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冬至公子by寻时 >

第3部分

冬至公子by寻时-第3部分

小说: 冬至公子by寻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σ屡郏砭妥摺

  “混蛋!”我坐在那儿,气得折断了折扇。

  “我是夏至小姐身边的婢子,想进去给冬至公子送点吃食,请侍卫大哥通融。”寸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门开,寸儿进来将事物放在桌上,然后向我施礼。

  “公子。”

  我眯眼,看着她打开食盒。里面,是一只云鹰。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不知道现在是战况紧急的时候吗?还想出城!?”

  “军爷,我是皇城的婢子,牛车上的是暴毙的同乡。冬至公子看她可怜,叫奴婢我送出城安葬。”

  “冬至公子?”

  “是,是冬至公子许的。瞧,军爷,这是公子的通行令牌。”

  “恩………那她是谁?”

  “军爷,她是我妹妹。”

  “恩……那,走吧走吧。”

  “谢军爷!谢军爷!”

  “走走走!”

  “是!是!”

  “公子,安全了。”寸儿再三回头看了看周围。对我说。

  “恩。”我应了一声,将盖在牛车上的草席掀开。露出姐姐苍白的脸。

  “姐姐,我们安全了。”我趴在姐姐身边,看着她。“你再忍一下,再一下就好……”

  “公子。”一旁的寸儿递上手巾。我默默接过,将脸上的妆擦掉,露出原本的样子。再将白玉面具戴上。

  一旁的寸儿露出困惑的神情,我看到,问,“你是不是好奇明明已经脱离困境了,为什么我还要带上面具?”

  “寸儿不敢。”寸儿低下头,恢复一个婢子应有的乖顺样子。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有些不在意的挥挥手。“现在脱困,并不代表以后不会发生类似的事。越少人知道我的样子,性别越有利于我。当然……”

  我眯眼看着寸儿,轻扬嘴角,“如果有一天有人知道了我的事,我就会知道是谁出卖我,到时候我要报仇也知道找谁不是吗?寸儿?”

  寸儿的脸一下变白,忙匍匐在地,头紧贴着地说。“寸儿不敢!寸儿的命是公子救的!公子是寸儿的恩人!寸儿发誓!绝对绝对不会背叛主子!”

  “是吗?我抚着唇,笑。”暂且相信你好了。但,寸儿,你记住,谁要是得罪了我冬至,他日我会百倍地从那人身上讨回来!“

  “寸,寸儿记住了。”

  “很好,起来吧。你现在可是我唯一能信任的人了。”

  “是。”

  “唔?”我侧首,好像是……

  “公子,是马蹄声。”寸儿说。

  “恩。”远远的,我看见有一小对铁骑向我们而来。

  我收回眼,看向一旁的牛车,笑。

  “姐姐,我们安全了。”

  是李世民。

  “怎么回事?”李世民在看见姐姐后,脸色有些沉重。

  “就那样喽。”我耸肩。一脸不在乎的样子。

  “喂!你这个小鬼!她是你亲姐姐啊!”

  我看了他一眼,是尉迟敬德。他像是看不惯我冷漠的样子。

  “李世民。”我不理尉迟敬德,对李世民说。“要我帮你可以,救活她。”

  李世民看着我,很久。

  “好。”

  军营

  “发生什么事了?”李世民问我。

  “没什么。”我笑着,帮姐姐拉好被子。

  “你知不知道你姐姐身上中的是什么毒?”

  “恩。是一种让人假死的药,但七天内没解药就会真的死去。”

  “为什么夏至会中毒?”李世民问。

  “你不知道?”我看见李世民摇了摇头。

  “王世充想要娶我姐姐。”只是另一个想要强娶民女的老剧情。没什么好说的。

  “老色鬼……”

  我一怔,回首看是谁说的。

  尉迟敬德。

  “呵,别说这些了,还是让秦王听听我这降臣带来的军情好了。”我眯眼,“我要王世充付出代价。”




                        第八章



  620年四月李世民喂困王世充于洛阳孤城中。一月后,王世充投降。

  “冬至公子。”

  “恩,打开。”

  “是。”

  牢房里的味道真难闻,我皱着眉用扇子掩着口鼻,走到牢房的最里面。

  “好久不见啊……皇上。”我笑着向牢里的那人施礼。

  “你!冬至!”男人伸手为爪,想要抓住我,将我碎尸万短。

  “呵!”我笑着,欣赏他现在的狼狈。

  真是……很高兴啊……

  我坐在差人搬来的椅子上,看着他。

  “我本来是不会背叛你的。”

  “什么?”王世充错愕。手也慢慢放了下来。

  “你知不知道你差那么一点就可以当真正的皇帝?”

