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冬至公子by寻时 >

第24部分

冬至公子by寻时-第24部分

小说: 冬至公子by寻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男子还是靠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在想着什么。我扔了颗樱桃下去,还没沾到他的衣衫就被他接住。

  他抬眼,和我四目相接。

  透过树叶,我看着他。他银灰色的眼在看见我时有一瞬的闪亮,但随即又黯淡了下去。但眼一直没有从我脸上移开。

  我摇晃着脚,看着他。

  “你……叫什么?”我问,他不语。只是看着我。

  “不会说话吗?”我挑了挑眉。“还是……不想跟我说话?”

  “拓拔寒。”他看着我,说。“我叫拓拔寒,你取的。”

  “我?”我看着他,眼里有惊讶。“我给你的名字?但是……”我看着他,迷茫。“为什么我没有记忆?”

  他的眼里有一丝苦涩。“因为,你忘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曾经是我的昆仑奴,而我因为吃了红花忘记了你?”我看着他,说。

  “是。”他看着我。

  “那为什么,我记得全部。只单单忘了你呢?”我吞下一颗他摘来的樱桃。一向不喜欢和人亲近的我,既然不会排斥他给我的东西。

  他的身体顿了顿,开口。“我不知道。”

  “那我吃下解药不就行了?”我满不在乎的说,双脚摇晃着,看着树下。

  此刻,拓拔寒正和我并排坐在树上。长手长脚的他可以帮我摘到我摘不到的樱桃。也省得我劳心劳力。

  “没有解药。”拓拔寒回头看我又说了一次。“没有。”

  我愣了了愣,含着放在嘴边的樱桃看着他眼里的悲伤。

  “冬至。”他的手抚上我的脸。额靠着我的。银灰的眼里是满满的痛和绝望。“冬至,你再也不会记得了。以前的事,以前的我,全部……被抹杀掉了。”

  “……冬至?冬至!”

  我眨眨眼,看向姐姐。迷茫的笑。“姐姐。你叫我?”

  姐姐的脸上有忧心。“冬至,你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将那拓拔寒从脑海里驱除。笑着对姐姐说。“没什么呀姐姐。”

  “冬至……”姐姐看着我,欲言又止。看着我的眼里是满满的悲伤。

  又是这种眼神。我看着姐姐。在心里疑惑着。

  为什么当我醒来的时候,身边熟悉的人都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姐姐。”我眯眼看着她。“为什么……你们都这样看我?”

  姐姐笑了笑说。“没什么。”但眼里还是哀伤。为我。

  我皱眉。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我看见别人这样看我时,心里满是烦躁。似乎,似乎他们在责怪我忘记了什么,但又像是在为我悲哀。

  到底是什么?我握紧了手中的折扇。

  胸口,隐隐作痛。


                        第六十七章



  我到底忘了什么?捧着头,我独自坐在凉亭里。

  但是。但是。我没有忘记什么啊……

  只是。只是。我皱了皱眉。似乎……有些地方……是空白的?

  “冬至。”声音从我身边传来,我抬头,看见李世民正站在我的旁边。温柔的凝视着我。

  “皇上。”我正想起身,就被他按了回去。然后坐在我的身边。

  “你在想什么?”李世民看着我。轻声的问。

  “我在想……”我看着池里的锦鱼眯眼。“我在想……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忘记?”李世民笑着。眼里有一股惊恐和狠意。“你没有忘记什么呀?”

  “没有吗?”我看着他,眼里有不信。

  “冬至。”李世民伸手将我搂进怀里。“冬至,你没有忘记什么。真的。”

  我还是迷茫着,靠在他怀里,闻到青草和阳光的味道。很熟悉的味道。我半眯着眼,手轻轻环上他的腰。李世民震了震,将我搂得更紧。

  “冬至……冬至……”他在我耳边狂喜的低喃着,一遍又一遍的叫着我的名字。

  这个味道……这个味道……我闭上眼。感到心里有个地方是空的。

  好象,好象少了什么。

  少了什么呢?




