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118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118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将手中宝物分赐完毕,鸿钧趁着众人躬身施礼,这才警告性的向着施勋这边一瞥,而后微一挥袖,吩咐道:“今日分宝之事已毕,尔等日后务必要勤加修炼,恪守心神,善用宝物,待得日后修成圣位,方可使其力,尽其能。”

    被鸿钧那么一瞥,知道自己已被发现,又见众人皆已准备离去,施勋挑了挑眉,这才趁着众人经过之前,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此地。

    紫霄宫内不似那日讲道之时热闹无比,偌大的宫殿里连个守殿的童子都没有,仅有几个蒲团至于地上,使这本就空旷的大殿更添上几分寂寥。

    施勋一脚踏入殿内,抬头看去时却见鸿钧竟是已端坐于首位,微抬着那双平静无波的眸子,淡淡的朝着自己扫来。

    施勋眉头微动,心内不由生出几分惊诧,他于分宝崖离去之时,鸿钧明明还立于众人身后,如此不过瞬息之间,便已先自己一步来到了殿内,这天道圣人之能,当真是深不可测。

    压下脑中念头,施勋上前几步,躬身施礼后刚欲开口,却见鸿钧手臂轻抬,指了指施勋身前蒲团,道:“可坐。”

    施勋闻言一顿,而后朝着前方看去,只见那六个蒲团仍于当日讲道那般摆放于此,纹丝微动,而鸿钧所指之处,却正是那日玄冥离开后,所剩下的第六个蒲团。

    眼眸微睁,施勋刹那间心思翻涌,这六个蒲团乃是天道所定下的六个圣位,当日讲道时便已为人所占,仅留一个圣位因其上所坐巫族被鸿钧谴离,这才空闲下来。

    然而即便是空下的圣位,若无天道允许,也不可随意落座,因此施勋进殿后虽是看到蒲团,却也未曾坐下。

    但如今鸿钧却让他坐于这第六个蒲团之上,究竟有何用意?

    眉头稍皱,施勋暗道不管怎么说讲道已过,圣位已定,这第六个蒲团究竟算不算数也没人知道,更何况如今是鸿钧让他坐下,那应当也没什么关系了。

    走至那蒲团前,施勋心中一边念叨着,一边盘坐起来,而后试探着开口道:“不知道祖今日传我前来,所为何事?”

    鸿钧稍稍抬眸,仍是一脸淡漠,眼神却在看向施勋时微微一顿,眉间凝了丝不易察觉的忧虑,“我今日观红云身上已无鸿蒙紫气,听他所答是赠予了你?”

    施勋唇瓣微抿,点头道:“不错,那日红云道友于四十九重天外受到巫族中人攻击,我与师弟恰巧路过施予援手,红云道友言经此一战,恐无法护宝,便将此物赠予了我二人。”

    修道之人相互赠礼本是一件极为正常的事情,更何况是为还因果而赠,但红云所赠这鸿蒙紫气却实在太过特殊,鸿钧又有此一问,施勋担忧鸿钧误会他是借机抢夺紫气,便干脆将当日经过老老实实地解释了一番。

    然而鸿钧却似是并不在意施勋所说,只是眉头轻皱,定定道:“你身上并无鸿蒙紫气,你将它给了太一。”

    微微一怔,施勋点头道:“是。”

    “果然。”摇了摇头,似是早就料到此事,鸿钧道:“他修为不如你,这紫气你何不自己留用,好早日修得圣位?”

    见施勋未曾答话,鸿钧便也不再问,而是缓缓起身走至施勋面前,淡淡道:“帝俊,你可知即便你将这紫气给了太一,助他提升修为,杀劫不过,他也注定无法成圣。”

    脑中嗡地一响,施勋猛地抬头看向鸿钧,惊道:“道祖此话何意?!”

    “他命有一劫。”垂眸看向施勋,鸿钧眼中平静无波,犹如一面水镜,倒影出施勋满心慌张。

    “巫门一脉,无盘古元神烙印,空有无边法力,却不能参悟天机。是以先天性情缺失,凶狠暴戾。然,大巫无元神,祖巫却有,只是先天不足,以至不能成圣,除非凑得三清圣人盘古元神烙印,或祖巫归一,聚集盘古真身,再以混沌钟力证,方可以力证道,修成圣位。”

    “然而混沌钟,如今却在太一的手上。”双目直视施勋,鸿钧道:“鸿蒙紫气对巫族来说可有可无,但那名巫族却于众目睽睽之下冒险抢夺,意欲何为想必你也应该有所察觉。”

