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79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79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匆苍谟幸馕抟獾墓鄄熳潘镫鳎飧鑫羧盏墓砉壬倌辏殉沟壮沙の幻判愕哪背迹镏胪跻徊讲较蜃盘煜路叛鄱ァ

    初冬的第一场雪来临之时,鬼谷子跑来见了他一面,给了他一些稳固真元的丹药之后又将目前形势与他细细说了一遍,这才赶在孙膑回来前离去。

    如今各国还算太平,临近年关并无大战,皆在休养生息等着风雪过后。而施勋则靠着这些丹药缓慢的修养着体内的真气,虽还无法冲破禁制,却也不向以往那般虚弱。

    年后一开春,休养了数月的魏国开始蠢蠢欲动,魏惠王下令调用韩国的军队直奔襄陵,将包围在其侧的齐、宋、卫联军尽数击败,并令军队直冲齐国而来,意图宣战。

    此时刚经历过一场大战,正处于休整时期的齐国自然无力开展,齐威王迫不得已差人前往楚国,请楚国大将景舍出面调停,魏赵齐三国各退一步,再度休战。

    公元前351年,魏惠王与赵成侯在漳河边结盟,魏国大军撤出赵国首都邯郸,当初的桂陵弃兵却未尽数归魏。

    但这么一来齐国却是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因为很明显,虽在休战期间,但没了赵国横在中间,魏国的长矛便直指齐国。

    初春午后,施勋搭着一件薄纱盘腿坐于塌上,徐徐调试着体内的真气,上一次鬼谷子来给的丹药已吸收的七七八八,按着这个进度来看,或许不过多时他便可冲破禁制。

    院门开合的声音隐约传至耳边,眸内零星金光闪烁,施勋微闭了闭眼眸,随手抄了榻边的一个竹卷过来,侧过身装作一副看入迷的模样。

    一手揽着堆瓶瓶罐罐推开门,孙膑有些艰难的滑着轮椅进了屋内,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案上之后,长出了口气。

    “这是我这几日炼制的伤药。”伸指捻起一瓷瓶,孙膑侧过头温言道:“今日拿来给师兄试试。”

    话毕,孙膑推动着轮椅来到榻前,白净的面上带着些许红晕,诱哄道:“膑先帮师兄将衣物褪去。”

    面色瞬间一青,施勋看着孙膑一副极力忍耐羞涩的模样,内心简直是止不住的咆哮着。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魂淡!

    这两年孙膑的心思是越发明显了起来,不仅明显,甚至还开始对他虎视眈眈了起来。

    若是以前对于孙膑的心思施勋可能还不太确定,但是现在也由不得施勋不确定了,因为这货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想要扒他衣服了!

    似乎这每一世的师弟对他都有点别样的想法,施勋不禁开始怀疑自己身上是不是带了什么基导因素,要不然怎么师弟养着养着就弯了呢?

    这边施勋还在沉思当中,那边孙膑已经按耐不住的上起了手,悄声无息的将施勋身上披着的薄衫扯下,顺带着把里面系的不怎么严实的裘衣扯落了开来。

    猛地回国神来,施勋一脸麻木的按住衣服,冷声道:“先把你的腿养好再说吧,我身上的伤口早就痊愈,不用你多事。”

    孙膑双腿髌骨被去后每逢湿冷天气总会酸痛难忍,有一次在冬日无意瞥见孙膑浑身冷汗的倒在榻上抽搐后,这便成了堵在施勋心口的一块石头,让他酸涩不已。

    “师兄关心我?”眉眼间霎时一片喜色,孙膑不禁莞尔。

    心中想着等因果了结之后看看能不能找机会将孙膑的双腿复原,施勋便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双眼登时睁大,孙膑面上的红晕逐渐爬满了整个脸颊,脑中倏然闪过几日前无意在某位同僚家看到的东西,登时一阵口干舌操,按耐不住的握住施勋手腕,另一手向着那敞开的衣襟探去。

    眼神顿时一冷,施勋条件反射的钳住孙膑手腕,“你想做什么?”

    镇定自若的看着施勋,孙膑慢条斯理的将手腕抽出,定定的看了施勋半晌,勾唇道:“师兄不是早就知道我想做什么了么?”

    施勋:“……”

    看着孙膑眼神中毫不遮掩的火热,施勋暗道不好,略带心虚的避开了孙膑的目光。

    见施勋不答,孙膑眼神倏然一寒,突然也不想就这样遮遮掩掩下去,干脆冷笑一声,直接挑明了说:“这种事情,你与太一先生不是早就做过么,怎么到了我这里却又百般阻挠,守身如玉了。”

    守身如玉你妹啊守身如玉!

