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86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86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购冢Ш勘橐啊

    孙膑连人带椅被掀出数十米远,满身尘土,狼狈不堪的从椅中跌出,却仍是靠着山壁稳住身形,定定地扶住椅臂,面无血色,双目死死地盯着那在空中与黑雾纠缠的金乌。

    山外金光大作,马陵谷内却好似被隔离开一般,漆黑静谧,不见半分响动。

    山道两旁丘陵之上,武将略有焦急的看向来路,“将军,军师还未归来,是不是派人去接应一下。”

    “不可妄动!”

    眺目望着远处,田忌亦是担忧,然而孙膑早先便已说过,不论如何都不能出谷查探,只得压下心中不安,镇定道:“齐军已进入马陵,不能就此功亏一篑,听军师的安排,等黎明。”

    谷内千钧一发,谷外激斗如雷。

    此刻也分不清黄昏或是黑夜,黑雾笼罩之处浓如墨盘,金乌展翅蹄鸣亮如白昼,天地间似是只剩这两色,汇聚于两方纠缠的中心,化作一个巨大漩涡,暴风般横扫而起。

    就在此刻间,一阵轻微的波动由天际隐隐散开,肉眼可见的气流悄无声息地顺着云端划过,倏而变为轩然浪潮,一层叠着一层,瞬间涌来!

    狂风骤起,施勋心中猛然震颤,双瞳紧锁那浪潮,因果来了!

    河洛所化金乌早已超出了历史之外,天道所降因果霎时间膨胀至数倍,狠狠压下。

    因果袭来的一刹那,所有的一切都好似陷入了静止,天道威压一现,万物生灵俯首,动弹不得。

    数到金柱由天际冲出,破开层层黑雾,千丝万缕缠绕至金乌周身,捆住其双翅三足,

    将他牢牢制住,而后,金柱如利刃般,直射而去!

    金乌似是痛苦到极点,喉中啼血,双眸金光爆裂,双翅抽搐着在金柱中挣扎着。片刻后,三足金乌周身光华尽敛,蜷缩为一团,不做抵抗。

    孙膑靠在山壁前,身体僵硬,无法动弹,意识却是无比清醒,他怔怔地看着金乌被无数道光柱透体而过,羽翅由光芒中一寸寸溶解至粉,显出最内里的一颗,散发着金芒的光球。

    而后,一道身影倏尔由山间跃起,如箭离弦般,毫无迟疑的投入了漩涡中心。

    孙膑双眸徒然睁大,全身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五指狠狠陷入椅臂,极力的想要阻止那人进入阵中。

    “师…兄……别去。”

    他心中嘶吼着,唇瓣呢喃,发出了一声极轻的呼唤。

    施勋像是听到了,又像是没听到,唇边微微一叹,不为所动的向着那光束飞身而去。

    双眸定定的望着那在金柱中挣扎的光球,施勋掌中法阵祭起,一瞬间天道有感,威压增至极致,竟迫得施勋无法前进半步,胸腔轰鸣,带出撕裂般疼痛。

    光球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焦躁地颤动了起来,开始猛力地撞击着金柱,那一撞间,金柱控制不住的发出响动,几欲碎裂。

    “河洛!”

    咬牙起身,施勋身若泰山压顶,却一步步踏上前去,挥手间,散开全身真气,只身穿过金柱,护在了光球上方。

    施勋双眸亮若繁星,心口金光闪烁,于瞬间冲天而起!

    盘古之力与天道相抵,一声巨响之后,开天辟地的远古巨人悍然立于天地之间,躬身如山,稳稳地护住二人。

    刹那间,千百道符文鱼贯而出,旋转于施勋周身,融进金柱之中,结成了一个硕大的茧,温柔的将光球团团裹住。

    光球于茧中缓缓平复下来,明灭闪烁间,亲昵的绕至施勋身侧,恋恋不舍的磨蹭了几番,变为一缕金符,钻进了施勋心口。

    金乌彻底消失于光中,漫天金粉飘荡,一圈圈洒落山间,驱开黑雾,进入倒下的将士体内。

    两抹玉光穿过群山由空中划下,落于施勋手中,摊开掌心,两片清透玉髓之间,一块小小的布帛夹杂其中。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颗画工极差却认真无比的爱心)

    施勋眉头笑靥温柔无比,湿润的眸内透出丝丝暖意,他抿唇抚着心口,抬眸看向远处。

    山巅之上,云霞明媚,黑雾消散之处,一抹曙光由云层中探出,熠熠生辉。

    ……黎明到了。

    山脚下,孙膑浑身无力地靠坐在山壁前,白净的面上满是伤痕,怔怔地看着施勋朝他走来。

    “师兄……”他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口,沉默地垂下双眸,双手竭力握住轮椅,想要将自己撑起身来。

