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53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53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刘备败于夏口之后;退居江陵;恰逢施勋派鲁肃借以吊孝名义前往;与江陵城内与刘备相见。

    鲁肃此来是何用意,诸葛亮一见便知;待到鲁肃将江东结盟之意说出后,次日;孔明便作为使者,愿随鲁肃前往柴桑说服孙权,共谋抗曹大计。

    辽阔江面,风浪正起,大江大浪间斜阳洒下,映着秋水共长天一色,此情此景令人心胸顿开,美不胜收。

    首船舱外,施勋与河洛并肩而立,遥望天水一线。

    秋风凉爽,施勋手指轻敲着船头栏杆,懒洋洋的哼着小曲。

    河洛伸手搭着施勋肩膀,听不懂施勋口里哼着些什么,便伸手挠了挠施勋,漠然道:“唱什么。”

    施勋眨眨眼,笑吟吟道:“没什么。”

    河洛微一挑眉,长指一挑,弹了下施勋额头,见施勋吃痛,复而伸指上去揉了揉,问道:“你明明已至江陵,却为何不与刘备相见便提前离去?”

    施勋抬手扒下河洛手指,莞尔道:“历史上去劝刘备的是鲁肃,我总不好抢了他的风头,况且,以性格来说,还是子敬与诸葛亮更合得来。”

    河洛疑道:“师兄不喜诸葛?”

    “那倒没有。”施勋笑道:“他太聪明了,就如郭嘉一般,我若与他相见,心中便总会含着几分警惕,双方互不信任,结盟亦不牢固。”

    “子敬则不一样,他那是大智若愚,容易让人放下心来。”晃了晃脑袋,施勋勾唇道:“况且,我相信子敬,抛去历史不说,以他之能,定能成功。”

    眯眼看着施勋眼中莫名的信任,河洛轻哼一声,瘫着脸扯过施勋,将头靠于肩颈,却也沉默的不说话。

    失笑的摇了摇头,施勋回身看着河洛,笑眯眯的打量了片刻,将人往船头一推,痞笑道:“宝贝,把手打开。”

    搞不懂施勋要做什么,不过那声宝贝确实叫的河洛心花怒放,沉默的看了施勋半晌,河洛乖乖的转过身去,将两手平展了起来。

    施勋两眼亮晶晶的看着河洛,口中轻轻哼起莫名的调子,配合着男子清亮的嗓音,说不出的好听。

    河洛正疑惑着,便觉胸前一紧,施勋将两手环在了河洛胸前,千百年前的三国落日之下,再现了经典中的一幕。

    揶揄般的抚摸着河洛胸前肌肉,施勋笑道:“以前想着哪天一定要和女朋友来这么一段,没想到今天倒是和个男人浪漫了一把。”

    浪漫是何意河洛并不懂,不过女朋友三个字却是听懂了,微皱起眉头,河洛认真道:“我比女朋友好。”

    施勋微微一愣,既而哈哈大笑,“对,对,你比女朋友好,宝贝你最好了。”

    促狭的眨了眨眼睛,施勋抿唇道:“你知道咱俩这个姿势叫啥么?”

    河洛高大的身子被揽着,微有些不舒服的扭过身,漠然哼了一声。

    轻咳了一声,施勋摇头晃脑道:“这叫太太你可好”

    见河洛怔愣的表情,施勋笑嘻嘻的将‘太太你可好’的剧情讲了一遍,接着道:“太太你真好,要是按照下面的剧情,就是咱俩一起跳江了。”

    眯眼看着施勋使坏的表情,河洛唇角轻轻一勾,手上一紧,将施勋整个困在怀中,在施勋惊恐的表情中,仰头跃进了江中。

    施勋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等水面已经近在眼前的时候,这才‘啊’的一声,瞬间大叫了起来,“等!等等等,啊!!!”

    江面惊起一片飞鹅,惨叫着一头栽进水中,施勋被水流冲的不自觉的松开了手,茫然的眯着眼睛,望着水底折射下的一片片阳光。

    金色的光辉映在水中,折射出一道道透明的光柱,打在施勋的眼中,照映出来男人暗金中的温温笑意。

    河洛暗金色的眸子在水底显得格外清澈,在施勋慢慢下沉之时,温柔的将唇抵了上去。

    发丝缓缓缠绕至一处,两人在水底,温柔的吻着。

    半晌后,被河洛揽着跃上甲板,施勋疲惫的仰躺在船头,衣衫湿哒哒的贴在身上,显现出男子完美的身体轮廓。

    河洛满意的看着施勋,俯身轻吻一记,沉声道:“师兄,我不会像他如此。”

