉着脸,看着自己的皇额娘!为什么,她还是如此的偏心!拓拨·轩辕内心叫嚣,但表面上,他还是恭敬地问道,“不知儿子哪里惹皇额娘不高兴了?”
  “你!你!”不等孤木氏·德莲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拓拨·轩辕就开口了。
  “儿子知道额娘为五弟的死而是伤心,派五弟出征也非儿子所愿,如果我王朝有能取代五弟的能将,儿子是绝对不会派他出征的。让额娘白发人送黑发人,是儿子不孝。”拓拨·轩辕越说越自恼,越说越悲痛。可任谁都可以看出,他眼底呼啸的狂傲。
  孤木氏·德莲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大儿子,这就是她生的好儿子,这就是这个王朝的帝王!
  “好,好啊!”悲极,孤木氏·德莲冷不防地就倒在了地上。
  “皇太后!”这回冲上前的之后孤木氏·德莲的贴身嬷嬷及……拓拨·厉雨。
  孤木氏·德莲不明白啊!为什么同为兄弟,会差那么多。她从来不偏心,三个亲生儿子中,她似乎总是和老二走的比较近,那是因为拓拨·宏从来就不会去争什么,在这个深宫中,她一直渴望的就是那份平淡。但她对另两个儿子的爱也是一样的啊!可是为什么,一个是帝王,却要害死自己的胞弟,一个是智倾天下的王爷,此刻却也冷眼而立。
  孤木氏·德莲的眼睛在两个活着的儿子间移动,泪不受控制地流下。
  看着孤木氏·德莲的眼泪,拓拨·轩辕皱了皱眉,“儿子知道额娘疼爱五弟,但如今人已经去了,儿子会为五弟安排最崇高的葬礼,在战事平息以后。”
  孤木氏·德莲的心又是一沉。
  “还有,对于蝶儿出嫁契丹的事,儿子认为她刚失去阿玛,她的额娘也需要她的陪伴,这出嫁之事还是让七弟的女儿去吧,只是苦了七弟了。”
  “臣弟的女儿能为王朝出一份力,自是不会有一丝怨言,请陛下放心。”一直没有开口的拓拨·允冲这时终于开口了。
  倒在地上的孤木氏·德莲看着这出对话,怎么看怎么滑稽,她想笑却笑不出来。他们这是要彻底抽尽平南王府的底蕴啊!宏儿死了,本就没有依靠了的平南王府,如果有蝶儿嫁给契丹王,那今后的平南王府即使过往的辉煌不再,但却不至被抹灭,但……
  轩儿根本是要绝了平南王府啊!
  孤木氏·德莲觉得自己的心彻底裂了!这就是她的儿子啊!不,不行……宏儿去了,她一定要为他把妻儿保住。
  孤木氏·德莲急了,她拼命的想站起来,但她越急越是站不起来。
  “你,你就不怕天下人骂你冷血、骂你凶残无情吗!”用尽最后的力气,孤木氏·德莲吼道。
  此言一出,殿内的人脸色都变了变。其实,在这里的,又有谁会到这个地步还看不透拓拨·轩辕的意思呢,只是,他们有的不愿搀和,有的乐见其成而已。
  听到她如此说的拓拨·轩辕,也就不再掩饰,表情一阵狰狞,“这是朕的天下,朕的决定,朕倒要看看,谁敢质疑!”
  “我敢!”
  砰地一声,紧闭的宁心殿大门骤然大开。
  


