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冬至公子by寻时 >

第8部分

冬至公子by寻时-第8部分

小说: 冬至公子by寻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说,我。骗。你。的。”李世民的脸上又是那种坏坏的笑,好似他刚才真的是开了一个玩笑。

  “喂!”我冲他叫。

  “呵!被我骗到了?”某人开始妖魔化。

  “……”我不想理他了。

  “哈哈……”李世民很得意的笑。然后拿起有些烤焦的鱼大口大口的吃。

  “喂!妖魔!那条鱼是我的!”我飞身救鱼。

  然后我们又开始笑闹。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但是,我刚才确实看见他的眼里有深深的受伤。

  像这无星的夜,透着沉沉的压抑。


                         第十七章



  “喂。小鬼!起床了。”

  “妖魔。一边去。”我闭眼挥挥手。赶走那只讨厌的苍蝇。

  “小鬼!”平地一声雷。

  “哇呀!”我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打雷了!

  “哼哼,终于醒了?”

  “咦?尉迟敬德,为什么你在这儿?”我指着他。

  “我不在这儿会在哪儿?”尉迟敬德哼哼。

  “我不是……”我抓抓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四周。

  这里是我自己的房间。昨天不是和那个妖魔化的家伙在树林里的吗?怎么一觉醒来就回到自己房间了?

  “你,你不是什么呀!?”尉迟敬德敲敲我的头。“都日上三杆了你还睡!?快起来,我带你出去玩。”

  “哦。”我又躺回床上,盖好被子。

  “小鬼……”咬牙切齿,然后我的棉被就被某人大力抽走。“给本将军马上起来!”

  “……”有怎样叫人起床的吗?

  “尉迟敬德。你要带我去哪儿?”我跟在尉迟敬德身后。睡眼蒙胧。啊啊,浑身上下都好痛,像刚打完仗一样。

  “我带你去见识见识。”尉迟敬德笑得一脸暧昧。

  “啊?”我打了个冷战。眯眼看他。“你。想干什么?”

  “喂……”我垮着肩。用手指点了点尉迟敬德。“你就带我来见识这个?”

  “是啊。”尉迟敬德一脸快乐。笑上写着“不要夸我,我会害羞”等字样。

  我正经地看了看他。恩……很正常啊,看起来不想是有病的样子。

  但是!我在心里咒骂。这家伙把我带到学堂来干嘛啊!?还是全长安最好的学院!

  “那你带我来这里干嘛?”我指着匾额上的四个大字――“白鹿学院”。

  “早在洛阳的时候,我就说过要给你找个全长安最好的教书夫子你忘了?”尉迟敬德笑眯了眼。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他的笑很狰狞。

  “谢了。再见”开玩笑!谁要写那种像毛毛虫一样的字呀?笔画还多得要死。

  我向尉迟敬德拱手,才转身后领就被人给拎了起来。喂喂……我翻了翻白眼。真当我是小猫小狗了啊?

  “哼哼。”头上方穿来尉迟敬德的奸笑,让我背颈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由不得你。本将军可是封秦王之命行事,冬至,不要怪我啊,我也是被逼无奈啊。”好哀怨的叹气声,就像是他尉迟将军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你明明很乐在其中好不?不要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放我下来啦!”我像毛毛虫一样扭来扭去。

  “不行!我一放手你一定会溜掉!”尉迟敬德就这样拎着我走进书院大门。“冬至,你就认命吧!”

  不要啊啊啊啊啊……

  从那天起,白鹿书院上上下下都知道尉迟大将军是怎样费尽千辛万苦,才将不学无术的冬至丢进学院。

  然后隔天,全长安就知道有一个横行霸道的富家子弟怎样被英明神武的尉迟大将军感化,从此改恶向善,变成一代好人。

  ……原来,流言就是这样产生的……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救命……我摊在桌上做垂死装。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咕噜咕噜……救命啊……有人溺水……

  “冬至公子。”很威严的声音。

  “在。”我趴在桌上举起手。气息奄奄。“我没睡着。”

  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我还没死。呜呜……可恶的尉迟敬德!你给本公子等着!

