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45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45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行!”听出河洛话中敷衍,施勋叫嚣着便要起身。

    一把将施勋压下,河洛手指轻抬,似是含了千万年的期待,温柔无比的吻了下去。

    一吻过后,河洛替施勋顺着气,蹭在施勋耳边,眸中映着满室红霞,莞尔道:“师兄,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数个时辰后,红烛落泪,屋内抽泣声隐隐传来。

    河洛眼眸晶亮,狠狠向前一顶,面瘫脸道:“夫人,我大么。”

    施勋:“大你妹啊嗷嗷!!!”

    严打来袭,一群和谐爬过,总之就是河洛很争气,施勋一晚上没爬起……

    翌日,腰酸背痛的由榻上爬起,施勋两眼乌黑,还不待反应过来,就听得敲门声“啪啪”响起。

    “周郎,黄射率五千水军来袭,孙郎已诏令三军,你快快起身前去汇合!!!”

    眼前一阵泛黑,施勋哀怨的瞥了身旁灿笑的河洛一眼,将在案上窝了一晚的小乔抱至床上,整衣出门。

    公元前199年,逃往流沂的刘勋向黄祖发出求救,黄祖派其子黄射率水军五千人来援,孙策挥师进攻,大败黄射,缴获兵士两千和一千多艘战船。

    十二月八日,孙策率将领孙权、吕蒙、程普、韩当、黄盖乘胜进攻黄祖,周瑜则留守皖城,不予出战。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网文严打,相信大家也知道了,于是这章的肉就变成这样了orz,原本还想先甜一甜在……,从上一卷追过来的亲们,应该明白了我在说什么,不过放心,本文走的是甜蜜温馨路线,请相信作者的人品。ps:谢谢▼_;▼宝贝扔的一颗手榴弹,被炸的幸福的昏倒在厕所里。

第53章 三国十四:孙策之死() 
公元前199年;刘备请命于徐州征讨袁术;在献帝的支持下,刘备领兵由许昌出发;败袁术于江亭一庙宇;袁术气急吐血,落病而亡;传国玉玺被刘备寻得。

    程昱、郭嘉在得知曹操放虎归山,急面曹操痛陈利弊,曹操大悔,派兵追迁刘备回朝;怎料其竟抗命不从;曹操震怒之下派兵追击,刘备落败仓惶之下投奔与袁绍;传国玉玺复被曹操所得。

    许昌

    大雪初至,严冬之下,漫天纷飞落雪将这古老都城覆盖上一股森冷的死寂。

    将发上雪花轻轻拂下,郭嘉推门而入,将这纷乱风雪挡于室外。

    屋内烛光明亮,透出阵阵暖意,曹操坐于案前,双眸为抬,一手搭于腿上,笑道:“来了。”

    点了点头,郭嘉轻咳一声,苍白的脸上现出一抹不健康的红晕,“不知主公深夜唤奉孝前来所谓何事?”

    将案上布包往前推了推,曹操略有担心的看了郭嘉一眼,沉声道:“本想叫你来一辩真伪,但你这身子……”

    “无妨。”笑着摆了摆手,郭嘉上前两步将那布包挑开,明黄色的方布之上,白玉印玺散着温润流光缓缓映入眼中。

    眉头微蹙,郭嘉动容道:“传国玉玺!”

    “不错。”缓慢抚摸着印上金龙,曹操懒笑道:“从刘备那弄过来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如华佗所说,是个假货。”

    伸手捏着玉玺细细看了一番,轻轻磨蹭着那印顶上的五爪金龙,郭嘉沉默片刻,将那玉玺缓缓放下。

    “如何?”双眼紧盯着郭嘉,曹操问道。

    指尖弹了弹那金龙,听着回荡出的沉闷响声,郭嘉眼神清亮,垂眸笑道:“主公,看来我们要依计行事了。”

    “果然是假的。”眉头一皱,曹操叹道:“看来如华佗所说,真印是在孙策那了?不过你又是如何辨出真伪的?”

    沿着印边滑过,郭嘉伸指点着那印上金龙,轻笑道:“这是金。”

    五爪金龙紧扣于白玉之上,耀眼无比,郭嘉眸中被映上熠熠流金,沉吟道:“传国玉玺顶上五爪龙乃是由一金红物质而成,似金非金,却比金更为难得,名为冰晶珊瑚。”

    “世间冰晶只出现过半支,便被按在了那传国玉玺之上,世代留存,而之所以说的得玉玺者得天下,说的便也是那件奇物。”

    眉头微挑,曹操伸手轻抚着玉印,眸中晦涩不明的照出印上双目怒睁的金龙,缓缓流露出一股势在必得,“原来如此,奉孝,派人传信于华佗,让他早作准备,明日出兵两路,一路攻往徐州,另一路……”

    唇角微挑,郭嘉眸内精光一闪而逝,轻笑道:“前往巴丘!”

