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67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67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第79章 战国八 魏国相遇() 
“你认识我?”微有疑惑的看着那魏将;施勋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虽说鬼谷子名声在外;但庞涓此时刚刚出山;并且没有任何作为,又怎么会为人所知道,可如今看这将领的反应,似乎他的名声还不小?

    那魏将似乎是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踌躇的挑了挑篝火;想要转移话题:“听说鬼谷子乃世外高人,排兵布阵犹若鬼神;先生既是鬼谷学徒;想必是厉害的很。”

    施勋只是笑笑;并不答话,然而心中却是有了几番计较,这人是如何知道他的,这世间,除了鬼谷之人以外,还有何人知道他?

    只怕这魏将会到那山崖之处也是得了人的指示。

    心中隐约猜到了一些,施勋有些坐不住的站起身来,冲着一旁诧异抬头的将领道:“时候不早了,我也有些困乏,明日早起赶路,我很希望,能快些领略魏国的风貌。”

    施勋这话便是告诉那魏将,他已经打算归于魏国了。

    那魏将眸中瞬间闪过一丝欣喜,慌乱中手上一晃,挑起一块带火枯木。

    火光于黑夜中划出一道耀眼的轨迹,闪烁着落入施勋眸内。

    施勋白净的面上带着几分游移不定的喜悦,眸色微微有些恍惚,抬手,将那草地上的火光熄灭。

    次日,大军拔营

    施勋骑于马上,坐得并不老实,晃晃悠悠的和那魏将并排行于军前,穿过万里无垠的草原。

    草原上景色辽阔无比,望眼望去,一碧万顷的天空之上沾染着朵朵白云,夏日阳光透过云层的缝隙撒下,分裂成无数道曼妙光束,打在这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

    施勋唇角含着根杂草,吊儿郎当的晃着头,心情亦被这美景感染的舒畅不已,斜倚着身子,哼哼哈哈的唱着歌,丝毫没有点高人的模样。

    草原上风大,那魏将跟在一旁,斜眼瞟着施勋被风鼓起的袍袖,忍不住道:“先生,你还是坐正点好。”

    好笑的看着那魏将面上的担忧,施勋莞尔道:“放心,摔不了。”

    魏将点了点头,面上闪过一丝犹疑,似是在疑惑着什么。

    施勋斜着瞟了一眼,微微正了正身子,漫不经心道:“那个差你来找我的人,可是一金眸男子。”

    那魏将正想着别的,下意识的回道:“先生如何得知?”

    “先,先生你……”一回完便反应了过来,满脸懊恼的捂着嘴,魏将愁眉苦脸的看向施勋。

    眼睛一弯,知道自己所料不错,施勋心情大好的看着魏将,笑嘻嘻的哼了一声,“我是高人,能掐会算,我高兴了连你裘裤的颜色都能算出来。”

    魏将:“……”

    两人对视了片刻,魏将满脸惊恐的将手从嘴移到了裆部。

    施勋:“……”

    行军日夜兼程,很快便已抵达了魏国的国都——大梁。

    自三家分晋之后,魏国国力日益强盛,其都城更是一片安乐富饶,如今魏国在位的乃是魏惠王,其在位之间,魏国已隐隐有了诸侯之首的意味。

    大军在城外扎营,那魏将带了两三个亲兵护送着施勋进了城门。

    魏国的风土人情施勋是没见过的,他第一世身处战国时,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秦国渡过,除此之外便是来往于燕赵齐之间,这魏国倒真是头一次来到。

    不过战国时期城池也都是大同小异,青灰色的石道一路延伸至巍峨宫殿之前,与云霞同行。

    街道两旁热闹无比,小贩的吆喝声隐隐传来,施勋坐于马上,眼角掠过一件件熟悉物品,忍不住的有些出神。

    “先生?先生?”

    那魏将在旁唤了几声,翻身下马,走至施勋身旁,“先生,还请下马,王上已带人在殿前等候。”

    回过神来,施勋动了动眉,跳下马来,笑道:“还要魏王亲自来迎,我真是惭愧。”

    “我魏王求贤若渴,先生此等高人入朝,自当礼迎。”那魏将恭恭敬敬的走在施勋身旁,领着人进了王宫,及至大殿前方才缓缓停下脚步,上前半步单膝跪于地上。

    “禀王上,臣不辱使命,寻得鬼谷庞涓先生来我魏国。”

    施勋跟于身后,缓缓抬头看去。

    大殿前方,文武百官由阶上分列两旁,一身着王服的中年男子缓缓由台阶上走下,停滞于施勋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似是有些诧异于施勋的年轻,犹疑道:“庞涓先生?”

