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 >

第40部分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第4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哈哈哈哈。”铁心慈看着他,笑了。“那般武林中人都是饭桶,追杀了很久,都不能把他弄死,眼看我的肚子越来越大,我不能再等,最终,还是我亲自动手。他死了,我才有希望,哈哈哈哈。”
  慕子楚,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反映,竟然是这样一个理由,就因为这个,他的童年没有了,他花了十多年,就为了这个仇恨,如今知道真相…。刹然,慕子楚拔出了腰间的软件。他必须为他父亲报仇,那是支撑他走过十多年的目标,是他的人生。
  他发过誓,无论是谁,他都不会放过。绝对不会!
  面色一沉,颤抖的手紧紧的握住了剑,心一横,就打算向铁心慈出招。
  剑未至,就被一股内力震退。
  慕子楚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铁心慈,“是你!”
  那股气息,他遇到过。“那个黑衣人是你!”他瞪大着眼,看着铁心慈,这个是他母亲的女人,不仅杀了他父亲,她还想杀他。那个在剑庄外竹林,埋伏他,要置他于死地的人,竟然也是她!
  “为什么?”又一次,慕子楚问道。
  “因为,你本来就不该活着。你早该和你那个父亲一起死的。是我失误没有亲手杀了你,让你有了调查的机会。我不能让你查到,让你毁了我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
  慕子楚听着,心里一片冰凉。幸福?靠杀夫杀子得来的幸福?她的心,到底病态到何种地步?
  她对段佑淳的爱,又到底有多深……
  慕子楚可以从她的眼里,明显的看见那爱。爱的可以舍弃一切,爱的那么卑微。
  “他不爱你。”报复性地,慕子楚说出了那样的话。
  但出乎他意料的,铁心慈没有否认。
  是的,她将自己的灵魂交给了恶魔,换来了和佑淳在一起。但他不爱他,即使在她的设计后,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他的心底最深处,最爱的女人,永远叫--罗素。
  当初武林大会,他提到平南王府的时候,她就猜到了,他只是想借口再见她一次。他又在怎么会真的想做出伤害她的事呢。
  当听到拓拨·宏死了。他就像着了魔似得坐立不安,生怕当今陛下会对她下少,斩草除根。于是不顾被误解,也要将那个女人带走。
  他的爱丝毫不比她的疯狂,只是,从来不是对她。
  对她,他是宠溺的,是相敬如宾的,却从来不是深爱的。
  她的爱情,失败的一塌糊涂,她却从未后悔。
  她看着自己的第一个儿子,突然笑了。
  看到她的笑容,慕子楚突然感到很不安。
  “不!”他冲向她,但一切都太晚了。
  一掌,铁心慈一掌劈在了自己的胸口,震碎了自己的心脉,一口鲜血随即喷出。
  她倒了下去,倒在了段佑淳的身边。
  慕子楚冲到了她的身边,扶着她软下的身体。
  “不,你不准死。我还有话没说。我……”慕子楚不知道,他恨她,他一定会杀了她。但当她真的即将死去,他的心仿佛被又一次割去了一块。她,毕竟是他母亲啊!
  他悲伤的眼神,注视着她。
  但她的眼还是死死地盯着早就死去的段佑淳。甚至没有分出一个眼神,给慕子楚。
  在注视中,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这个女人,至死还是爱着她的所爱,她的一生做了那么多泯灭良知,病态的罪行。但唯独她对段佑淳的爱,让人震撼的无法有丝毫的质疑。
  慕子楚看着死前的她,嘴角扬起的笑容。突然,心底的恨没有了,只是有着淡淡的悲伤。他真的无法去责怪她的那种爱,只是她的爱,牺牲了无辜的父亲,牺牲了太多无辜的人。
  慕子楚找了个偏静的地方,将两人合葬。看着那两块无字排位,他突然好想他的蝶儿,她的笑容是他心底的火焰。
  一个健步,他向平南王府跃去!
