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冬至公子by寻时 >

第13部分

冬至公子by寻时-第13部分

小说: 冬至公子by寻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姐姐咬了咬唇说。“我没事……”

  我刚想张嘴说什么。杨氏又开口了。

  “这位妹妹从来没见过啊。”杨氏微眯着丹凤眼,让她看起来像是一只满肚子坏水的猫。

  “不知道是那家的千金,一定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吧?不如乘此良程美境舞上一曲不是美哉?”

  好啊。她是把我姐姐当成假想敌了是吧?我心里无名火一起,呼的站了起来。皮笑肉不笑的说。“齐王妃,我姐姐今身子不好,不如就由冬至为诸位唱上一曲好了。”说罢,出了凉亭。

  站在凉亭外,我到有些不知所措。乐器我可是一样也不会的,怎么办呢?

  算了,清唱好了。我心一横,笑了。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开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老实说,我唱得不是很好,但冬至的声音是属于那种软软的调子,加上小孩子嗓音特有的清亮,唱出来也别有一番滋味。

  唱罢,全场一片安静,我在李世民一干人等眼里看见了惊艳。惊的是我的才情。

  我暗暗吐了吐舌头,苏轼啊苏轼,抱歉了。我在心里道歉。

  “好。”过了很久,才听见长孙无忌轻吐了一句,接着,大家都才回过神来。

  我回到凉亭,拉起姐姐,对李建成他们说,“对不住,我姐姐身子不舒服,先告辞了。”说罢,我拉上姐姐走人。

  背后有灼热的眼神一直跟随着我。


                         第二十八章



  叫寸儿将姐姐扶回房去休息后,我和拓拔寒借着月光慢慢走着。一直走到了桥上。

  我站在桥上,看着水里的月。默不作声。

  其实,我知道姐姐不是真的身体不适。她只是看见杨氏对李世民的举止而感到不高兴而已。

  姐姐是真心喜爱李世民的。这个认知让我感到无力。

  我该怎么做呢?

  拓拔寒站在离我不到五步远的地方。陪着我。

  我坐到桥墩上借着月色看着他。

  其实,我一直没有认真的看过我身边的人,因为我总觉得迟早我都是要带着姐姐离开的,又何必记得他们呢?

  但是,早在不知不觉间,我已记住了我身边的人。记得了他们的长相。

  李世民是温文的,透着一点点霸气。

  李建成是儒雅的,有书生的书卷气。

  李元吉是他们中长相最平凡的,但是他的身上有冷冽的气质。

  而长孙无忌和尉迟敬德也是好看的。

  拓拔寒和他们不一样,老实说,拓拔寒没有李世民他们那样的出众,也没有李元吉身上那样的气质。但是你将拓拔寒放在他们中间,你第一眼也许会注意到李世民他们,但当你回想时,你只记得拓拔寒。

  拓拔寒生得很高大,比起李世民似乎还高那么一点点。五官一点也不细腻温柔,很平常。但他有很好的眼神和完美的唇。可以说他的这两向优点掩盖了他所有的缺点。

  他不能用帅和酷的字眼来形容,那样太肤浅了。只能说他是很有魅力的男人。

  对我来说真正意义上的好男人,并不是那种只靠样貌吸引女子的男生,而是用本身的魅力感染别人的男子。

  拓拔寒就是这样的男人。

  我看着他,这样想着。

  并不是说李世民他们就是肤浅的,但拥有优势的他们确实是比较占便宜的一方。容貌平凡的我自然是要偏向拓拔寒一点。

  “拓拔寒。”我叫他,“和你相处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家乡在那里。”

  拓拔寒看着我,像是没有想到我会问这样的问题一样。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

  “我没有家乡。”

  “咦?”我惊奇。“每一个人都有家乡的。就想我……”我猛的住嘴。

  是啊,现在的我也是没有家乡的人。我扯了扯嘴角。笑了笑看着拓拔寒。

  “我和你一样。”

  拓拔寒的眼里是疑惑,但没有开口问我为什么。

  “拓拔寒。”我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叫住他。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珍惜的人喜爱上了一个本不应喜欢的人,你……该怎么办?”

