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3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3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倒是吕不韦站起身冲着他招了招手,温和道:“今日怎么来的晚了,莫不是前几日昏了头,忘了时间?”

    这人怎么总记得他摔了脑袋的事,这件事很搞笑么?干嘛总是三番五次的提起来。

    抽了抽嘴角,施勋抬起脸笑道:“昨日睡得不是很好,故而今日起得晚了些,还望师父见谅。”

    施勋本来只是想笑一笑来争取吕不韦的好感,却不料吕不韦看见他的笑容时微微一怔,随后又摸了摸他的头,眼神也变得有些怪异,“还是笑着好看,以后常笑笑好。”

    难道姬丹以前不常笑的么?嘴角的笑容有些挂不住,施勋晕晕乎乎的走到自己的案前坐下,深刻的觉着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傻蛋,全天下人都知道的事偏偏本尊不知道,简直是没有比这更让人闹心的事了。

    深呼了一口气,想着不管怎样任务也是要完成的,就当自己是前几天摔下墙,头给摔晕了吧。

    打定了主意不去在意这些细节,施勋定了定神,复又挂起一抹温暖和煦的笑容,冲着身旁的嬴政小朋友轻声问候了起来,“政儿,今天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看了看自己面前快要空掉的饭碗,嬴政给了施勋一个神经病的眼神,复又低下头去,一声不吭的吃了起来。

    感受自己额前的青筋猛的一抽,施勋抿抿唇,看着自己碗里的黄米和仅有的几小块肉,闭着眼睛,忍痛割爱的将那几块肉挑出来放到了嬴政的碗里。

    “来来,多吃肉,长身体,呵呵。”呵呵呵呵。

    瞅见施勋面上的不舍,嬴政眉头微抬,连给施勋反悔的时间都没有,迅速的将那几块肉连着饭扒进了嘴里,然后还给了他一个不屑的眼神。

    艹,这熊孩子!

    用完早食,又晕头转向的跟着吕不韦学了些不知所云的兵法策略,期间除了无数次被吕不韦说昏了脑袋,和被熊孩子用嘲笑的眼神看了几眼后,这一上午倒也就相安无事的过去了。

    到了用午食的时候依然是在吕不韦这里,还好施勋没有犯二的跑去内堂,要不然就又不知道要被说成什么了。

    依然将自己碗中所有的肉食都给了嬴政,施勋笑眯眯的看着小孩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也不管吕不韦时不时投过来的疑问的眼神,那温和的笑意始终挂在脸上,努力摆着慈祥大师兄的架势。

    用过了午食,和嬴政一起告别了吕不韦,施勋瞅着身旁小孩冷冰冰的脸色,从身旁的小路上扯过几根狗尾巴草,三两下编了个蚂蚱出来,笑眯眯的递到了嬴政面前。

    “政儿,师兄送你个东西。”

    说着,施勋便想要将那蚂蚱系到小孩手上,谁知小孩忽的躲开手去,一把扯过那蚂蚱扔到地上,面带狠厉的对上施勋,眼中透着满满的厌恶。

    “姬丹,你又想耍什么把戏,我告诉你,你若是再来招惹我,就不仅是掉下墙头那么简单了!”

    第一次开口就给自己背了个大黑锅,第二次对自己说话就是这带着厌恶的警告,这下,施勋可真是有些纳闷了。

    看了地上的蚂蚱一眼,施勋鼻间一哼,将那蚂蚱踢到了一旁,“当我愿意招惹你是的!”

    愤愤的扫了嬴政一眼,施勋转身向着自己的小屋走去。

    看着瞬间转换态度的姬丹,嬴政冷笑了一声,看吧,一样的,哪有什么变化,不还是跟以前一样看不起自己么。

    瞅着姬丹的身影越走越远,嬴政抿着唇,瞥见一边杂草中那歪倒在一旁的草蚂蚱,眼神一闪,默默的低下身将那蚂蚱捡了起来。

    回到小屋中的施勋想着刚刚的事,越想越觉得气愤,你说这孩子,对他好怎么还不领情了呢?

    怎么想也不是个滋味,姬丹以前和嬴政怎么相处的,自己是一点印象也没有,在这么下去,别说是与嬴政交好了,恐怕自己都要露馅了不可。

    觉得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不管怎么样也要把嬴政为什么这么讨厌他的原因弄清楚,还有刚刚听小孩说的,貌似前不久姬丹掉下墙头也跟他脱不了干系。

    想了片刻,施勋便在脑中呼唤起河洛来,结果叫了半天,愣是没有听到河洛的半点回音,坏了!不会是因为自己上午的话生气了吧?你说身为一个神器,怎么就这么小心眼呢?

