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95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95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万万没想到幸福这么快就砸落在头顶,施勋直到启程都还维持着一副天上掉馅饼的模样,只唇角勾着抹浅笑,眼眸转都不转,满含热情地盯着前方行走之人。

    似乎是实在有些忍受不了身后炽热视线的骚扰,青年身形一顿,慢下步伐与施勋并肩而行。

    施勋刚从成功踏出千里追夫第一步的喜悦中脱离出来,扭头看到青年英俊完美的侧脸,便想着开口套套近乎,然而思来想去也不知该用什么话题开口,就在急得火烧眉毛之时,脑中忽地灵光一现,引得施勋眸色瞬间一亮。

    眼睛微微弯起,施勋笑眯眯扭头问道:“啊,对了,既然要结伴同行,那这道号应是要相互知会的,我生而便为万妖之帝,又是天地少见之三足金乌,便取帝俊为道号,不知道友……”

    生而便为万妖之帝……原来如此,想到初见时身旁妖兽对此人畏惧的模样,青年心中疑窦骤开,又忍不住瞥向施勋。

    只见身旁之人面皮俊秀,眸色清朗,温润的唇瓣似有若无的勾着,划出一道柔和的笑意。

    眼神一动,青年压下略微急促的心跳,扭头道:“我,没有道号。”

    我当然知道你没有道号啊!

    笑意在眼底晕开一片,施勋轻轻抬眸,说:“没有道号,这怎么行,那我替你取一个可好?”

    青年眉头微挑,扭头看向施勋。

    “你于太阳星中出世,应位于东,又伴着天地至强之法宝混沌钟……”

    施勋顿也不顿,双眼凝望青年,似是穿透那双暗金眸子,回溯于数世之前。

    “你是何人!”

    “吾乃是天生妖兽,三足金乌。”

    “三足金乌?那你便是与我一样,我乃是妖皇帝俊,你又是何道号?”

    “吾,我没有道号。”

    “没有道号,这怎么行,我赐你一个可好?”

    “为何要你赐我……”

    “我生于你先,比你年长,若道为师,那我便是你师兄,赐你个道号又如何。”

    “……”

    “同意了,这就好,那我便赐你道号……”

    猛然回神,施勋看着由记忆中浮现而出的青年,莞尔一笑,“你觉得,东皇太一,如何?”

    “东皇太一?”定定回望施勋,青年喃喃道:“此号甚好。”

    眼眸微阖,施勋音中带上了几丝颤抖:“你我同是金乌,我愿与你以兄弟之交,然这年岁却是不知,便想着干脆拜道为师,做个师兄弟,我修为高你一些,自作主张想做个大的,你若是不嫌弃,便唤我声师兄可好?”

    青年还未出声,施勋的耳畔却仿佛是陷入了一个静止的空间,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在那瞬间消失不见。

    而后,一道轻而又轻地喘息传来,青年的声音缓缓响起,如同穿透岩石的那滴落水声,在耳中反射出了清晰无比的字眼。

    “师兄……”

    曾经的河洛,此世的太一,他为之苦苦寻找数万年的人,而现在,他终于找到了。

    即便你记忆消逝,即便你有如陌生,我都会找到你,陪着你,再不分离。

第115章 洪荒十一:山中龙尸() 
施勋最近有点惆怅,具体的惆怅对象来源于他刚寻找到的正处于失忆进行时的对象兼新认领的好师弟——三足金乌太一

    按施勋的剧本设想,在他成功踏出追夫第一步之取名字,认师弟之后,那后面的一切也应该就能顺理成章的进行下去,直至两人你侬我侬缠缠绵绵翩翩飞。

    然而现实给了施勋的剧本一个硕大的橡皮擦,把上面的设想擦得一干二净连个标点符号都不带留的。

    自两人结伴游历开始,他真善良正义面冷心热乐于助人……妖的好师弟在短短不到半月的时间内就已经帮助了不下数十只妖兽。

    也就是说他每天除了帮忙疗伤之外不是在看着太一帮助妖兽,就是在跟他一起帮助妖兽,这么长时间以来连个小手都没摸着更别提发展出什么翩翩飞的感情了。

    这种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正义版金乌怎么就让他给撞上了呢?!

    看来一开始他猜得的确不错,太一这性子,自己还真是要操碎心了。

    为爱操心!

    他怎么以前就没看出来自家师弟有这么乐于助妖呢?

