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 >

第9部分

修罗郡主戏邪医 作者:汐罗(潇湘2013.7.20完结)-第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开玩笑的,我明天就让韩叔筹办婚礼的事。”
  “这么急?”
  慕子楚看着眼前红的出水的香唇,又忍不住亲了上去,“我怕我会忍不住吃了你。”
  拓拨·蝶儿边回应着他的吻,边说道,“欢迎。”
  虽然拓拨·蝶儿并不介意提早入洞房,但慕子楚还是希望给她一个完整的新婚之夜,于是在她门口就上演了一段大灰狼逃跑记。
  “你真的不进来?”
  ……
  “真的不进来?”
  “该死……”
  哈哈哈。
  “我们下周就把婚礼办了。”
  “哦。”
  “那还有1、2、3……7、8…。”拓拨·蝶儿故意还把速度放慢。
  就看到慕子楚满头大汗的看着满脸戏谑的拓拨·蝶儿。
  “明天……明天我们就结婚!”
  “我有说我肯嫁你吗?”
  “你不嫁吗?”
  “除非……”拓拨·蝶儿抚摸着慕子楚的脸,“以后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要带面具,丑死了。真想看到你那张脸。”
  “哈哈,”慕子楚被她不满的语调逗笑了,“是,我的爱妻。”
  “你早点睡。”
  “我先走了。”
  不待拓拨·蝶儿说话,慕子楚就闪的没影了。
  “哈哈,哈哈…哈…。”这个男人太可爱了。
  她抬头看着漫天的繁星,对着天空伸出了右手。隐隐地,看到一只夜光蝶向她飞来,停在了她的指尖上。“谢谢你,我的小媒人。”蝴蝶煽动了两下翅膀,然后向远方飞去。
  ------题外话------
  今日第二更!~
  