    公元前200年,孙策率领众将与黄祖对敌,战况激烈无比,黄祖不敌,几乎全军覆没,只身逃亡。

    孙策一鼓作气,乘胜进军豫章,驻军巴丘,为攻打华歆而做准备。

    天地间茫茫素裹,银霜堆落大地,铺向千山万水,放眼望去处处雪白,空旷中一声号角鸣响,远远回荡于整个山巅,碰触了一片寒冬。

    大片白雪积攒而下,连绵至天地尽头,雪地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脚印,一路向着前方营帐延伸而去。

    那脚印之后,一道人影缓缓出现,顺着印记向前,随后躲入了一旁山丘之中。

    身上披了层层毛裘,周身真气缓缓萦绕,施勋一边缩在河洛怀中,一边趴伏在山丘之上,眼眸眨也不眨的望着前方营帐。

    用真气将周围寒气隔开,河洛十分享受当热水袋的生活,紧了紧手臂,懒懒道:“你为何非要跟着行军来此,孙策不是让你留在皖城?”

    轻轻呼出一口哈气,看着眼前白雾弥漫,施勋蹙眉道:“我不太放心,如今历史变化过多,因果也不明了,我担心此处有何差错。”

    河洛懒洋洋的将头搭在施勋肩上,眸色深邃,漫不经心道:“还没那么严重,你如今走了,皖城谁守?”

    微一挑眉,施勋灿笑道:“放心,我给子敬写了封信。”

    “鲁肃。”轻笑一声,河洛挑眉道:“师兄倒是精明。”

    嘿嘿一笑,施勋遥望着帐内缓缓奔出的轻骑,眯着眼睛看了半天,随后伸手扯了扯河洛衣袖,“唉,你看那是谁?”

    抬眼随意一瞟,河洛漠然答:“虞翻,估计被孙策派去劝降了。”

    历史上孙策进军豫章时,曾对虞翻叮嘱一番,告知他,“华歆名闻于世,但绝非我的对手。如果不早归附,将来金鼓一震,战局一开,生灵涂炭,在所难免。”

    孙策让虞翻将此话告知于华歆,华歆听后果然举城投降,孙策不费一兵一卒之力,便收复了豫章。

    而正是此战过后,周瑜也就驻守在了巴丘,直至孙策身亡,两人也再没能相见。

    可如今历史有变,周瑜并未随军来此,也不知此处历史是否一如往昔。

    有些不安的看着那缓缓进入城内的人影,施勋直起身子,顺着山丘悄悄向下滑去。

    “我们离近点,万一有什么事也好做个准备。”反身对着河洛轻声说道,施勋深一脚浅一脚的踏在雪地上,行动缓慢的向着营帐挪去。

    河洛跟在身后,暗叹一声,长腿一跨,三两步追了上去,抬手将施勋捞起,两人脸贴至一处,河洛环抱住施勋胸前,向着营帐走去。

    施勋面色微红,侧头看着河洛极具英气的俊美面颊,索性将全身重量放下,伸手指着帐外一处枯林,吊儿郎当道:“诶诶,司机,就那停。”

    啼笑皆非的看了施勋一眼,河洛无奈的提了提手臂,任劳任怨的向着施勋所指的地方走去。

    时至傍晚,暖暖的斜阳打下,铺了雪地上一层温和血光。

    施勋探头看着城池方向,见一黑点缓缓归来,而那城门处亦放下军旗,开了城门。

    “投降了,没变。”心中松了口气,施勋笑道。

    虞翻带来了消息,江东军便立刻动身收了营帐,孙策由帐内钻出,和孙权并列至一处,骑上马领队前行。

    大队人马汇成一片,遥遥向着城门而去,施勋缩在树后,看着兵马缓缓接近城池,不知怎么的竟升起些许不安。

    耳边似有异响传来,施勋抿了抿干裂的唇瓣,脑中忽然一闪,迅速转头看向城处。

    空中鸟啸声乍然而起,猛的从城中俯冲而来,施勋双眼猛的瞪圆,诧异的盯着那不该出现于此火红机关鸟。

    “道家子冠?!”

    大地震颤声猛然响起,将树枝积雪抖落,施勋向前两步,遥看着城墙上出现的一抹熟悉身影,惊怒而喝,“不好!伯符,快退!!!”

    暴喝声传千里,隐隐埋没于大雪之中,孙策耳畔微微一动,眼中寒光乍现,手上迅速一拉,偏头而侧,一尾银箭掀起长风,擦着脸落于雪地!