    还是说其实太一本性就是如此,只是后来在轮回中经历的事情太多才日渐深沉起来了?

    这也不无可能,低叹一声,施勋想着若真是这样,那他到宁可太一一直如此,最起码没有了那些反复轮回的痛苦经历。至于那些不怀好意的妖兽,不是还有他在么。

    只是话说回来,虽说三足金乌天生便会引众妖拜服,但也不至于隔三差五的就遇到一堆需要帮忙的妖兽吧?那他当初游历的时候怎么一个活的生灵都没遇到?

    哦不,有一个,那条甩鸟狂龙……

    比起这个来,果然还是需要帮忙的妖兽要好一些。

    将手底下略显癫狂得小妖兽体内的毒雾清除完毕,施勋一手将那被从妖兽体内逼出后挣扎着想要逃脱的黑烟抓住,而后在那烟气外覆上一层淡淡的真气隔离开来,这才抛给了身旁的太一。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安抚着怀中逐渐镇定下来的小妖兽,施勋疑惑道。

    “还未曾探查出来,只是这东西竟能影响妖兽的心智,想来也不是什么灵物。”

    一手将那真气内的黑烟捏碎,太一探出二指抚了抚那小妖兽额前的绒毛,惹得施勋怀中妖兽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太一还没这么摸过我脑袋顶上的绒毛呢!

    内心酸涩的盯着胸口趴伏的小妖兽,良好适应鸟身的施勋多日求爱抚不成,便眼眸一转,刚想趁机上前两步让太一那双指滑向自己胸口,却见太一已淡淡收手,皱眉将施勋怀中小兽接过,轻轻放在了地上。

    “既然已经醒了便别赖着,起来解释一下,这山中的情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目色冰冷地盯着地上缓缓睁开一条眼缝的妖兽,太一寒声道。

    那趴在地上的小妖兽委屈的哼唧两声,睁开眼留恋的在施勋胸膛前扫视了一下,这才颤抖的站起身子,轻轻呜咽两声。

    感情这小东西不仅占了太一便宜,还连带着自己的也占了。

    整了整衣襟,施勋颇为好笑的看向那还在颤声唉叫的妖兽,“行了,并未怪罪于你,既然清醒了,那便快快将这山中之事说来,究竟是为何,这山中的妖兽皆会失神发狂?”

    话说几日前,两人路遇此地,见此山中灵气浓郁,是块山水福地,本想着停下来休息一番,按施勋所想,顺便培养一下感情,却没想到两人刚停下脚,话还没说上一句,迎面便扑上来一只浑身散发着腥气的妖兽,而后一掌便让施勋给打飞了出去。

    按理说这两人可以算是妖兽中最顶尖的存在,寻常妖兽见了都是要绕道走的,就算有那么几个胆子大的,这被打一巴掌以后也应当不敢再凑上前来。

    可谁知,那妖兽清醒后竟又嘶吼着上前,像是不将两人撕碎便不甘心一般。

    这明显有些不对劲的情况引起了两人的警觉,待将那妖兽制住后却发现它明显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心神,而那控制了妖兽心神的东西,便是先前提到过的那缕黑烟。

    然而那妖兽受黑烟控制过深,元神受损,脱离后便气竭而亡,两人之后在山中寻到许多妖兽皆是如此,直到今日才碰到了这么个像是刚受控制的小妖兽。

    要说太一还真是有这正义的体质,他不去找妖兽,妖兽便来找他。

    摇了摇头,对于自己毫无进展的追夫计划倍感痛心,施勋哀叹一声,看着那还期期艾艾磨蹭着的妖兽,斥道:“快说!”

    看出施勋明显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小妖兽身子一抖,额前绒毛炸起,也不敢再向这只大妖兽撒娇,只得转头舔了舔自己尾尖的毛发,盘作一团,小声鸣叫。

    “火……呜呜呜,黑,黑烟,呜哗哗哗……”

    施勋:“……”

    太一:“……”

    这小妖兽显然是刚开灵智不久,虽听得懂两人的话语,但形容起来却明显是有些困难。

    两人面无表情地听着那小妖兽夹杂着奶话与各种拟声词的鸣叫之后,又捡着几处重要的地方问了一下,总算大概拼凑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按这小妖兽的说法,此地的确是处山水福地,在此修炼的妖物也是众多,大多数都是围着那山中清泉修炼,靠那泉水洗精伐髓。