  拓拔寒看我,不说话。我知道他懂我说的是谁。

  “和外人有何相干?”拓拔寒开口。月色照在他的脸上,让他一下子变好看了。像是他的四周有一点点的晕光,慢慢向外扩散。

  我看呆了。说不出话来。

  那一刻。只听见虫鸣蛙叫,以及流水的声音。

  “什么?”我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想起。

  “我喜爱的事物和外人有何相干?”沉沉的声音在桥上回荡。

  “就算在他人看来是违背道德世俗的,但只要他是我心中所爱。又有什么关系?”

  我看着拓拔寒,一瞬间觉得他好看极了,比李世民,比李建成,比所有的人都顺眼。

  手抚上胸,我看着眼前的平凡男子,心跳如雷。


                          第二十九章



  第二天,当光柱爬上我的眼睑时,我睁开了眼睛。

  我坐了起来。抚着胸。心脏的跳动似乎和一前有所不同。像是多了什么,又少了什么。

  我笑了笑。有很多的事我还是不太明了。但是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的增长,我会一点一点的懂得。现在,我只要顺其自然就好。

  飞快的穿好了衣服,整理好自己。我拉开了房门。

  “拓拔寒。”我叫着他。

  跟每一次一样,他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像忍者。

  “跟我来。”我向他勾勾手指。向姐姐的住所走去。

  我要告诉姐姐,对于她的感情世界我不会再涉足其中了。无论她是怎样的决定我都会尊重。

  “姐姐。”我让拓拔寒待在门外,连门也没敲的就闯了进去。

  里面除了姐姐外还有长孙无垢和一个我没见过的美丽女子。我张了张,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从什么时候起,我姐姐这么受欢迎了?

  “冬至。”姐姐笑着上前拉着我坐下。“你还一直没见过杨姐姐吧?姐姐一直都想介绍你认识,但你们总是错过。今天可好,终于见到了。”

  杨姐姐?谁啊?我看向正对我微微笑着的婉约女子。突然脑子里闪出一个人。

  啊啊……想起来了。我记得李世民没当皇帝以前,是有两个妻子的。一个就是长孙无垢,另一个就是昔日隋炀帝的女儿,以后的杨妃。

  就是眼前的女子了吧?

  “冬至是吧?”杨妃笑着向我点点头。“你我的住所相隔其实并不远,但是我身子一直不是很好,又加上不爱外出,所以一直无缘见到彼此,今天可好,终于见到长孙姐姐和夏至妹妹口中经常说起的冬至公子了。”

  “啊……”我不好意思的抠抠脸。叫到。“杨姐姐。”

  “冬至,你来得正好,我们正说起你呢。”长孙无垢笑着对我说。“我和夏至妹妹正对杨妹妹说起你昨晚唱的那歌呢。”

  “啊?是吗?我胡乱唱的。”我打着哈哈。

  “如果冬至昨晚那也叫胡乱唱的话,我就羞见世人了。”杨妃笑着说。

  我不解的看着她。还是长孙无垢帮我解了惑。

  “杨妹妹当年可是名满长安的才女呢。”长孙无垢说。

  杨妃摇了摇。“从此以后休再提才女二字了。我听了冬至昨晚之作,才知自己一直是雕虫小技。不敢在托大了。”

  “是妹妹太谦虚了。”长孙无垢说。“对了,今天难得杨妹妹身子骨好了些,不如我们去游湖?”

  啊!?又是游湖?我听了简直头痛。昨天还在庆幸自己不用游湖呢。

  “冬至。你去吗?”长孙无垢对我说。

  “呃……”我看见姐姐一脸期待的看着我。“我……去。”咬了咬牙。我狠狠的说。

  呜呜……姐姐,你能不能找点其他娱乐?我怕再这样游下去就可以去改名叫“河童”了。

  再一次的趴在软榻上看着周围的景致。河面上不止有我们一条游船,居然还不少。我不禁想叹息,古代的女孩子真的没什么休闲娱乐的东西。不像男子,有很多好玩的东西。

  姐姐她们看起来到是满高兴的,正指点着周围有哪些好看的景致。我随着她们所指的地方看去。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同。

