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89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89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然天道五十,大衍四九,遁去其一。

    万物皆有变数,又何况因果?

    泰山处,盘古双眸闭合,太阳星于空中冉冉而生,隐约现出两个相互依偎的元神,盘旋不停。

    下一刻,太阳星轰然一震,两抹金光急射而出,如流星般携着耀眼光辉落于这洪荒大地之上。

    与此同时,大道所降鸿蒙紫气化分为数道,其中之一流落洪荒,紧随那一抹金光而去,于半空中融入其体内。

    另外几道鸿蒙紫气则缓慢上升,落于四十九重天外紫霄宫门前,缓缓而出的道人手中。

第107章 洪荒三:身份初明() 
面颊微风轻拂,带来些许清露香气,金光散去,施勋神魂缓缓合一,待到意识清醒的刹那,猛地睁开双眸。

    眼前,千山万岭绵延耸立,清晨日光铺面而来,溪泉,河流,如网般遍布大地,流水声不绝于耳,空中凤凰盘旋长鸣,万物生机勃勃。

    由地上缓缓站地,施勋深吸了一口气,感动的羽毛都不禁颤抖了。

    这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实在是太……等,等等!

    终于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施勋双唇微张,试着想要开口说话,然而声音却在由喉中冲出的瞬间变为了一声略带沙哑的啼鸣。

    施勋:“……”

    施勋被这情况吓得有点呆滞。

    这啼鸣声虽轻,但怎么看也不是人类所能发出来的,反倒,反倒像是鸟兽之声。

    那么这意味着什么,还能意味着什么?他从球,变成了一只鸟?!

    初化身形的兴奋感顿时烟消云散,施勋深呼了几口气,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待到情绪缓和后,便开始一心一意地寻找说辞安慰自己。

    能变成鸟兽也是好的,好歹有了个身体不是,这兽类身体再不济,总也比那口不能言,身不能行的光球强上许多。

    再者说来,他于混沌中修炼了亿万年,就算投入了鸟兽的体内,当个妖怪总也能行吧。

    如此苦中作乐了一番,施勋打起精神,试探着向前走了几步,想着几万年来不曾行走,如今总要感受一下才好。

    然而鸟兽的身体总与人不同,这行走时的怪异之感让施勋心中别扭不已,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并不是用两足而行,身|下好像多了个什么东西似得。

    虽说由人化兽,总要适应,但顿了片刻,施勋终还是忍不住向下看去,这一看,登时又是一怔。

    按说一般鸟兽无论如何变化皆是两腿而行,然而到了施勋这里却是变了一番模样,因为他清清楚楚的看见了自己身下所长出的,第三条腿。

    没错,第三条腿,施勋此时正是两足并立,一足微抬,安安稳稳的站于地上。

    注视着自己身下三足,施勋初时震惊过去,反倒是逐渐冷静了下来。

    这鸟生三足虽说怪异无比,但放在洪荒却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尤其是在看到这三足之后,施勋竟心生平和,甚至有一种,他本该便是如此的感觉。

    是的,他本该便是如此,况且,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这三足鸟兽。

    脑中倏尔浮现出战国时那灿然如阳,于烈焰中展翅盘旋的三足金乌,刹那间,施勋心神猛然一震!

    本是安稳停驻于胸口的河洛元神忽地一动,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欣喜的跃动了起来,浑身的光圈猛然扩大数倍。

    施勋双眸大睁,神识于瞬间远扩,仿佛穿梭于无尽时间长河,逆流回溯。

    脑海内本是分散如沙的碎片旋转不停,千丝万缕的金光汇作一道亮如闪电般的巨大金符,忽地拨开了整片云雾。

    暗金色的双眸变换不停,双翅不自觉的微微扇动,而后骤然伸展,施勋三足离地,化作一团巨大的光球携满身烈焰腾空而起!

    这一瞬,清脆啼鸣于整片洪荒世界缭绕不绝,妖皇觉醒,万妖来朝!