  “冬至公子,那你说说着首<<蒹葭>>说的是什么?”

  “不知道……”我弃权好不?“夫子,你说给学生听好了。”

  “……”

  “夫子?”我抬头瞄那一头白发的夫子一眼,催促着。

  “老夫不教了!没见过比你跟顽劣的学生!”某人甩袖而去。

  “不送。”我弯弯手指。一动也不动地继续趴在桌上。

  第十五个。我在心里数着。不知道尉迟敬德会找谁来当我下一任的老师呢?

  “你看吧秦王,他就是这样一个一个气走夫子的。”是尉迟敬德的声音。

  我有气无力的看了看。只见李世民,长孙无忌,还有那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讨人厌的尉迟敬德。

  “哈。哈……”我向尉迟敬德假笑了两声,向他炫耀我的又一次胜利。来啊来啊!无论你请谁来本公子都要把他赶走!哼哼!

  “真是顽劣。”李世民看着我笑。

  “哼!”我用鼻子哼他。没错没错!我就是顽劣!所以不要再叫人来荼毒我了。

  “所以……本王决定……”李世民慢慢的开口。

  所以?我直起身很用心的听。所以什么?什么?快!快!是不是说我不用读这些古书了?哎呀!不要掉我胃口嘛!

  “所以……”

  恩恩恩!我双手捧心,坐得直直的。眼睛闪啊闪。

  “所以……长孙,有劳你了。”李世民拍了拍一旁的长孙无忌。一脸悲痛。

  “……”啊?我张大嘴。不是吧?

  “秦王,我会尽力的。”长孙无忌的表情也很是沉重,好像前面等着他的是怎样的千难万险。

  “……”

  “长孙。交给你了。”尉迟敬德大声嚷嚷。

  “好说好说。”真是个谦谦公子。

  “……”我再次趴到桌上装死。

  不愧是李世民的部下,全被妖魔化了……

  “诚者,自成也……”

  这次改念<<中庸>>了……

  “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是故君子诚之为贵……”

  咕噜咕噜……

  “诚者非自成而已也,所在成物也……”

  咕噜咕噜咕噜……

  谁啊……救命啊……




                        第十八章



  "冬至."姐姐的脸上满是担忧."你还好吧?"

  "啊?"我双眼呆滞地望向姐姐,"姐姐,你说什么?"

  "冬至,你看起来好累."姐姐爱怜地摸我的脸.

  我听了,马上大大的扒了口饭."没有啊姐姐,只是在想长孙先生今天给我讲的课.对了,姐姐,你要跟我说什么?"

  "我是说今天是盂兰盆节,晚上的时候我们出去放河灯."姐姐温柔的将我嘴角的饭粒擦去.

  "盂兰盆节?"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鬼节啊."姐姐笑着."你连这个也忘了?"

  "啊!鬼节嘛,我知道!知道!"我点点头.低头吃饭.古人真麻烦,鬼节就鬼节嘛.干嘛还要叫什么盂兰盆节啊?

  "那,今晚我们一起出去玩?"姐姐笑着.

  "好啊.我好久没有陪姐姐了."我欢呼.心里有点点愧疚,我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陪姐姐了.

  "那,你还不快吃?"姐姐摸摸我的头.很舒服,让我不由自主地微眯着眼.

  "吃完了我们等长孙姐姐他们一快儿出去."

  咦?我睁开眼."和长孙姐姐一块儿?"不是只有我们两个吗?

  "是啊,还有秦王一起呢."姐姐的脸有些红.

  不是吧?我在心里哀叹.为什么还有那个一到晚上就变身的妖魔啊?呜呜…。。偏偏今天还是鬼节……

  我哀怨……

  一点也不诡异.我躺在船舱里的软榻上无趣的想着.

  没错!又是游河,只不过从白天换到了晚上.李世民,长孙无垢,长孙无忌,姐姐,红拂,还有讨厌的尉迟敬德都在.在船甲上放了张桌子,谈笑风生.

  我再揉了揉越来越想睡的眼,叹气.果然,像这种附庸风雅的事我是怎样也做不来的.

  "拓拔寒."我像招魂一样的招招手."我们翘船好了."

