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62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62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裰印

    那玉钟在成形的瞬间轰然一震,霎时间,钟声四响,穿破了万里辽阔河山,缓缓回绕于整个三国大地!

    “铛!铛!铛!”

    三声钟响敲开漫天云雾,千万道阳光穿透云层的遮掩毫无保留的洒向大地,丝丝缕缕的打在殿前,刹那间,满堂金辉。

    玉钟微一旋转,化为一道白光,轻飘飘的穿过大殿,没入天际。

    轻小的浮尘飘荡在光束中,铺下了一地暖阳。

    窗外鸟啼声悠悠划过,潜入安静无比的大殿,案前,孙权微微侧着身子,轻轻的趴伏在案上,白净的脸上画了道柔柔的阳光,双眼微微阖着,唇边,笑意温暖。

    公元252年,东吴孙权病逝,享年七十岁,谥号大皇帝,庙号□□,是三国时代统治者中最长寿的一个帝王。

    传说孙权逝世当日,天际有丧钟声传来,震响了整片大地,而那之后,孙权身边的传国玉玺,却也不翼而飞。

    历史之外,一束白光缓缓落下,化为一金色玉钟落于青年手上。

    施勋眼眶微红,轻轻摩擦着玉身,微微低头,温柔的轻触着玉钟。

    “无疾印毁,无疾力散,王者始于无疾,终于无疾,王权有逝。”

    伸手接过玉钟,河洛莞尔道:“此欲,乃王者无疾。”

    “我知道了。”抽了抽鼻子,施勋抿着唇,声音沙哑,“生老病死,天道轮回。”

    白光于手中柔柔散开,渲染了两人身形。

    河洛手掌坚定的抚上施勋额头,沉声道:“师兄,我愿与你同生共死。”

    ——三国卷:亡者无疾·王权有逝——

    作者有话要说:妈妈呀,结尾真是憋死我了,ok,三国卷完啦,开启新地图~

第72章 战国一:鬼谷二徒() 
粤若稽古;圣人之在天地间也;为众生之先。观阴阳之开阖以名命物。

    捭之者;料其情也。阖之者,结其诚也,皆见其权衡轻重;乃为之度数;圣人因而为之虑。

    阴阳相求;由捭阖也。此天地阴阳之道;而说人之法也。为万事之先,是谓圆方之门户。

    ——《鬼谷子》

    公元前475年,战国时期,诸侯割据,继春秋百家争鸣之后,各诸侯国逐渐由政治斗争转变为激烈的国土战争,其中实力最强的七个诸侯国分别为齐、楚、秦、燕、赵、魏、韩,这七个国家并称为“战国七雄”。

    七国之间,因疆域财富等问题,各国间战争无数,在此之下,随着战争的烈度急剧上升,各国人才辈出,文者智,武者勇,百家游国进说,争相参与到这些大战之中,而战国时代的大幕也随之拉开。

    除此之外,还有一神秘门派,号为鬼谷,而历代鬼谷子一生只收两徒,一为攻,一为受……

    施勋:“……”

    啸鸣声由山谷远远传出,缠绕于翠绿山峰,拨开顶上万顷白云,一触接天。

    施勋面无表情的在坚硬的岩壁上再次画满一个正字,嘴角略微抽搐一下,缓缓扭头,看向无聊的靠在岩壁旁打盹的男人。

    抬手在河洛脑门上狠狠敲了一下,施勋双眼微眯看着那犹带困倦的暗金双眸,不爽道:“起来!”

    河洛鼻间打了个小小的喷嚏,长指微伸,将施勋的手攥入掌中,略微些抬起眼眸,懒懒道:“师兄,又想要了?”

    我要你妹啊啊啊!!!

    一巴掌将河洛彻底打醒,施勋略有郁闷的点了点脑袋,皱眉道:“你这给我传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怎么,怎么都是点文料似的东西?”

    河洛似醒非醒的看着施勋,手指轻轻点上施勋额头,片刻之后,漠然道:“哦,传错了,给你换回来。”

    施勋狐疑的看了看河洛,还未开口,脑中金字便再次涌入,施勋只得收敛心神,细细规整起脑中信息。

    半晌,唇间似有轻触感传来,施勋抿了抿唇,倏尔睁开眼睛,挑眉笑了笑。

    河洛眼中划过一丝极快的忧虑,垂下眸子,漫不经心的吻了吻施勋,说,“怎么样,看明白了。”

    施勋抬眼瞟了瞟远处密林中的窄小山洞,细细想了想,莞尔道:“明白了。”

