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29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29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王上,墨家弟子,尽数逃出!”

    双眼大睁,嬴政又惊又怒,踉跄的转过身去,却只看见满地的铁链碎屑,与那立于榻前手持长剑的漠然青年。

    脑中在刹那间滑过千万道思绪,而后却又瞬间恢复冷静,面上不见悲喜,心中亦是冷冰冰的一片麻木,嘴角僵硬的抬了抬,嬴政木然道:“师兄,你要走。”

    低低一叹,伸手按着胸口,制住欲要冲出的河洛,施勋指了指地上的链子,苦笑一声,“师兄陪你够久了,政儿。”

    抬眸望向窗外,施勋在不去看嬴政,单手一挥,御剑而出,瞬息之间消失于屋内。

    屋外鸣啸声又起,伴着喧哗逐渐远去。

    半晌,殿门轻响,门外宫卫小心翼翼的声音透过空旷的寝殿一点点传入了嬴政耳中。

    “王上,王上,属下无能,拦不住……”

    拦不住,留不住,终究还是离开了……

    “王,王上?”

    门外宫卫呼声不减,轻轻揉了揉衣角,嬴政漠然道:“滚。”

    “滚!”茫然的走至榻前,嬴政磨蹭着榻上棉锦,呵笑了两声,一把将榻上之物扯得粉碎!

    “都给孤滚!!!”

    门外声音戛然而止,独留着嬴政的粗喘起起伏伏的响着。

    面无表情抬起头的看向窗外,嬴政眼眶发红,喃喃着捂住了胸口,师兄,你什么都明白。

    “政儿,想要成王的人,总要舍弃些什么,你现在可能还不明白,但不管怎样你以后是要称王的,当你到达顶端之时,身边的人终会离你而去。”

    “那师兄以后也会离我而去么?”

    “这事,说不准啊。”

    喉中翻滚着点点腥甜,嬴政神情恍惚的趴于榻边,轻轻揽住了还留有余温棉锦,疲惫的合上了双眸。

    师兄,原来你从没想过,要留在我身边。

    机关鸟上

    施勋双眼微阖,疲惫不堪的斜靠于一旁。

    斜眼瞅了瞅施勋身上星星点点的痕迹,子冠干咳一声,递了水袋过去,“要不要喝点。”

    沉默的接过水袋,施勋抬眸看向子冠,唇角微动,扯开了抹干巴巴的笑容,“子冠,谢了。”

    微有尴尬的看着施勋,子冠也不知说些什么好了,只好点头道:“应该的,应该的。”

    默然片刻,施勋似是想起什么,问道:“徐福。”

    “放心放心,我替你教训了他一顿,那灯油也全都毁了去,没有留下分毫。”

    松了口气,施勋低声道:“若不是墨家相助,我恐怕毕生都无法踏出秦国一步,子冠大恩,燕丹没齿难忘。”

    机关鸟微微一斜,滑过黯淡的夜色向着远处飞去。

    子冠摆了摆手,叹道:“救你亦是为救墨家,如今秦国兵强马壮,嬴政更是野心不小,想要尽收六国,如今百家因着战火都受到了不少牵连,墨家更是首当其冲,救你出来,也是想着能在添一番助力,阻挡住秦兵。”

    嘴唇微抿,施勋茫然道:“子冠,我可能,可能助不了你们。”

    微微一愣,子冠奇道:“为何,嬴政如此对你,你难道心中无恨?”

    “恨?”苦笑着摇了摇头,施勋叹道:“我自己酿造的苦酒又要如何去怪罪到他人身上。”

    “即便如此,你是燕国太子,难道燕国受难你也不相助?”眉头微皱,子冠不解道。

    “不是不助。”双目凝视着远方,施勋喃喃道:“我只是在想,我可能没有多少时间了。”

    风声渐起,掩了施勋模糊的声音,耳边隐隐约约听到几个字却又不知是何意,子冠犹疑着抬头看去,嘴刚一张开,却在看清的一刹那猛的闭合。

    漫天繁星中,施勋独立于夜空之上,双臂微展似是遥遥抱住了整个星空。

    眸中坚定无比,施勋笑道:“我看到了历史的轨迹,因果的轮回,现在,我要去了结我自己的因果。”

第35章 秦三五:李牧之死() 
公元前238年,燕太子丹在墨家协助之下逃回燕国,秦王当场大怒,高烧三日而醒,遂迁怒于齐、赵,言明若有一国助燕,秦军必攻之,齐闻言,遂惊退,赵则置之不理。