    男子天庭饱满,双目含蓄,颌下蓄着短须,一派威严之相。

    这便是魏惠王?那河洛呢,河洛又在哪?

    左右看了看,没发现河洛的身影,施勋定了定心神,转眼看到魏惠王眼中的一丝怀疑,遂挑了挑眉,不卑不亢道:“在下正是,鬼谷中人庞涓,拜见魏王。”

    魏惠王得了回应,这才是放下心来摆手向一旁吩咐了些什么,既而笑道:“早便听闻庞涓先生大名,却没想到先生却是如此年轻,先生一出谷便助我魏国大败齐军,当真是年少有为,我魏国得了先生,想必更是如虎添翼啊。”

    说话间,魏惠王已是引着施勋走进殿内,赐了座之后便目光灼灼的看向施勋,似乎是想打听些谷内之事。

    然而施勋心有所思,却是懒得应付他,只是左顾右盼了一阵之后,缓缓道:“不知魏王是从何处得知庞涓之名,我常年处于谷内,方是第一次离谷。”

    魏惠王微微一怔,笑道:“先生当真聪慧,先生之名,乃是由我朝中一大臣口中传出。”

    “那大臣先生应当也是认识的,他是鬼谷子的旧友,说是拜访之时曾与先生有过一面之缘,称先生有大智,遂让我务必请先生来魏。”

    一面之缘?河洛为何要这样说?

    心中有些不太舒服,施勋顿了顿,又道:“那不知此人是否还在……”

    “禀王上,太一先生到。”

    宫侍喊话声遥遥传来,施勋脑中一震,按耐不住的站起身来回头看去。

    门外,一身着魏国官服的高大男子快步走入殿内,男子面上带着几分冷漠,一头墨发高束于冠内,露出剑似的浓眉。

    魏国繁复的官服穿在他身上却并不拖沓,而是显出一股沉淀了许久的王气,男子身材高大完美,面容英俊,暗金色的眸中带着些许急促,然而在下一刻却又转为清晰的欣喜。

    施勋怔怔的站在殿中,看着河洛熟悉的衣着,恍惚间似是又看到了秦国之时,那身着黑袍的少年天子。

    “师兄”

    冲着施勋做了个口型,河洛勾了勾唇,大步走到施勋面前,温柔的看了他良久,才转过头冲着魏惠王道:“恭喜王上,请得庞涓先生出山。”

    魏惠王点点头,笑道:“太一与庞涓先生交情果真深厚,许久不见,两人却不见丝毫生疏啊。”

    河洛漫不经心的抬了抬眸子,随意道:“一面之缘而已,我对庞涓先生仰慕许久。”

    皱了皱眉头,施勋漠然笑道:“我何德何能,能让太一先生仰慕。”

    深吸一口气,施勋只觉在这殿中再呆不下去,俯身冲着魏王一拜,“王上,庞涓赶路疲惫,还请王上允庞涓稍作歇息,待明日再与王上畅谈兵法。”

    河洛赞同道:“先生说的不错,王上,不若今日先让先生与我……”

    “不必。”打断了河洛的话,施勋淡淡道:“今日乏极,我去会馆休息便可,恕庞涓先行告退了。”

    点了点头,魏惠王若有所思的看了河洛一眼,吩咐道:“来人,送先生去会馆。”

    眼看着施勋看也不看他一眼的就走了,河洛呆站了半晌,这才若有所悟的垂着头,瘫着脸冲魏王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大殿。

    是夜,施勋仰躺在会馆的榻上,两眼放空的望着顶上的横木,脑子里没有半点思绪。

    看了许久,眼睛酸涩无比,施勋眨了眨眼见没什么困意,便微微合上,打算休息一会儿。

    施勋闭着眼睛,脑中胡思乱想了一阵,想睡又睡不着,刚打算睁开眼睛便察觉到屋内气息猛的一变。

    心中一惊,手中真气瞬间凝起,施勋忽的睁开眼睛,只觉眼前一团黑影袭来,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便被猛的一压,心肝肺都要险些从嘴里蹦了出来。

    痛苦的喘息了片刻,施勋咬牙伸出了一只手猛拍下去,怒道:“河洛,你给我起来!”