    万万没想到孙膑竟会说出这种话来,施勋喉中瞬间被堵了一滩狗血,喷又喷不出来,咽又咽不下去,吞吞吐吐的卡在半中间,憋得脸色霎是奇怪。

    然而这在孙膑看来却又是另一番意思,眉间稍稍带了些焦躁,孙膑抿唇道:“师兄,为何非要是太一,为何非要是他!”

    半晌总算是吧狗血憋了回去,施勋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我也不知道。”

    施勋的确也是弄不明白,为什么会是河洛呢,是因为这茫茫历史之中唯有这一人相伴,还是冥冥之中有着某种无法言明羁绊。

    然而几世以来,施勋虽心有疑惑,却也逐渐明白了过来,不管如何,自始至终他喜欢的都是河洛,也只是河洛而已。

    他对孙膑有所愧疚,即便孙膑与河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却也只能是愧疚罢了。

    “师兄,他都如此待你了。”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孙膑颤声道:“你与我在一起好么,我会待你好的。”

    “可我爱他。”施勋莞尔道:“他亦是如此。”

    一时间怔愣的说不出来,孙膑只觉铺天盖地的绝望将他压得喘不上气来,但到了最后却反而升起一股释然。

    似乎是早该料到,又似乎是本该如此。

    半晌,孙膑突然笑了起来,“师兄,我一直不明白在鬼谷时你为何要逼着我学兵法,可现在我却是懂了。”

    体内的真气突然像是受到惊扰一般隐隐骚动了起来,施勋心中一沉,抬头看去。

    孙膑低头凝视着施勋,双眸深如寒潭,定定的看了片刻之后突兀的勾起了唇角:“你是为了让我能够有机会,将你牢牢握在手中啊。”

    “师兄,是不是没了他,就可以了。”孙膑的语气轻柔无比,眉间甚至是带上了几分笑意。

    然而,那一瞬间扑面而来的怨憎之气如有实质一般,冰冷到让施勋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几乎是瞬间,施勋胸口轰然一痛,金光骤起之际,鬼谷子的声音响彻耳边,“施勋,时间到了!”

第96章 战国二五:逃出齐国() 
孙膑先是一惊,继而冷静下来,诧异的看向施勋身边缓缓出现的人影,“师父?”

    鬼谷子由金光中现出身形,先是手腕一转将丹药弹进施勋手中,等到站稳后往施勋那边一看,登时满脸尴尬。

    施勋侧身靠于榻上,身边散落着薄衫,裘衣滑落至肩膀以下,露出大片犹带着鞭|痕的白皙皮肤,再加上此时正一手抓着施勋的孙膑,这情景倒是怎么看都有一股香|艳的意味。

    鬼谷子虽然也知道施勋与河洛的关系,然而这种现场版的还是第一次瞅见,更何况孙膑现如今的身份又模糊不已,这是河洛又不是河洛的情况下,让鬼谷子也不知是该回避一下还是上前阻止的得好。

    瞅着鬼谷子面上颜色变化不停,施勋嘴角一抽,淡定的将裘衣拉上,捻起丹药看向鬼谷子,“这丹药。”

    “最后一颗,吃完后再调息半个时辰即可。”抽空回答了施勋一下,鬼谷子想了半天觉得还是阻止的好,于是扭过头略带警惕的盯住了孙膑。

    孙膑此时已完全弄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看了片刻后,缓缓将轮椅转了过来,凉凉道:“我说怎么一直隐隐约约感觉到禁制有所松动,本还以为是我多疑,现在看来,原是师父在瞒着我帮师兄。”

    孙膑话中的责怪之意任谁都听得出来,然而左右两边都是徒弟,手心手背都是肉,更何况施勋这是还有任务在身。

    鬼谷子想了半天也不知该怎么开口,最后只好刻意地板起了脸,“膑儿,你怎可如此对待师兄!”

    冷冷的看着二人,孙膑怒极反笑,一脸嘲讽:“我不可,太一便可?!”

    这下可是难住了鬼谷子,这种自己吃自己醋的人除了河洛倒也是真是平生未见了,然而他又不能把话说个明白,只好装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斥道:“胡闹,你这是如何对师父说话的!”

