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10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10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促。

    于是为了顺应大意,施勋便一把将那箱子打开…然后就险些被满箱金灿灿的东西晃瞎了眼。

    看着满箱的金子,施勋瞬间不淡定了,“河洛,这是啥意思?”

    【不想让你回燕,于是就用金子收买你】

    收买我?我有什么好收买的?莫非……

    转念一想,施勋便瞬间明白了过来,前些日子刚给赵王说过那长生操不可被过多的人知道,否则便会失效,看来这赵王倒真是信个彻底,怕自己回燕后将这法子交给燕喜,于是就想用金钱收买于他,让他留在赵国。

    这凡事涉及到自己,便不由得多加思量三分,能留便锦衣玉食囚于宫中,来日两国交战还能当做人质。

    不留当场斩于殿内,对外只说冲撞于他,到时给燕国送去黄金万两,依燕喜那样子此事怕也就不了了之。

    赵王倒真是打得好主意,看来这次回燕的事怕不能善了了。

    垂了眼眸,施勋瞅着手里捧着的黄金,在脑中问道:“河洛,可能于万千兵马中救我逃出邯郸。”

    【小事一桩】

    “如此便好!”

    得了河洛的回答,施勋笑嘻嘻的抬起头道:“赵王,这是何意?”

    “燕公子这几日传授本王长生之操,实乃劳苦功高,故特赐黄金百两犒劳于公子,还望公子喜欢,能留在宫中继续授予本王长生之法。”

    闻言施勋笑道:“多些赵王厚爱,但我父召我回国,燕丹怕是不能留在宫中了。”

    “无妨,知会燕王一声便可。”

    见赵王面上毫不在意,施勋面露嘲笑,道:“若我不愿留此呢?”

    此话一出,大殿顿时一片安静,赵王直着身子看向施勋,见他一脸嘲笑的看着自己,随即怒道:“由不得你!”

    由不得我?冷声一笑,施勋忽的恶向胆边生,双手合十对着赵王躬身一拜。

    赵王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会一会儿事,就见面前横飞而来一大块金锭,直冲着自己脑门砸来!

    “护驾!护驾!!!”

    大殿顿时成了一锅乱粥,施勋将整箱的金子放在地上,一个一个捡着向赵王扔去,赵王被群臣护在身后,气得老脸通红。

    “李牧何在!快快抓住他!抓住他!!!”

    “你tm,让你炫富,让你土豪!”

    【别扔了,快走!】

    将最后一块金子扔向赵王,施勋转身撒开腿向着殿外跑去,屁股后面跟着一排举着长枪的殿前侍卫。

    李牧拿着长剑跑在最前,冲着施勋大喊:“莫要再跑,你跟我回去,我替你向王上求情!”

    “鬼tm才信你!”

    眼看着追兵越来越多,行宫前的阶梯都被堵了个严严实实乌压压的一片向着施勋逼来,脚步一停,施勋牙关紧咬,反身向着李牧跑去。

    呆愣愣的看着施勋的动作,李牧顿时有点反应不过来,他这是要跟自己回去?

    这么想着,李牧却是停下了脚步,身后的侍卫一见也纷纷停住步伐,看着那少年一身怒意,雷霆万钧的冲了过来。

    “河洛!!!”

    【真是胡来!】

    李牧一愣,继而面色泛白回头冲着卫队吼道:“散开,都散开!!!”

    来不及了!

    施勋刚一出声的刹那,胸前便迸射出万丈金光,金光绕着施勋周身旋转而出,万千字眼化作一铺天而起的金色卷轴,“嘭”的一声,将施勋身边的追兵连带着城上的石柱雕像皆震飞了出去!

    那卷轴长约数十米,浑身散出的光芒将天边映的金灿灿的煞是好看。

    赵王哆哆嗦嗦的和大臣凑在一起,脸色慌乱的看着外面的金光,“这,这是何物?”

    殿外,施勋对着李牧身后的万千兵士笑得甚是狂妄:“如何,还要来抓我?!”

    一时间,所有人停顿在原地,面面相觑,竟是无一人敢踏前半步!

    警惕的看着李牧,施勋向后退了两步转身朝着一边演武台狂奔而去,身后的兵士紧跟着追去,却是无论如何也只徘徊在百步之外,不敢近身。

    那边赵王在群臣的簇拥下跑到军前,冲着演武台喊了起来,“燕公子,燕公子,你息怒,息怒,本王恳请燕公子能留下来,届时本王定迁万金送与燕国,两国永结同好!”

