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39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39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数日之后,历阳江边大军忽现,为首一男子身着白铠,策马渡江,直逼江岸刘繇大营。

    当晚,孙策领江东军大破刘繇牛渚营,将营中仓库中所有粮食和兵器战具一扫而空,连根鸡毛也没给刘繇留下,于是,江东众人知道了第一个被开刀的人是谁,同时也知道了,想要不被抢,防火,防盗,防孙郎。

    江东军营

    大帐中,施勋伸手点着案上地图,在屯县处缓缓化了个圈。

    孙权站于一旁,抬首看向施勋,疑惑道:“屯县,笮融?”

    “不错。”笑着拍了拍孙权的肩膀,施勋答道:“薛礼、笮融、刘繇三人已联合起来对抗咱们,其中薛礼据秣陵城,离此处相距较远,且要渡河,笮融居屯县南,地少人寡,而刘繇兵强,我们便只能先拿笮融开刀。

    轻点了点头,孙权歪头看了半晌,又道:“可是屯县地势险恶,不易进攻,若是笮融闭门不出,于险地拖我们兵力,那可如何是好。”

    略有吃惊的看了孙权一眼,施勋心中赞叹不已,自己是因知道历史所以对此战多少有些把握,而孙权却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能够合理的分析战局,且将其中不妥一一道破,一阵见血的指出险情,倒真是应了曹操那句生子当如孙仲谋。

    孙策面上带笑,显然亦是对自家兄弟颇有赞赏,伸手握住施勋的指尖磨蹭了几番,对着孙权示意道:“说的好,孙权,那若是你,你会如何?”

    眼眸晶亮的看着地图,孙权以手抵颌,思考半晌,既而道:“若是我,便先会派出小队佯装攻打屯县,随后大部队渡江,偷袭薛礼大营。”

    哈哈笑了两声,孙策朗声道:“不错,我与你师兄亦是如此商议,孙权,若是我派你带队前去佯攻屯县,你可敢应?!”

    “不可,主公,小公子尚且年少……”孙权面上一喜,还未回答,便被一旁站立的黄盖出声打断。

    “不怕。”懒洋洋的阻了黄盖的话,孙策笑道:“我十岁时便可随军出征,孙权如今年有十三,又如何不可上阵杀敌,孙权,我只问你,敢不敢应!”

    狠狠点了点头,孙权朗声道:“敢。”

    “那便好。”笑眯眯的看着孙权,施勋出声道:“孙权,你在屯县外守着时,切要注意河对岸,若是有流兵逃过,便将他们都擒回来,对了,让程普将军随你同去,这样也可放心。”

    撇了撇嘴,孙策大掌一伸,偷偷握住了施勋的手掌,凑过脸去亲昵道:“我自己的弟弟,我自然是不会让他涉险,你再这么关心他,我可要不高兴了。”

    施勋斜眼瞟到黄盖那张正气凛然的老脸正呆滞的看向这里,嘴角抽搐推开了孙策的脸,顿觉孙策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孙权站于一旁,若有所思的看着案下两人相交的双手,面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翌日

    孙家兄弟一早便领兵出发,按计前去攻打薛笮二人,而施勋,则一早便在营中布置好兵力,等着某些人自投罗网。

    沿着河岸缓缓而行,施勋巡视着营中布置,时不时的上手指点一番。

    河洛伴在施勋身侧,暗金色的眸中看不出思绪,漠然的扫视了一番,出声道:“你这么帮着孙策,不怕破了历史么。”

    施勋一顿,将手上事物交予兵士,回头看了看河洛,施勋缓缓走到无人之处,莞尔道:“我这么做应当不会影响历史的,刘繇本就是被孙策大败,我这样做只不过是推波助澜一番,让事情变得简单些而已,况且,若是有所不对,你应当会出声阻止的。”

    “寻到了历史的空子。”勾了勾唇角,河洛提醒道:“我不阻止你是因为你做的是对的。”

    漠然打量了河洛片刻,施勋挑眉笑道:“怪不得那日孙策在时你没有出声,那若是我答应了他你也不会阻止的是么。”

    面色一沉,河洛沉默半晌,缓缓道:“你不会。”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心中不知怎的生出一股烦躁,最近他的情绪越来越不对劲,似乎是只要河洛一出现,他便会不受控制的想要去接近,并且,他甚至是几次听到了,河洛在叫他师兄。

    他敢肯定自己没有听错,虽然这与自己的名字很是相像,但河洛每次这么叫他时,他都能从那双眸中,捕捉到隐隐约约的熟悉感。

    抚了抚钝痛的心口,施勋忽的上前两步,皱眉道:“河洛,你究竟是何人,你与嬴政……”

    河洛眼瞳猛的紧缩,心跳不自觉的快了几分,他这是,发现了么。

    耳边倏的传来衣物摩擦的声音,施勋话语一顿,抬脚跃上前去,手上真气猛发,一把揪住了帐后想要逃跑的人。

    “你是何人?!”