    山谷中清风悠然而过,此时虽日头正盛,但打在满是绿荫的谷中也不过是透下几缕金辉,映出满地阴凉,小风一过,吹得树叶哗哗作响,再添几丝凉意。

    施勋伸手拍了拍袍子,慢悠悠的晃着,“面壁面完了,总算是可以出去了。”

    施勋身上的袍子极其宽大,袖口花纹繁复,前襟处绣有阴阳八卦图案,端的是仙风道骨,极其装逼。

    而这袍子,便是鬼谷派弟子的门派衣着。

    河洛跟在施勋身后,瞟着那袍子,过了一会儿,缓声说道:“鬼谷派与道家亦是有些渊源的,鬼谷子知天文,晓地理,战国时期,百家之中唯有道家、鬼谷,可一窥天道,你体内本就有道德经所带道法,对着鬼谷子,也不必惧他。”

    点了点头,施勋莞尔道:“战国,倒真是一个熟悉的朝代。”

    两人已至洞前,施勋看着洞口的石门,双手揽袖,无聊的站在洞前等着。

    片刻之后,洞外脚步声隐隐传来,河洛手上一挥,转瞬消失于洞口。

    洞门缓缓被开启,少顷,一少年由洞外走进,俊秀的面上带着些许焦虑,见到施勋后眸色一亮,唤道:“师兄!”

    少年与施勋衣着一般,长相俊秀白净,面上带着几分温和笑意,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缓缓松了一口气,略带担忧道:“师兄,你没事吧,这几日我一直在劝说师父,怕你在此出了什么……”

    施勋一脸漠然的站在门侧,双唇紧抿,面无表情的看向少年。

    “孙膑。”出声打断了少年的话语,施勋面色冰冷,微微斜着眸子,挑唇笑道:“用不着你多事!”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非常短小的一章,大家就当做一个卷前介绍来看吧,提前预告一下,这卷应该会短一点,恩,因为我实在是不舍得虐啊,嘿嘿,前方高能预警哒。

第73章 战国二:少年孙膑() 
数日前施勋刚一至战国便是落在了这么一个山谷中;身旁除了一小包干粮再无其他;要不是前些日子有人在洞外喊着什么师父;禁闭的,他险些以为河洛将他带错了地方。

    这山谷中幽静无比,灵气充沛;穿越以来第一次没有遇到什么人;施勋倒也乐得清闲;没事修炼着真气;整理河洛传来的信息,在草地上滚几个圈,于是,两人就在这山谷中过起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这些日子施勋将山谷转了个遍,身上的修为也是涨了一大截,而河洛却是一反常态的没有将这一世的身份告知于他,直到从那山谷中出来之前,施勋才总算明白了自己这一世的身份,同时也明白了,河洛为什么迟迟不愿告知于他。

    面无表情的在前边走着,施勋斜眼看着跟在一旁的少年,漫不经心道:“孙膑,这些日子师父可有跟你说过什么?”

    孙膑微微抬头,踌躇片刻,缓缓道:“师父这几日也有些后悔,说是师兄也并无甚过错,不应……”

    “我不是问你这个。”微一抿唇,施勋漠然道:“师父这几日可有传你功课?”

    孙膑怔愣的抬起眼眸看向前方,施勋白净的面上一片冷漠,唇角抿着一个警惕的弧度,视线却并未向他看来。

    眸中闪过几缕淡淡的失望,孙膑摇头道:“并无。”

    微一点头,施勋有些不忍的斜了下眸子,看了看低着头的少年,复又抬起脚,大步向前走去。

    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而有一神秘门派,号为鬼谷,鬼谷诡秘,社会纵横、自然地理、宇宙天地玄妙;其才无所不窥,诸门无所不入,六道无所不破,众学无所不通。

    鬼谷之主名为鬼谷子,一生只收二徒,传于其捭阖阴阳之道,纵横将兵之术,孙膑、庞涓二人拜鬼谷子为师,学其将兵之道,一为阴,一为阳,阴者谋,阳者战。

    山间清风阵阵,远处小茅屋中晨烟袅袅而起,于半山腰腾然映入眼中。

    施勋脚步一顿,回首瞥了身后少年一眼,反过身将其扯起,脚尖一点,如鹰展翅般向上猛然掠去。

    孙膑目瞪口呆的靠在施勋肩上,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双手紧紧揽着施勋脖颈,结结巴巴道:“师,师兄,你什么时候学会飞……咕噜……噗!”

