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98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98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鱿衷谏说纳瞬械牟小

    先前两人从祖龙眼皮子底下逃走恐怕已经让这家伙恼怒无比,再让这家伙看见怕是非战不可了,而且若仅是一战还好,万一祖龙打得畅快被激出了凶性,他又碍于因果不得不束手束脚,到那时,他与太一皆是重伤在身,后面的路怕就不好走了。

    这边施勋太一正屏息隐匿着身形,唯恐被这好战的祖龙揪出来打架。

    那边祖龙却是在看见这满地龙尸碎块的那刻起,便已控制不住的绞碎了尾下岩石,暴戾出声,“是谁杀吾族类!是谁杀吾族类!!!”

    顷刻间,风声大作,暴雨临盆,潭中积水于瞬间高出数米,没过数块岩石,隐隐已蔓延至施勋脚下。

    “祖龙道友息怒,祖龙道友息怒啊!”

    耳边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施勋想着探出头去看看,却又怕被祖龙发现端倪,便又加固了一下那道隐匿的阵法,这才带着太一向外挪了挪脱离了积水,而后整个人卡进太一腿间,确保两人不会站立不稳后,顺着岩石一侧,悄悄探出头去。

    挪了半天还是被卡进来的太一:“……”

    雨中,一火红身影匆匆赶来,离得近后,才能看出那是竟是个狮头、鹿角,形似麝鹿,满身红鳞的异兽!

    施勋看得眼眸微睁,不禁称奇,原因无他,只因在这洪荒中生此相貌的,唯有那三大混沌神兽之一,统领走兽、执掌大地的始麒麟。

    只是龙凤之间关系恶劣,却没想到会与麒麟如此交好,不过想想也是,毕竟麒麟向来性情温和,以祥瑞著称,能受得了祖龙那般性格的,怕是唯有麒麟了。

    那麒麟一头毛发被淋得潮湿,落地直接化为青年形貌,胸前起伏急促,气喘吁吁地跑至祖龙身前,慢吞吞道:“祖龙道友莫怒,此事要好好调查一番方可,你若是一怒将此处毁了,不仅这龙尸没了安葬之处,便将那痕迹也一同抹去了呀。”

    祖龙动作一顿,双眸猩红的看着那些血块,半晌后眼眸微阖,咬牙道:“我龙族,死亦要死于海中。”

    话落,祖龙化形落于血块旁,一双眼中戾气未消,就着那落雨的潮湿之气细细嗅了起来。

    施勋躲于岩后观察着祖龙的一举一动,心中徒然生出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麒麟站于祖龙身旁也是并未闲着,踱着步子围着那龙尸碎块转了一圈,似是在寻找什么,片刻后回到祖龙身旁,迟疑道:“这,祖龙,我觉得这龙死的有些古怪……”

    “古怪,哼,是有些古怪!”伸手抓起地上尸块凑到鼻间,祖龙眉间划出一道深壑,唇角微勾,露出一抹似是怒到极点的笑容。

    见祖龙此时情绪不对,麒麟连忙道:“你莫要急怒,即便是察觉到有凤凰的痕迹……”

    “三足金乌!哈哈哈,是那三足金乌!!!”

    麒麟话还未完,便被祖龙一把打断,紧接着,祖龙长啸而起,腾于空中化出原形,硕大身躯团团围于山间,猩红双眸直直盯住施勋二人藏身的岩石,咆哮出声,“三足金乌,为何杀吾族类!!!”

    惨了!竟然忘了这祖龙可是有个异常灵敏的鼻子了!

    面色一变,施勋正欲带着太一从岩后退开,却听呼啸风声由耳边传来,下一刻,龙尾猛地击于岩石之上,地动山摇!

    “师兄!”

第119章 洪荒十五:再度分离() 
祖龙暴怒之下的一击如有雷霆,刹那间将那潭边岩石拍为飞灰,施勋即便是早有防备却还是被那龙尾一侧扫到,只得一手将太一推入水中,而后整个人被击飞出去,越过潭水,重重嵌在了崖壁之上。

    护体的真气被那龙尾击了个粉碎,施勋呲牙咧嘴的卡在山石间,稍一动弹便又是无数碎石砸在身上。

    自重生洪荒以来还未曾尝过如此滋味,施勋深吸口气,小心翼翼地将手臂由山石中拔出,这才整个由崖壁滑落下来,半跪于地。

    小臂上,那本就被龙尸撕咬过的皮肉再次崩裂开来,鲜血混着石灰汨汨而出,顺着岸边草木流向潭中。

    “师兄!”

    太一从潭中探出头来,一向清冷自持的面上满是惊怒,顾不得满身的狼狈瞬间冲出水面,带着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颤抖,小心翼翼的扶着施勋站起。

    注意到太一面色不对,以为他又要妄动真气,施勋连忙伸手按住太一,劝慰道:“我没事,只是护体真气被破了而已,并无大碍。”

    见太一微垂着眼眸并未答话,也不知他究竟听未听进自己话语,施勋只得叮嘱道:“听我的,不要动用真气。”

    安抚完太一,又以真气止了血流,施勋这才扭头看向潭那边盘山而立的祖龙,寒声道:“祖龙,这青龙之死与我半点干系也无,我到此地时,它已死去多日。”

    祖龙闻言游身过来,硕大的龙眼抵在施勋头前,在那尚未痊愈的臂上看了两眼后发出一声冷笑,“三足金乌,惯会花言巧语。”

    “你臂上这伤口明显是被龙齿撕咬而成,这山谷之内满是你流出的血腥气味,你还要狡辩!”话落,祖龙猛地回身落地,幻出人形,怒吼道:“先前已受你蒙蔽,今日断不会重蹈覆辙,我可是找了你好些时日,戏耍于我,杀我族人之仇,今日便就此解决,三足金乌,来战!!!”

