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冬至公子by寻时 >

第21部分

冬至公子by寻时-第21部分

小说: 冬至公子by寻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看着他。开不了口。

  “冬至。为什么……你爱的不是我?……”李建成看着我,唇贴在我的唇上,说。

  “不……”我看着他,看见他眼底的情欲。“不要!!”我跳起来,伸出左手想要解开绑住我和他的腰带。才想动手,就被他按了回去。

  李建成摇着头,笑着对我说。

  “冬至。冬至。这一次,你是跑不掉的!”说完他的唇覆上了我的,将我吞噬。

  我闭上眼,不再挣扎。

  逃不掉了。逃不掉了。

  疼痛,向四肢蔓延。蔓延。

  黑暗,将我吞噬。




                        第五十七章



  我睁着眼,看着轻扬的幔帐。默不做声。

  房里只剩我一人,安静地可以听见外面的落雪声。

  我慢慢的坐了起来。盖在身上的宽大衣袍滑落。我低头。看见自己身上的点点红痕。

  摸了摸眼。我偏头。

  奇怪,竟没有眼泪。

  默默的穿好了衣服,我下床,差点站不住脚。

  蹒跚的走至门边。风雪一下子将门吹得打到墙上,嘎吱做响。

  好冷。我站在那里,踏了出去。

  出了东宫,我胡乱的走着,最后站在街上,我既然不记得回秦王府的路。

  是……怎样走的呢?我迷茫的站在雪中。风雪将我的视线模糊,什么也看不见。

  “冬至?冬至!”

  有人叫我。我回过头,看见尉迟敬德和李世民。叫我的正是尉迟敬德。

  我看着他。偏首。

  “你是谁?”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才一出口就被风雪卷走。

  “你……”尉迟敬德愣了愣,一旁的李世民眯了眯眼,上前一步。

  “冬至。你……”

  好臭!我退后一步,避开李世民想要碰触我的手。

  “你的身上好臭!”我掩着鼻。

  “什么?有吗?”尉迟敬德看了看李世民,甚至倾身嗅了嗅。“没有啊。冬至,你闻错了吧?”

  我还是掩着鼻看着李世民,退后了两步。

  “冬至?”这下,连一向迟钝的尉迟敬德也发现我的不对劲。

  “走开!”我瞪着想要靠近我的李世民。但他充耳不闻地向我大步走来。

  我转身想逃,没跑两步就被他抓住。

  “放开我!”我挣扎着。用手捶打着他,甚至张嘴朝他的肩上狠狠的咬了下去!

  “秦王!”我听见尉迟敬德的惊叫。咬得更用力。心里满是快意。

  李世民连哼也没哼一声,抱着我上了马车。将我放在他的腿上。尉迟敬德跟着上了车。坐在一边。

  “起程。”我听见李世民沉沉的声音,还是紧咬着他不放。嘴里满是血腥味。

  “冬至。”李世民在我耳边轻哄。一点也不在乎他正被我咬着。“冬至,告诉我,出了什么事?恩?”

  “……”我不说话,紧咬着他。一股檀香从他身上传来。

  “唔!”我捂着鼻,推开他。酸意从喉间涌上。

  “冬至!?”李世民搂着我,不放手。脸上有惊慌。“冬至,你怎么了!?”

  “走……开!”我打他,一点也不留情。

  眼,还是涩涩的。没有眼泪。

  “冬至!?”

  我充耳不闻,挣扎着。

  李世民忙着压制着狂乱的我,根本抽不手。他朝着尉迟敬德叫道。

  “敬德,打昏她!”

  一点点刺痛从颈间传来。闭眼前,我看见李世民眼里的痛。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在一间布置雅致的房间里。

  这不是我的房间!认识到这一点,我掀开锦被跳下床。跑到门边用力拉开门!

  逃!要逃!

  “公子!”

