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20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20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说他们啥事都要问问我,可我说了也没见他们听过啊。”想着那帮叽叽喳喳的将领们,施勋嘟囔道。

    【他们并没想着靠你定计,不过是看中了你那一身道法而已】

    “这话说的真伤人,好像我除了打架啥用也没有似的。”

    哀叹了一声,施勋满脸沮丧道:“河洛,你说要是真正的太子丹,他会不会比我做得更好?”

    【不会】

    “为何?”

    【……因为历史…从不会变】

    “什么意思?”

    【天机不可泄露】

    “又tm是这句,你能不能换个词!”嘟嘟囔囔的鄙视了河洛一番,施勋吸着鼻涕,安然睡去。

    第二日一大早,联军便开始启程南渡河水,施勋睡眼朦胧的被一大堆将领推推攮攮的领到帐外,刚好碰见从一边绕出来的高渐离。

    “太子起的,好早。”高渐离两眼一眯,拱手笑道。

    众人皆知太子丹和这位墨家高先生关系甚好,便也不多加言语,反正太子已经叫醒,这也没他们什么事了,便都纷纷告退查点军兵。

    施勋微笑以对,待那帮将领终于走个没影了之后,才垮下脸来,伸手搭上了高渐离的肩膀,“每日清晨都有人三番四次请早,我想不早起也难。”

    “早起也是应当,今日渡过黄河后便要向蕞地进发,怕是要加快赶路了。”安抚的拍了拍施勋肩,高渐离笑道。

    “渡黄河?庞煖的主意,用什么渡?”抽了抽鼻子,施勋起身向着帐外走去。

    “墨家机关人。”

    天空一声鸟鸣传来,施勋抬头望去,却见一火红木枭飞纵而去,在黄河方向缓缓降落。

    “机关鸟也用上了。”

    古往今来,黄河水皆是一片浑浊,滔滔东逝。

    施勋和高渐离到达黄河边时,联军以已是过了大半,几米高的机关人身上坐满了兵士,一步步向对岸而去,河水湍流偶一摇晃,便能听见一大堆惨叫声响起。

    主帅庞煖站在岸边上对着一个机关鸟观望着,旁边李牧一脸无奈,不知在说些什么。

    “庞煖怎么了?”

    “估计是在商讨战略,李牧建议联军分而攻秦,庞煖不同意。”

    挑眉看着那边还在争执的两人,施勋疑惑道:“河洛,你说这赵国为什么不用李牧,偏要用这么一个快要如土的老头子呢?”

    【赵襄王有意限制李牧的兵权,故而特意将庞煖请了出来】

    “怪不得,看李牧的脸都快气青了。”让高渐离先去启动机关鸟,施勋笑着走上前去。

    “真是好久不见了,李将军。”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李牧满脸铁青的回过头去,刚好对上了施勋灿笑的双眸。

    几年不见,这昔日英挺的赵国将军如今也略见憔悴,面颊因连年征战变得黝黑,倒是那双寒眸依然坚毅。

    “这是…燕丹?”面上闪过一丝诧异,李牧打量了半晌,才终于将这俊朗青年跟那秦使馆内的瘦弱少年联系了起来。

    “正是,前几天因身体有恙,一直没与将军见面,没想到数年不见将军还是神采依旧啊。”微一拱手,施勋笑道。

    “确是…数年了。”有些恍惚的看着施勋,眼前青年依如在赵时那般,眉宇间正气凛然,眸中含着抹坚定,倒是他,还真是称不起那句神采依旧。

    世间千般变,年年复年年,默叹了一声,李牧也无力在与庞煖争执,返身上了机关鸟。

    机关人一趟趟运个不停,大半的兵士都已过河而去,黄河边上,机关鸟一声长鸣,载着几人渡河而去。

    咸阳城外守着的是函谷关,众人皆知函谷关难攻,于是便渡了黄河,迂回前行。

    这黄河一渡,不日便可抵达蕞地,蕞地与咸阳相隔不过百里,届时联军兵临城下,秦军即便是有再大的能耐也无力回天了。

    行了数日,大军到了蕞地都已有些疲惫,为了能够更好的与秦军作战,庞煖便下令在蕞地歇息一晚,可惜这一歇息,便是误了大事。

    施勋从河洛口中知道此战是必败,可他却没办法去告诉别人,就算他告诉了说不定也落个胆小怕事之名,想了半晌,觉得怎么着也不能害了墨家,施勋便请人将高渐离叫了过来。

    高渐离掀帐时,施勋正忙着偷偷摸摸的擦鼻子,一见有人进来赶紧放下手来,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