    “不稀罕!”

    冲着赵王大吼了一声,见那老头瞬间僵了脸色,施勋嘻嘻一笑,转头顺着那城墙往下走去。

    施勋说的痛快,孰不知泥人也有三分土性,更何况是一国之君?

    赵王脸色青紫的看着施勋,咬牙道:“李牧!”

    “臣在。”

    “射!”

    耳边忽的传来机石碰撞之声,施勋一惊扭头看去,却见演武场处的阁楼顶上,一排细细密密的机关探出头来。

    那每个机关内挟着数十只短小铁箭,随着赵王一声令下,万箭齐发,密密麻麻的遮蔽了演武台上方的天空,如雨般坠落而下!

    “卧槽!!”

    施勋一惊,掉头往回跑去,河洛见状连忙护到了施勋身前,卷幅猛的展开,浑身金光覆盖了整个行宫,将那箭矢尽数弹开。

    趴在城墙边上,施勋刚刚松了口气却猛觉不对,抬眼望去,李牧正手持一弓箭,抬手朝自己射来。

    脸色大变,施勋刚想躲开,却忘了自己正站在这城边边处,一声惨叫,翻着跟头向下跌去。

    【施勋!】

    天边一声长鸣传来,飓风卷起,一只满身火红的机关鸟兽划过天际,俯身向着城墙下方飞去。

    浑身一震,施勋腹部被猛地一撞,险些吐出一口老血。

    睁眼向下看去,却发现自己正趴在一木枭之上,这木枭满身火红,唯有左侧羽翼之上刻着一硕大的黑色字体。

    “墨?墨家?!”头昏眼花的看了半晌,施勋才算是将将把这字认了个清楚。

    “抓好。”前边驾驶木枭的人见施勋清醒过来,随即双手一板,那木枭便扇着翅膀往上浮去。

    天边一声轰响,施勋抬眼望去,却不由吓了一跳。

    万里无云的上空被金光全然笼罩,那光芒散去千里之外,将整个战国映成了股暗沉的金色。

    数到金符旋转着和到了一起,化为上古八卦阵法,猛然压下!

    轰然一声巨响,赵行宫竟被压得寸寸分裂,石块隆隆滚下,在金光中灰飞烟灭,不到片刻,整个行宫上的阁楼消失不见,只剩了满台子的人吓倒在平地之上。

    乘着机关鸟悬在半空,施勋得意的冲着赵王喊了起来,“赵孝成王!那长生操都是假的!天道轮回凡人皆不可破,你别整日想着长生,坏了因果轮回可有你好受的!”

    金光尽然散去钻入施勋胸前,机关鸟一声长啸载着二人飞远。

    平台上赵王听得施勋最后一句话,气的面色发紫,指着天空呜咽了几声,两眼一翻白,抽昏了过去。

    子冠拍了拍双手从地上站起,愁眉苦脸的躲在人后不知该如何是好,将还攥着金符的手收了回去,摇头暗叹不已。

    这一个爱挑事的主,一个爱生气的神器,凑到了一起可真是闹得天崩地裂啊!

第13章 秦十三:墨守成规() 
机关鸟飞行速度不慢,不过半日就已飞离了赵国边境,施勋扒着机关鸟看了半晌,忍不住上手敲了敲。

    机关鸟壳“梆梆”作响,明显是实木芯子做的,只是这触手非但没有木质的粗糙感,反而光滑无比,纹理细密,果真不负墨家机关术木石走路之名。

    啧了两声,施勋探头向前望去。

    万里山川绵延不绝,群山峻岭间薄雾蔼蔼,落日余晖下,古老战国的浩然气韵尽收于眼底,任谁看去也不禁从心中生出股澎湃之意。

    施勋心中当然也小小澎湃了一下,欣赏够了风景之后才终于砸吧了几下嘴,在脑中问道:“河洛,为什么墨家机关鸟会突然出现在行宫呢?”

