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8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8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死死的盯着施勋脑袋上的那个发旋,嬴政抽了抽鼻子,眼圈泛红,“说了这么多,你还是不跟我回秦是么。”

    见施勋沉默的点了点头,嬴政理了理衣襟,转身向外走去。

    “政儿?”

    停下了推门的手,嬴政回头看了施勋一眼,少年的寒眸中满是凛冽,沉淀着挡也挡不住的认真,“师兄,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来到秦国。”

    “啪”的一声大门一关,施勋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那小眼神实在是太吓人了,不过这小孩还说对了,确实自己以后会心甘情愿的去秦国,不过…不会跟今天他这句话有关吧。

    晃了晃脑袋,施勋一屁股坐在了案上,优哉游哉的翘起了二郎腿,“河洛,你说我今天说的这几点,他能做到多少?”

    【依我看,怕是一点也做不到,况且,你这几句话已是犯禁了】

    “我就是想着,这小孩不管怎么说也是我从小看到大的,能提点就提点着点。”

    黯然的锤了锤胳膊,施勋皱着眉头低声道:“其实有的时候,感觉他挺像我老弟的。”

    【穿越守则第四条,切勿与历史人物产生感情】

    “知道了知道了,就是有时候忍不住而已……”

    【……你所做的这种事,就是连忍不住,也是不允许的】

    **

    自从那日施勋没答应嬴政回秦的请求后,嬴政便在没回过内堂,通过侍奴得知他睡在赵姬屋旁之后,虽明白这样两人跑起来方便些,但还是忍不住抱着被角直呼被人抛弃了。

    孰不知每每等到施勋熟睡后,嬴政又会偷偷潜进屋来,帮着他盖住被角,一坐就是一整夜,直等到天微微亮时才会起身离开。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河洛却也不做声,施勋那个情商和智商一样低的家伙看不出什么来,不代表自己看不出来,只是如今的情形也由不得他,嬴政对施勋的影响,已经有些大了。

    两日后的一个清晨,当施勋起床想要尿尿,却跟站在门前的李牧四目相对之后,这才知道,昨天晚上,吕不韦带着赵姬和嬴政,杀了守门的兵士,逃出城去了。

    淡然无比的将放在裤带上的手收了回来,施勋一把拍向李大将军的小蛮腰,裂开了一口白牙,“将军,你能带着我出城么?”

    坐在李牧的大马背上,施勋一路颠簸的随着李牧出了城门,向着嬴政逃走的方向追去。

    看着前方渐渐出现的兵队,施勋的表情已经木然了。

    吕不韦还以为自己偷偷入赵没人知道,感情刚进来就被人家团团盯上了,这不,一逮一个准。

    兵队的最前方,一个小木车骨碌碌跑的贼快,跟在后面的估计是秦国的护卫队一类的人,正拿着弓箭刷刷刷的往后射。

    李牧见状扬了几下马鞭,迅速追在了后面将施勋一把举了起来,“吕不韦,嬴政,你们若是再逃,我就将姬丹斩杀于此!”

    将军您觉得这样做合适么,老子好歹也是燕国的太子,你在外面对我这样你问过我爹了么!

    一脸惊恐的看着前方举着弓箭的秦国士兵,施勋脸色铁青的向后挥舞了几下手臂,手猛地一抓,似是摸到了什么东西,于是插|进去使劲往外一拽!

    “嗷!!!”

    身后传来一声凄惨的大吼,施勋顿觉虎躯一震,迅速挣扎几下,翻身下马,滚落在一旁的草地上,啃了满嘴芬芳泥土。

    前面那小木车似乎是被人拦了下来,两边的兵士们已经堵了个水泄不通,举着长矛短剑互砍了起来。

    施勋躲在一旁的小树林中,看着那血滋滋的往外溅着,简直都要急出翔了。

    “河洛怎么办,你快出来变成盘子把他们压晕过去!”

    【变不了,上次一变就被人发现了,这次估计刚露出真身就会被制】被施勋比喻成盘子,河洛气的在施勋脑子里翻了个白眼。

    “那怎么办,秦始皇要是死在这里了那还有什么历史可言,长生珠干脆也别要了,咱俩跟着陪葬得了!”

    耍无赖的蹲在草从里,施勋抬头望天。

    【你,你,你起来!】

    施勋顺从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只见眼前金光一闪,一个长有数十米的金色卷轴便出现在了施勋面前。

    【这点人数还不足以我用阵法,这样便可】

    神色古怪的看着面前纸薄的卷轴,施勋问道:“那我要怎么用你呢?”