  “但是你不是……”

  “投靠了李世民是不?”我替他说出他没说完的话。

  “因为……你犯了一个你绝对不可以犯的错误。”

  “什么?”王世充急切的问。

  我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蹲下,隔着铁栏悄声对他说,“那就是……你不该动我姐姐的脑筋。只要不动我姐姐,就算是逆天而行扶你坐上皇位也没什么。但是……”我咬牙,“你不该动夏至,只凭这一点,我就可以让你死一百次!”

  “什么?”王世充愣在那里,随即仰天狂笑,“啊哈哈……哈哈哈,原来,原来我会输是因为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哈哈,哈哈。一个女人……”

  崩溃了,我看着喃喃自语的王世充。真是一点也经不起打击。切!

  “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件事。”我站起来,敛眼看他。“你这辈子到不了京城了。”

  “什么意思?”王世充抬头看着我。

  “你会死。”我笑眯眯的说,“死得很难看。”

  “你!冬至!你敢动我!?”王世充向后爬了几步,像是我马上要他死似的。

  “放心,我才不会弄脏自己的手呢。我可是谋士,君子动口不动手。”我还不屑因为你而弄脏我的手呢!沾上血可是很讨厌的。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看着王世充的害怕神情,一点也无法和那个趾高气昂的男人联想在一起。原来,一个人被打败后是这么难看。

  “你会被独孤家的人给杀死。独孤。”我重复一次。然后,头也不回得走了出去。

  “回来!回来冬至!我错了!你救我!我不甘!我不甘啊!啊啊啊啊啊啊!”

  啦啦……心情真好。看什么都顺眼。我哼着小曲走出牢房。一眼就看见李世民,尉迟敬德,还有房玄龄站在外面,神情复杂地看着我。

  看样子,是听见我和王世充在牢里的对话了。不过,管他的!听见又如何?

  “呦,怎么站在这里啊秦王殿下?”

  “牢房里有一犯人一直不肯招供,所以我和玄龄跟着敬德过来看看。”李世民对我说。

  “你们用刑了没?一用刑不就什么都招了?”我对着尉迟敬德说,这方面的事一向都是他在做。

  “你当我没用吗?但他就是不招!”

  “哎!”李世民也凑合似的叹了口气。两人脸上的神情一模一样――即无奈又佩服。很有些英雄惜英雄的样子。

  我看了眼房玄龄。他投来一笑,耸了耸肩,像是对这种事早以习以为常。

  “喂喂。你们两个。别在那佩服他,别忘了你们佩服的对象可是我们的敌人。”我把玩着扇子,凉凉开口。

  “哼!我就不信有人这么硬?”我斜视着尉迟敬德,“是没有用对方法吧?”

  “哼!我就不信你可以!?”尉迟敬德明显看不起我这名小鬼。

  “要不要打赌?只是怕你这堂堂大将军输不起。”

  “我会输不起!?好!我赌!”尉迟敬德率先走进牢房。

  嘿嘿,真经不起激。我笑。看见李世民和房玄龄也是一脸笑意。

  好吧!本公子我现在心情超好,就算是帮帮你好了。

  我朝李世民和房玄龄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跟在他们身后进了刑房。

  真惨!我摇首。看着四肢被铁链锁在墙上的男人。

  全身上下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全是鞭挞后的伤痕。

  “真了不起,要是我,可能早在还没用刑前就统统招了。”我笑着对李世民他们说。

  “哼!”尉迟敬德抬高头,一脸得意。

  得意什么呀?真是搞不懂。不知道还以为他和那犯人是兄弟呢。

  搞不清状况的笨蛋!