    施勋双拳紧握,心下了然,想必是知道红云与自己交好,因此便借抢夺紫气之际,前来试探一二。

    鸿钧立于施勋身前,话音清冷,回荡于大殿之内:“天道之下,万物皆有因果,混沌钟伴太一而生,那么其生来便成了这因,巫妖之间因果纠缠,杀劫不过,因果不清,势必不得成圣。”

    施勋低垂着脑袋,身体伴随着鸿钧的话语一点点僵硬起来,刹那间似有无数画面由脑中一一闪过,却皆是破碎不堪,无法捕捉。

    深呼口气,施勋唇角缓缓勾起,抬头看向鸿钧,浑不在意的笑道:“这又有何妨,我是他师兄,有我在,自会帮他过了这劫数。”

    直到此时,鸿钧的神情才终是有了变化,带着些许复杂,道:“帝俊,你与太一不同,你生来便带有一道鸿蒙紫气,而那紫气,乃是天道所赐。”

    见施勋惊讶看来,鸿钧继续道:“天道赐你鸿蒙紫气,自有其思量,而你不似太一,不受因果所累,若想成圣,仅需一点功德便可。此番讲道,别人我不敢说,但对于你,却必定是进益颇大,恐怕不过百年,你便可修得圣位。”

    “圣人看破执念,不沾因果,放下自我以只遵天数,这世间一切的因果皆不得再插手,而数个量劫之后,私念自会逐渐消除,任何情感*皆会消逝。”

    殿外光影变幻不停,透过道道窗棂映入鸿钧瞳内,将这位天道圣人的瞳色染的清透而又冷漠异常,“帝俊,试问到那时,你可还会对太一有如今的回护之心?”

    倏地站起身来,施勋双眸微眯,抿唇道:“那也就是说,太一身上那一劫,我亦不得再插手了?”

    点了点头,鸿钧道:“正是如此,但你要知道,圣人虽不插手因果,但成圣之后,却是与天道同寿,享天地法则,到那时,这洪荒间的争斗,也就如蝼蚁般不值一提了。”

    话落,鸿钧袖口微动,伸手点向施勋额头,施勋双瞳一缩,还未有所动作,只觉脑中一震,周围景色霎时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意识于瞬间远去,楼宇倾覆,山川展现,洪荒万物在瞬息之内尽揽于眼底,仿佛这三千世界,不过存在于指掌之间。

    这便是,圣人眼中的洪荒……

    施勋眼瞳微散,意识不受控制的被鸿钧牵引着于识海内飘荡,跨过万里山川向云端而去,逐渐接近那天道所在之处。便在这时,一阵淡淡的黑雾突地由云端溢出,施勋只觉胸中一阵无比压抑的威胁感传来,令他脑中一冷,猛地惊醒过来!

    恍惚间回过神来,施勋瞬间后退数步,警惕的看向鸿钧。

    “圣者掌万物法则,与天道同寿,到那时,不论任何争斗都是挥袖可解,而成圣与否,则全在你一念之间。”双目微阖,鸿钧淡淡道:“如何?施勋,你可愿受我指点,修得圣位?”

    施勋面色复杂,沉默半晌后,轻声道:“道祖您的意思是,我若是想要成圣,您便可相助于我?”

    殿内微光一闪,凌乱的打在施勋身后,又迅速扩散开来,鸿钧视线由施勋身后划过,而后定定看向施勋,微一点头。

    见鸿钧点头,施勋似是放下心来,莞尔一笑,“我这一生唯此一个师弟,若是如此,那这成圣之事还是放放好了,既然道祖能够助我成圣,那想必也定有办法,除去我体内这道鸿蒙紫气,止了我的修为,让我,不得成圣!”

    鸿钧微微一怔,微阖的眸子瞬间睁开,冷冷看向施勋,“天道馈赠,岂容你随意拒绝。”

    施勋嘻嘻一笑,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浑身肌肉却早已紧绷了起来,“天道总是这样随意而为,岂不是有些太不讲理了。”

    “天道,本就是如此……”鸿钧沉默良久,终是轻叹一声,喃喃道:“果然,执念颇深啊。”

    未曾听清鸿钧话语,施勋刚欲开口,却见鸿钧已恢复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转身向着坐上走去,“我虽为圣人,却终不能与天道抗衡,此事终究还要靠你自己……”

    施勋由紫霄宫内出来时,外面早已是又过一轮晨曦,朝阳浮在云端之上,散开于紫霄宫四周,将这四十九重天外的宫殿映的清冷而孤独。

    最终,鸿钧也未曾告知施勋抑制修为的方法,只道天地初开,妖兽肆意,让他与太一挟众妖兽前去掌管天庭,封天帝,东皇,执掌日升日落,星斗变换,立天地之规。

    而殿内这番谈话,亦让施勋如鲠在喉一般,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如何才能抑制住自己的修为,帮太一渡了这杀劫。