  


☆、第六十二章 大结局

  一直在房间中等着慕子楚回来的拓拨·蝶儿,送走了南宫·凌和惜霞后,就一直在戏弄胖胖。
  胖胖在之前她告别拓拨·轩辕要求回府陪伴额娘的时候,就被她留在了他身上,让它有机会就多接触一些人,多留心他们的举动。昨日,她去找拓拨·轩辕要那颗人头的时候,也自然的从他身上接回了胖胖。
  这回,胖胖终于还是派到了些用处,没有像之前那回一样,一个喝醉,不省‘人’事。只是它也渐渐帮了拓拨·轩辕不少忙。
  哼!拓拨·蝶儿脸色冷然,没想到胖胖的贪吃,竟然好死不死的让拓拨·轩辕免于中毒。不过……用慢性毒药这招,恐怕也只是他的前手吧,想到那个人,她的眼神中流入出了复杂的神色。
  看着窗外的那轮异样的红月,一种感觉在她心里涌现,一代君王一代梦,朝夕令改不由人。看来,这个拓拨·轩辕这个帝王终于也走到了尽头了。
  正是因为有胖胖的存在,在皇宫里,她才会那么肯定的对拓拨·轩辕说,他的命不用她收,自然会有人去收。而且……不会太久。
  只是拓拨·蝶儿也没有想到,这个不太久,竟然会如此之快的发生。今日段佑淳的死,就是开端吧!
  该来的,还是会来。
  “进来吧!”拓拨·蝶儿依旧看着窗外的景色,随着她的开口,一直紧闭着的房门打开了。
  门打开的那一霎那,神色复杂的段天启依旧一身白衣,手执折扇,缓缓走了进来。
  “你知道我会来?”
  拓拨·蝶儿缓缓转身,看向了他。
  “我不知道。”
  段天启看着她,像是想看穿她的心思。看他看不穿。他自嘲一笑,他何时看穿过她?
  “恭喜你!”
  毫无征兆的,拓拨·蝶儿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但就是这样一句话,让段天启骤然色变。
  “你知道些什么?”他厉声质问。
  但一开口,看到拓拨·蝶儿看他的眼神,他就后悔了。
  “你不用担心。没有人会知道的,要不了多久,你就真能如你所愿的,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了。”拓拨·蝶儿平静的看着他。
  “你怎么知道的。”段天启也恢复了平静,他注视着她,很希望她能解答他心底的疑惑。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日想问的话,我的回答是:不!”
  段天启的脸色有些白了。“为什么?我都没有问出口,你为何就给出这样的答案。”他一阔步,伸手想抓住她的手,但被她轻巧地躲过了。  
  “因为,我不会做你的皇后。”
  这回,拓拨·蝶儿说的清楚明白。但如果这时谁听到她所说的话,一定会认为她疯了。
  段天启根本就不是皇帝,何来皇后一说。
  但她明白,段天启更明白。在这个宁静的夜晚,高墙内的皇宫中,正发生着一场惊天阴谋,明日早朝,大臣们就会知道皇帝拓拨·轩辕夜间遇刺,杀人凶手就是企图谋夺皇位的皇后及大皇子拓拨·厉风,但其二人也被前往救驾的拓拨·允冲以谋刺皇帝之名,当场斩杀。
  拓拨·蝶儿看着她面前的段天启,不得不佩服他的深谋远虑,运筹帷幄。一边,他成为了拓拨·厉风的师傅,帮助他在皇宫中谋夺权位,让他的人手渐渐渗透到皇宫中,掌握军事大全。另一边,他杀了拓拨·允冲,让手下人假扮,等拓拨·厉风真的动手的时候,他则可以让拓拨·允冲动手,顷刻间,谋夺掌握整个朝廷。
  拓拨·允冲作为整个王朝的智多星,他的才能早就被天下认可。试问,当拓拨·轩辕,拓拨·厉风纷纷死去,还有谁更适合登上那个皇位?
  拓拨·厉雨吗?不,他不会。现在的他恐怕已经离开皇宫了吧。从胖胖的诉说中,她终于知道为何她总是看不穿那个男人了。他根本就不如外界所描述的那般,他早就看出了皇宫中会有一场巨变,虽然他不知道会是什么,但他在等,等机会彻底摆脱那个他深恶痛绝的皇宫。
  “为什么?”段天启看着她,听到他的话,他竟然升不起一丝的愤怒,只是想知道原因。
  “因为,我不爱你。”
  “你爱慕子楚。”
  “是!”拓拨·蝶儿说的很肯定,脸上还带着幸福的笑容。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他。”
  “我哪里比不上他?”段天启不明白。他哪里会不如那个慕子楚。
  拓拨·蝶儿看着他,久久,她发现,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无法爱上段天启。
  论样貌,段天启与楚不相伯仲。论心智,两人也是天下顶绝,论武功,段天启可能还胜楚几分。
  但是她就是无法爱上他。这个与他是否和林杰相似无关。在她放下的那一刻,他那张脸对她就不是任何困扰了。
  她不是感受不到他对她的用心。不是没有猜到这个一心谋天下的男人,可能为她放弃了多少机会。
  “如果我说,让你放下你所得到的一切,和我远离尘埃,你愿意吗?”
