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冬至公子by寻时 >

第19部分

冬至公子by寻时-第19部分

小说: 冬至公子by寻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冬至见过太子、秦王、齐王。”

  “冬至。”李世民笑得文雅的看着我,但眼里却是刺探。“皇兄今天可是为你而来的呢。”李世民看向从我进屋后,眼就没从我身上离开过的李建成,眼神更是深沉。

  我心里一凝,看向李建成。他的眼里是坚决。

  我一惊,猜到李建成之行的目的。

  “不知太子找我何事?”我看向李建成,在李元吉和杨氏的打探下开口。

  李建成看了我一眼,越过我直接对李世民说。“皇弟,今天我来是想向皇弟讨人的。”

  李建成的话让我惊慌。皇弟!?他叫李世民皇弟,而不是以前的“二弟”!

  我闭了闭眼,站在他两人之间。

  历史,还是依着它的轨迹运转了!

  “哦。”李世民的声音很是冷静,听不出有什么情绪在里面。“不知皇兄要向我讨谁?”

  李建成看了我一眼,看着李世民。吐出两字。

  “冬至。”

  我回过头看着李世民,看见他还是那样笑着,但眼里已是满眼冰霜。他看着李建成,好半响,才开口。

  “皇兄,冬至是我妃子夏至的亲弟,要是我将他给了你,回头我可怎么向夏至交代?”

  李建成听了,笑了笑。而坐在一旁的李元吉则眯起了眼,冷冷看着李世民。

  气氛,僵持。

  “太子。”我开口。

  视线一下子全集中在我的身上。李建成看着我。笑。

  “冬至,你想说什么?”

  “太子。”我向他行礼。“请太子移驾,冬至有话想对太子说。”

  我朝门外做了个请的姿势。率先走了出去。

  “冬至,你想说什么?”李建成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依旧是那样的温柔宠溺。

  我看着一池的锦鱼,深吸了口气。

  “对不起。建成兄。”我不敢回头,怕看见李建成现在的样子。

  背后是一阵沉默。久到我以为再也听不见李建成的回答。

  “为什么?”背后的声音是沙哑的,痛苦不堪。

  “……”我依旧没有回头,双手捏紧了袖袍。

  “冬至。”李建成将我扳至面向他,俯下身看着我的眼。“为什么?”

  我看着他,看见他眼里满是痛苦之色。别开头,不说话。

  李建成。李建成。我冬至何得何能,能让你如此对我?

  “冬至?”李建成的额贴着我的,不让我逃避。

  “放开他!”李世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然后我被李世民拉至身后。像是不想再让李建成看见我。

  “李世民,你做什么?”我站在李世民的身后,听见李建成冷冷的声音。

  从来。从来没见过李建成这样的声音。他的声音总是温暖的,像是春风抚过,但现在却像是隆冬的寒雪。冰冷刺骨。

  我的身子更冷了,微微颤抖着。

  这时尉迟敬德和李元吉也走了过来。李元吉双手抱胸立在李建成的身后,冷冷的看着李世民,而尉迟敬德站在李世民的旁边。

  李建成越过李世民向我伸出手,说。“冬至,跟我走。”

  “他是不会跟你走的。”李世民看着他。手紧握着我的。

  “哼!“一直站在李建成身后的李元吉冷哼了一声,竟然越过李建成向李世民打来!

  “秦王!“尉迟敬德挡在李世民的前面,格开了李元吉挥来的一拳。

  李世民连躲也没躲的站在那里,和李建成对视。

  “你们……”我挣开李世民,向后退了一步,忘记身后是池水。

  “冬至!”李建成首先发现看见向后仰倒的我,想要伸手将我一把抓住。

  但,还是迟了。

  我惊愕的看着李建成满脸紧张,在落水的一刹那,终于叫出声。

  “拓拔寒!!”


                        第五十二章



  好痛苦!