    【随你便】

    “……”

    随我便是什么意思!老子用你擦屁屁也可以么!

    眼看着围着小木车的赵军越来越多,那支支扭扭的小木车已快要撑不住的散了开来,施勋深呼了口吸,将卷轴往身上一裹,就跟披了个被子似的大喊着冲了出去。

    这一亮相着实吓呆了不少人,还从没见人裹着卷轴来迎敌的。

    车内,听外面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嬴政拨开吕不韦挡着的手,掀开帘子往外探去,这一眼,就瞅到了那个披卷轴的人。

    “师兄!”

    师兄?姬丹?!

    最先反应过来的李牧面色一冷,冲着那边就喊了起来,“那是姬丹,抓住他!”

    这下可好,本来都快冲到车前了,这么一喊,成堆的人向他靠了过来。

    狠瞪了眼鼻孔大了一圈的李牧,施勋闭着眼睛,以千军万马之势向着赵军冲了过去!

    只见施勋周身金光一现,那向着施勋捉过来的人皆顿在了原地,无不是还没碰到便像是被人踹飞一般嘭嘭的弹了出去!

    瞬时间,惨叫声响起,满天皆是划着弧线飞舞着的士兵!

    李牧站在外围看得清楚,神色一凛,冲着身后的弓箭手就下了命令,“射!”

    顿时,数百支箭矢如流星般纷纷坠落下来,箭头直指着施勋,片刻不停的飞射而来。

    “啊啊啊!河洛救命!!!”

    【当吾是摆设么!】

    语气恶劣的哼了一声,河洛飞身而起,瞬间扩大了数十倍往施勋身前一落,周身金光大作,那射来的箭雨霎时间静止在了空中,随后又金芒一闪,成千上百的箭矢埋没在金光之中,消失不见!

    “是他!”惊疑不定的看了眼车前站着的少年,吕不韦回头看向嬴政,“那金光竟是由他发出来的!”

    默不作声的看了一眼吕不韦,嬴政撇了撇嘴,毫不理会的掀开帘子,注视着外面的动向。

    就在众人都被这一幕惊骇的时候,那闪着的金光却越来越强,只听刷的一声,刚刚消失不见箭雨又从那卷幅中密密麻麻喷射了出来,一个不落的还了回去!

    凡是被那箭矢碰到的,无不是瞬间倒地昏迷不醒,那金光虽不同五年前的强烈,但怎么看都是一模一样的。

    李牧看了半晌总算是摸着了头脑,一声令下,带着士兵们退了回去。

    见没了追兵,河洛满意的哼唧了片刻,化为数道金卷钻入了施勋胸口,施勋摸了摸左胸上的条纹,安心的回身钻进了小木车。

    刚掀开帘子,就见着嬴政瞪着一双厉眼看向自己。

    反手给了嬴政一脑瓜,施勋破口大骂,“嬴政你个熊孩子,你tm走了都不知道跟我说一声!”

    “……”

    “……”

    小木车安安稳稳走出了邯郸地界,向着赵国的边界使去。

    车上,施勋一脸慈祥的揉着嬴政的脑袋,满口笑意,“行了,师兄就送你到这了,乖乖的跟师父回去,师兄得空就去看你啊。”

    一把甩开施勋的手,嬴政红着眼撇过了头,咬牙切齿道:“你说的话,我半个字也不信!”

    尴尬的看着两人,吕不韦擦了擦额角的冷汗,笑道:“姬丹,你今日击退赵军的幅卷轴究竟是何物,跟五年前的那个金光,是否,是否……”

    转头冲着吕不韦笑了笑,施勋道:“那是上古神器,名为河洛,乃天地造化,阴阳伴生之物,徒儿也是偶然遇见,才跟他结了缘分。”

    “那龙光可是从他身上所发?”

    “是的师父,不过那不是龙光,是道光。”

    “道光?”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此为道也;天地之光,混沌阴阳,是为道光。”

    见吕不韦不再多问,施勋扭过头笑着摸了摸嬴政的脑袋,轻声道:“好了政儿,不要在与师兄生气,师兄托你个事,回秦以后多收集点珠子,只要你喜欢的就买回来,到时师兄自然会去找你。”

    “当真?”