☆、第五十七章  当面指控

  大门骤然打开的一霎那,所有人都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她--拓拨·蝶儿
  她就站在那,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眸注视着眼前的所有人。
  最终,她的视线定格在了拓拨·轩辕身上。
  冰冷,是那双眼中唯一的情感。拓拨·轩辕看着她,最初的惊讶变成了疑惑,接着是恍惚,最后直接变成了恐惧。
  在那双眸中,他仿佛看见了地狱,看见了层出不穷的倒地,鲜血的迸溅,厉鬼的追索,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还是从拓拨·蝶儿身上感受到。
  拓拨·轩辕的不对劲,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就连本来因为蝶儿的出现而一阵担忧的孤木氏·德莲都发现了她那冷血儿子的异样。
  但更让他们震惊的却是眼前的拓拨·蝶儿,她……真是拓拨·蝶儿?
  完全不同的气质,很难让他们觉得那与半个月前,那个温柔、可人的她,是同一个人。
  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微笑出现在了拓拨·蝶儿脸上,那笑容仿佛能融化千年冰山,也仿佛能瞬间将川河冻结成冰。极端的感受,成为所有人内心的写照。
  “蝶儿,你怎么来了?”毕竟是一代帝王,回过神来的拓拨·轩辕冷静地问道,“这个时候,你不正该好好陪着你额娘嘛?她需要你的陪伴。”
  拓拨·蝶儿没有回答,依旧笑着,看着拓拨·轩辕。仿佛,在听他讲一个笑话。
  事实上,难道不是嘛?
  如果她真的单纯地在王府里陪着额娘,是不是要等到圣旨下了,天下人都猜到平南王府倒了,再继续陪着本就伤透心的额娘,痛恨皇族的冷漠?
  “我来问陛下要一样东西。”拓拨·蝶儿悠悠开了口。
  “哦?要什么?蝶儿想问皇叔要什么,如果可能,皇叔一定满足你。”拓拨·轩辕显的很和蔼,但他的演出,在拓拨·蝶儿眼里,根本就是一场笑剧,可笑至极。
  她很怀疑,这个男人到底是如何登上宝座的,不过,这些都和她没关系。
  “我要忽尔·巴萨的人头!”拓拨·蝶儿冷冷地说道。
  语气平静的就好似在要一件衣服、首饰什么的,但在场的人都听见了,她要的,是一条人命,还是王朝手握兵权的名将。
  “大胆!”拓拨·轩辕怒斥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忽尔·巴萨是我朝的大将,如今更是在边关浴血奋战,你竟然说出此等荒言,退下!立刻给朕退下!念在你父王的面子上,今日的事,朕就当没有发生过。”
  拓拨·轩辕愤慨地指着门口,死死地盯着拓拨·蝶儿。
  “皇儿!”孤木氏·德莲惊呼,深怕她这个儿子会对蝶儿下毒手。
  面对拓拨·轩辕的暴怒,拓拨·蝶儿没有退下,反而,她直直的向其走去。
  边走,她缓缓说出了让在场所有人为之震惊的话,“忽尔·巴萨与我父王一同守护边关,双方兵力相近,我父王武功高强,又怎么会被杀,还落到死无全尸的地步?”
  拓拨·轩辕一皱眉,刚想开口,又被蝶儿抢先,“那是因为,忽尔·巴萨骗我父王,打算实施前后包抄之计,可是,就在我父王身陷敌军,等待其带兵夹击敌人的时候,他没有出现,而被前后夹击的人,就变成了我的父王。”
  如此惊人的话,就从她的口中一一吐出。
  不管其他人的惊讶表情,拓拨·蝶儿只是盯着拓拨·轩辕。他那一瞬的慌张,看在她眼里,已然什么都明白了。
  之前她所说的一切,都是她根据获得的消息,自己推理,拼凑而成的,她并没有什么证据,但看到拓拨·轩辕的脸色,她就知道她猜的没错,什么证据都没有这个来的真实。
  “一派胡言,你有何证据,忽尔·巴萨为什么要这么做!朕知道你因为失去父亲而变得猜忌,但是污蔑一位对朝廷屡立战功的功臣,即使是你,朕也绝不能姑息!”
  “来人!”
  “皇阿玛!”一直没有说话的拓拨·厉风站了出来,“蝶儿妹妹只是一时糊涂,请阿玛三思啊!”
  “请阿玛三思。”拓拨·厉雨也站了出来。
  他们都站了出来,一直在一旁没有说话的拓拨·允冲也开口了,“皇兄,你就莫和蝶儿计较了,她也是悲伤过度,才会如此。”
  拓拨·蝶儿没有说话,她冷眼看着为她求情的三人,对他们所打的如意算盘,心里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们要的,不过是越发激怒拓拨·轩辕而已。
  倒在地上的孤木氏·德莲也看出来了,她当年为了坐上皇后的位子,又哪里用的心计少了,这种把戏也用过不少,可是如今老了,见到一家人发生如此悲情,真是……
  拓拨·蝶儿扫了眼在地上的孤木氏·德莲,心里也明白她的悲哀,对于她,如果可能,她不想让她见到,可是,既然注定要在这宁心殿,发生,她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果然!
  “一时糊涂,就可以污蔑大臣?朕不能姑息!来人!”
  “你真要喊人进来听一听!”拓拨·蝶儿说道,“我的话,还没说完那!”
  “哼!”拓拨·轩辕虽表现的不屑,但喊人的行为,还是顿了顿。
  “忽尔·巴萨自然没有胆量做这种事,而他竟然做了,那就表示,有人给了他这个胆量!放眼望去,有那个权利的,会是谁呢?陛下?”虽是疑问句,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出了其中的猫腻,各个将目光移动了拓拨·轩辕身上。
  拓拨·轩辕阴沉着脸,他在猜测,她到底知道了多少。
  而就在这是,拓拨·轩辕震惊的看着本离他有好几步之遥的拓拨·蝶儿,突然就那么站在了自己面前,两人间的距离,一步未满。
  “拓拨·轩辕!”清晰无比的字,从她口中吐出,“就是你的旨意!”
  轰!
  这句话就如同炸弹,所有人不是看着拓拨·轩辕而是看着拓拨·蝶儿,她怎么敢说出来!
  孤木氏·德莲眼前一黑,就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她昏迷前最后的想法是:平南王府完了!
  这回,她的昏迷除了她的嬷嬷惊呼了一声外,其余的人都没有反映。
  他们都不敢相信,拓拨·蝶儿既然就当着拓拨·轩辕的面,斥责他所犯下的罪行!
  “近卫军何在!”这回,拓拨·轩辕是真的动了杀意,眼前的这个人,必须死!
  “属下在!”瞬间,几十名近卫军齐齐地冲了进来。
  “蝶彩公主神志不清,狂言危机国体,当众斩杀!”
  “是!”
  一瞬间,拓拨·蝶儿就被团团围住。看着一把把指向她的长剑。
  看着在他们身后,笑的阴沉的拓拨·轩辕。她也笑了!还格外的灿烂。
  杀意,随着她的笑,无限扩散,今日,就让这皇宫,染上些颜色吧!
  


☆、第五十八章 修罗现

  “蝶儿!”段天启冲过御林军的包围圈,来到的拓拨·蝶儿的身边。
  由于之前被拦在门外,他没有和拓拨·蝶儿一同进来,但是一听到拓拨·轩辕的呼叫,御林军的涌入,他就知道出事了。
  “你干嘛进来。”拓拨·蝶儿一皱眉,她不喜欢他搀和她的事。
  “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你不需要有压力。”段天启抽出了长剑,挡在了拓拨·蝶儿面前。
  拓拨·蝶儿眉头皱的更深,这个男人……
  “很好!看来你还是想造反了?”拓拨·轩辕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