    施勋呆愣愣的看着河洛,耳边缓缓传来男人低沉有力的声音。

    “你我二人,同生共死。”

    大江之上,日落万年。

    是夜,曹操帐中

    火光微跳,跃出满室寂静,曹操俯身立于案前,目光阴沉的扫视着案上地图,缓缓叹出一口气,“如今已攻至当阳,却还是被刘备给逃了,这大耳贼,逃跑的功夫倒不错。”

    轻揉着额头,曹操皱眉道:“若无那些虎将,此人早便被我曹操拿下,当真是天不助我啊。”

    荀彧立于一侧,轻叹道:“刘备一逃,去无可去,不是驻守江陵,便是向着江东而去,与东吴结盟。”

    曹操一愣,疑道:“东吴?孙权,周瑜。”

    荀彧点头道:“不错,此二人亦可称为当时豪杰,况且江东能人辈出,水上作战远远强过我军,一旦刘备与之结盟,对我军威胁巨大,不可不防啊。”

    曹操了解般的点了点头,似是想到了什么,长叹一声道:“奉孝也曾对我说过,要防着周瑜。”

    室内猛的陷入一片寂静,曹操沉默的背手立于案前,眼中微有恍然,似是怀念曾与郭嘉彻夜长谈的日子,又似是落寞着那未曾表明的心思。

    可惜,斯人已逝,那未表明之意,终是再无人可倾吐。

    半晌后,曹操长吁出声,回过神来缓缓扫向案上地图。

    伸指点着地图上江东之地,曹操抬眸看向荀彧,眼中闪烁着深深的战意,沉声道:“如今北方已尽归我所有,是时候该南下了,荀彧!传令三军,休整备战,待蔡瑁将我水军训练完毕,便即刻南下,平江东!灭孙权!!!”

    **

    十月,江边波浪缓起,施勋所领战船抵达柴桑,船只刚一靠岸,施勋便由船上踏下,马不停蹄的赶去见孙权。

    此时应是刚下完早朝,施勋见文武官将一个接一个的由殿内走出,摆了摆手,便向着内院走去。

    院内落了一地的秋叶,红似火的层层叠叠在一起,煞是好看的铺展开来。

    施勋饶有兴趣的踏了上去,“咯吱咯吱”的踩了起来,待踩过一圈,方才身心舒爽的向前走去,留下一堆被蹂躏过后的残枝败叶。

    那边孙权早已听到声响,笑着探出头来喝道:“师兄,那叶子可是招惹你了,为何一回来就寻它的不痛快。”

    施勋微微一愣,抬头看去的刹那却不禁有些怔愣。

    离开不过十几日,孙权似是又长大了一些,面庞越加成熟,侧脸微微带着些冷硬,深邃的眸中含着些笑意,却又带着抹熟悉的内敛。

    这熟悉的面庞让施勋险些有种又回到了秦国的咸阳宫中,与那少年天子日夜相伴,赏秋日红叶。

    皱眉看着施勋一副呆滞的样子,孙权不自觉的摸了摸下巴,不悦道:“师兄?”

    施勋微一回神,笑着摇了摇头,进了屋去。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有点被打击到了,很抱歉有些消沉,不过没关系,我会继续努力写文的,恩,最近字数不足啊,这样好了,明天双更吧,哦也!

第63章 三国二四:赤壁之战(一)() 
庭院深深秋红落叶;屋内挡板微开;洒下一室阳光。

    施勋略带惆怅的看着铺了一地的木简;伸指挑开一卷;面无表情的冲着孙权晃了晃。

    孙权以袖遮脸;干笑道:“这几日公务繁忙,这都是那些大臣们弄来的。”

    “大臣?”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卷上公文;无不是些要向朝廷请降的废话;施勋冷笑一声;抬眸看向孙权。

    “权儿,先不说大臣;你又是何想法?”

    听施勋这么问,孙权放下手来;漫不经心的将那木简挥至一旁;“张昭先生说曹操雄兵百万,悍勇无比,且挟天子诏令,非我所能敌。”

    了解般的点了点头,施勋笑道:“所以呢?”

    微微一笑,孙权勾唇道:“但子敬先生说,江东文武,人人可降,唯有我,万万降不得,只因一旦降曹,便只能做那笼中之鸟,为人所困!”

    似笑非笑的看着孙权,知他心中主意已定,施勋松口气道:“子敬这是说了句大实话。”

    孙权眼中坚定无比,深吁一口气,沉声道:“所以,我只能战,而且此战,要必胜!”