  难道是我的眼睛有问题?我用扇子敲了敲头,很认真的想了想。

  “拓拔寒。”我叫着站在我身后的拓拔寒。“你看那里怎么样?”我指着刚才姐姐赞叹的地方。

  拓拔寒很认真的望过去,很久,又回过头来看着我,不发一言。

  “……”

  “……”

  “……好吧,我知道了。”我挥挥手。

  看来,我们两个都是那种不知人间美好的家伙。


                         第三十章



  “这不是长孙姐姐吗?真是巧啊。”娇笑声从船的另一边传来。

  我微微转头,就看见了那朵妖芍药。回头看了看姐姐,似乎已经从昨天的失落中恢复过来了。我也松了口气。闭上眼装睡,不想理那朵妖花。

  恩。妖魔李世民配上这朵妖芍药。还算是满好的一对组合。反正大家都是妖嘛。

  我暗笑。

  “原来是齐王妃。”长孙无垢站起来微微点头。笑得雍容。像一朵牡丹。就算是立于风中,也不会随波逐流。不像那朵妖芍药。一有一点点微风扶过,就招摇着。

  “原来杨姐姐也在。”杨氏笑着看向杨妃。

  杨妃只微微点了点头,不再理她,只看是摇着小扇看着别处。

  “夏至姑娘,姐姐昨天如有冒犯之处,先在这里给你赔理啦。”杨氏对姐姐说。

  “不,不……”姐姐红着脸摇手,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我…。。。”

  “哎……”我用扇子遮着脸。微叹。但这一次我没有站出来为姐姐说话。如果姐姐真的认定了李世民。那么我就要放手让她尝试着自己去面对这些。

  “齐王妃说笑了,不如上船来和我们共游?”最后还是长孙无垢站了出来帮姐姐说话。

  ‘好啊。”杨氏笑着。随即命人将船靠了过来。

  杨氏上了船。看见我坐在舱里。愣了一愣。随即笑着说。”原来冬至公子也在。”

  我站了起来向她施礼,皮笑肉不笑的叫道。”齐王妃。”

  杨氏点了点头,转身没再里我。只顾着和长孙无垢他们谈笑去了。

  这样也好。我耸耸肩。反正我也不想理她。我又趴回软榻上。闭眼假寐。

  隐隐约约的,我有听见杨氏的谈笑声。

  真刺耳。这是我快睡着时的唯一想法。

  “公子。”有人在摇我。

  “公子。”这次声音大声了一点。

  “恩?什么?”我睁开眼,是拓拔寒。

  “东宫到了。”拓拔寒说。

  “是吗?都这个时辰了?”我揉了揉眼。发现自己在马车上。而马车就停在东宫外。

  哎。我是辛苦的小孩。

  “拓拔寒。你抱我进去好了。”我闭着眼张开双臂。

  恩……我一点也不想动。

  “……”

  “拓拔寒?”我继续张着双臂等着。

  过了好一会儿,一直等不到回应的我才心不干情不愿的睁开了眼。

  这家伙,既就这样双手抱胸的瞪着我,一点要行动的意思也没有。

  “……好吧。我自己走下去。”

  下了马车。车夫就载着拓拔寒回秦王府了。等到了时辰,他们才会来接我。

  捏了捏脸。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然后,我走进东宫。

  才踏进大门,没走两步。就看见李建成和李元吉迎面走来。

  “太子,齐王。”我向他们施礼道。

  “冬至,你来了?”李建成笑了笑。对我说。”今天就不下棋了。我和齐王要去狩猎。你要来吗?”

  “啊?”我听了,忙摆手。”不,不,不用了,我不会骑马。”

  “不会骑马吗?”李建成笑着,眼里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有流光一闪而过,看起来和李世民妖魔化时一模一样。

  心中警铃大作。

  “嘿嘿。太子,齐王,冬至就不打搅你们狩猎的雅兴了。我,我先回去了。”说完,我转身想溜。

  才踏出一步。腰上就多了一只手。鼻间尽是檀香味,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

  “不会骑马是吗?”李建成的悦耳嗓音从头顶传来。一向让我觉得很好听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