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58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58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然后呢。”双眼微微泛红,孙权漠然道:“然后你就要离开我了,是么。”

    孙权话中含着冷冷的愤意,却又带着些悄然的落寞,他看了看河洛,垂眸道:“师兄,你最终还是选了哥,即便是他已经死了。”

    河洛沉默的坐于一旁,眼神复杂的看着孙权,似是了然,似是怅然,又似悔意。

    阳关变换着洒在室内,案前两人一站一坐,铺下层层金辉,映在河洛眸中,犹如看破了千万年的光景。

    孙权最后看了一眼河洛,拿着玉印站起身来,唇边缓缓挂了一抹笑意,“师兄放心,这印玺在我手上,我定会让它,物尽其用。”

    施勋怔怔的看着孙权唇边笑意,缓缓点了点头,“那便好。”

    建安十三年十二月,曹操败走华容道,幸被关羽所放,带着残兵败将狼狈逃回南郡。

    消息穿回东吴大帐,施勋当即下令,带程普,甘宁等将率兵进军南郡,至江边与曹军将领曹仁相遇,遂停下兵马,和曹仁隔江相持。

    当夜,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悠然飘落。

    稀稀疏疏的小雪如雨点般一层一层的覆盖而上,放眼望去,所及之处皆是雪白,帐内炊烟缓缓升起,雾气笼罩于眼前,模糊了天地广阔皑皑白雪。

    雪点逐渐变大,不过一会儿便埋了厚厚的一层,那雪异常松软,伸脚塌下便陷了一个深坑,直直到了腿肚。

    夜色中,施勋脚下一深一浅的踏着雪坑,望着天边雾蒙蒙的一轮月边,自顾自的向前走着。

    耳边簌簌声传来,洁白的雪地上一双黑靴格外明显的映入眼中。

    施勋笑了笑,脚下不停,低着头撞进河洛怀中,温暖的发出一声叹息。

    河洛双臂微一使力,将施勋从雪地中拔起,也不放下,就那么带着他悬在了半空。

    漫天飞雪覆盖了整片天地,却半点也落不进两人身边,施勋被河洛揽着护在怀中,身前轻柔的罩着符光,似要看尽天荒地老。

    施勋抬头看着河洛,看着那英俊的侧脸,望进那暗沉的金眸,轻轻一笑,“这是你我一同见过的第几场雪?”

    河洛揉了揉施勋的头,笑道:“第十万五千四百场。”

    施勋张了张嘴,嗤笑道:“记不清就算了,好歹说个靠谱点的行么。”

    “是记不得了。”轻揽着施勋,河洛莞尔道:“应当是更多一些,有千万场吧。”

    撇了撇嘴,施勋沉默了半晌,轻声道:“其实我也记不得了,河洛,等东西找完了,我弟弟也醒了,你就跟我回去,咱们三个人一起在雪天里吃火锅,你陪我一起算算,下了多少场雪。”

    施勋脸颊微红,有些紧张的扯着河洛衣袖。

    河洛唇角带笑,将施勋的手指细细的裹紧手中,低低的应了一声,“师兄,千年万年,生生世世,我会与你看一辈子的雪。”

    三国,建安十三年初雪,大雪温柔的落下,不知掩埋了何许誓言……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果然是甜文。

第67章 三国二八:河洛之怒() 
建安十三年一月;施勋率大军进攻南郡,与曹仁隔江对持,两军交锋数次,各有胜败;曹操大军由曹仁带领,占据着南郡南岸;兵马充足;而施勋则屯驻北岸,不断向曹仁发起进攻,逐渐将战线拉至夷陵城处。

    夷陵城乃南郡军事要地;重要无比,两军在此交战,无不想将其纳入口中。

    两军军力相当,相持近一年,曹仁军中粮草逐渐不足,入冬之时,施勋下令,由甘宁趁机带小队前去占据夷陵,他则随后赶到。

    甘宁日夜兼程,不过数日便将夷陵一举占领,随后据守城中。

    建安十四年,腊月,南郡两岸大雪纷飞,山丘处秃丫丫的一片,羊肠小道,一处骑兵缓缓而过。

    为首的武将手持长剑,略带警惕的打量着四周,山雪寂静,不见半点声响。

    马蹄声踏在雪上,发出悉悉索索的摩擦声,由南岸至夷陵不过几百里,却是大雪封山,道路崎岖。

    时至傍晚,天色一片暗沉,又是下雪之兆,派去探路的哨兵迟迟未归,武将眼眸微微一转,呵斥道:“都快些赶路,要赶在落雪前抵达城中!”