    施勋沉默的看着孙权眉宇间隐隐的帝气,轻笑着拍了拍孙权的肩,“看来子敬教了你良多,孙权,你长大了。”

    孙权微微一愣,唇边显出一个略带腼腆的笑容,低声道:“不止子敬先生,师兄,我亦不想让你被那曹操招揽过去,再不能伴我身边。”

    孙权的面庞温温的覆了一层柔光,俊秀的眉眼带着些许暧昧,目光沉沉的盯着施勋。

    施勋略有疑惑的看了孙权几眼,不在意道:“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粘着师兄。”

    打趣般的弹了弹孙权白净的额头,施勋揶揄道:“将来你若是娶了媳妇,就该嫌师兄烦了。”

    “不会”轻笑一声,孙权漫不经心道:“哥娶了嫂嫂,不还是整日与师兄住在一处,况且如今师兄亦是有妻之人,不也是孤身住于一处。”

    施勋心觉孙权语气似是不对,却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只得尴尬的挠了挠头,转移道:“这不是战场无情,怕她伤到么,况且庐江那边有她姐姐陪着,我也放心一些。”

    “是么。”眉头轻挑,孙权眸中含着抹不易察觉的复杂,沉默的看了施勋许久。

    施勋不知怎的竟被看得有些心虚,微咳了两声,解释道:“况且如今形式紧张,我还是一人住着比较好……”

    “师兄。”打断了施勋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孙权欲言又止道:“那日长坂坡战场之上,你……”

    施勋顿时一阵心惊肉跳,漠然道:“什么?”

    见施勋面色微冷,似是有所抗拒,孙权顿了顿,随后笑道:“无事,我只是在想,师兄若是能整日陪着我就好了。”

    见施勋稍稍松了下来,孙权笑着揽了施勋肩臂,似是随意的紧了紧手掌,开口道:“若是师兄一直在此,那些老臣,怕是也不会如此轻易说出请降之词。”

    挑眉看着孙权,施勋哼道:“那可不一定。”

    向前几步,施勋一手拿起案上木卷,手指微微摩擦片刻,将木卷一把拍下。

    眼带笑意的看着孙权,施勋眸色清亮,轻笑道:“不过你大可放心,子敬可是给那些老臣们,找了个不错的对手!”

    数日之后

    江东微波缓起,白里浪间船只靠岸,鲁肃先由船中踏出,笑嘻嘻的伸了个懒腰,随后帐帘一掀,一身着儒衫,手摇羽扇的高大男子,施施然由舱内而出。

    那男子面容儒雅,眉目清亮,眸中若有大智,羽扇轻摇,泰然自若,却正是诸葛孔明。

    鲁肃一脚上岸,畅快的舒了一声,回身道:“孔明啊,江东已到。”

    诸葛亮摇了摇扇子,眼神明亮的打量了一番,微微一顿,笑道:“江东富饶,名不虚传,这人人面上之色,无不是安然二字,可见你家主公之能啊。”

    鲁肃颔首笑道:“我主确是少年英才,不过这功劳却还是少不得我一好友。”

    诸葛亮了然道:“周瑜周公瑾?”

    见鲁肃笑而不答,诸葛亮眼中微有好奇,羽扇又摇了摇,问道:“周郎之名,在下早有耳闻,只是不知是何等人物,能得子敬先生如此钦佩。”

    唏嘘般的摇了摇头,鲁肃叹道:“孔明啊,你是有所不知。”

    见诸葛亮更为好奇的凑了过来,鲁肃眼中泛光,面带回忆道:“公瑾的蛋炒饭,可是一绝啊!”

    诸葛亮:……

    是夜

    乐不可支的看着鲁肃,施勋哈哈笑道:“我那蛋炒饭,当真是让你如此惦念?!”

    鲁肃泰然自若的喝着茶水,附和道:“那是自然,不过你已好久没在做过了。”

    笑眯眯的看着鲁肃,施勋晃了晃脑袋,一拍木案,起身道:“好说好说,子敬,若是你能让诸葛亮心甘情愿的献出讨曹大计,别说是一碗,一盆我都能做出来!”

    鲁肃一边笑言“使不得,使不得”,面上却是灿烂无比,迅速起身,朝着门外飞奔而去。

    夜色弥漫,映亮天边无数繁星,施勋颊边发丝被秋风拂的飘起,随后,被一大掌握与手中。

    见鲁肃已跑的没了踪影,施勋关了房门,回身将发丝抽出。

    河洛微有不满的揽着施勋,若有所指的哼唧了起来。

    施勋嘴角微抽,无奈道:“又怎么了。“

    河洛一脸面瘫,漠然的揽着施勋脖颈,委屈道:“我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