  一落水,我就发现自己一直在往下沉。

  光,越来越暗。

  “冬至!”然后是水声。

  我睁开眼,看见似乎有三个人影向我游来。

  是谁?我的意识开始模糊。水的压力逼出我口里最后一口空气。

  当我闭上眼的时候,身后有水的波动。

  有人,从身后抱住了我。

  那人带着我破水而出。我将脸埋在他宽厚的胸前急促的喘息。双手紧紧的抓住他黑色的衣衫。青草的香味萦绕在我鼻间。

  是拓拔寒。是拓拔寒救了我。

  “拓拔寒,带我离开。”我低低的说。

  “冬至!”

  “放下他!”

  是李世民和李建成的声音。他们刚刚上岸。

  “放下他!”李世民挡在拓拔寒的面前。伸手想要拉我,被拓拔寒避开。

  “冬至,你还好吗?”李建成对我说。

  我没有说话,只是更紧的抓住拓拔寒的衣服,将脸埋进他的怀里。湿发遮住我的脸,让外人看不见我现在的样子。

  面具!面具刚才掉进池里了!

  “冬至。”李世民终于上前将我的脸扳至面向他。动作快到拓拔寒来不及避开。

  我的眼对上他的,看见他眼里的震惊。李建成和他的表情如出一辙。

  “冬至,你……”尉迟敬德看着我,说不出话来。

  我低垂着眼,不敢看在场的任何一人,只是紧抓着拓拔寒的衣裳。默不做声。

  “放下她。”李世民的声音里有狠绝。他看着拓拔寒。

  “拓拔寒,放我下来。”我垂着眼说。拓拔寒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一动不动。

  “拓拔寒?”我看向他。

  “你会着凉。”拓拔寒看着李世民对我说。

  “她不会。”李世民咬牙,从拓拔寒手上将我抱过。大步离开。头也不回的说。

  “尉迟!太子和齐王出府!”

  我会被怎样?一路上我都忐忑着。将脸埋在李世民的怀里,不想被过往的下人看见我现在的摸样。

  李世民一脚将他的房门踢开。大步走到床前,将我放在床上。双手抱胸立在床前看着正瑟瑟发抖的我。

  我坐在那里,垂着眼不敢看他。抖得像球风中的落叶一样。

  李世民一把将锦被扯过,将我包裹起来。他隔着被子紧紧抱着我,灼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耳边。

  “冬至公子是吗?”他咬牙,唇贴在我的脸颊上。

  我咬着唇,将脸埋进被里,闭上眼不想看他。

  “看着我。”李世民捏着我的下巴转向他。眼异常的明亮。

  “你骗得我好苦!冬至!”

  我闭着眼就是不看他。这样的李世民让我害怕。

  “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说!”李世民捏着我下巴的手紧了些,力道控制在不会弄我的情况下。

  我睁眼,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

  “因为,你是我姐姐所喜爱的人。因为,你对我有情。”我看着他。

  李世民。李世民。我怎么可以伤害我姐姐?

  “你将我当成什么?物品吗?”李世民的眼里是沉沉的痛。哑着嗓子问我。“恩?冬至?你到是说呀?”

  我无语,不知该说什么。是,是我不对,是我太自以为是。但,我只是想要保护我姐姐,保护我自己,我没有错。

  “……”李世民放开我,转身离开。

  我看着他僵直的背,张了张嘴,但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第五十三章



  至那天后,我一直待在秦王府里,哪里也没去。就连李建成那里也一样。因为李世民不准我出府。

  时日,十一月。离“宣武门之变”还有七月。

  一直没有见到李世民,就算是见到也是远远的。府邸里并没有传出任何关于我的闲言流语。看样子是李世民帮我隐瞒下来了。

  拓拔寒对我的态度也和以往一样,只是现在的他更加保护我。我从以前就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女孩,不然为什么那天就只有他一人没有变脸?

  “好烦!”我用力扯下一把树叶。真是烦死了,每天,每天都待在府里。真是无聊死了。

  一旁闭眼假寐的拓拔寒睁开眼看了我一眼,又闭上。不理我。

  “拓拔寒,我们出府去走走吧。”我看着他。

  “……”

  “喂!不要以为你装睡就可以了,你不陪我我自己出去就是了。”我挑眉,看见拓拔寒睁开他那双银灰的眼,静静看着我。

  “看什么?”我不甘示弱的看着他。

  “现在出去不太好。”拓拔寒看着我,说。

  “那点不好了!又不会有什么危险。”我反驳,笑眯着眼。“再说,就算有危险不还有不是你吗?”