  拓拔寒木着张脸看我,眼里有疑惑.

  啊!我拍拍头,忘了古代人不知翘为何意.

  "就是我们偷偷的溜下船去."我笑,奸奸的.

  然后,我和拓拔寒就溜下了船.

  会武功就是好,我站在岸边看着还在河心的船.刚才,拓拔寒就这样带着我贴着水面飞了过来.连点水沫也没沾到.

  "喂,拓拔寒,你教我武功吧."我将视线从河面上收了回来.看着我旁边的家伙.

  "哼."

  咦?看不起我?我斜他.

  "教我轻功就好,到时候我要是得罪了谁,而你又不在我身边的话我就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了."而且长孙无忌再想逼我读那些讨厌的古书,我也可以逃跑.哈哈.让他们找不到.

  "你不用学."拓拔寒说.

  "咦?是因为我过了练武的好时机吗?我又不是要当一代大侠,那,教我吧?"我朝他笑得眼弯弯的.

  "你学了也没机会用."说了这句话,拓拔寒转身先行离去.

  "什么意思啊?"我摸摸鼻子.上前赶上正在前面等着我的拓拔寒.

  "哇,好多人."我有些晕头得看着四周的人头攒动.拓拔寒看了我一眼,伸手将我放在他肩上.

  "呀."我轻叫,慌乱的抓着他还来不及放下的手."拓拔寒.放我下去."糟,都有人望这边看了.我红了红脸.有些不习惯被人像对待小孩一样的放在肩头.

  拓拔寒看我一眼.轻吐一句."坐好."

  好吧好吧.现在你最大,我忍着气扯了扯他的发.

  不过刚开始还很害怕,但慢慢的也就越来越大胆.反正有拓拔寒在,一定不会摔到我的.我自信着.

  也不知道这自信是从哪儿来的.

  "拓拔寒,去那边看看."我手里提着莲花做的河灯.对拓拔寒说.

  原来是在下棋.赢了还有彩金.我笑,突然又些手痒.想我堂堂昔日九段棋士,会赢不了这样一盘棋.

  "拓拔寒,我们去里面看看."我兴奋的指了指前面.

  "你?"拓拔寒看我一眼.

  "喂喂.你那什么表情啊?看不起我是不?"我再扯了扯他的发.没敢太用力,怕他把我摔下来了.

  "不.只是很好奇."拓拔寒很认真的说.

  "那,你信不信我会赢?"我又问他.

  "不知道."

  咦?我小小的愣了一下.没想到他是这样的答案.还以为他会很看不起的说一句"不可能"呢.

  我笑,有些开心.

  "好.彩金.本公子来喽!"

  "哈哈,真厉害啊我,一刻钟不到就赢了一个金宝宝."我把玩着手里的黄金.快乐的蹦跳.

  拓拔寒跟在我身后看着我,眼神温暖.

  "怎样?我厉害吧?"我回过头倒着走.骄傲的抬着下巴对拓拔寒说.

  "厉害."拓拔寒点点头.

  "喂喂."我有点不满意他的表现.插着腰."你不要面无表情的说啦,这样很没说服力也.至少也露出那么一点点的倾慕吧?"

  "……"拓拔寒想了想,然后木着一张脸看我.

  算了.我垮下肩.我认输了.这家伙天生比别人少了根感情神经.

  "小心."拓拔寒想要上前,却被人群给挡到.

  "啊?"我看着他.随后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撞到人了.

  在人群里.撞到人是在所难免的.我转身对那人说."对不……"

  "起"字含在嘴里没叫出来.我看着那人,呆呆的.

  "你没事吧?小弟弟?"和声悦耳的声音从他的口中吐出.

  我摇摇头.没说话.

  "那就好,下次小心点."然后笑了笑,走掉.

  我点点头,目送他在人群里消失不见."

  "走了."

  "是呀."我点点头.转头看向不知何时站到我身边的拓拔寒."他长得很好看是不?"

  "恩."拓拔寒点点头.

  我再依依不舍地看了眼那人消失的方向,说."我们回去吧.免得姐姐他们找人找急了."

  "是."


                         第十九章



  “子曰,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

  “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