    队伍稀稀落落的脚步声响起,那话音层层叠叠的在山谷中回荡开来,复又回归寂静。

    战马警惕的打了个喷响,停住步伐,那武将眉心紧皱,望着前方积雪的山林,冷笑一声,大喝道:“前方有埋伏,全军听令,敌军来袭!”

    “奶奶的!”

    破空声猛然袭来,长箭骤现,擦着那武将脑边将一曹军射下马来。

    武将丝毫不为所动,两眼紧盯着前方,高声道:“曹丞相帐下,曹仁在此,敢问来者何人!”

    雪地中清脆铃声“叮当”响起,少顷,一手持长弓,衣着华丽的男子懒洋洋的从雪地上探出个头,嗤笑道:“老子管你是谁,儿郎们,都给我上!”

    “甘兴霸!”首当其冲将攻来的江东军一剑扫开,曹仁策马而上,下令道:“给我上,生擒甘宁!”

    “奶奶的!”怒骂了一声,甘宁一手抡刀,脚下几步点上,一个倒勾将战马上的曹军一把踹下,反手砍下头颅!

    嗤了一声,甘宁伸手扯过身后长弓,半跪于地上,搭弓射箭,一连串动作漂亮无比。

    虎将!

    心中暗叹一声,曹仁猛的上前,一把拦下甘宁大刀!

    刀剑相接处一声碰撞沉闷响起,两人各自后退半步,曹仁举剑向前攻去,下令道:“弓箭手,齐射!!!”

    霎时间,流箭布满山林,江东军此次派来偷袭人数本就不多,此时更是被伤了数人,立时处于弱势。

    看出甘宁心神有些不定,曹仁剑上一逼,眯眼道:“你领这么少的人前来埋伏,怎么,城内兵马不够?你家都督呢?”

    “开玩笑,老子手下有十万大军,对你,十个就够了!”不屑的哼了一声,甘宁咬牙翻身,一把将曹仁震出几步,吼道:“全军听令,撤退!”

    江东军迅速集结为一队,且战且退,向着山丘两旁缓缓退去。

    “不能让他们退,骑兵追上,围起来!”曹仁一边下令,一边不依不饶的紧逼上前,逼问道:“你家都督呢,他怎么不跟你前来?!”

    曹仁力大,片刻不停的挥向甘宁,甘宁有些不支的拿刀挡着,一个侧滚翻避开挥下的长剑,满脸怒容的骂道:“奶奶的,我家都督关你啥事,你问毛子问,你看上我家都督咋的!”

    甘宁一身匪气,话也是胡乱嚷嚷着,想着办法脱身,哪知曹仁一听这话,手下一停,竟有些怔愣当场。

    甘宁见状连忙几步登上山去,回头痞笑道:“哟,让老子猜中了!”

    曹仁瞬间面色涨红,眼眸带着寒意看向甘宁,飞身上前,手上长剑一掷,向着甘宁猛的刺去!

    甘宁面色一变,劈头躲开,拔腿迈上树去,灵活的向一旁荡去。

    曹军铁骑向来彪悍,甘宁带来的这数百人远不能敌,撤退之中便又少了将近半数,甘宁心中急切,荡至一旁坡上翻身滚下雪地,架起刀便向着曹军砍去!

    曹仁手上弓箭直直对上那穿着异常明显的锦帆贼,黑铁肩头泛出寒冷光泽,弦声“嗡”的一响,疾驰而去!

    甘宁耳边微微一动,惊愣的抬起头,颊边金光乍现,猛的越过甘宁与他身后那极速飞来的铁箭相撞,瞬间,将那铁箭折断!

    “甘宁,谁让你来偷袭的!等着回去挨板子吧你!!!”

    一声怒吼猛然在甘宁耳边炸响,少顷,山头雪地处数千名江东军俯冲而来,瞬时间加入战圈!

    施勋翻身下马,猛的给了甘宁一拳,怒道:“胡闹,为什么不等我来支援?!”

    甘宁笑嘻嘻的受了施勋这一拳,痞痞道:“唉唉,都督莫生气,我不是怕丢了城池,就先带着弟兄们来探探。”

    施勋将弓背于一旁,冷冷道:“如此儿戏,若是一个不慎,丢了性命怎么办。”

    甘宁挑眉笑道:“嘿,都督关心我。”这锦帆贼向来没个正行,挤眉弄眼的就要凑上前去。

    耳边冷风忽而滑过,一股杀意扑面而来,甘宁警惕的一个转身,避开了一箭,瞪着眼抬头望去。

    雪地上,河洛缓缓放下手中弓箭,唇角抿着一个冷硬的弧度,一步一步踏上前来,在施勋身后站定。

    不去理甘宁此时扭曲的脸庞,施勋大步上前,朗声道:“曹仁,又见面了!”