  “……”拓拔寒抿紧了嘴,不再说什么。但还是靠在一旁的柱上,一动不动。

  “喂!”我看着他,嘟着嘴。

  拓拔寒看着我,半响。

  “不要做这样的表情。”

  “恩?什么?”我看着他,满脸的疑惑。不懂他的话。

  “不要在外人面前做出刚才的表情。”拓拔寒说。

  “为什么?我有什么不对吗?”我摸摸自己的脸。那张白玉面具自掉进池里后就再也没找到了。现在的我没有带任何东西,露出白净的脸。

  “……”拓拔寒住了嘴。没再说什么。

  “嘿嘿……”我笑得贼贼的。“我的脸有什么不对吗?”

  拓拔寒别看了脸说。“你不是要出去吗?走吧。”

  终于出来了!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觉得外面的空气都是自由的。

  拓拔寒抱胸看着我,眼里含笑。

  “嘿嘿……”我笑嘻嘻的看着他。

  他看着我说。

  “你不是要出来玩吗?现在去哪儿?”

  我用扇子敲了敲头。想了想。将扇子“唰”的一声打开,做出翩翩公子的样对拓拔寒说。

  “本公子要去听故事。”

  茶楼的二楼上,我和拓拔寒坐在靠窗处,难得悠闲的边吃零嘴边听书。

  老实说讲得不怎么样。但是对很久都没有出门的我来说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只是坐在那里享受难得的自由。

  “咦?”我的眼角瞄到一个很熟悉的背影。

  “什么。”拓拔寒看着我,询问。

  “不,没什么。”我回头看他,笑了笑。我竟然将那带着面纱的女人看成了齐王妃杨氏。那样爱美的人怎么会穿粗布衣服?而且那女子走的方向是通向花街的。我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听书。

  瘪瘪嘴。去!说的真的不怎样。

  从茶楼出来的时候已是一个时辰后的事了。我和拓拔寒漫步在大街上,一个小摊一个小摊的闲逛着。有时还停下来看看小摊上的小玩意。

  “拓拔寒?”我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停步不前的拓拔寒。

  “再向前就是花街了。”拓拔寒站在那里,看着我。

  我笑了笑,恍然。敲了敲头。又走了回来。停在拓拔寒面前。抬头看他。

  “原来你还记得啊?”我抠抠脸。

  看见他挑了挑眉,眼里有调侃。

  “老实说,我还真没有逛过花街呢。”我抚着唇,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花街。一阵风带着浅浅的脂粉香送了过来。

  拓拔寒挑了挑眉。伸出手。

  “喂喂!”我笑着将扇子挡在面前,退开两步,瞅着他。“不要又想像上次那样拎我哦。”

  拓拔寒看着我,双手抱胸的看着我,像是在说“有何不可”的样子。

  “我只是想进去看一看嘛。”我说,无辜的笑着。

  拓拔寒还是不说话,但开始挽袖子。

  “喂喂。”我再退开一点,现在的我可是没带面具的,要是又被他拎小兔一样的拎着在大街上走,我以后都不用上街了,老死在秦王府好了。

  “是你自己过来还是我把你拎过来?”拓拔寒开口。神情认真。

  不是吧?我垮下肩,向拓拔寒走去。我只是想要进去看看而已嘛。

  “听说醉红阁的艳阳颇有姿色,就连秦王也慕名而来呢。”

  “是吗?不会吧?堂堂秦王殿下会来这种地方?”

  “我也是听说的,但无风不起浪。是真是假谁知道呢?”

  李世民!?我眯着眼,听见过路的两人的交谈。

  “拓拔寒。”我冷下脸,说。

  “我们去醉红阁。”



                        第五十四章



  “呦!这位爷很是眼生啊,是第一次来我们醉红阁吧?要我叫几个姑娘服侍您可好?”

  才刚踏进醉红阁。里面的老鸨就迎了过来,但她迎的是拓拔寒,而不是我。

  这拓拔寒,虽然不是像李世民那种俊雅贵气的男子,但也很是性格,加上他有一双妖异的银眼。看上去到是比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