    洪荒内,生三足者,唯有金乌。

    这一刻,施勋终于彻彻底底的清楚了自己的身份,

    他乃是盘古左目所化太阳星中出世的三足金乌,他是帝俊,妖皇帝俊,天帝王者,亦是这洪荒内万千妖族的领袖。

    四十九重天外,道人双眸微开,虚无的眸中如含万古星河,似有大道三千在此演变,于瞬间观至洪荒尽头。

    道人眸中几番变换,似是在推算着什么,半晌后,神识一收,道人双眸漆黑如夜,漫不经心的再度闭合,独唇间牵起丝丝笑意。

    另一边,施勋于金光中缓缓降下,三足落地的瞬间,一阵灼热感猛然传来,利爪幻化为足,细密覆盖的金羽一一散去,现出白皙结实的大|腿,而后缓缓向上。

    肌肉线条完美的小腹,胸膛凝结成形,双翅化为手臂,光影闪烁间,金乌蜕变成人。

    皮肤如羊脂般润泽通透,修长身形若白玉般令人目不转睛,施勋周身微光散去,俊秀面容温和含笑,双眸隐隐一动,缓缓而睁。

    暗金色的双眸溢出点点流光,清亮而不耀眼,悠远却不失平和。

    施勋眼眸微眨,手臂抬起至眼前,细细地凝视着那其中血脉流动。

    亿万年后,他终于再度成人。

    努力按压下心中激动,施勋轻呼了两口气,先不急于体会这再度得来的人身,反而是盘腿坐于地上,调息自身真气周转。

    如今施勋身份已明,洪荒内种种一切皆汇于脑中,上至三十三重天内仙家灵宝,下至洪荒地界祖巫妖兽,他虽不能说是了如指掌,大体也知道了个*不离十。

    但也正是如此,施勋的心中隐隐升起了一丝担忧。

    只因他的脑中虽然多了这么一份曾为妖皇的记忆,却也是残缺不堪,如被笼了一层浓雾,刻意的掩盖住了什么。

    就好比有人在他脑中塞进了一份洪荒资料大全,但里面不过是人物关系,世界背景介绍,以及天道下的修炼法则而已,然而那些最主要的剧情却被完全抹去,只留下一些蛛丝马迹,耐人寻味。

    他曾为妖皇,拥有准圣实力,但究竟发生了什么,使得他与河洛记忆被锁,不得不同坠轮回,于每一世中完结因果,经历那般悲欢离合。

    河洛,不,现在也可以称之为太一了,东皇太一,他的师弟,亦是他……所爱之人。

    倘若真如子冠所说,曾经历史中所发生的一切,皆是由他二人轮回所演绎,那这数世轮回究竟是为何,而那最初的因果,又是由何所起?

    知道自己这份记忆之所以残缺,八成是被天道有意抹去,施勋微一叹息,金眸中现出几分坚定。

    不管如何,既然他如今已脱离天道,不在受其管辖,那这一切,他便势必要查个水落石出!

    至于现在……

    探了探体内此时已安分下来的元神,施勋眼眸一转,唇边勾起一抹笑容。

    既然他已化为人身,又知晓了河洛在这洪荒的身份,那便定然不可无动于衷了。

    做好了打算,施勋起身正欲离开,突地一阵狂风袭来,紧接着,铺天盖地的暴雨倾盆而落,雷声轰鸣间,施勋赤|裸的皮肤上迅速笼了一层水雾,触手冰凉。

    这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场大雨,就这么顷刻而至。

    施勋:“……”

    裸了太久,险些忘记要穿衣服这回事了。

    你看,这就是不当人的坏处,裸着裸着就裸习惯了。

    一头黑线的撑起真气将雨水隔开,施勋想了想,伸手于心口一点,顿时,丝丝缕缕的金符由雨中漫出,缓缓组合成了一幅排列怪异的图卷,逐渐由虚变实,而后浮现于眼前。

    这图卷内金符游走不停,变幻莫测,似是包含着森罗万象,乃至洪荒山川奥妙,都在其中隐隐流动。

    “河图、洛书。”

    万年来未曾开口说话,这声音一出,沙哑难听到施勋都不忍再张嘴。

    不过好在这总算是句人话,而不是兽类的啼鸣了。

    清了清嗓子,施勋随意哼哼了两声,手间不停将图卷幻化完成后,伸指敲了敲那图卷的边缘。

    “辛苦你了。”

    图卷光泽轻闪,温和的缠绕至施勋周身,几番旋转之后,变为一袭简洁白袍覆于身上,其中隐有金纹浮现。

    这出来的图卷便是当初太一元魂所寄生的河图、洛书,亦是帝俊从太阳星出世时的伴生法宝,可变换世间万物,通古今之事。

    施勋猜想河洛之名恐怕也是出自此处,只是不知太一当时究竟是如何化进这图卷里,变为了这上古神器。

    只因这河图洛书乃是他先天伴生法宝,其守护力量强悍,即便是圣人之上,若不得他相助也难启用,更何况是以元神与图卷相融,这便相当于将自身,变作了法器。

    如此看来,莫非当初太一是在他的默许之下,化进这图卷之中的?