  段天启沉默了。
  他愿意吗?在他幼年他就发誓要用他的那双手改变这个世界,这个伪善的世界。他生来无情,为了他的目标,他设计皇子,谋杀皇亲,剿灭武林门派,更是将他父亲一步步推入他设计好的陷阱。他要的不单单是朝廷,还有江湖,他父亲死了,他就可以取而代之,成为武林盟主。这一切,他早就成竹在胸。今夜过后,他就可以获得改变这个世界的力量,让他放弃?他看着拓拨·蝶儿,拓拨·蝶儿也看着他。
  “我愿意!”段天启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可能吗?可是他竟然就那么说了出来。
  看着仿佛他又将失去的拓拨·蝶儿,内心有一扇门突然打开。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想起。
  “无论是林杰,还是琼丝·杰瑞,都会陪我一生,是吗?”一个温柔的声音那样说道。  
  又是同样的声音,却显得虚弱、仇恨。“你……的确……欠……我……一生。” 
  晓!脑中被尘封的记忆在这一刻觉醒。他是林杰!段天启突然认识到这点。
  前世,他辜负了她,所以这一世,老天让她们再遇,不就是让他可以重新与她来过,补偿他所做的一切吗?
  天下又如何?只要有她,他就够了!
  终于明白她为何总是牵绊自己的心的段天启,对自己说出的话,一点也不感到后悔。他愿意!他愿意用天下,换一个她!只因,是她!
  听到段天启的回答,拓拨·蝶儿硬是愣了两秒,他没有想到,他会给出这样的一个回答。但是……
  “我还是不爱你。”轻轻的她说出了心里的感受。即使他为她放弃一切,她的心里,却始终只有楚。是楚,那个总是默默承受悲伤的男人,是楚,那个明明很腹黑,却也对她百般温柔的男人,融化了她的心,因为他的存在,她才真正成为了拓拨·蝶儿,而不再受上一世的牵绊。他,才是她存在这个世界唯一的意义。
  对上拓拨·蝶儿清澈的双眸,段天启的心停了。
  他甚至可以听见世界倾塌的声音。晓!我是林杰!他想这样说,但却没有说出口。
  他知道,这一世,他还是没能留住她。他们终究,还是错过了。
  拓拨·允冲死前,看到了段天启愿意为拓拨·蝶儿放弃皇权,所以他含笑而终。但他却没有看见拓拨·蝶儿的心。天意难测,人心亦难测。
  “蝶儿!”
  一心思念着拓拨·蝶儿的慕子楚冲入了房中,对上了拓拨·蝶儿欢喜的双眸,也看见了一脸失魂,神色黯然站在她对面的……段天启。
  他走向他的女人,一把将蝶儿搂入怀里。
  “小丫头,这么晚了还不睡?等我吗?”
  ……
  这人…。这是在宣示主权吗?拓拨·蝶儿的怪笑对上了慕子楚威胁的眼神。
  快回答!不然有你好看。
  ……好吧,她只是个小女子,在淫威之下只能屈服,“是!我等着你给我暖床被那。”
  “哈哈,行,过会儿我一定让你睡的暖暖的。”非常满意她的回答,慕子楚竟然破天荒的在有人的情况下,在她唇上轻轻一吻。
  看到拓拨·蝶儿娇羞的神态,失神在那的段天启,神色黯然的离开了她的房间。
  从此,他只有皇权,再无情感。
  屋内的拓拨·蝶儿看着他的离开,心里虽稍有感触,却并不感到太多难过。这个男人,终究没有上她的心,她又怎会太过在乎。
  今日,她只是想和他说个明白,只有他死心,她和她在乎的人才能安心的生活。如若不然,也许,她只能出手,让这个刚刚易主的王朝,再度易主了!
  她非常不愿意选择后者,因为,如果她的猜测没错,恐怕他会是楚同母异父的弟弟,她不愿动手。
  慕子楚也看到了段天启的离去,在心底,他还是对他这个世上仅存的胞弟说了声抱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