    施勋飞身离开紫霄宫,顺着云端向下行去,一边飞,一边想,待飞至三十三重天处时却忽见一道熟悉至极的身影立于前方,白袍乌发,眸色如辉。

    看着青年那张在阳光下显得俊美无比的面孔,施勋忍不住喉头一抖,飞速上前行至太一身侧,笑嘻嘻的抬手挎在了太一肩头。

    “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是专程来接师兄的么?”施勋挑眉笑道。

    太一本带着些许寒意的双眸在见到施勋后缓缓柔和了下来,也不说话,只轻点了点头,将施勋挎在肩头的手拔下,握在了掌中。

    “师兄走了许久,可是遇到了麻烦?”太一轻捏了捏施勋手掌,垂眸问道。

    施勋被太一握的心内躁动不已,险些就要暴露自己痴汉本性,连忙轻咳一声,一笔带过道:“没什么,就是被道祖叫去,传授了些道法,对了,道祖还让你我二人开设天庭,执掌天规。”

    太一嗯了一声,道:“只是这些么。”

    施勋点了点头,道:“巫族如今势大,巫妖二族又向来势不两立,天庭立起,妖兽们有所庇护,也能制住巫族气焰,对了,太一……”

    施勋抬头看向太一,眸中忧色一闪而过,终是忍不住轻轻上前,将太一拥入怀中,“你可要好好修炼啊,师兄可还要靠你保护呢。”

    太一身体霎时间僵硬起来,平日里本就板正的腰身如今挺得好似一支笔杆,俊脸上的表情似惊似喜,在短暂的僵硬过后缓缓伸手回抱住施勋,侧过脑袋,轻靠于施勋耳旁。

    “师兄,你是不是……”喜欢我的。

    巫族族地

    帝江伸展着四翼盘踞于古木之上,上身化形,下半身则仍如黄囊状,探出身子,看着古木前的四足巨兽。

    “那两只金乌,果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这四足巨兽身带骨刺,耳生蛇身,有半山之高,正是那日由四十九重天外逃脱的玄冥,玄冥身上被施勋打出的伤势还未痊愈,连化形都不能,只得四足距地,沉声道:“不错,我与他二人交手数次,皆未讨到半点好处。”

    帝江腹内发出一声冷笑,缓缓道:“我看是你不愿将混沌钟抢来吧,当初你与那金乌一战,明明已知道混沌钟下落,回到族中却是半点不言,如今又说不敌那妖兽,莫不是想独占混沌钟,独自成圣?”

    玄冥浑身一震,心中虽是含恨,口中却连忙解释道:“我怎敢如此,那金乌确实厉害无比,他那师兄也不知是什么来历,一掌便将我原身击破,当初他们与祖龙交好,我是怕贸然说出,引起族中祸事,这才隐瞒了下来。”

    “哦?”帝江笑了笑,说:“那现在祖龙已死,这两人没了依仗,不正是抢夺混沌钟的好时机?混沌钟出世,你我恢复盘古之身便指日可待,到那时,便是我巫族一掌洪荒之际!”

    帝江四翼大张飞下树来,一张毫无五官的面上充斥着浓浓煞气,厉声道:“倾我巫族全族之力,也定要将混沌钟给我夺来!!!”

    玄冥眸中黑气一闪而逝,垂首应下。

    自此之后,洪荒之内圣人现身,妖立天庭,巫掌大地,因果亦由此而起。

第142章 洪荒三八:魔气再现() 
汤谷池水波澜轻起,金色扶桑随风而动,发出“簌簌”声响,扶桑树冠内,孔宣变换出原形,伸展着自己绚烂多彩的翅膀,一脸享受的趴伏在一粗壮的树枝上。而其身后,鲲鹏人形盘坐,五指则还保留着利爪形态,面无表情地为孔宣梳理着羽毛。

    惬意的晃了晃垂落下的尾羽,孔宣半阖着双眸,额上的雀翎也跟着一阵哆嗦,似是舒服的不能自己。

    便在此时,一道金光由扶桑树旁骤然闪过,掀起一阵不大不小的飓风,孔宣登时一脸警觉的向下看去,却在看清楚来者何人之后,略带茫然的眨了眨双眸,“咦,我没看错吧,那是羲和师叔么?她回来了?”

    鲲鹏闻言微微一顿,顺着孔宣的目光向下看去,而后缓缓皱起眉头。

    双翅微收落于裸|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