    公元前234年,秦攻去赵国平阳、武城,杀赵将扈辄,斩首十万,赵将李牧大怒,请命攻秦,赵王允。次年,燕太子丹领燕军十万前来助赵,两军联合,大败秦军,秦军遂退,转而攻韩。

    公元前230年冬,秦国,咸阳

    两日前从韩国传来捷报,南阳守史腾攻破韩国,俘韩王安,建颍川郡,秦军大获全胜,开始它攻下六国的路程。

    殿内,李斯站于案前,面有笑意的将一卷锦帛徐徐展开。

    “王上,韩灭了。”

    锦帛上,七国地图尽显眼前,那标注的韩国的地方被涂了朱砂的笔锋勾勒的鲜红,写上了一笔硕大的秦字。

    案后,指尖微移,嬴政缓缓抬起头,寒冷如冰的眸中不见丝毫波澜,如一潭死水,牢牢的锁住了下一个目标。

    “赵。”

    李斯点头,莞尔道:“正是赵。”

    赵……嬴政眉头紧皱,冷硬的面上微有一丝恍惚,似是想起些什么,又似是不愿想起些什么。

    二十年了……好像从他离开赵国开始,这一切就都变了,他登上了一个最高的位置,然后,失去了所有最亲的人。

    眸色一闪又逐渐恢复冰冷,嬴政回过神来,怔怔的看了半晌,抬手提笔,将一抹鲜红勾了上去。

    “王翦为主,杨瑞和为副,拨三十万大军攻赵,告诉他们,此战,唯有胜,败,则死!”

    “诺。”微一俯身卷了锦帛,李斯顿了顿,试探道:“王上,燕太子丹已在赵国呆了两年有余,上次攻赵,便是他与李牧联手败了我军。”

    指尖一抖,嬴政漠然道:“赵国还有个李牧,此人确是不好对付,此事交予你和王翦去商议,务必要将李牧除去。”

    话里话外,却是绝口不提燕丹。

    微微一叹,知道嬴政此意已是将燕丹从敌军中除去,反而言之,便是警告他,不可伤了燕丹,李斯明白了嬴政的意思,便也不再多问,收了锦帛,唯一躬身,便要退出殿去。

    脚步刚移至门口,却听见嬴政的声音从背后低低响起。

    “李斯,孤今年,多大了。”

    李斯微愣,回答道:“王上您今年已至而立了。”

    冬日的阳光透过殿门的缝隙打在案上,透出几点斑驳的阴影

    茫然的看着那光束中的飞尘,嬴政缓缓伸出手去,喃喃道:“而立,孤的时间不多了。”

    话语模糊不清的被传在殿中,疑惑的看着嬴政,李斯唤道:“王上?”

    光束在指尖穿梭而过,却总也握不住几缕,怔了片刻,嬴政揉了揉眉间,疲惫道:“唤徐福过来一趟。”

    **

    公元前229年,秦将王翦、杨瑞和率大军进攻赵都邯郸。赵王任命李牧为大将军,司马尚为副将,倾全军抵抗入侵秦军。

    邯郸城郊

    将几根枯木丢入火中,施勋抿了抿有些开裂的嘴唇,出神的看着燃起的火苗。

    秦国刚把韩灭了,又派了几十万大军气势汹汹的向着赵国攻来,现在邯郸是全民皆兵,李牧领着大部队就驻扎在了邯郸城外,连着施勋带来的十万燕军,也就跟着城外扎营。

    韩灭了之后是赵,赵灭了后是魏,然后又是……

    掰着指头数了数,施勋捡着枯枝扒拉了一下火苗,无聊道:“河洛,我今年多大了。”

    【你前世的年龄在加上今世的应该是有六十多了……】

    “不不不。”唇角一抽,施勋无奈道:“我是问燕丹,燕丹现在有多少岁了。”

    【三十有六】

    “啊。”微微一愣,施勋伸手触着火上的飞灰,喃喃道:“这么大了。”

    对施勋的话倍感好笑,河洛晒道【这也算大,我所知物,最小便是千岁】

    “我跟你又不一样。”叹了口气,施勋感叹道:“你是神器,活了都不知道多少年了,自然没个概念,人这一辈子,匆匆不过数十年,就像这木头,从头燃起直到木皮脱落,最后化为飞灰消失在这世间,当真是短暂的很。”

    眸色被火光映的透亮,施勋眼中被焰苗熏得起了少许雾气,便已手轻轻拭去,落寞道:“我上辈子活的不长,这辈子也就快完了。”