    施勋低头看着孙膑微颤的双腿,半晌后,脚步轻抬,伸手拥住了他。

    双眸不可置信的睁大,孙膑手上力气尽失,控制不住的跌坐下来,茫然地揪住了施勋的衣衫。

    “师弟。”轻拍了拍孙膑,两片玉髓白光溢出,从施勋掌心飞出,没入孙膑双腿之中。

    “你自小心善,万不该因此而生杀戮。”唇角微勾,施勋扶着孙膑缓缓站起,带他踏入山道,“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的师兄的错。”

    “你是个好军师,没有让师父失望,亦没有让师兄失望,鬼谷兵法会在你手中流传万世。”

    “此番战火过后,你若是累了,便回鬼谷去,师兄让你读的书还没读完,你可莫要偷懒。”

    “哦,对了。”话语一顿,施勋双目定定的看着孙膑,温和笑意缓缓流露而出,“师兄,从未厌恶过你。”

    手指微颤,孙膑眼角一行清泪划出,喉中呜咽声再也无法压抑,已过而立的青年却如孩童,抱着施勋嚎啕大哭。

    清风划过,带来丝丝凉意,不知何时,天地间白雪飘落,层层叠叠覆盖而下,黄土归白,雪满山道,掩尽矛戈。

    “师弟,照顾好自己。”

    轻叹一声,施勋眼眶微湿,由孙膑怀中抽身,眺望着天边日升,飞身掠起,踏上马陵谷道。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孙膑胡乱擦着脸上的勒痕,回身便想去拦住施勋,然而十几年未曾行走,孙膑脚步刚一迈出便不受控制的跌到在地,掀起满地白雪。

    “师兄,莫去谷内,师兄,师兄!!!”

    声音沙哑的狂吼着,孙膑双手撑起身子,步履蹒跚的向前追去,却只能看着施勋的身影在风雪中逐渐消失。

    “师兄,回来……师兄!”

    满脸绝望的挪动着脚步,孙膑痛苦的喘息着,身子一个踉跄,终是筋疲力尽地栽倒于雪中。

    马陵谷内,黎明之光渐起,远处,马蹄声踏破寂静,缓缓而来。

    “将军,魏军来了!”

    呼吸一紧,田忌看着微光中遥遥而来的轻骑,当机立断道:“所有弓弩手准备,火光为信,一出即射!”

    众人点头应是,屏息注视着逐渐抵达埋伏地点的魏军。

    太子申一路先行,到了那被剥去树皮的大树旁,那树上早先便被齐军留下字迹以做诱饵,此时刚至黎明,天色仍是漆黑,若不点火定然看不清字迹是何。

    太子申进谷后一路艰难却见不到半点齐军身影,早就十分不耐烦,此时一见字迹,当即以为是齐军留下的暗号,扭头便让身边兵卒点起火来。

    一下,两下,三下,火光由黑暗中骤然亮起,太子申面露笑意,举起火把向着树干扫去。

    耳畔轻微的风声划过,“铮”的一声,箭翎微动,狠狠没入了那树干之中!

    下一秒,山道两旁呐喊声冲天而起,箭下如雨,朝着火光亮起之处漫天射出,伴着飘落的大雪,蜂拥而至!

    骑兵霎时大乱,然而谷内道路狭窄,三路轻骑拥堵至道内,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太子申满目恐慌,终是意识到不对,手上火把跌落在地,照亮身旁树干。

    ——庞涓死于此处

    “庞涓?”慌乱的拾起火把向上看去,太子申震惊道:“为何是庞涓?!”

    “因为,这便是因果。”

    身后男声轻轻响起,施勋由树后踏出,对上太子申一双满是惊恐的眸子,不屑的摇了摇头,“一国太子啊……”

    掌中金光漫起,照亮了雪中马陵,光华尽闪之间,抹去了众人眼中历史。

    时间于这一瞬停滞,雪点在风中微颤,箭矢顿于半空,马蹄轻踏扬起,施勋手上金符扩大,护住了谷内上千骑兵,却将自己暴露在了箭矢之中。

    下一刻,金光骤然消失,万箭穿心!