                        第六十八章



  好无聊啊……我胡乱走着。穿梭在回廊里。到最后连我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儿来了。

  我看着四周,不知道该往那里走才好。

  “我要见皇上!别拦着我!皇上!”声音是从前面的院落传来的,凄凉的叫着,像失去伴侣的母兽。

  我站在紧闭的院门外,透过缝隙向里张望着。

  “娘娘!娘娘!您不要这样呀!”一个宫女使劲将她往屋里拉扯。一边哄着她。“皇上明天就来看你了,明天就来了。”

  “明天?”女人不再挣扎,直着眼看着那名宫女。眼睛亮了起来。“皇上明天就会来看我吗?真的吗?”她抓着宫女追问着,像个天真的孩子。

  “是的,是的。明天,明天就可以见到皇上了。”那宫女含着泪,将女人扶了进去。

  “明天就可以见到皇上了……明天……”女人拍着手进屋。

  我退后了两步,睁大眼看着这个被铁链锁起来的院落。心里,满是震惊和寒冷。

  那女人应是李渊的妃子,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被打进了冷宫。

  原来。原来。这就是后宫。我紧抓着自己。微微发抖。

  皇帝对你的喜爱不过是几年的光景,当你年老色衰时,你只有落得像那女人一样的下场吧?

  我松掉手中的扇子,任它掉在那里。转身走掉。

  太安宫

  “你已经很久没来看我了。”李渊笑着,将一盘糕点递给我。

  “我不吃芙蓉糕。”我看了看他手中端的糕点说。

  李渊愣了愣,随手将它放在一边。坐在白玉阶上。

  “你的事我听说了。”

  我一愣。看着李渊。“太上皇也知道我中毒的事了?”

  “恩。”李渊点点头。“是红花吧?”李渊的眼里有怜悯。

  我皱眉。“为什么连你也这样看我?”

  “可怜的孩子。”李渊摸了摸我的头。像慈爱的祖父。“你还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我眯眼,不解。

  飞快的跑出太安宫,我四处寻找着。气喘吁吁。李渊的话还在耳边。

  “红花,也叫忘情。冬至,吃下它,你什么也不会忘,只是会单单忘掉你心里那个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人。”

  “冬至,没有心的你,该何以为生?”

  红花。红花。

  忘情。忘情。

  我累得再也跑不动,跪在地下喘息着。

  我什么都记得,唯一忘记的是那个叫拓拔寒的男子。

  但是。但是。我双手撑地。睁大眼。但是,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不记得。还是不记得在自己的生命中曾经有这样一个人。

  我只是想要找到他,找到我失去的记忆,以及……其他一些我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我爬起来,晃了晃身子,向后倒去,撞进一个宽厚的怀里。

  我抬头。看见一双银灰色的眼。

  “你……”我喘息着,气息不稳。转过身抓着他的衣襟。“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他看着我,一动不动,甚至没有伸手扶住我。只是这样看着。

  “你想知道什么?”半响,拓拔寒开口。

  “也就是说,我是……爱着你的?”我指着自己,不相信。

  现在,我跟拓拔寒正坐在樱桃树上,高高的可以看出很远。但现在我没有这个心情。选择这里是因为这里够安全,不用担心会有人偷听。

  拓拔寒看着我,别开眼。“我不知道。”

  我看着他别开的脸。微张着嘴。我该不会……是暗恋着人家吧!?

  真丢脸。我抚着额。为以前的自己叹息。

  “那你喜欢我吗?”我将他的脸转过来,看着他的银灰色的眼。

  我的个性是不容吃亏的,要是只是我单方面的付出,我不是很可怜?才不要!