    “公瑾?”面色阴沉,孙策微微侧头,瞟见雪地中远远奔来的人影,策马后退,高声喊道:“全军听令,撤出城门!”

    夕阳逐渐沉落,远处地平线上大军突现,呐喊着向这边攻来。

    “郭奉孝!”

    只一眼,施勋便看到了队中青衫男子,回眸看向河洛,施勋恍然大悟:“他们早就算计好了,华歆早便被华佗说动,跟着曹操联合在了一起,就等着今日一战!”

    远处曹操大军逐渐逼近,城内华歆亦派出军队蜂拥而出,被夹于两军之间的江东军,彻底无路可逃!

    微一咬牙,施勋反身向着孙策跑去,沉声道:“河洛,你去阻着华佗,绝不能让他再来添乱!”

    见河洛眸中似有担心,施勋深吸一口气,笑道:“放心,我能行。”

    微一抿唇,河洛手指轻点,画出数道金符旋转着没入施勋眉心,周身法阵突现,河洛起身向着城墙上跃去。

    轻轻一喘,施勋双眸中倒映着奔驰而来的银甲青年,纵身一跃,利落无比的坐于孙策牵来的骏马之上。

    接过孙策扔来的长剑,施勋抿唇看着夜幕下的数万曹军,轻呼了口气。

    孙权策马立于二人身边,少年的脸上带着一股沉沉的锐气,丝毫不惧。

    曹军列队而行,与华歆军成包围之势,缓缓展开。

    长剑高举,施勋呐喊道:“众将听令,鹰阵而行,弓箭手向前,给我射!!!”

    刹那间,漫天箭雨急射而起,向着曹军轰然压去!

    郭嘉眸色微沉,手上一挥,急喝道:“立盾!”

    曹军倏然一立,成千面盾牌直立而起,挡住了飞射而来的箭雨。

    孙策眼眸微眯,提戟冲锋,一声暴喝冲天而响,手上猛力挥下,竟将前方数十名提盾曹军扫出十米之远!

    “江东儿郎们!随我杀!!!”

    “杀!!!!!”

    短短瞬息,战火由茫茫雪地蔓延而起,燃烧了整个夜幕,数万名曹军结阵而起,箭雨纷飞不 断,整片大地如一团看不清的血雾,笼罩了每个人的视线。

    河洛立于城墙之上,面色冷硬至极,与华佗对持而立,手上法阵缓缓旋转,将几十只机关巨人困于城内。

    “这不是这个朝代该出现的东西,华佗,你身为道中之人,怎能破道!”

    眉头微挑,华佗缓步上前,眼中金字旋转而出,徐徐一笑,“河洛,我是来还道。”

    战事一直处于胶着之中,挥剑将攻来的曹军砍下,施勋满身血污的靠在孙策身后,双眸直直对上千万兵骑之后的郭嘉。

    郭嘉眼眸微闭,复而又睁,遥遥望着远处城池,挑唇微笑。

    华佗手指轻点,无数道德字符由一点爆发而出,瞬间破了河洛的整个法阵!

    河洛眼瞳猛缩,暗金色的眸子映着成千上万把冲天而起的利箭,再顾不得其他,转身旋出法身。

    霎时间,金色巨幅猛然化出,万丈金光遮掩了整个天际!

    施勋抬头,愣看着扑面而来的上万箭矢,展臂将孙策护在了身后。

    【师兄!!!】

    金光骤亮,上古阵法蓬勃而出,遮天蔽日般,再现于三国大地!

    华佗笑看着金符旋转的上古阵法,手上一挥,“成了!”

    “这是何物?!”诧异的看着护在两人身前的金色卷轴,孙策急急将施勋向后扯去。

    顾不得跟孙策解释,施勋急忙道:“伯符,你快率人杀出重围,逃往……”

    话语戛然而止。

    施勋愣然的看着孙策面上突现的惊恐,躲闪不及的被揽入怀中,眼侧银光一现,闷哼声响彻耳边!

    “孙策,你杀我主人许贡,今日,便是我们为他报仇之日!”

    如一道惊雷,在脑中轰然炸响!

    施勋木然的看着孙策胸前深入的箭矢,颤抖不已,今日是孙策身死之日?!今日怎会是孙策身死之日!!!

    那射箭的刺客早已被身旁兵士砍杀,施勋目光落于那熟悉无比的乌黑箭头之上,心中瞬间一片冰冷。

    鲜红点点滴落,覆盖着异常洁白的雪,烽烟中,夜幕下,血流成河。

    “师兄,不碍事。”孙策唇边笑容温暖,伸手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