    木灰染着火光落在雪地上,印了个棕黑的痕迹,稍稍沉默了片刻,河洛轻声道【总有我陪着你呢】

    翌日,天蒙蒙亮时又飘起了小雪,赵国今年闹饥荒,不仅粮草供应不上,甚至连过冬的军衣也只有将领们才可以穿。

    战士们身着单衣,套了层硬甲,便在这飘雪的天气动身前往战场保家卫国。

    施勋跟在队伍后方,远远的瞅见李牧架着马向这边走来,便先行停了脚步,在原地等着。

    李牧四十有余,英俊的脸上含了几抹沧桑,眼神明亮的扫视过来,在看见施勋后微微一笑,干脆利落的翻身下马,向这边走来。

    “将军。”冲着李牧打了个招呼,施勋笑道:“可是去前方视察敌情。”

    点了点头,李牧叹道:“今年冬天格外的冷,今早又飘起了小雪,刚刚去前方察看,好些道路都被积了雪,怕是不易行走。”

    雪花越飘越大,簌簌的落在空寂的树林中,掩盖了几分震颤。

    若有所思的看着前行的队伍,施勋问道:“将军,现在可是出了邯郸?”

    李牧一愣,答道:“不错,还有不远便是井陉,我们可以在那里稍作……”

    话说一半,李牧声音渐消,木然的看着施勋缓缓将腰间佩剑抽出,蹙眉道:“来了么。”

    微一点头,施勋御剑而起,沉声喊道:“全军听令,扬旗,备战!!!”

    “竟是如此之快。”喃喃着望向远方,李牧翻身上马,面上一片肃杀。

    隆隆马蹄声顷刻间响起,施勋站在队伍首位,眯眼望向那雪中燃起的滚滚狼烟。

    【施勋,不可过于插手】

    “明白。”

    李牧驾马冲上前来,手上一收,马蹄高扬,长剑出鞘,直指秦国大军,“赵国儿郎,随我杀!”

    “杀!杀!杀!”霎时间,天地间冲锋声起,无数兵士如潮一般向着秦军涌去,带着一股信念遥遥冲向了生死界限。

    数十万秦军止步,遥遥看着猛冲而来的赵军,王翦手下一挥,前方队形变换,弓箭手竖起一排,将弓弦紧紧绷起。

    王翦面上杀气四溢,高喝道:“放箭!”

    瞬间,嗡鸣声四起,出手的箭矢穿破茫茫大雪急射而去,战事,一触即发!

    “散开,近战!”

    李牧举剑高喝,首当其冲的踏入敌军,长剑染血,掀翻数名秦兵迅速与王翦交织在一起。

    施勋踏剑而上,手间一指,无数道家真气化而为剑,将冲着李牧奔去的秦军全部扫出。

    血染白纱,雾蒙雪天,两位绝世名将策马对持,手中长剑嘭的相撞,侧身而过的瞬间剑身擦出明亮火光。

    “铛铛铛!”几剑挥舞而过,王翦接过李牧斜出一剑,满是杀意的脸上不由闪过几分惋惜,“将军乃当世猛将,若是归秦,我秦王必多加礼遇,为何偏要屈居于赵!”

    面上满是血污,李牧横劈一剑呼啸而出,双眸明亮,冷笑道:“尽是笑话!”

    随即顺下一转,直逼的王翦后退数步,挥剑吼道:“赵军何在,给我杀!”

    “杀!”

    两军交战,身后便是邯郸,可如今赵军气势正盛,秦军久攻不下,反而被逼的节节后退,雪下得越来越大,战场中寒冷如冰,飘尽的雪中尽是四溅的鲜红,将雪染得温热。

    知道再战下去不仅无法攻破赵国,己方的兵力亦会损失厉害,王翦挥剑将一名冲来的赵军拦腰砍断,面色冰冷的横踏而去,漠然的看着这猩红战场。

    “全军听令,随我撤退!”

    返身策马,王翦眯眼看向那寒冷大雪中的唯一一丝光亮,高声喝道:“太子丹殿下,我秦王有话告知于你,你在他国一日,秦军铁骑便一日不停,直至六国灭,天下亡,亦要将你逼回秦国,至死不休!”

    手上长剑一抖,施勋抬眸望去,漠然道:“呵呵。”

    秦军撤退,战事暂停,李牧领着赵军退回了邯郸,守着这方孤城准备最后的战斗。

    施勋将带来的燕兵一一清点完毕,便靠着墙壁,喝酒御寒。

    李牧提剑而来,亦靠坐于壁旁,拿着酒袋猛灌了一口后,茫然道:“你说,我们这场仗,能打胜么?”

    不能,在心里默念了一句,施勋斜眼看向李牧微红的眼眶,叹道:“有你在,就能。”

    “有我就能……”低喃了两句,李牧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