    可是为何要化进图内,是遇到险情的无奈之举?那太一的伴生法器,东皇钟又去了哪里?

    施勋百思不得其解,只觉得迷雾一团接着一团像他扑来,明明触手可及,然而拨开后却又是层层叠叠,望之不透。

    脑壳想得隐隐作痛,施勋眉头紧皱,片刻后缓缓放松,长吁一声。

    现在时机未到,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以他如今准圣实力,洪荒内除了鸿钧道祖外,应当还未有几人能强过于他,等他寻到太一之后,勤加修炼,早日成圣,便可将其护在周身,见机行事。

    打定了主意,施勋眺目选了个方向,飞身离去。

    雨势越发的大了起来,洪荒仿佛又恢复到了曾经的鸿蒙时期,灰蒙遍布,天与地仅一线之隔。

    兽啼蝉鸣之声于一瞬间隐去,除雨声阵阵,天地重归寂静。

    施勋就这么顶着一身真气,在这瓢泼大雨中,开启了他在洪荒世界的游历。

第108章 洪荒四:玄金巨龙() 
数日之后,施勋止步于一山顶上。

    洪荒初开,大雨一连下了数日,却仍未见停歇,于山顶放眼望去,触目所及之地皆是荒芜,半点生灵的影子也看不到。

    半点生灵的影子也看不到……眉头稍抬,施勋环视着这被雨幕遮盖的山川,心中万分疑惑。

    当初万物生灵借由盘古身躯进入洪荒时施勋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然而他在洪荒游历的这些时日里,别说是早已化形的那帮家伙们,他就连寻常的妖兽也未曾见到一二。

    难不成因着这雨势太大,都躲回自家洞府避雨去了不成?

    施勋这想法说来有些好笑,但凡是拥有准圣实力的仙者妖兽们又何惧这区区大雨,躲于洞中。然而实际上,施勋这避雨一说倒的确是猜中了几分。

    一来现如今天地初开,能像施勋这种初生便是准圣修为的人在洪荒内是少之又少,趁着此时灵气充裕,大家都忙着修炼去了,谁还会有空出来游历,如此一来,施勋自然是遇不到什么生灵。

    二来则是因着洪荒世界的开辟,天道之下的法则开始运转。万物皆有优胜略汰之说,洪荒内的生灵亦然,一场大雨落于这新生世界,淘汰便已开始,河川暴涨,山石滑落,新生世界千般动荡,无数的妖兽皆历此劫,躲过的便可化出身形畅游洪荒,而未躲过的,便只能死于这新生的洪荒大地,与山川作伴。

    略带惆怅的看着这仿佛无休无止的大雨,施勋孤身一人在山顶站了半晌,眸中带了几分落寞。

    他在洪荒中游历是欲要得知河洛的下落,好将其早早护在身边,然而走过了数个地方,心口处的元神却仍是没有丝毫反应。

    他脑中记忆残缺不全,自然也记不得曾经帝俊与太一是在何处相识,便唯有靠着心口的这缕元神来探知河洛所在,然元神无所感应,洪荒内又没个可以询问的存在,这种漫无目的寻找的日子,让人焦躁却也无奈。

    他已孤单太久了,这种孤单在他还只是抹元神时便已显露出来,而如今化出了身形,这无人相伴的寂寞之感便更是每日剧增,压得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轻微的呼了口气,施勋努力想要定下神来,却仍是不由自主的抬手向着心口抚去。

    他想河洛了,很想很想。

    雨势未停,洪荒山河笼于一片水雾之中,群山峻岭于雾中影影绰绰,如一副未被勾勒完成的水墨画卷,空白处平添点点寂寥。

    一时间,天地仿佛唯余一人,被淡墨融进画中。

    脚边的雨水已逐渐汇聚成细小泉流,顺着山峰涓涓而下,带落些许杂草碎石,施勋凭山远望半晌,终是低叹一声,打算再向别处寻去。

    一日寻不到河洛,他便一日无法心安,即便是两人机缘未到,他日日寻着,也好过独坐山巅,满心怅然。

    这么想着,施勋体内真气流转,正欲飞身离去,然而就在他真气溢出的瞬间,一阵有如雷鸣般的啸声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