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65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65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施勋不解道:“是啊,怎么了?”

    看着施勋毫无所觉的神情,河洛对于自家师兄的“无知”简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惩罚似的捏着手中的小肉|粒,河洛抿了抿唇,在施勋瞪大的双眼中猛然压下,决定身体力行的告诉他,自己很生气。

    于是,施勋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半夜,腰酸背痛的趴在河洛身上,施勋恶狠狠的拧住河洛鼻尖,威胁道:“你到底什么情况,快说!”

    河洛面无表情的啄着施勋手指,鼻音囊囊的道:“米有事——”

    不信的看了河洛两眼,施勋凑上前去亲了亲,笑道:“好了好了不生气,也不知道你在闹什么别扭。”

    河洛轻抚着施勋的头顶,双眸中透出些许温和。

    施勋垂头想了想,说:“河洛,我跟你说个事儿。”

    河洛:“恩”

    “我觉得,孙膑估计是恨不了我了。”

    皱着脸,施勋苦恼道:“这家伙现在天天缠着我,给他摆冷脸,也不见他有什么反应,我觉得在这么下去,这一世的任务迟早完成不了,你说要不要换个方法,对了,那怨憎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也没见什么因果……”

    河洛若有所思的听着,眼神并没有看向施勋,也不知听进了多少。

    半晌,施勋说完后,河洛轻拍了拍他,随口道:“此事你不必关心,我自有办法,到时候在与你说罢,明日还要早起,你先睡。”

    河洛话语中含着明显的敷衍,任谁都能听得出来,施勋话在舌尖转了几圈,又憋了回去,没问。

    他总觉得,这几日河洛好像有点奇怪,像是有什么事瞒着他,而这,并不是他的错觉。

    或许如他说的,过几天河洛就会告诉他了罢。

    这么安慰着自己,施勋翻身躺至河洛身边,闭眼睡去。

    ……

    片刻之后,河洛悄悄起身,伸手放出一丝真气在施勋面前一抚,暗金色的眸中带着些许眷恋,反复吻了吻施勋的双唇,走出屋去。

    少顷,风声微起,施勋缓缓睁开双眸,清亮的眸中不带丝毫睡意。

    将化出的真气一点点收入体内,施勋穿好衣物,掩了自己的气息,向着河洛离去的方向紧随而去。

    茅屋内,河洛一脸漠然的站在鬼谷子身前,沉声道:“离师兄出山之日不远了,我会在那之前,找机会离开。”

    鬼谷子沉默半晌,问:“你忍心?”

    河洛冷冷道:“不忍也要忍,我走后,你要盯着点孙膑,不能让他太接近师兄。”

    鬼谷子苦笑一声,“哪有你这样的,自己还要吃自己的醋……”

    蹑手蹑脚的趴在门边,施勋小心翼翼的将脑袋附上,想着这两人大半夜的在说些什么,河洛不会是看上鬼谷子,背着自己出轨了吧……

    这么一想,施勋脑中立刻映出鬼谷子一张老脸笑颜如花,柔情似水的靠在河洛怀里。

    施勋:……

    算了,这不可能,太惊悚了!

    屋内隐隐约约的说话声传来,施勋精神一震,连忙将头靠了过去。

    “如今还剩一世,到时你又要如何?”

    怎么回事,什么叫还剩一世,神器要收集完了,河洛呢,他会留下来陪着自己么?

    抿了抿唇,施勋虽然心中有个答案,但还是不免有些紧张。

    屋内又恢复了一片寂静,施勋在屋外抓耳挠腮,心中呐喊着,快啊,宝贝告诉他,咱们要永远在一起。

    少顷,只听河洛淡淡道:“是我亲手杀了他,因果了结之后,或许我也应当离去……”

    施勋瞬间呆滞,不敢置信的站在屋外,河洛这话如惊天一雷,在他脑中轰然炸开!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久等了,我来更文了,ps:谢谢爱吐槽的猫控扔的地雷,逮住啵一个!