    施勋双眸轻眨,唇角鲜血溢出,他看着胸前金光跃动,缓缓合上了眼帘。

    谷外,孙膑由雪中缓缓坐起,僵硬的抬起头,木然注视着那消失的金光,发尾银丝闪过,如同沾染着片片白雪,顷刻间,满头华发。

    至此,战火覆灭,怨憎俱消,此世因果终了。

    山巅朝阳初生,粼粼照耀山巅,雪下万物苏醒,于金光闪烁中起身,走向历史的轨道。

第104章 战国三三:天道轮回() 
山崖之上,施勋盘腿虚坐,注视着千山万岭中皑皑白雪,手掌微开,感受着指尖凉意。

    “河洛,又下雪了……出来陪陪我吧。”

    微抿了抿唇,施勋轻点胸膛,金光由眼前一层层荡开,散入空中。

    心口滚烫如火,半晌后,身前光华流转,男子英俊面容由漫漫金光中探出,深邃眉目在万千光点中汇聚,完美健硕的胸膛一寸寸显露而出,仿佛挟着满身的光华,凝聚于眼前。

    他伸手将施勋发上的雪点拂去,微牵了牵唇角,暗金色的眸子温柔无比的注视着施勋,凝眸间有如天荒。

    施勋眼神恍惚,唇瓣微颤,垂头看向山间。

    河洛笑了笑,转身坐下与施勋共赏万里雪落,远方,山鸟飞绝,积雪如云,覆满山川,天地间似是唯剩两人并肩而坐。

    半晌,河洛淡淡道:“是子冠告诉你这方法的。”

    “恩,他来找我,教我收了你的元魂,救你脱离天道。”茫然地点了点头,施勋囊着鼻子应了一声。

    “倒真是要谢谢他了。”河洛轻叹了一身,沉默了一会儿,发现施勋没有答话,转眸一看,登时慌乱无比。

    施勋眼眶红了。

    整个人如遭雷击般怔愣在当场,大脑一片空白!

    河洛手足无措地站起身来,英俊的面上满是疼惜,围着施勋团团转了几圈之后,干脆再度坐下,将施勋整个抱进了怀中,温热的手指在他眼角磨蹭了一会,低头吻住了那泛红的眼眶。

    施勋本就悲恸难抑,如今在河洛的连番刺激下更是止不住的落泪。

    也不知河洛究竟是想他落泪还是不想,施勋眼角被揉搓的一片通红,最后只得自己偏头避开,打着嗝指责了起来。

    “若,若不是子冠,我根本连你在做什么都不知道,你一意孤行,半句话也不对我说,倘若,倘若抵不住天道……”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河洛满脸懊悔,不待施勋说完便连声道错。

    喉间打嗝不停,施勋一顿一顿的问:“你,你嗝,错哪了。”

    “我不该没有顾虑到你,放你一人如此担忧。”河洛声音低沉,“只求师兄不要怪我,我本想让你不必受此折磨,没想到却还是功亏一篑。”

    “该是我承受的,那便无法逃避。”摇了摇头,吸了吸鼻子,施勋道:“那怨憎力量你本就知道,如此行事,成功与否,你又将天下苍生至于何地?”

    “师兄。”抚上施勋面颊,四目相对间,河洛唇角微勾,“我不为苍生,只为你。”

    施勋微微一怔,心下几番颤动。

    “上一世是我因苍生而诸多忌惮,最后未护着你,反而让你因为怨憎再度进入轮回,受尽苦痛。”

    “这一世,即便是有违天道,我也不愿你再受折磨。”

    颤抖的将唇抵在施勋额头,河洛喃喃道:“被自己的师弟所伤,那时的你该有多么痛苦。”

    眸中沉淀着积累了几世的痛楚,河洛像是在说着孙膑,却更像是在说自己。

    沉默半晌,施勋嗝也不打了,只略带心疼的摸了摸河洛的胸口。

    “师兄,我想陪着你,我想一直陪着你,哪怕只是一缕元神也好。”

    河洛道:“此番冒险脱离天道,我虽会重生洪荒,但这缕元神却不会消散,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在冥冥中寻找这缕元神,直到与你相聚。”

    “即便我记忆消逝,即便我有如陌生。”双臂紧紧拥住施勋,河洛喉中翻滚,忍不住的发出哽噎,“答应我施勋,无论如何,找到我,让我陪着你。”

    雪絮纷纷,无声而落,贯穿几世轮回,由春日至冬雪,千秋万载,他们一路走来,携手至尽头。

    “我会找到你的河洛,无论身处何地,无论千年万世,我一定会找到你!”

    施勋双眸微阖,声音沙哑,坚定无比,“到那时,你我在不分离。”

    双眸中蕴藏千万年情意,河洛低头吻上施勋,于历史中化为虚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