    突的喷了施勋一脸口水,孙膑被风灌得直翻白眼,瑟缩着埋下了头。

    施勋:“……”

    到了地方,施勋面色铁青的将孙膑扔在地上,伸手抹了把脸,看也不看的向前走去。

    孙膑慢悠悠的从地上爬起,双眸中微微带着些许欣喜,唇瓣微挑,抬脚跟上。

    施勋双手揽袖,沉默的走上阶去,清澈的瞳中映出谷外万顷蓝天。

    “师兄,战国初期,道法盎然,鬼谷门派中灵气充沛,你可借机修炼自身道气,习得阴阳捭阖之法。”

    “鬼谷弟子每世唯有二人,其二人向来不合,阴阳不交,师兄,你此世身为庞涓,攻略人物不说你也应知是何人。”

    “但不同的是,此次目标,你所要做的则是让孙膑对你心生怨恨,并取得物品:怨憎髓……”

    庞涓与孙膑向来不合,他因嫉妒孙膑才能而将其髌骨取下,而最后,庞涓亦是死于孙膑设计之中,万箭穿心。

    孙膑站在后方,无聊的扯着根狗尾巴草摇来摇去,施勋动了动唇,一步,迈入那屋中。

    **

    鬼谷子乃是谋略大家,他所讲的谋略之道,是被后人称为千古奇谋的鬼谷子之术,其所知的游说之道,用兵之道,亦让他成为纵横家当之无愧的鼻祖,也是兵家的代表人物。

    鬼谷堪称是万圣先师,万圣之祖……

    ……去他妈的万圣之祖。

    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中年男人,施勋咧了咧嘴道:“师父长得可真是年轻啊,呵呵。”

    那中年男人目不斜视,宽大的袖子缓缓掩上嘴角,低声咳道:“恩,为师修道许久,这容貌自是无甚改变,那个,庞儿,你既已受罚,想必也应该知错,快快回屋稍作休息,待明日我在与你二人传课。”

    男人眼神微有躲闪,带着些许诧异,似是见了什么出人意料的情况。

    施勋双眼微眯,心下了然,估么着是自己来的时间与他所料有差,故而才一下子漏了陷。

    轻哼了一声,施勋笑嘻嘻的上前两步,故作疑惑道:“师父可是身体不适,为何声音如此低沉?”

    男人身子微微一动,额角出了一层细细的薄汗。

    孙膑站于一旁,侧头打量着两人的互动,面上泛起些许困惑,直觉的今日的师父、师兄皆有些古怪。

    唇瓣微抿,孙膑上前一步站于两人之间,温和道:“这几日谷中阴凉,师父怕是受了风寒,师兄你刚出谷,不如我们先回去休息,让师父好好调理一下。”

    施勋动作一顿,有些诧异的看向孙膑,垂眸想了片刻,晒然道:“原来如此,那徒弟便先行告退,明日再来给师父请早。”

    反正来日方长,施勋也不怕这人跑掉,既然他来到战国,想必也是有事要办,迟早都能逮住他。

    微微一笑,施勋拱手离去,也不管一旁站着的孙膑。

    知道又是被师兄故意忽视了过去,孙膑面上却无甚表情,和气的笑了笑,紧随而去。

    心有余悸的看着门口消失的人影,男人擦了擦额角的薄汗,一张熟悉的脸上露出个苦哈哈的表情,直喃着“算错了,算错了”,而后垂头丧气的进了屋内。

    谷中

    施勋一路走过,宽大的衣摆将沿路的花草微微扫起,摇曳出漂亮的流线。

    孙膑亦步亦姗的跟在施勋身后,唇角勾了勾,脚步一锉,身体猛地向前倾去,一头栽向施勋背后。

    “师兄,救命!”

    眉头微挑,施勋心中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扭过身去,一手将孙膑扶起,面上却一片冷然,眼角带着些许嫌恶,伸手抚了抚衣袖。

    “你是不长眼睛么,走路也会被绊倒!”

    孙膑眼中的欣喜缓缓变淡,有些尴尬的看了看施勋,随即又笑道:“走太快了,没看清,不过还好有师兄……”

    话语微顿,孙膑看着不耐离去的施勋,手指无意识的划了两下,眸色,黯淡无比。

    快步甩开了孙膑,施勋心中简直是无奈。

    没想到这个孙膑倒真还如历史上所说的一样温厚大度,顾念情谊,他都这么明显的表现出厌恶感了,要是一般人,就算不恨他,也不应该会对他产生什么好感。

    双眸中带着些许不忍,施勋不想亦不愿,如历史中庞涓那般如此对待孙膑,毕竟,他也是他的师弟。

    有些惆怅的望着天空,施勋默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