    河洛高大的身子平摊在施勋身上,长手长脚的一伸,将施勋整个牢牢的纠在了榻上。

    “师兄,你在生我气。”

    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施勋,河洛缓缓低下头,双唇温柔的吻了吻施勋。

    施勋被压得难受无比,没好气道:“你先起来。”

    丝毫不理会施勋话语,河洛整个人牢牢的压在施勋身上,低着头在施勋颈边蹭了蹭,瘫着脸道:“师兄,不生气了好不好。”

    “我没生气,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施勋笑了笑,嘲道:“你不是怕咱俩关系太亲近惹得魏王怀疑么,我这是在配合你。”

    “你在谷里也就呆了那么点日子,咱俩确实是一面之缘,你说的没错。”

    “你活得那么长,见过那么多东西,这三世以来,不过也就是你的一面之缘,我算什么,我……唔!”

    恶狠狠的按住施勋的脑袋,河洛俯身压下,将施勋最后一句话吞进口中,死死的吻住。

    半晌后,河洛轻抿着施勋的唇瓣,伸指抚了抚施勋额前碎发,低声道:“师兄,别生气了。”

    施勋被亲的连个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两眼呆滞的盯着河洛,缓缓红了眼眶。

    抽了抽鼻子,施勋喃喃道:“你知道我一觉醒来,绕着谷里喊了一天却没个人应是什么心情么,那感觉真他妈的糟透了!”

    河洛滚烫的唇瓣抵在施勋眼角,来回的吻着。

    施勋喘了片刻,伸手将河洛搂住,闭眼道:“河洛,你为什么离谷,因为怨憎髓?”

    河洛细细端详着施勋,见他确实平静了下来,这才翻身躺下,将施勋搂至身前,沉吟道:“孙膑他恨不了你,此世便没有因果。”

    “所以呢,所以你来魏国是为了什么。”

    见河洛没有答话,施勋又道:“河洛,我希望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商量一下,这不止是你的事,这也是我的任务,我不想对什么都一无所知。”

    “你说孙膑无法恨我,那我们可以想想办法……”

    “师兄。”安抚的拍了拍施勋,河洛沉声道:“师兄,你放心便好,此事我已知该如何解决。”

    施勋安静的看了河洛许久,妥协般的应了一声。

    魏国的夜空带着幽深的静谧,圆月高挂于上,月光淅淅沥沥的洒进屋中,温柔的覆盖在施勋眉眼之间。

    “河洛,我爱你,我希望可以跟我所爱之人,永远在一起。”缓缓闭上眼眸,施勋口吻认真无比。

    河洛沉默的搂着施勋,暗金的眸中映出他白皙而又疲惫的面容。

    作者有话要说:高考第一天,祝考生们高考顺利。

第80章 战国九 初现分歧() 
如历史那般;施勋被魏王封为了上将军;负责训练魏国的数十万兵士。

    将军这一职业施勋并不陌生,或者应该说是熟悉的很,既然这样;那上手便是飞快;东一剑西一剑的将军中兵士震住了,再来个大棒加甜枣,不过数日便将数十万大军整治的服服帖帖。

    魏**士皆是身经百战之人;跟施勋混得久了;便也看出这新来的将领不是一般人,在加上曾有兵士见过那万剑齐出的一幕,久而久之,对着施勋也都多了一份敬畏。

    而施勋则一边忙着训练士兵;一边又在疑惑着,河洛口中的解决究竟是如何一回事。

    时间转瞬即逝,魏国晚秋将至之时,齐军再度派了大军向着魏国边境逼来。

    公元前560年,魏惠王派大将庞涓领兵数万前往边境迎战齐军,与此同时,魏国宰相公叔痤向魏王推举卫氏公孙鞅(商鞅)却被河洛而阻,第二日,河洛上奏表,向魏王推举了另一人选。

    边境处

    缴了齐军的最后一面战旗,施勋松了松手腕,命人前去清点战俘。

    与齐国一战胜得易如反掌,施勋完全是抱着试验自己带兵成果的心与齐军对了一仗,当然,结果让他很是满意。

    战报已派人快马传回大梁,施勋接过战后清册,抬眸看了看地上跪着的齐军,略微沉思片刻,反手将清册扔于身后亲兵手中。

    “将他们都看管好了,待王上命令下来了,再做处置。”

    抬手指了指头前跪着的二人,施勋道:“你二人听着,回去告诉齐王,但凡有我庞涓在魏一日,他便别想踏进魏国一步,除非……”

    缓缓咧了咧嘴,施勋笑道:“除非他能找到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