    又试着叫了叫,见还是没有半点动静,这下施勋算是可以确定,这小心眼的神器就是生气了。

    叹了口气,施勋耐着性子道起谦来,“河洛,河洛你在不?行了,别跟我生气了,我知道我上午话说的重了些,我向你道歉行不?快别躲着了,你看没有你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过了好半晌,才总算是听到河洛冷淡的声音在脑中响起【你不是说我没用么,现在又叫我作何。】

    “行了,我这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着急就爱乱说话,我说的那些你也别放在心上,你哪没用啊,你简直是有大用,没了你,我自己一个人可不知道要怎么在这地方活下去。”

    见河洛总算是出来了,施勋连忙说了一堆好话,总算是把这破脾气的神器给劝的舒坦了,见河洛不再跟自己生气,施勋便紧接着将自己刚刚的猜想告诉了河洛。

    沉吟了一会儿,河洛说道【这么说来,还真是必须要把姬丹所有的记忆都调出来看看了。】

    “是啊,要不然我根本就不知道嬴政为什么这么讨厌姬丹,又怎么能跟他好好相处。”

    【那也只好如此,不过我可提前告诉你,这复制记忆对宿主来说是极为痛苦的一件事,我当初不想完全复制给你,是怕它搅了你的神智,你若是不在乎,那我便就此一试。】

    听河洛这么一说,施勋确实有些犹豫,但一想到现在这僵持的局面和现代在病房里躺着的弟弟,那丝犹豫又被抛到了脑后。

    “行了,复制就复制吧,这点小事都克服不了,又怎么能在古代混下去呢。”

    既然施勋都同意了,河洛便也不再多说,下一刻,比上次更令人难受的闷痛感由脑中传来,无数的字符闪着灼人的光芒由胸前涌出,泛着金光的字体缠绕在周身,倏尔又缩成米粒般大小,一个不漏的向着施勋的脑中涌去。

    满身冷汗的站起身,施勋摇摇晃晃的向着床边走去,一把瘫倒在了床上,呵,河洛说得到还真是没错,他刚刚险些就被那些记忆混淆,幸好,幸好有弟弟帮他。

    【如何,没受什么影响吧。】

    猛喘了几口,施勋挑起一边的眉毛,悠悠笑了起来,“那是当然,不过我倒是真没想到,这历史上的姬丹竟是如此会挖苦人,也怪不得日后去秦为质会被秦始皇那般对待了。”

    想着刚刚记忆中三番两次被姬丹嘲讽的小孩,施勋微微有些郁闷,怪不得嬴政如此厌恶姬丹,原来是事出有因啊。

第4章 秦四:冰雪初融() 
自从昨日知道了嬴政对姬丹厌恶的原因之后,施勋的心态就稍稍发生了些变化,虽说嬴政这小孩本身的性格也不见得多讨人喜欢,但归根结底,却还是因为受周围环境影响过大。

    毕竟,若是有个人整日对你讥笑嘲讽,甚至将你的身世当做玩笑,人前道貌岸然,人后冷眼以待,那你对此人,也必然是深恶痛绝的。

    既然如此,那自己也就只能尽量哄着点嬴政,多照顾着他点,争取能把姬丹在小孩心中的坏印象给扭转过来。

    拿着刚买回来的两个糖人,施勋踏入别馆后便直直的向着后院走去。今天一大早吕不韦便被子异叫去商量事情,这早上的授课也就停了一天。

    昨日接受完姬丹所有的记忆后,施勋便从床头的枕垫下找到了一个钱袋,虽然里面的钱币也不多,但买两个糖人倒也还是够了。

    【你觉得两个糖人就能把人哄回来?】

    这还没开始便又被河洛泼了凉水,施勋也不去反驳,毕竟他也知道,就凭着往日姬丹做的那些事,别说是两个糖人,就算是十个估计也哄不回来,但无论如何,还得先哄着不是?