  奔进雪里,后面是拓拔寒的声音。我不理,只是跑着,最后跌在雪里。

  雪落下,覆盖我。我趴在雪里,一动不动。

  “公子。”拓拔寒在我的身边。他一直在我身后。

  “公子,起来吧。很冷的。”

  我将脸埋在雪里,喘息着。微微发抖。

  “公子?”拓拔寒的手碰了碰我,我畏缩了下,极快的从雪里爬起来。双手抱膝,警惕的看着他。

  拓拔寒张了张嘴。没再说什么。只是呆在原地,不再试着靠近我。

  “这是哪儿?”我开口。听见自己的声音很是沙哑。我怔了怔。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喉。

  “这里是秦王在长安郊外的别院。”拓拔寒告诉我。

  我看了看周围,没有见到任何一个我熟悉的面容。心里松了口气。

  “公子,回屋吧。你会着凉的。”拓拔寒温柔的说,像是怕吓到我。

  我随着他的眼低头。看见自己连鞋也没有穿。双脚已冻得通红。

  我看着自己的脚,发愣。

  “公子?”

  我站起来。摇摇晃晃。拓拔寒想要伸手扶我,被我躲开。

  一进屋我就将门关上,背靠在门上滑坐在地。手摸上眼。

  涩涩的,没有眼泪。



                        第五十八章



  “冬至。”

  我回头,看见李世民和尉迟敬德。

  我将脚放在树上,看着李世民他们。

  还好,还好我在树上。我低头。

  “冬至,下来好吗?我们谈谈。”李世民开着我,语气温柔。诱哄着我。

  我看着他,不说话。

  “冬至?”李世民看着我。眼神沉沉的。

  “……”我看着他。眼神警备。好象他会在下一刻冲上来咬我一样。

  “好吧。”李世民安抚我似的笑了笑。“我下次再来找你。”

  我坐在树上,看着他和尉迟敬德慢慢走远。一直到看不见,我才从梅树上滑下来。

  雪,又开始下。我仰着头。张嘴吞下一片落雪。

  雪开始越下越大。我在梅林里胡乱走着。

  不知是多久,我站在一棵梅树下,发现它的根处有一个可以容纳我的树洞。

  我钻了进去,里面居然有干草。我卷缩在里面。双手抱膝,下巴放在膝上看着外面的落雪。

  好安静……我半睁着眼看着轻轻落地的雪。

  “……冬至……冬至!”

  远远的,我听见李世民的声音,然后我看见李世民在梅林不断的穿梭。脸上是惊慌和痛惜。

  “冬至!……冬至……”慢慢的,李世民的声音再也听不见。周围又恢复了宁静。

  我睁着眼,没有焦距。

  没有……没有人找到我……我闭上眼。沉沉睡去。

  ……毫无预兆的,我睁开眼。触目而接的是坐在树洞边帮我挡去风雪的背影。

  几乎整个树洞都被他挡住,只露出一点点的空隙让我可以看见外面。

  我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越过他的肩看着外面。

  很久,我伸出手指戳戳他。

  “喂,教我武功吧。”

  他一动不动的靠在那里没有回头。

  “你不用学。”他顿了顿,又说。“我……会保护你的。”

  “呵!”我笑,“保护?”伤痛像潮水一样的席来。

  “你保护我!?每次!每次我需要你保护的时候就不见你!你还说你会保护我!?”我推他,眼开始模糊。

  他不说话,任我在他的身上发泄捶打。

  “对不起。”我听见他这样说。

  “对不起?”我笑,“没有对不起!我不要你了。我不要你了拓拔寒。你走!走啊!”我爬出树洞,只想找个地方独自舔伤。

  “冬至。”我的手被他抓住。

  “走开!”我回过身想要挣脱他。“你走开!”

  拓拔寒的眼里灰灰的,想是失去了所有。他看着我,将我一把抱住。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冬至。”

  我的眼看着他背后的雪。眼开始模糊。一直掉不下泪的眼终于哭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在?为什么?”我紧抓着他的衣衫,听见自己的哭音。