第77章 战国六 河洛离谷() 
“吱呀——”房门被缓缓推开;少年的身影悄悄溜进,蹑手蹑脚的向屋内走去。

    “施迪?”一手拿着毛巾,施勋擦了擦手指上沾染的油污;奇怪的看着门口的少年。

    现在还不到放学时间,施勋刚准备做午饭,菜还在锅里煮着。

    施迪站在门口,微微撇着脸;也不说话;施勋指了指一旁,说道:“你先把东西放下;饭一会儿就好;有什么事待会儿跟哥说。”

    施勋说完便急忙进了厨房,施迪将肩上的包放在沙发上;起身去洗手间照着镜子,将额上的头发扒拉到眼前,堪堪遮住了一边,这才慢悠悠的出去,隔着一个小圆桌偷看施勋。

    施父去世后,兄弟俩便搬到了一个新城市,施勋用赔款买了人家的一个二手小房,一边上大学,一边在家照顾弟弟。

    厨房内透出暖黄色的光晕,施勋拿着勺子尝了尝味道,额角的汗滴顺着脸颊滑落至耳后,没入白净的颈间。

    施迪吞咽了一声,摸了摸额头,晃晃悠悠的进了厨房,低头在锅旁闻了闻,笑道:“哥,你在煮什么,好香。”

    施勋伸手敲了敲施迪额头,啐道:“一边去,别想着偷吃。”

    施迪冷不防被一敲,控制不住的“嘶”了一声,忙不迭的想要逃开。

    “等等,施迪,你额头怎么回事?!”察觉出不对,施勋一手揪住施迪,火也顾不上关,拉着他走到一旁。

    “没事,我没事,哥!”

    施勋一手扯住施迪,伸手撩开那坨湿哒哒的发帘,一片青紫瞬间映入眼中。

    施勋抿了抿唇,面无表情的扫视着施迪,离近看才发现,不光是额头,脸上也多多少少有些红印。

    “哥?”施迪有些不安的垂着头,小心翼翼道:“我今天不小心磕了一下。”

    厨房内散出明显的油烟味,施勋松开施迪,走进厨房关了火,又去柜子里拿了药包,一句话也不说的将施迪按在沙发上,上起药来。

    施迪看不清施勋的表情,沉默的坐在沙发上,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

    上完药,施勋从厨房内端出菜来,道:“先吃饭,吃完了告诉我,这是谁干的。”

    施迪抿唇道:“哥,我这就是今天走路上不小心……”

    “当你哥傻子呢。”施勋冷笑道:“你今天回来这么早,怎么,被人欺负了?”

    施迪见瞒不过,只好靠回沙发,悻悻道:“要不是他们人多,我早都揍回去了。”

    “哟,还一挑多。”

    施迪漠然不语的坐着,英俊的脸上带着抹不易察觉的阴沉,他平日里在学校不怎么说话,对人也是冷冷淡淡,自然有些看他不顺眼的人,这些他都习惯了,就是今天那些人话说的太过分,他实在是忍不住。

    说他什么都可以,只有他哥,谁也不许,谁也不许……

    沉默半晌,施迪缓缓抬起头,轻笑道:“哥,你放心,我以后不会了,你别生气。”

    施勋笑了笑,盛了两碗饭放在桌上,咧嘴道:“我不生气,明天放学,我去接你。”

    施迪愣了愣,见施勋说完便不再看他,也不知道施勋什么意思,便只好点了点头。

    第二天施勋早早便去了学校门口等着,他穿着一件白衬衫,洗的有些发白的牛仔裤,衬衫松松垮垮的塞在裤子里,细碎的刘海斜在黑亮的双眸上,笑容帅气的倚在校门口。

    下学铃声一打,高中生们一蜂窝从校门口跑了出来,有几个女生结伴路过施勋身边,叽叽喳喳的议论了一番,红着脸想要上前。

    施勋冲那几个女生温柔的眨了眨眼,笑道:“嘿,你们是刚下课么?”

    那几个女生推推搡搡的走上前,答道:“是啊是啊,帅哥你是隔壁学校的么,等女朋友?”

    “等我弟弟。”学校门口人群络绎不绝的离开,逐渐稀疏起来,施勋抬眼看了看校门口,问道:“你们认识施迪么?”

    “施迪,施迪是谁。”

    “我知道,我知道,那个冷冰冰的男生,长得也挺帅的。”

    “刚看到他了,他好像往后门走了。”

    冲那几个女生道了声谢,施勋抬脚向着学校后门跑去,中途停下,买了罐不轻不重的饮料,掂在手中,一点点向后门走进。

    “你傲什么傲,没爸没妈管教的东西,狗崽子!”

    “不就整天跟你哥住在一起么,你哥我见过,那个娘娘腔,跟女人似的,你也就是个女人!”