    可谁知几日前一团火光突然落入山川深处,紧接着大地猛然震动不止,待到震动停止后,随之而来的便是那笼罩了整个山川深处的黑雾。这山中居住的妖兽一旦触碰到那黑雾就会失了神智,四处伤妖,而被这些妖兽撕咬到的兽类也会即刻失去神智,变得同他们一般疯癫无比。

    那山中的清泉也受了黑雾的污染变得无法饮用,山中的妖兽跑的跑,疯的疯,就算没有跑也没有疯的也因泉水的污染而无法存活,这好好的一处山水福地不过几日,便快成了个死地。

    挥手在那哀鸣的小妖兽身上覆了道真气,施勋不由得面露严肃,“如此说来,这黑雾果真古怪,竟能毁了一处山水福地,倒是要一探究竟了。”

    “我已在你周身护下真气,那黑雾进不了你体内,这几日你便寻个地方好生休息,待我们解决完此事再说。”说着,施勋伸手揉了揉那小妖兽的脑袋,“小心些,别去随便招惹那些发了狂的妖兽。”

    太一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停滞在施勋那按压着小妖兽脑袋顶的手掌上,片刻后又淡淡移开,轻咳道:“师兄对这小家伙倒是宠爱。”

    “怎么说也算是我族中之人,自然要设法保它性命。”放开手下的小妖兽,看着它一步三回头的隐没在林中,施勋道:“按那小妖兽之说,这黑雾的出现应是与那团火光脱不了干系,那火光恰好落于山中深处,怕是染了水源才让山中流淌的泉水亦受污染,看来你我要进山一探了。”

    压下心中再度升起的那古怪感受,太一点头道:“确是如此,只是这进山一探,怕又是要耽误行程了。”

    “本说要陪着师兄寻一处修炼得洞府,如今洞府没寻到,却累得师兄陪我一路处理这些琐事。”转头看向施勋,太一眸中划过些许复杂,“真是劳烦师兄了……”

    “无妨,无妨。”摆摆手,施勋笑意温柔道:“你我如今结伴而行,又互为兄弟,你的事自然便是我的事嘛。”

    只要你每天能多叫我几声师兄,再苦再累我都扛得起来!

    成功转化角色为痴汉受的施勋暗搓搓的看了自家师弟一眼,露出了迷之微笑。

    面无表情地看着施勋笑意闪动的黑眸,太一微微颔首,转身向前走去。

    两人并肩往山中深处而去,施勋一路上专注于应付着那些被黑烟所控制的妖兽,因此便没注意到,那稍稍落于他身后,太一若有所思的神情。

    受人恩惠,一朝结拜,即便并未察觉出恶意,但又哪能那么容易信任对方。

    实际上这一路上哪有那么多需要帮助的妖兽刚好被他撞上,只不过是他故意的罢了,若是有所目的,那在这些无休止的琐事之中便必定会露出厌烦之心,却没想到,他这师兄不仅一丝怨言也无,甚至见妖兽蒙难,还会主动前往调查。

    而且,他这师兄也不愧为万妖之皇,即便他身上有让妖兽畏惧的气息,那些妖兽却还是不自觉的想要亲近于他。

    妖兽天性警觉,或许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善恶?

    但愿,他与自己,是真心所交。

    心中思虑千回百转,待得太一再抬首时,两人已是换了一方天地。

    若是灵气浓郁的山中,越行至山眼,四周当是密林遮天,盘枝纠错,清泉流淌之处花枝茂盛,闻之令人心旷神怡。

    然而两人由山中一路行来,越临近山眼,四周植被不仅越加稀少,甚至空气中也隐隐含着焦灼腥气。

    施勋站于一方崖壁之上,皱眉看着前方隐约弥漫着丝丝烟气的地方,转身跳下,落于太一身旁。

    “此处水流声渐大,前方估计便是水源所在之处,只是不知为何,此处的烟雾倒是没有来时的浓了。”

    “山眼皆为山中灵气之所在,将这黑雾消磨了些许也不一定。”观察片刻,太一挥手放出真气护在两人周身,淡淡道:“不管怎样,还是小心些为好。”

    微微一怔,施勋有些呆滞的看着太一的背影,心里美得直冒泡泡。

    流水敲击岩石的声音如一声声闷雷般响在耳边,施勋猜测那水源处可能是一股不算太小的瀑布,才能发出这般轰响,又担忧着会不会有什么声响在这水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