    曹仁眯眼望向此处,抿了抿唇,开口道:“周瑜,你与我相约一战,如今再见,你可敢应战!”

    甘宁撇嘴道:“都督,别理他,他们人少,咱上去揍死他!”

    不理会甘宁在一旁瞎嘟囔,施勋吩咐道:“你带着兄弟们先行撤退,曹军这只是先行部队,后面还有万人,我带来的兵不多,曹军能杀多少是多少,你先回城去,在夷陵屯兵。”

    甘宁应了一声,扭头吼道:“儿郎们,跟将军我杀!”

    “杀!!!”

    压了一天的雪终于在夜晚轰然落下,漫天飞雪中,曹军与江东军迅速混为一处,烽烟于雪中沉沉蔓延开来。

    施勋回头看了看河洛,小声道:“你去帮帮他们。”

    河洛低头亲了亲施勋,漠然道:“不可应战,你内伤未愈。”

    “早就好了。”施勋嘟嘟囔囔的拿起长剑,抬头看着河洛眉头紧皱,一脸严肃的样子,凑上前去“啵”了一口,无奈道:“行了,还不到应战的时候。”

    河洛满意的点了点头,扇着翅膀转身离去。

    曹仁面色铁青的看着这对狗男男,上前几步,冷笑道:“都督此事可是江东众人皆知,委身于人,不怕人耻笑!”

    卧槽!

    施勋两眼一瞪,嗤笑道:“老子这样关你什么事,还有,谁他妈告诉你老子委身于人的!”

    曹仁一噎,犹豫的瞟了一眼远处身形高大的黑衣男人,吞吐了半晌,怒道:“来战!”

    施勋两眼一眯,笑道:“不战。”

    没料到施勋会这么回答,曹仁愣了半晌,冷冷道:“怎么,被人当女人看待,你就连个男人也不像了。”

    施勋微一眯眼,抬手便是一箭,分毫不差射向曹仁手上剑柄,曹仁被那大力猛的一震,手上一动,长剑落地!

    面无表情的看着曹仁眼中惊怒,施勋挑了挑眉,漠然道:“三日后,夷陵城外,我与你一战!”

    远处战声已是告歇,甘宁带着几千江东军几乎将曹军剿灭了一半,趁着雪势抢了曹军数十匹战马,一溜烟的向着小路撤去。

    河洛见江东军已尽数撤退,策马回至施勋身边,伸手扫了扫施勋头顶落下的雪花。

    施勋莞尔一笑,起身跃至河洛马上,冲着曹仁摆了摆手,策马冲下坡去。

    曹仁面色冰冷的看着马上二人,怒喝道:“给我拦住他们,抓到者重赏!”

    “飕!飕!飕!”三箭齐射,将冲上来的曹军一并扫下,施勋弯弓搭箭,一个接一个的飞射而去,迅速杀出了一条血路!

    河洛懒懒的扶着施勋腰后,手掌微抬,金符疾射而出,所漫之处显出道道屏障,二人如过无人之境,闲庭散步一般,驾着马悠悠行去。

    曹仁双唇紧抿,一拉马缰俯冲而去,却在离二人十步之处猛然一顿,再也无法向前!

    雪点层层覆盖而下,那直刺而来的寒意如有实质,穿破雪幕清晰的落在曹仁身上,让人瞬间不寒而栗。

    曹仁颤抖的抬起双眸,咬牙看去,却在对上那冰冷的目光后,惊得不能动弹半分。

    那坐在马上的男人缓缓扭过头来,面容整个由兜帽中露出,目如死海,暗金色的眸中含着凛冽的杀意,沉沉的注视着他,就如看一只蝼蚁般,不带丝毫情绪。

    男人看了片刻,漠然的转过头去,似乎只是看看而已,或许,只是无聊的出了会儿神。

    但是曹仁知道,那个男人在警告他,他的眼中不带丝毫感情,却足以让他永远记住那股带着警 告的杀意。

    男人在告诉他,你不配,妄想着那个属于他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这卷差不多了

第68章 三国二九:最后一战() 
三日后;夷陵城外,战鼓声隆隆作响;曹仁如约前来;立于茫茫雪地之中悍然开口;“周公瑾,曹仁来战!”

    施勋立于城上,眯眼看着雪地上乌压压的一片曹军,嫌弃的皱了皱眉头;诚恳道:“真像一群打不死的小强。”

    甘宁站于一侧,自然不知道小强是何意,晕乎乎的看了看施勋;烦躁道:“都督,那武将真他妈烦;待老子下去斩了他,省得他老缠着你。”

    拍了拍甘宁肩膀,施勋笑道:“行了,你一会儿带兵出后城,绕到北岸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