    “自然当真。”

    从车上跳下,施勋泪眼汪汪的看着小木车越走越远,心中也逐渐伤感了起来,他从小看到大的小孩,这一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在见面。

    歪头看了半晌,施勋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没交代清楚,半晌之后,施勋猛一锤拳,大叫着追了上去,“等等,政儿,师兄还有一事没说!”

    见嬴政兴奋的拉开帘子看向自己,施勋闭了闭眼,大吼了出来,“切勿妄造杀戮啊!!!”

    面色铁青盯了施勋半晌,小孩迅速的放下车帘,快马扬鞭的赏了施勋一鼻子灰尘。

    朝阳闪着清冷的光辉从群山中跳跃出来,把那壮烈而又瑰丽的色彩染遍山巅!

    施勋略带惆怅的看着那青灰色的小木车晃晃悠悠,逐渐在霞渊中消失了身影。万丈金光层层蔓延,天地一线间,唯有那悠悠白云,伴着群山峻岭,轻然划过。

    偷偷抹了把鼻子,施勋带着他爱闪道光的大神器君慢慢往回走着。

    “河洛,你说我最后一句话他能听进去么?”

    【依我看,八成是不能】

    “唉,这熊孩子,想帮他也帮不了,再见面时,也不知道他会变成啥样了。”

    【那是他的事,秦始皇所经历的一切都已被史书记载,你若是想知道,我可你念给你听】

    “……还是算了,太虐心了。”

    【……】

    “河洛,嬴政送走了,那接下来我要做什么呢?”

    【他去完成他的历史,而你,自然也要去完成你的历史】

    “比如?”

    【寻死……】

    “……”

第11章 秦十一:长生之法() 
送走了嬴政之后,按着历史所写,接下来姬丹大概也要归燕了。

    来战国呆了这么年,头些日子为讨好嬴政费尽心机,后些年则是与嬴政日日黏在一起,片刻不离,如此过了这般年月,却是一直在秦使馆内呆着,倒还真是没回过燕使馆。

    久而久之,施勋也险些忘了,这姬丹可还是有个老爹在邯郸呆着呢。

    想起历史上燕喜的懦弱无能,施勋也不禁有些无奈,他好几年没回过燕使馆,却也不见燕使馆的人前来寻过,将自己孩子放在外面不闻不问好几年,真不愧是野生放养第一人。

    不过,这燕喜到底长得什么模样呢?

    ……这个问题,恐怕他无缘知道了。

    “嗨,将军,好久不见,你还好么。”……估计是不好了。

    看着面色铁青的李牧手一挥,跟在身后的赵军就将自己围了个水泄不通,施勋站在中间左顾右盼了一阵,最后只得无奈的耸了耸肩,乖乖摊开双手,被李牧绑着向赵国行宫走去。

    “河洛,这个,我觉得虽然我是要找死的,但现在死恐怕还不是时候吧。”

    【放心,他们不敢伤你】

    有了河洛的保证,施勋安心了许多,乖乖的跟在队伍后面一溜烟的被绑进了行宫,然后见到了瘦弱的白斩鸡赵孝成王。

    赵白斩鸡哦不,是赵孝成王一见到施勋便双眼发亮,颤颤巍巍的直起身子伸出他那双保养良好的“纤纤玉手”指向了下方。

    “还不快给燕公子松绑。”

    毕竟是做王的人,声音虽温诺却也含了股威严在里面,刚一开口,便有人上来将施勋手上的绳索解了开来。

    施勋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在心里问道:“这老头是赵王?他将我绑来想干啥?”

    【赵孝成王,至于为何绑你过来,看着就知道了】

    那边赵王细细看了姬丹片刻,见这少年面貌清秀,目光清亮,眉宇间含了股勃然英气,倒也似个仙童一般灵气十足,随即微微一笑,偏头看向一旁站着的李牧。

    “那金光可是由燕公子身上所发?”

    “正是,牧亲眼所见。”

    点了点头,赵王招来近侍附耳吩咐了些什么,只见近侍匆匆离去,不一会门外脚步声响起,施勋转头看去,却见一众身着鸦色冠襟的人鱼贯而入的进了殿中。

    宽袍窄襟,长衫玉冠,这是?

    【道家?!】

    “道家?他们来这干啥,不会是来找你的吧?!”偏头看着一众道家弟子列在殿上,施勋不禁心生警惕。

    河洛是上古神器,这天地造化之物不论怎么看也跟道家有那么点关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