    待见到是高渐离后又软趴趴的窝在案前,随意的摆了摆手,莞尔道:“我还以为又是哪个话唠将领,你来得倒是挺快。”

    “太子有命哪能不从,这么晚叫我何事?”文雅一笑,高渐离撩起前摆跪坐了下来。

    “没什么,就是提醒你一下,今天晚上别睡的太早。”虽说不能干预历史,但稍稍提醒也是可以,反正河洛也没说不同意。

    此话一出,高渐离也就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了,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不将这事告诉其他人,但也就只是疑惑了。

    他当初带着墨家机关出来的时候,子冠先生也提醒过他,一切都听太子的便好。

    含笑看了施勋一眼,高渐离微一点头,起身出了帐子。

    趴在案上又擦了擦鼻子,施勋心中不禁可惜了起来,“渐离是个好人,人长得漂亮还会击筑,可惜遇到了荆轲。”

    【能遇到荆轲是他的幸事,毕竟人生难得一知己】

    高渐离现在还没遇到荆轲,但估计也快了,历史上是他亲自让荆轲去刺杀秦始皇,最后落得荆轲身死,渐离也再不能击筑。

    一想到这里施勋心里就难受得要死,“河洛,我能不能……”

    【不能】

    “我还没说呢!”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说了也不能】

    ……卧槽!

第24章 秦二四:战场相遇() 
知道秦国早已探听到大军来袭,吕不韦会因大军疲惫,楚国势大为由而在夜间突袭楚营,施勋便止住了困意,睁着眼睛在案上趴着。

    果然,后半夜时一道火星划过天际,帐外喊叫声起,灯火亮如白昼,战争一触即发!

    “秦军来袭!!”

    “秦军偷袭楚营了!!!”

    “庞将军何在!秦军烧了粮草!!!”

    施勋掀帘出帐,刚好看见庞煖提着裤子向外跑去……亵裤是红色的。

    “噗!本命年?”

    【严肃点!持剑迎敌】

    “我也要啊,不是没我事么?!”回帐将宝剑拿在手里,施勋拖拖踏踏的向帐外走去。

    【身为一个打架的,他们自然会想到你】

    果然,河洛话音刚落,帐外便传来喊声,“燕太子何在!快叫太子出来速速迎敌!秦军带了二十万大军来袭!!!”

    哀叹了一声,施勋持剑出营。

    夜半偷袭,楚国损失惨重。

    五国联军跟个笑话一般,将士疲惫,吕不韦派出秦军精锐部队,趁乘联军夜间疏于防范之机,突袭楚营。

    军中顿时大乱,精兵之后,王翦带着秦国二十万大军冲出咸阳,铁骑将联军一并踏破!

    蕞地顿时变为一片血海,秦军虽占了先机,但挨不住联军人多,这战事便胶在了这里。

    庞煖老当益壮,人头一个个的砍,举剑大喊,“赵国儿郎何在!随我杀!!!”

    喊杀声霎时响起,天地间血色蔓延,火箭如雨飞射,映的黑夜变为白昼。

    军心涣散,即便人多,也无论如何战不过精兵良马的秦军,墨家此时不知跑到了何处,只派着一架机关巨人在阵前抵挡着。

    李牧一边砍人还不忘着坑施勋一把,冲着燕国领将唤起燕丹来。

    那燕国将领也不甘示弱的吼了起来,“马上就来了!”

    马上有多快,就是很快的意思,比如这样。

    燕太子丹还有30秒到达战场,碾碎秦军!

    燕太子丹拿到了第一滴血!

    燕太子丹完成了一次双杀!

    燕太子丹正在大杀特杀!!!

    燕太子丹已经暴走了!!!

    手持铜剑,施勋双眸带笑,手画金符,万道金光由胸前发出,向着战火中飞逝而去,一*的气光荡漾开来,蔓延了整个战场!

    站在高地上的嬴政瞪着一双寒眸看向战场,火光中青年的身影显得异常耀眼,一把铜剑在手中舞的潇洒,周身金光散出,明明战场上一片硝烟,那人却总能不染分毫。

    勾唇一笑,嬴政不顾周围兵士的阻拦,从高地跃下冲着那方喊了起来,“师兄!”

    “那是谁?!”

    “嬴政?!秦国储君嬴政!!!”