    “你是不是喜欢你哥啊,变态!你在家是不是整天跟你哥……”

    “嘭”的一声,混乱的叫骂声猛的响起,施勋站定脚步,面无表情的看着一群混混似的男生揪着少年抵在墙上,少年脸上的恨意,刺得施勋眼睛发痛。

    “嘿!”冲着那边喊了一声,施勋咧了咧嘴,将手中的饮料猛的砸在那揪着施迪的男生脑袋上,在饮料溅出的刹那,一脚踹了上去!

    ……

    “嘶,疼疼,哥,疼。”

    “疼个屁,哥也疼!”

    一手将酒精棉按在施迪唇角,施勋从碗里掏出热鸡蛋,看也不看的按在施迪眼边。

    施迪倒吸一口凉气,张了张嘴,眯眼看着施勋白净面上的红痕,眼底滑过一抹疼惜。

    “哥,对不起。”伸手揉了揉施勋眼角,施迪低声道。

    “说什么废话。”施勋眼中带着笑意,不在意道:“以后谁欺负了你就跟哥说,哥帮你揍他,有哥在,谁也别想欺负你。”

    “不会了哥,再也不会了。”反复摸了摸施勋眼角,施迪低声道:“我不会再跟人打架了。”

    不会再让你知道,也不会再让你担忧。

    “恩。”,应了一声,施勋笑道:“没关系,哥会护你一辈子的。”

    “哥。”施迪怔怔的看着施勋,眼中的情绪险些要抑制不住的泻出,他反复抿着唇,伸出五指,牢牢抓住了施勋手臂,笑道:“真好,那我就永远陪着哥,不跟哥分开……”

    永远陪着哥,不跟哥分开……

    后来呢,后来……

    刺眼的灯光直直照进眼中,青年将他推到了路边,笑着说了最后一句话,“哥,对不起,陪不了你了……”

    然后,他就变成了一个人。

    “是我亲手杀了他,因果了结后,或许我也应当离去……“

    眼角隐隐约约感到一阵凉意,施勋迷茫的睁开眼,头疼欲裂。

    水迹顺着脸颊缓缓滑落,施勋眼眶发红,疲惫的揉了揉眉心,努力睁着眼睛,使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

    外面天色刚蒙蒙亮,施勋回来后就没怎么睡好,翻来覆去的做着梦,门好像也忘了关,被风吹的满室凉意。

    施勋怔怔的坐在榻上,环顾了一周,河洛没在。

    深呼了口气,施勋翻身下榻,这才发现自己鞋也没脱,想了想,脑子里也没有回来的印象。

    刚走出门外,小道上便出现了男人的身影,河洛愣愣的看着衣衫凌乱,站立在屋外的施勋,眉头微皱,担忧道:“师兄,怎么起这么早?”

    施勋失魂落魄的站着,也不答话,河洛敏感的察觉出不对,试探道:“师兄,你没睡好么?”

    施勋抬头看了看河洛,男人面容英俊如昔,原本冷漠的眉眼却在对着他时融进了几分柔和。

    “河洛。”低唤了一声,施勋沉默半晌,缓缓道:“今年谷内的第一场雪,你会陪我看吧。”

    师兄知道了!

    脑中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河洛看着施勋耷拉着脑袋,满眼落寞的站在原地,唇角动了动,忍了半天,终还是伸手将施勋揽进怀里,喃喃道:“师兄,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骗人,你骗人,你说了你要离开!

    在心里愤怒的呐喊着,施勋微阖着双眼,口中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询问。

    你们都是骗人的……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落叶徐徐打下,由两人身后一层一层的扩散开来,直到将漫山遍野的红叶都映上晕黄。

    施勋似是沉思了良久,呼出口气,从河洛怀里钻出,也不看河洛,低声道:“你说了要陪我看雪,要陪我看一辈子的雪。”

    “你不能反悔的。”

    不管怎样,他还是想争取一下,河洛答应过他的,今年的雪看完了,还有下一年,能拖便一直拖着。

    施勋打定了主意不能让河洛离开,想着先拖到落雪,之后在想办法跟着他,大不了河洛去哪他去哪,总归不能让人离开。

    施勋胡思乱想了半天,伸手扯住河洛衣袖,默然道:“你不许再去找鬼谷子,你跟我待在一起。”

    河洛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想了想,道:“那你也别去找孙膑了。”

    应了一声,施勋心想他现在也没那个心思去想孙膑的事了,他甚至连怨憎髓的事,都有些不想再管了。

    而河洛此次离开,八成便是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