  拓拔寒看着我,不说话。反到是我在他那双银眼的注视下微红了脸。

  去!有什么好脸红的!我暗骂。

  “是。我是喜爱你的。”拓拔寒抚上我的脸,眼里是满满的爱怜和疼惜。他将我的手放在他的胸上,感觉到他的心跳声,他的胸膛随着他说话而微震。

  “我喜爱你,冬至。”

  夕阳的颜色照进他的眼里,将他看来淡漠的瞳孔染成了橘色。变得温暖起来。

  我看着他,相信自己的脸和他的眼是一样的颜色。

  心,被他烘得暖暖的。不再空荡。




                        第六十九章



  “真奇怪……”我抚着下巴看着拓拔寒。

  “奇怪什么?”拓拔寒回头看我。夜色下,他的眼睛闪闪发亮。

  “我怎么会喜欢你呢?”我看着他的银灰色的眼。纳闷着。

  “……”拓拔寒不说话,只是看着我,眼里有淡淡的笑意。

  “没关系。”我挥挥手,无所谓着。“反正等我恢复记忆了,自然会想起来的。”

  拓拔寒的眼暗淡了下来,像夜空的星子全在一瞬间陨落了。

  “你不会记得了。”

  “恩?”我看向他。

  “真的……不会再想起了。”拓拔寒的眼里满是悲伤和憎恨。像是痛苦的人,受伤的人是他而不是我。

  “我不相信。”我摇摇头。“只要我想,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我看着拓拔寒,眼神坚定。

  拓拔寒看着我,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我。突然,他上前轻轻的抱住我。

  “我相信……我相信你……冬至。”

  拓拔寒的声音沉沉的,像醉人的佳酿。

  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我独自走在通往房间的小道上。两边满是金桂,听说是李世民叫人移栽上的。

  原来李世民喜欢着种小小的花啊。我一路看着,眼弯弯的。

  拓拔寒。拓拔寒。

  我在心里叫着这个名字。

  真奇怪。明明对我来说,他还是一个陌生的人,但只要叫着他的名字,就会从心里漫溢出笑意。

  抚着胸,我笑着。

  藏在云朵里的月露了出来照亮了小道,也让我看见了离我只有两步之遥的李世民。他双手抱胸站在一棵金桂下。树遮住他的面。让我看不清他的样子。

  “皇上?”我叫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李世民站直了身子。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我看见他的眼里满是冰霜。

  “不要叫我皇上!”李世民向我低吼着。大步走到我的面前。双手抓住我的肩,将我抓至他面前对望着。

  “为什么!?你不是忘了吗!?为什么还要试图记得!?”

  “好痛……”我畏缩着,轻声呼痛。这样的李世民让害怕。眼里满是狂躁。

  “冬至。你只能是我的!我的!”李世民向我低吼着。

  “不。。。。。。放手。。。。。。”我痛得眯起了眼。李世民手力气大到像是要抓碎我的肩骨。

  “是不是不管怎样你都会记得他!?是不是我不管怎样努力也得不到你的欢心!?”李世民不理呼痛的我,只是向我宣泄着。“那么。。。。。。。”他眯起了眼

  ,满是狠绝和残酷。“那么。。。。。。我要他死呢?恩?冬至?”

  什么!?我抬头看他。李世民的眼里是坚决。

  不是玩笑。是认真的。

  “皇。。。。。。”我张嘴。才吐出一个字就被李世民喝止了。

  “你要是再敢叫我皇上他就真的死定了!”

  我赶紧捂住嘴看他。心里有一寒意。

  以前的李世民不是这样的。。。。。。果然,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君王了。

  “冬至。”李世民一直看着我,发现了我眼底的变化。他抓紧了我。

  “不要怕我,冬至。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李世民的眼里是迷惑,是受伤。

  “我。。。。。。”我低垂着眼,不敢看他。

  李世民。李世民。现在的你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秦王殿下了。再也。。。。。。不是了。

  “冬至。。。。。。”李世民的声音是无力。无奈。他慢慢的放开我。站在我的面前看着我。眼神悲伤。

  良久,他终于转身离去。

  月光照着他的背影,拖出长长的影子。在金桂树下,他孤单一人。


  

                        第七十章



  626年8月。突厥“颉利可汗”为表其诚意,送李世民金银无数,并将草原上号称第一美女的芭黛儿现给李世民。

  “听说她是草原上的第一美女呢。”声音轻叹着。

  我眯着眼,想要努力看清那个所谓的第一美女长什么样子。但因为距离实在是太远了,只看见那女子穿着火红色的衣服,像一团火焰。

  我对那女子长什么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