  “你们……杀了我……也不会说的……”原本昏迷的男人在听见我的说话声转醒。第一句

  话就很有英雄气概的样子。

  真是……蠢死了!

  “我说大将军,你会点穴吧?就是那种连咬舌自尽这档事也做不成的手法?”

  “我有更好的东西,是一种药,可以让他说话又可以不让他做出伤害自己的事。”尉迟敬德还是一脸得意地将脸抬得高高的,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那要是看上那家的姑娘也可以用这个了?”我邪邪笑着。对他眨眨眼。“大将军,记得分我一点哦。”

  “你,你胡说什么啊小鬼!”

  “哈哈……”我大笑着,惊讶尉迟敬德既会脸红。看起来很可爱。

  李世民和房玄龄也一副忍俊不宜的样子,但又不好意思像我一样笑得明目张胆,只好假装咳嗽。

  “好啦为了怕你们受不了我的用刑手法,还是请你们出去好了。”我言归正传,“不过,你们要看我也不反对。”

  “哼!什么样的用刑手法我没见过?我就在这里看着。”尉迟敬德两手抱胸。一副看你要干什么的样子。

  “我想我还是出去好了,我不想听见惨叫声。”房玄龄摆摆手,一脸谢绝不敏。

  “哈哈,你老要是只是讨厌惨叫声的话就不用出去了,因为绝对不会有惨叫声的。”我笑。

  “没有惨叫声?”李世民一脸不解的样子。其他两人也和他一样的神情。

  “你们看着好了。”

  我走到那男人面前笑眯眯地抬头看着他。“大叔,你叫什么名字啊?”

  “哼!”男人冷哼一声,神情和尉迟敬德好像。真怀疑他们是不是兄弟,都是用鼻孔看人。

  我笑,从怀里摸出一根普通的绣花针,在那男人面前晃呀晃的。

  “折磨人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本公子最讨厌见血,所以……”我笑得甜甜的看着男人。

  “你想做什么?”男人眯眼。

  “呵!只是想看看你可以撑多久。”我继续拿着针在他的面前晃啊晃。“人的脖子是最脆弱的地方,那里有很多的血管。我只要将这根针刺进你的脖子,然后你就会内出血。”

  我看见男人的眼里有惧意,原来,还是会怕嘛。我笑。

  “不过,你不会一下子流很多血。而是一滴一滴的流。”我的声音在囚室里回响,透着诡异。

  “然后血会一滴一滴地流进你的肺里,之后你会慢慢的窒息而死,当然,你会一点一点地感觉到死亡。直到死的那一刻你都是意识清醒的。”

  细细的针滑上男人的喉结,看见他流下的冷汗。

  “不……”

  “来。试一下吧?我的上一个犯人可是熬了一天两夜才死的,你可别让我失望哦。”我笑着将针刺破他的喉咙。

  “不……不!我说!我说!”男人嘶吼着。

  “切!什么嘛。我还没刺进去好不好?真是。”我瘪瘪嘴,将针随手仍掉。走出刑室。

  真无趣,去找姐姐好了。

  “以后记得提醒我不要得罪他。”尉迟敬德的声音从身后穿来,“简直就是杀人不见血嘛………”


 第九章



  啦啦……我可爱的姐姐,等我啊……

  “你为什么会知道王世充会死?”

  我回头,是李世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跟在我身后的。一脸深思地看着我,像是想要将我看穿一样。

  “什么呀,我胡乱说的。就想吓吓他而已。”我打着马虎眼。

  “是吗?”

  恩。一脸不信任的样子。管他的,信不信由你啦,和我有什么相干?只要不妨碍我去看姐姐就行。

  “姐姐。”我掀开布帘,笑嘻嘻地探头进去。看见姐姐坐在床上,寸儿正在喂药。

  “冬至。”姐姐微笑着,然后微红着脸向我身后点点头。“秦王。”

  喂喂!你干嘛跟着进来啊?我转头白李世民一眼。回过头又是笑眯眯的。

  “姐姐,我来喂你。”坐到床边,从寸儿手里接过汤药。笑眯眯得喂她。

  “冬至。”姐姐红着脸偷瞄了李世民一眼。

  就说你干嘛进来啊!我再白李世民一眼。破坏我和姐姐的美好时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