☆、第十二章 落跑准新娘

  幸福就如孩童,时而要你抱抱,时而又顽皮的跑开。
  慕子楚看着手中的信函,真是哭笑不得。
  “楚哥哥,蝶儿说什么?”
  “她走了。”放下书信,慕子楚无奈地回答道。
  “啊?”
  “怎……怎么会,蝶儿,她……”
  制止白惜霞的是南宫·凌,“她怎么说?”
  “她说她想在嫁给我之前,一个人先闯荡下江湖,并且知会她阿玛额娘一声。”
  “所以……”慕子楚看着蝶儿留下的紫晶吊坠,说道,“目前我们算是‘订婚’……这个吊坠算是她给我的信物了。”
  “订婚?”这又是哪门子词。
  “预定要结婚的意思吧,她写了注解……”
  汗!
  “那你给了她什么信物?”一时好奇口快的白惜霞问道。
  一听到这个,慕子楚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就看他盯着白惜霞看了很久,就是不说。
  “我说错什么了吗?”白惜霞不确定地看了看南宫了·凌。
  南宫·凌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
  “她拿走了我药房里的蛊……包括那只被你偷出来过的蛊王!”
  白惜霞确定,自己听到了牙齿相互撕扯的声音。
  “呵呵…呵呵…你真偏心。竟然把这都送她了。”
  “是啊!还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
  额……
  “还是拜某人所赐。”
  慕子楚相信要不是惜霞这个丫头和蝶儿说过什么,蝶儿绝不会选那只蛊王作为信物的。虽然那对他的复仇来说很重要,但是他更担心的是她会不会不小心伤到了自己。
  额…。好像…。记忆慢慢倒带,白惜霞记得…。自己貌似还真有和蝶儿抱怨过,楚哥哥有多在乎那只蛊王…蝶儿好像的确表现的对它很感兴趣……
  “蝶儿也真是的,怎么能说拿就拿呢”白惜霞装傻的看了看南宫·凌,有看了看慕子楚,“不过她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楚哥哥,你就不用着急了。”
  “哼!”虽然知道这丫头在装傻,慕子楚也没有揭穿她,蝶儿的个性就是那么怪异,她想做什么还真不是谁能左右的。“我不着急,她说想要一个特别的婚礼,给了我半年时间去筹办,要是不特别她还就不嫁了。”她还真是吃定自己了,这样的新娘估计也就她一个了,他还真是捡到宝了。
  旁边的两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你放心她一个人在外?不怕?”说话的是南宫·凌。
  “这我到不是很担心,她身边绝不伐高手存在。”
  “你是说?”
  是啊,堂堂郡主怎么会没有几个高手保护呢。
  “不过,我还是会派几个人去暗中跟着的。”
  “半年时间…。我也可以趁机把该解决的事解决掉了。如果到时…。”慕子楚看着南宫·凌,“她就拜托你了。”
  “自己的女人自己照顾。我可没有那个闲工夫。”
  慕子楚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如果可能,他绝对不会放手。
  “还有,我建议你别派人跟着她。”
  “嗯?”
  “如果让有心人发现你的保护,对她也许并不是好事。”
  “嗯。”
  只要不出大事,她背后的人应该足够确保她的安全。
  看着你一句,我一句的两个人。白惜霞感到一头雾水,“你们到底再说什么,危险不危险,有心人?是谁?有人会对蝶儿不利吗?”
  慕子楚与南宫·凌同时选择了沉默。
  “哼!不说算了。”白惜霞愤怒的转身离开。
  南宫·凌笑了笑,“我也该离开了,你知道怎么联系我的。”
  “嗯。小心点。”
  “好。放心吧。”说完,他也离开了。
  第二天,慕子楚吩咐韩岩继续照看药庄,按兵不动后,就也离开了药庄。在其脸上,亦然换上了拓拨·蝶儿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张脸。
  这一刻,药谷少了位少主,江湖又回来了位邪医。
  *****************************
  在一家酒楼的包房里。
  “你计划怎么做?”
  “你说服他了?”
  “嗯。他应该不会派人跟着你了。”
  “嗯,我还要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
  “送我去剑庄。”
  ……
  “你疯了?”
  “你认为呢?”
  “我不会帮你的,这太冒险了,要是让楚知道了,绝对会杀了我。”
  “你不帮我,现在就可能没命哦?”
  “哦?”
  “你不觉得有些可笑吗?凭什么让我觉得,我现在就会……”
  “你……”
  突然感到浑身无力的南宫·凌,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拓拨·蝶儿。
  拓拨·蝶儿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你看。”还表现的一脸无辜。
  让你不相信吧。
  “喝了吧。”
  南宫·凌看了眼杯子中的清水,一口喝了下去。
  渐渐地,他感到力气恢复了,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会用毒?
  “用毒我可没那家伙厉害,不过对你么……”拓拨·蝶儿一脸鄙夷地看着他,“绰绰有余了。”
  ……这个叫自作孽嘛,行!这个亏,本少爷我就吃了,下回一定从楚那家伙身上讨回来。谁叫他就是个翩翩君子,不会欺负女人呢。特别还是让他有点心动的女人。受到鄙视的南宫·凌暗暗地想着。
  “你确定你能保护好自己?”
  “能。”拓拨·蝶儿想也没想就回答道。
  “为什么?”
  拓拨·蝶儿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了,她笑了笑,“也许他有他的计划,他不想把我卷入他的复仇中。但我是我,即使爱上了他,我还是我。我绝不会放任我在乎的人独自去冒险。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
  “但这实在还是太危险了。我不觉得这是个明智的决定。”南宫·凌还是对她的举动感到十分不认同。
  “你要阻止我吗?”
  “我……”
  “你可以阻止我。”
  “嗯?”
  “但如果有一天,我被他独自留在这个世界上,我会疯,而如果我疯了……”
  “怎样?”
  “我会让这个世界给他陪葬。”拓拨·蝶儿看着南宫·凌,平静的说道。
  一股无法抑制的杀气瞬间冰冻了南宫·凌的身躯,连思想都变得缓慢。他只能一脸震惊的看着她。
  “哈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啦。”拓拨·蝶儿被南宫·凌的表情逗笑了。
  这绝不是玩笑!他还能感受到那股隐隐的杀气,冰冻着他的血液。
  南宫·凌苦笑,楚那家伙到底怎么遇到这个女人的,明明是位郡主,可怎么……
  “喂,你到底帮不帮?”拓拨·蝶儿看他眼神闪烁,猛拍了下他的肩。
  “你说呢?”南宫·凌苦瓜着脸。
  “你决定以什么身份进去。”既然决定出手,他也就不含糊了。直奔主题。
  “我听说剑庄庄主段佑淳非常疼爱他的妻子,庄内没有任何地方是她不能去的,我想从她下手。”
  “你的意思是?”
  “做她的贴身丫鬟。”
  “好,我会想办法。”
  “还有,我要些东西,你帮我准备一下。”说完,拓拨·蝶儿拿出早就写好的清单,递给了南宫·凌。
  南宫·凌只是随便瞄了两眼,就开始觉得眼前一抹黑。
  这……
  最初几个他还能认识,越到后面他越开始怀疑自己的知识水平了。
  不过秉承着男人一定要争一口气,硬是没有问。打算回去再找人请教。
  一咬牙,南宫·凌说道,“好!没问题。”说完,他就飞快地离开了酒楼……
  拓拨·蝶儿倒是完全没想为难他,真的没有!她只是无聊想做些实验,可能会需要纸上的那些东西,其实要是找不到也没关系,毕竟都是些奇珍异宝,有些还是她从古书里搜寻出来的,存不存在还不知道。要是没有她也有办法找东西替代。
  咦?她是不是好像忘记告诉他了?……
  