    “是嬴政!杀了他!杀了他秦国就退兵了!!!”

    秦军中天子一现,战场上顿时喧哗起来,秦军咬着牙挥剑,而联军则是卯着劲的向秦军队中冲去。

    “师兄!!!”

    暴走的燕太子丹心中一紧,不可置信的向秦军那边看去。

    果然,那被围着的中心,黑袍天子眼神明亮,见施勋扭头看来,还冲着他咧嘴一笑。

    “卧槽!那是嬴政?!他闲着没事干啊啊啊!!!!”

    崩溃的将旁边来偷袭的秦军一剑挥倒,施勋眼看着一有人冲到了嬴政那处,焦急的冲着河洛问了起来,“河洛,我现在可以退了吧。”

    【恩,墨家已经撤出,战局已定】

    “那就好!”得了河洛一声回答,施勋把剑一挥,众目睽睽之下纵身向嬴政那处跃去。

    秦军顿时大惊,王翦慌忙下令,数千把弓箭拉起弓弦,直指施勋。

    “停手!不许伤他!都不许伤他!!!” 嬴政看着施勋持剑向自己而来,却丝毫不见惊慌,压根没想过,施勋会是因为敌对而来杀他。

    数千将士一愣,皆不敢动手,眼睁睁的看着施勋落到了秦军中心,揽着嬴政向一边飞去。

    施勋一落地后,便看到了嬴政身边跟着的吕不韦,随即尴尬的冲吕不韦笑了笑,“师父,我跟政儿去一边叙叙旧,你们,继续打,别管我们哈!”

    见吕不韦满脸呆滞的点了点头,施勋头疼的看着紧抓着自己不放的嬴政,揪起他跃出战场,向着咸阳城郊而去。

    战场内,回过神来的吕不韦看着面前呆滞一片的大军,无奈道:“愣着干嘛,想失了城池么,那人是储君的好友,不会伤了储君,都给我上,不能让联军攻进咸阳!!”

    于是,喊杀声又是遍地响起。

    咸阳城外的小树林里,施勋看着面前这高大威武的熊孩子,恨不得一指头戳死他。

    嬴政双眸晶亮,丝毫察觉不到施勋的怒意,只是死死盯着施勋的眸子,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师兄,我好想你。”

    唉妈,这小孩真招人疼!

    小心脏瞬间软了下来,施勋心疼的抱着高大威武的熊孩子,结果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孩子还是比自己高!

    身高是硬伤啊!!!

    心中有些疑惑嬴政为何会在此时亲上战场,施勋话语在舌尖打了个转,却又吞回了肚去,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话还是不问的好。

    反倒是嬴政,虽然思念欲狂,但自从见了施勋后却是一句话不说,只是死死的搂着这人,片刻也不想松手。

    搂了半晌,施勋略觉不对,扒拉着从嬴政怀里钻了出来,看了看嬴政的眉眼,感叹着昔日的熊孩子如今也长成英伟男儿了。

    只是这英伟男儿的眼底却又带了些骇人的戾气。

    嬴政眉眼一片冷峻,薄唇抿的死紧,即便此时心情愉悦,但那眼底的戾气却是怎么也抹不去的。

    似乎自从两人分离后,嬴政正以飞快的速度成熟着,眉宇间已隐隐可以看出,日后那君临天下的威势。

    对于秦始皇的历史还是知道一些的,此时看到嬴政这幅样子,施勋心中却又不禁带了些歉意。

    他知道嬴政回秦后所发生的事,也知道嬴政对他这个师兄有所依恋,可他这个师兄,在历史中对他,也不尽然是好的。

    察觉出施勋的变化,嬴政伸手握住了施勋,唤道:“师兄,这些年你可曾想过我。”

    这小孩莫非是在撒娇?!施勋愣了一愣,随即笑道:“当然是想的,你可是我师弟啊。”

    眼神异常柔和,嬴政握着面前的青年,轻声道:“那师兄这些年为何不来秦找我?师兄让我收集的珠子,已堆满了一箱。”

    珠子?!猛然想起几年前曾对嬴政说过让他收集珠子,那时本以为长生珠可能会在嬴政身边出现,可如今看来,却是已不用了。

    心情略有暗沉,施勋垂眼轻拍了拍嬴政的手,抿唇道:“那珠子你可以不用在收了,改天…师兄送你个好看的珠子。”

    不用收了?嬴政微微皱眉,“师兄不想要了?也好,那珠子也没什么意思,师兄你随我回秦,宫中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