    “小人,小人就是一普通兵士,还望大人,大人放过。”颤颤巍巍的声音缓缓传来,那声音虽小,却是格外的熟悉。

    眯眼看着那有几分相熟的身影,施勋手一挑将此人翻过身来,待看清面貌的那一刻,却不禁双眼大睁,惊呼出声。

    “是你!!!”

    作者有话要说:卖萌小短篇:

    孙策:公瑾的初吻给我了,从此之后公瑾就是我的人了

    河洛:呵呵

    孙权:师兄和哥牵手了,不开心,喜欢的人被抢走了,谁有我惨

    河洛:呵呵

    施勋:河洛怎么总叫我师兄,难道他和政儿……

    河洛:☆v☆

    熟人:快来发现我

    河洛:呵、呵

    哦也,一更来了,第二更正在码,可能会晚一些,大家有看出来孙策的性格缺陷么?还有,快来猜猜那个熟人是谁啊,那就是孙策书信里提到的那个认识施勋的人哦,哦哈哈

第47章 三国八:历史有变() 
“道家子冠!”双眼微眯的看着那一脸惊恐的中年男人;施勋惊道。

    男人身着儒衫;额上白须垂下;面有菜色的被施勋提在手中,见状连忙以袖遮脸;摇头道:“不不不,这位大人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那什么子冠。”

    河洛缓步上前,垂眼细细打量了一番,果断道:“不错,就是他。”

    “不是我,不是我。”见状男人头摇得飞快。

    眉头微皱,河洛疑道:“你听得到我说话?!”

    “听不到!”男人浑身一震,脱口而出。

    施勋:……

    河洛:……

    一脸绝望的看着眼神变了的两人;子冠简直是恨不得昏死过去。

    “就是他。”河洛笑道。

    “不错,嘿,子冠。”乐呵呵的伸手打了个招呼,施勋挑眉道:“你是自己招呢,还是……”

    伸手点了点子冠的脑门,施勋咧嘴道:“还是让我先揍一顿在招。”

    惊恐的看着施勋指尖的真气缓缓溢出,男人捂着脸,挫败道:“先找个无人的地方再说,行么?”

    扫视了一圈,营内如今已布置得差不多,偶有稀稀落落的士兵从帐中钻出,疑惑的向这边打量着。

    如今天色渐暗,营中灯火初掌,星星点点的遍布河岸。

    算了算时间,施勋扶起男人,笑着向一边帐内走去,“行,不过我时间可不太多,你最好快点说。”

    帐内,施勋一脸笑意的看着坐在案前的男人,扣了扣桌面,示意道:“说吧。”

    男人踌躇了一会,斟酌道:“其实,我真的不是什么子冠,我就是个大夫。”

    “哦”漠然的点了点头,施勋笑道:“你改行了子冠。”

    河洛亦笑道:“子冠大夫。”

    抓耳挠腮了一阵,男人炸毛道:“都说了不是子冠,我有名字的,我叫华佗,华佗知道么!”

    心中一惊,施勋上下打量了男人一番,蹙眉道:“华佗?妙手回春的神医华佗。”

    点了点头,华佗装模作样的抚了抚胡须,正色道:“不错,正是在下。”

    眉头微挑,施勋晒道:“好吧,华佗先生,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从秦国来到这的么。”

    面上一顿,华佗咳道:“都说了我不是……”

    “咔嚓”一声脆响环绕耳边,华佗斜眼看去,瞥见一旁案角化为碎渣飘落在地,连忙做好严肃道:“其实,我到这里是来寻你的。”

    拍了拍手上的灰,施勋看了眼河洛,疑道:“寻我?”