    神情一黯,孙膑显然也是注意到了此事,他虽是气急,却仍乃尊师重道之人,沉默片刻之后,低低道:“徒儿知错。”

    吃了丹药此时却也来不及调息,施勋起身由榻上下来,神情复杂的看向孙膑,半晌,喟叹道:“师弟,莫要再执而不化了,此事不关太一如何,只是师兄对你除了师门情谊之外,再无其他。”

    心中禁不住的一沉,孙膑咬牙看向施勋,颤抖的吐出了口气,“恐怕连师门情谊,也是没有的吧。”

    明白孙膑指的是自己让他强挖髌骨之事,施勋抿唇忍下心中酸涩,稍闭了闭眼眸,喃喃道:“有的,有的,师兄会补偿你的。”

    说着,施勋眼神移至孙膑双腿,他本就打算想办法将孙膑双腿医好,现在看来,这却是势必而行的了。

    “随你如何说,现在我已是拦你不得。”淡淡的看了眼鬼谷子,孙膑双眸直勾勾的盯着施勋,眉目间全是冷凝,“但师兄你可要知道,一旦从这里出去,即便是费尽千军万马之力,齐王也定不会让你踏出齐国境内一步。”

    话落,孙膑喉间发出一声极轻的叹息,似失落,又似哀求,“这之后,就算是我,也保你不得。”

    “可我却不得不走。”唇角微勾,施勋眼眸笼着一层淡淡的暖意,莞尔一笑,“这是为他,亦是为你。”

    师兄,你就这么想离开我么。

    唇角微动,察觉出施勋话中坚定,孙膑面无表情的看了许久,亦是无话可说。

    唇瓣紧抿,垂眸遮住满眼的失落,孙膑缓慢的转动轮椅背过身去,僵硬的仿若一块寒冷不化的坚冰。

    压抑住喉间的最后一丝喟叹,目光停驻于孙膑身上片刻,施勋反身抬脚踏出房门,与鬼谷子一同离去。

    春日的暖阳顺着开启的房门淡淡打入,隔出几道斑驳光影。微风拂面,由院中卷落几瓣悄然而下的春花,越过微光轻轻的粘在青年的发梢之上,墨发白衣,静谧的仿若一副千古不变的画卷。

    这在战国历史中画上了一笔浓墨的师兄弟便就此于这春日中分离,此后岁月经年,再无笑语之期,其中怨憎情仇亦随着时间的流逝变为了斑驳纸张上的只言片语,记录了一个神秘门派的奇谋妙计,阴阳捭阖。

    半晌,屋内再无半点声息,安静得仿若无人驻足过此处,怔怔的看着榻上跌落的瓷瓶,孙膑突地发出一声短促而压抑的抽泣,一手抬起死死地挡住面颊,一手则放于身侧,紧握成拳。

    “师兄,我会找到你的,定会……”

    施勋一从孙膑府上消失,不过几柱香的时间齐王那边就得到了消息,之后果真如孙膑所言,齐王几乎是调动了全国的兵卫,势要将施勋诛杀在齐国境内。

    只因施勋一旦回魏,便又是给齐国添了一个劲敌,而此消息在数日之后传到魏王耳中之后,本就蠢蠢欲动的魏国,更加不安分了起来。

    施勋和鬼谷子在齐王得到消息的当天便出了临淄一路向西行去,由于各个通往主城的官道上早已贴满了施勋的画像,因此两人只能挑着羊肠小道,一边躲避着齐军的搜捕一边赶路,数日后行至泰山山口,稍作休息。

    泰山自古以来便像是一道顶天立地的天门一般,巍峨挺拔,奇秀壮阔,此时的泰山还未经过后世开发,奇山峻石天然而成,攀岩而生的树木形成一道道曲折隐蔽的幽径,极适合人躲藏。

    终于有地方给两人躲着缓口气,施勋找了处溪边喝了几口水后,又忍不住捧着洗了把脸。

    这初春的溪水还带着丝丝凉意,冻得施勋一个激灵,霎时间神清气爽。

    左右看了看,施勋随手折了两片大些的叶子弄出个碗型,舀起水,起身向着坐在一旁的鬼谷子走去。

    两人出逃时是身无分文,之后又被齐军追杀,整日里便是靠打打野味为生,连个可以装东西的容器都没有,施勋也只能用叶子弄些水喝。

    将其中一片递给鬼谷子,施勋喝了两口水缓解了干咳之后,这才缓缓道:“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把,这里山势险峻,应该不怎么容易被发现。”

    鬼谷子喝了几口水后,苦着张脸道:“为了躲避那帮齐军,我这几日真气都快用干净了,也确实需要找个地方休养一下。”

    随手将喝完水的树叶扔在地上,鬼谷子抬头打量了片刻,满意道:“泰山,五岳之首,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