    【不知】

    被简简单单两个字打发了去,施勋心中一噎,慢慢的才琢磨出来有点不对劲,这口气好像冷了点。

    “河洛,你怎么好像,心情不太好哈。”

    【施勋,我虽不干预你的言行,但你今日所做之事可曾想过后果?】

    等了好半天,才总算是听到河洛的声音淡淡响起,只是那声音中的无奈却是怎么也掩不住。

    “我问过你,你说你能救我……”

    【可你却没告诉我,你会用如此方法去激怒赵王】

    【你可曾想过,若是我没有挡住那箭雨,若是你掉下去时没有被机关鸟接住,又会如何?】

    被河洛几句话说的心里添堵,施勋结结巴巴道:“可你不是神器么,怎么会……”

    【我不可能一直这么护着你,更何况有些事,即便是神器也无能为力】

    冷淡的回了施勋一句,河洛便再不言语,耳边冷风倏然吹过,施勋有些茫然的看着逐渐暗下的天色,整个人无比的落寞。

    自己孤身一人来到战国,身上还担着要救弟弟的重任,施勋心中其实一直都处在茫然的状态,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本想着就按照燕太子丹的历史一路走下去,最后拿到长生珠以后再找个法子一死,这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可是好像自从那日河洛出来护着自己以后,这心里好像就有那么点不同了。

    觉得自己有河洛护着,于是可以肆无忌惮的挑事,反正那些人也敌不过河洛,那自己就更没什么危险,可是现在河洛却说,他不可能一直这么护着自己。

    被河洛说了一顿,这下,往日与河洛插诨打科时感受不到的落寞全涌了出来,施勋仰着脖子看天,感叹着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太阳隐入了群山之中,露出的一点脑袋将天边映得霞红,天空中云彩熙熙攘攘的堆成了一片,给天际划出一道分明的界限,一边繁星满布,一边霞光四射。

    机关鸟一声长啸两翼微展,穿破天际界限,擦着太阳的边向黑夜隐去,施勋的头发被风吹的糟乱,抚了半天抚不回来,也就翻了个白眼不在去弄它。

    半晌过后眼看着那发尖还在眼前不停的蹭着,施勋心里烦躁的不行,伸手就向前捞去……

    “坐好!”

    手刚伸出去,前边那个一直没开口的墨家弟子就喝了一声,施勋身体一僵,双手紧扒着木柄坐得笔直。

    不一会儿,机关鸟换了方向向下俯冲而去,施勋被风吹的睁不开眼睛,但耳边却隐隐约约传来了水花击打石头的声音。

    施勋一愣,睁眼望去,却被猛然闯进眼中的一片湛蓝吓了一跳。

    浩瀚无垠的海水层层叠开,波澜壮阔之下海浪一*向岸边靠来,在岩石上拍出滔天巨响。

    几千年来,苍茫浩渺的海水似乎从没变过一般的宽广。

    机关鸟落地时掀起一片狂风,施勋咳了两声捋了捋杂草似的头发,在那墨家弟子注视下向前狂奔而去!

    “我勒个大槽,大海啊啊啊!!!”

    “……”

    其实也不能怪施勋过于大惊小怪,这孩子从小就喜欢大海,每每在电视上看到都能激动好半天,可因为他在现代的悲惨身世却是连海的影子也没见过一次。

    拍着浪花兴奋了一阵,施勋吹着口哨,脸上挂满了傻笑,玩了半天以后才突然发现,这事好像不太对劲。

    为啥蓟都会有海?!

    手猛地一拍被溅起的浪花洗了个脸,施勋猛然警觉,回头一望见那墨家弟子还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遂不好意思的退了回去。

    “那啥,这是哪里,不是蓟都么?”

    “即墨。”

    即墨?即墨…齐,齐国?!为什么要带他来齐国?不是应该将他送回燕国么?。

    那墨家弟子似是看出了他的疑惑,转身向着后面的密林走去,“随我来便可。”

    施勋犹犹豫豫的四处看了看,想问问河洛到底要不要跟上去,却又想到现在河洛似乎还在生他的气,就算问了估计也是得来个随你便。

    抿了抿唇施勋估么着这人大概也不会害了自己,随即抬脚跟了上去。

    那机关鸟就那么被放在了原地,施勋跟在墨家弟子身后走了半晌,在不知走了多久后,总算是看到前方隐隐约约有了光亮。

    此时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施勋抬眼望去,发现那传来亮光的地方竟是一处庄园?什么人会把庄园建在山上?

    还在好奇之中,那墨家弟子已经走了上去,伸手掏出块牌子给庄园的守卫看了看了,然后两人便走了进去,这一踏进去之后施勋瞬间就木住了。

    这哪里是个庄园,这明明就是个城池啊好吧,庄园连人家的小伙伴都抵不上!

    敢情刚刚是从人家后门进的,施勋叹了口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