    河洛目光闪烁的看着华佗,半晌,眸中闪过一丝了然。

    华佗点了点头,笑道:“也可以这么说,我是来寻你身上那件神器的。”

    河洛!心中一惊,施勋斜眼看向河洛,却见男人正一脸漠然的站在一旁,似是对华佗的话毫无反应。

    心中微微泛起一丝不安,施勋抿唇道:“我身上哪有什么神器,别岔开话题,你还没说你是怎么来到三国的,你明明是历史上的人物。”

    看出施勋心底不安,华佗摇头笑道:“我虽身是历史,却也与你一样不属于历史。”

    话音一顿,华佗略带神秘道:“至于我是如何来这里的,天机不可泄露。”

    眨巴眨巴眼看了看华佗,施勋手上一挥,当机立断给了华佗一拳!

    华佗眼冒金星的看着灿笑的青年,不解道:“你怎么打人。”

    从一旁拿了个绳子将华佗捆住,施勋笑道:“他妈的老子最讨厌这句话了。”

    轻拍了华佗两下,施勋轻哼道:“看来你就是孙策说的那个认识我的大夫,孙策还要审你,那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着,等他回来得了。”

    抬脚出了大帐,施勋看了看跟出来的河洛,漫不经心道:“子冠变成了华佗,他是来寻你的,你们相识?”

    河洛不答,眸中映着施勋面上僵硬,缓缓道:“稍后再说,偷袭的来了。”

    营内火把猛然大亮,河畔一声脆响骤起,“当”的一声传进了施勋耳中。

    “敌军袭营!!!”

    营内高喊声响起,施勋抬脚向着营外跑去,下令道:“不得慌乱,按计行事,一小队呢,跟我出营!”

    少顷,数百名兵士跟在施勋身后悄悄溜出军营,沿着山道密密麻麻的潜伏了下来。

    孙权、孙策二人前去攻打笮融、薛礼,营中主帅不在,那么势必便会有人想捞个便宜,施勋便留在了军中布置好陷阱守着大营,果真等到樊能、于糜等人带兵前来袭营。

    眯眼看着军营外密密麻麻前来偷袭的敌军,施勋咧了咧嘴,伸手接过一边兵士递来的弓箭,小声道:“一会我这箭一射出去,你们就将滚石使劲往下推,到时大家一起冲下去,跟他们后边捣捣乱,记得,掉下的兵器一个别漏的都捡回来,咱们正缺这东西呢。”

    兵士们点了点头,一个个摩拳擦掌,两眼放光的盯上营外蹦跶的兵器库们。

    施勋微站起身,咧嘴冲着坡下一笑,手上长弓绷紧,嗡声顿响,黑夜中一道金光飞射而出,划亮众人眼眸!

    同一时间,屯县南处

    孙权领着数百兵士,手上微抖马缰,单枪匹马上前叫阵。

    笮融原本听说孙策前来攻城,胆战心惊的登上城门,哪知放眼看去,却见只是个不及弱冠的小小少年前来攻城,立时便放下心来,哈哈笑了起来。

    “奶娃娃还敢上前叫阵,报上你性命来,爷爷一刀了断了你!”

    孙权双眸晶亮,唇角滑起一抹嘲笑,朗声道:“孙策帐下孙权,前来讨教!”

    孙权之名虽不如孙策,但这少年儿时随父兄打猎射虎之事却也是在江东广为人知,笮融定睛看了片刻,挥手叫了一武将过来,吩咐道:“带五百兵士,下去会会他。”

    片刻,城门打开,那武将领了兵士冲出门外,二话不说便想着孙权冲来,想打他个措手不及。

    孙权策马便跑,跑了半圈后一个猛拐向那武将直冲而去,手上长剑横扫,掀起簌簌风声直向那武将面门砍去。

    武将一惊,抬手便接,两刃相撞之下顿感手臂发麻,心中倒吸一口凉气,这小小少年,竟有如此之力。

    孙权小时便跟随父兄身边骑射打猎,虽是年少,一身武力却也不输孙策,更甚天生力大,如今对上这武将,不仅不败下风,反而隐隐制住了他。

    几招过后,武将渐感无力,反观孙权却是越战越勇,眸色一狠,武将左手一档,大吼道:“兵士何在,给我杀!”

    孙权神色一凛,抽身出了战圈,向着密林中而去。

    笮融由城门而望,眼见那林中人影耸动,惊呼道:“不好!”

    孙权将那武将引入林中,却不在往前,趁那武将进林刹那,侧身跑过,反手一挥,一剑将那武将当胸贯进! 鲜血洒了满林,孙权抽剑而出,喝道:“杀啊!”

    林中兵士蜂拥而出,不过片刻便将那五百兵士打得落花流水,手上兵器全部缴获,此一战胜得漂亮,亦让孙权之名传遍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