  拓拔寒沉默着,将我抱得更紧。

  梅林里。雪不断的下,在拓拔寒的怀里,我终于不再寒冷。

  青草的香味,将我萦绕。




                        第五十九章



  西园梅放立春先,云镇霄光雨水连。

  惊蛰初交河跃鲤,春分蝴蝶梦花间。

  清明时放风筝好,谷雨西厢宜养蚕。

  牡丹立夏花零落,玉簪小满布庭前。

  隔溪芒种渔家乐,农田耕耘夏至间。

  小暑白罗衫着体,望河大暑对风眠。

  墙院外,我听见有人在唱二十四节气歌。我将脚放在池水里,享受它带来的冰凉。拓拔寒在我的身后守着我。

  现在,是626年6月。离“玄武门之变”还有四天。

  早在四个月前,我就回到秦王府了。依旧着男装。尽管,大家都已知道我是女孩。

  拓拔寒一直和我形影不离,就算是晚上,他也守在门外。这样,让我感到安心。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无法接近李世民,一走近他就有一种让我作呕的味道从他身上传来。

  姐姐在两个月前生了个可爱的女孩,有一双和姐姐神似的眼睛。

  “冬至。”

  我抬头,是杨吉儿。

  “杨姐姐。”我淡笑。看着她像我一样坐在池边。

  “冬至,你……”杨吉儿看着我,眼里有惊艳。“变漂亮了。”

  “是吗?”我笑。心里是一片淡然。

  “恩,像这水中的莲一样。”杨吉儿指着水中的莲对我说。

  莲?像莲?我看着水中的莲,心中有不堪的刺痛。

  “我是一边想着你画的。”

  我眯了眯眼,脑子里出现这个声音。

  我微微甩了甩头。将那声音忘掉。和杨吉儿谈笑着。

  当夕阳下沉时,我告别杨吉儿,和拓拔寒回房。

  又经过睡莲池边的时候。我停下脚步看着一池染上彩霞的荷。眯了眯眼。

  “拓拔寒。”我对身后的拓拔寒说。

  “我讨厌荷!”




                        第六十章



  626年6月4日。清晨。

  “冬至……冬至!”

  我猛的睁开眼。看见李世民正俯身在我床前。

  “拓……”我张嘴想叫。就被李世民捂住了嘴。

  “嘘……冬至,我只是想要对你说句话。”李世民看着我说。眼里满是温柔。

  我捂着鼻点点头,只希望他快点说完。

  李世民看见我的神情。眼神暗了暗,但随即又笑着,不想让我看见他的悲伤。

  “冬至,你听我说。”李世民的神情有紧张。为我。“现在叫拓拔寒带着你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我看着他,疑惑。

  “冬至……今天,我要做一件事,如果我败了……”他住了嘴,眼里有惊讶,眼睛落在他手上。

  我的手正覆在他手上。将他的手从我嘴上拿开。

  我将他的手摊开。手指划过他掌心的纹路。

  “这条是姻缘线。这条是事业线。这条是生命线。”我抬眼,看着他。

  “你会长命的。”

  李世民看着我,右手像是想要轻触我的脸,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他笑着退开来,看着我。

  “你在这里等我。冬至。”李世民说完毅然走了出去。出门时,和拓拔寒擦身而过。

  我收回看着李世民的眼,看着门外的拓拔寒。

  “要我去吗?”拓拔寒开口。

  我摇摇头。双手抱膝坐在那里。

  历史,开始运转。

  626年6月4日,李世民率秦府幕僚长孙无忌、尉迟敬德等,在宫城的北面玄武

  门内,一举杀死了太子李建成和四弟齐王李元吉,这就是“玄武门之变”。

  两天以后,唐高祖下诏将李世民立为太子。八月,唐高祖禅位而为太上皇,李世民登上帝位,是为唐太宗。第二年年初,唐太宗改元贞观。


  
                        第六十一章



  “冬至。”我回头,看见姐姐正向我走来。身后是一大群宫女、太监。

  “姐姐。”我笑着。看着越来越美丽的姐姐。一身宫装的她看起来是那么高贵。

  “我好看吗?”姐姐在我的面前转了一圈,问我。

  “很好看。”我点点头。笑。

  姐姐微收了笑,有些疑惑的看我。

  “冬至,你。。。。。。。”

  “什么?”我笑着问姐姐。

  “冬至,从年前我就想问你了。”姐姐拉起我的手,对我说,脸上有忧心。

  “为什么你从皇上的别院里回来后就不一样了呢?”

  我心一凝,但脸上还是淡笑着。

  “我有什么不对的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