    再说了“我也没打算用两个糖人去哄他,这还有我一个呢。”伸舌舔了舔其中一个糖人,施勋幸福的眯起了眼睛,“好甜。”

    【……】

    后院都是堆放杂物的地方,木材干草满满的堆在一旁,另一边便是柴房马厩,虽然奇怪为什么小孩总喜欢跑到这地方来,施勋却还是护着那两个糖人不被粉尘沾上,慢悠悠的晃了进去。

    四处看了一圈,瞅着那干草堆上露出的衣角,施勋调整了一下表情,唇角一弯,做了个温柔善意的笑脸,便向着那草堆靠了过去。

    早上的阳光甚好,时近晌午,天高云淡,几丝日光透过那薄淡的云彩打在脸上,懒洋洋的让人想睡去。

    这后院虽然脏乱,但嬴政却很是喜欢跑来这里晒太阳,每每躺在干草堆上让阳光打在脸上,就好像这全身的冷意都被驱除了个干净,连心里面都是暖洋洋的。

    正舒服着呢,脸前的阳光却突然一暗,被挡了个干干净净。

    猛地睁开眼睛,嬴政带着警惕向前看去,却见眼前立着一个形状怪异的糖人,而那拿着糖人的人,正温和的看着自己,嘴角的笑意,比阳光还要暖上几分。

    ……姬丹,在看清来人后,嬴政的表情在瞬间冷了下来,沉默的看了面前的糖人半晌,嬴政勾起唇角,带着嘲笑看向施勋,“姬丹,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师弟,师兄想让你乖乖跟我握手言和,当一对幸福的好基友,然后把你身上所有跟珠子有关的事情都告诉师兄之后咱俩就ood bye!

    施勋特别想告诉嬴政他想干嘛,但他能这么说么,不能,所以只好依然温柔的笑着,并把手上的糖人又往前伸了伸,“政儿,师兄买了两个糖人给你吃。”

    险些被施勋脸上那圣母般的笑容闪瞎眼睛,嬴政略带嫌弃的看着那快被阳光晒化的糖人,伸手接了过来,然后在施勋面露惊喜的下一刻,一把扔在了地上。

    艹!这熊孩子!!!

    “姬丹,别再装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么!”冷笑了一声,嬴政看也不看被扔在地上的糖人。

    河洛,难道古代的小孩都这么难哄么qaq!

    【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还吃糖人。】

    再次获得了河洛的嫌弃,施勋习以为常的忽略了过去。心疼的看着地上沾了土的糖人,施勋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意,温和的看向嬴政。

    “政儿,师兄知道自己以前做的不对,上次从墙头摔下来,师兄就忽然醒悟了过来,觉得自己以前的做法是在是太混蛋了,从那天起,师兄就决定痛改前非,一定好好对你,做一个合格的好师兄,政儿,你能原谅师兄以前的所作所为,给师兄改过的机会么?”

    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施勋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只差流出两行眼泪来证明自己的真心。

    眼巴巴的看着嬴政,施勋脸上笑意不变,两只眼睛里充满了悔恨。

    盯着施勋看了一会儿,嬴政抿了抿唇偏过头去,“你真的,会好好对我么?”

    “会的会的!”见事情有戏,施勋连连点头。

    听施勋这么说,嬴政稍稍扭过头,斜眼看向了施勋手中的糖人,“那你将那糖人给我。”

    “啊?”微微一怔,施勋面色纠结的看向手中那个脸已经糊成一团的糖人,这,这是我舔过的,上面还沾着口水的好吧。

    “不肯?”神色一冷,嬴政那张小脸立马又僵了起来。

    眼看着跟小孩的关系已经有些缓和,可千万不能又恢复原样,皱着眉头,施勋一咬牙将手中的糖人递了出去,口水就口水吧,反正口水还能消毒呢!

    接过施勋递来的糖人,嬴政垂着眼眸,神色冰冷的转身离去,“你说的话,我半个字也不信!”

    目瞪口呆的看着小孩从自己身前走过,施勋简直是要乐疯了,你不信还抢老子糖人,耍人玩呢吧你!

    不管嬴政这小孩是不是在耍人玩,对于施勋来说他也只能忍着,于是接下来的几天内,施勋是变着花样的讨好嬴政,每日不是从街上淘些东西回来送他,就是买上各种吃食堆在小孩房内。

    过了好些日子,嬴政虽已不像先前一样厌恶施勋,但却依旧是对他冷冷淡淡,毫不理会。

    看着依然对自己视若无睹的嬴政,施勋的心像是跌入了万丈深渊,整个人身上都漂浮了一层淡淡的怨气。

    【怎么办,嬴政还是不理会你】

    “我知道啊,没想到这秦始皇小的时候就这么冷硬,怪不得能干出焚书坑儒那档子事。”漫无目的得在街上晃悠着,一想到嬴政一脸冷漠的对着自己,施勋就郁闷的不行。

    【要不试试别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