☆、第十三章 又起血雨

  江湖就是一个竞技场,谁人的崛起,必定伴随着他人的灭亡。
  就像今晚的蜀行门,光辉岁月在时光的潮流中被侵蚀、分解。如今注定要因为新的崛起,而做其基石,一如曾经它也曾踩着某些牺牲而站上高位。
  “门主,我们有必要如此兴师动众吗?不过是拒绝了那个蒙面人的要求,他难道还真有胆子寻上门来不成。”
  “哼!你懂什么。”说话的是蜀行门的门主叶狂,“那人的武功深不可测,如果他真的来了,今晚必定是一场苦战。”
  “那为什么,我们不答应?”
  “你觉得我们答应了,就不用遭此一劫?哼,此人心机慎重,恐怕就算我们做了其打手,也不会比现在多活多少时日。”
  “哈哈,你到看的透彻。”
  “谁!”
  一道身影飘过,离叶狂不到几步距离处,一人就直直的站在那。
  好快!
  “阁下到底是谁?”
  “你已经没有必要知道了。”
  “你!”还未待其说完,光影一闪,一道极细的剑痕就已经出现在了叶狂的脖子上。
  夜,静悄悄地。
  只是,从此江湖上又少了一个门派,这已经是这个月内第6个被灭门的门派了,或者远远不止这些……
  江湖注定又起一场腥风血雨。
  *****************************
  “小蝶,夫人问你下午要给庄主的糕点准备的怎么样了。”
  “马上好。”
  小蝶便是乔装混入剑庄的拓拨·蝶儿。
  一周前,她替代告“病”回乡的珠儿(庄主夫人的贴身丫鬟)进入了剑庄。本来是一个叫冰莲的丫鬟取代那个位子的,但在庄主夫人“无意”中发现小蝶,手巧、心思也细腻,便特别让她做了自己的贴身丫鬟。
  当然,拓拨·蝶儿没有啥啥的用真面目入庄。
  她可不想时刻引起注意。
  于是在入庄前,她当着南宫·凌的面,展示了一下她高超的易容技术。其实在知道慕子楚的面具是他做的之后,她就一直想这么干了。
  都是他没事做什么面具,害的她老是看不到想看的那张脸。
  虽然她也知道慕子楚轻易不能已真面目示人的原因:那张脸和他被害的父亲长的太像了。如果有人见到他那张脸,一定会猜出些什么,那是他不愿见到的。
  可是女人就是这样,她也有比较作的时候,她就是非常不爽。
  于是在她成功打击了南宫·凌后,就带着一张干净、素雅但绝算不上美女的脸,悄然地混进了剑庄。
  起初,一切都很顺利,要说有什么意外的话……
  “小蝶,你快去吧。东西我来收拾。”说话的是几乎和小蝶同时入庄的晓霞,也就是不甘寂寞,偷听到南宫·凌和拓拨·蝶儿对话的白惜霞。她秉着朋友就是要同“甘”共苦的原则,也混进了剑庄。发现她的时候,到着实把蝶儿下了一跳。
  “嗯,那后面的交给你了。你收拾好,就去把夫人要制的新衣给裁缝店送去。”拓拨·蝶儿向白惜霞使了使眼色。
  “嗯,我知道了。”白惜霞了然一笑。
  ************************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