    麒麟神色有些发愣的站于一旁,疑惑道:“三足,金乌?”

    护着太一后退几步,施勋面色发青道:“我臂上这伤口是因龙尸偷袭而伤,这龙死得古怪,我是来调查此事的!”

    “死尸还能复活与你争斗,三足金乌,莫要将我当那些愚昧妖兽戏弄!”

    见祖龙不听自己辩解,施勋心中恼怒无比,只得闭口不语,冷冷看向祖龙。

    那黑雾一事不是只言片语就能解释的清的,先前他曾欺骗于祖龙,而以祖龙这眦睚必报的性格,不仅不会再相信他,还势必要与他一战方可,但如今太一伤势未愈,一旦他与祖龙相斗,太一必不会袖手旁观,到那时,他二人不仅无法顺利脱身,太一亦会伤上加伤。

    事到如今,他也懒得再向祖龙解释下去,倒不如在此与祖龙周旋片刻,让太一先行脱身才是,祖龙只为与他一战,料想也顾不得太一,而离开了祖龙的视线,太一也能寻个地方好好养伤。

    脑中万千思虑闪过,转瞬之间施勋便已敲定好对策,抬眸道:“慢着,既然要打,便要堂堂正正的打。”

    话音还未落,施勋已暗自向着太一传声道:“今日对上祖龙你我二人怕是无法顺利脱身了,一会儿我前去与他相战,你便趁机离开,找个地方好好养伤。”

    倏地抬起头看向施勋,太一唇瓣微抖,须臾,传声过来,“你有把握战胜于它?”

    施勋抿唇道:“并无。”

    “那我若是离开,你要如何。”双眸紧盯施勋,太一逼问道:“你要如何?!”

    身子微微一震,施勋顿时有些答不出话来,只因他这千算万算只是想着如何让太一脱身,却是忘了将自己的后路也算进去,被太一这么揪住一问,整个人就有些懵了。

    这边施勋还处于蒙不住师弟的窘迫状态,那边祖龙阴森一笑,瞬间开启嘲讽技能:“你不是喜以化形对战么,我龙身庞大,便也以化形对你,如何不算得堂堂正正,你我一战,届时你元神消散,我便不在计较你杀我族类一事,如何。”

    微微回过神来,施勋连忙躲避开太一的眼神,接道:“我先前便已受伤,护体真气碎裂,如何算得上堂堂正正。”

    祖龙挑眉道:“那你说,想怎样?”

    “这样。”向着太一示意了一下,施勋缓缓上前,“你与我到那边较为开阔之处,待我调息片刻,到时便也有力与你一战……”

    施勋本想着趁机将祖龙引离此处,好让太一有机会离开,却未曾想到这话还没说完,原本站立在一旁的太一却忽地拦在施勋面前,平淡道:“我二人身皆负伤,一同与你对战,方算得上堂堂正正。”

    “太一!”没料到太一竟会如此,施勋抬手将他扯过,面上透着些许青白,第一次忍不住对着太一训斥出声:“你在做什么!”

    太一低垂着眼眸,暗金的色泽中隐藏着抹难以察觉的复杂,喃喃道:“你为何要处处替我着想,明明我们相识才不过数月……”

    太一这声音几乎是低不可闻,像是在询问施勋,却更是在询问自己,然而施勋却将这声音丝毫不漏的收入耳内,连一停顿也无,便不暇思索道:“因为你是我师弟啊。”

    这句话如同重复了上万年般脱口而出,太一扭头看向施勋,在那双清亮无比的眸子中看不到丝毫迟疑,仿佛一直以来,他都是这么想,这么告知于他。

    唇瓣微抿,半晌,太一轻轻一叹,面上闪过些许释然,像是在春寒料峭之时悄然融化的坚冰,微微勾唇,冲着施勋露出了一个并不算得上柔和的笑容。

    然而那却是此世以来,太一对他露出的第一个笑容。

    就在施勋还沉浸在这笑容中无法自拔之时,下一刻,太一扭头对上祖龙,高声喝道:“如何,可是不敢应战!”

    祖龙本就无甚耐心,能听得施勋说这几句也不过是想让他能好好陪自己打上一架,此时经太一这么一激,在面色阴沉的看着潭那边相拥而立磨磨蹭蹭不知在说些什么的两人,终是忍无可忍道:“要战便战,哪来得那么多废话,两人也好十人也罢,你们再如此拖沓,我便让你二人一同葬在此处!”

    说罢,还不待对面有所动作,祖龙便已按耐不住的飞身而起,一身狂戾真气汹涌而出,于空中化出数道雷光轰然砸下!

    那雷光所过之处,百米之内云雾蒸发殆尽,湍流瀑布瞬间干涸如土,便连峰顶最为坚硬的岩石都砰然碎裂,化为浓黑烟雾,席卷而来。

    短短数月,祖龙竟已能轻易掌握化形后种种法术,几乎是达到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境界!

    有大道气运加身,此时祖龙的修为战力,怕是已非数月之前可比。

    那雷光顷刻而至,几近两人衣襟,雷光笼罩之中四处焦土,便连两人背后岩壁也发出碎裂之声,毫发之间,太一反身按住施勋向岩壁内靠去,另一手幻化出硕大钟身,“铛!”的一声,稳稳落地,将两人护在钟内。

    钟身落地的下一秒,雷光撞上钟壁,发出响彻天际的炸响,钟壁外散出层层冲击波,几乎蔓延至整座山林,掀翻无数草木山石。

    麒麟被掀得一个趔趄,连滚了几个跟头才堪堪定住,这才反应过来般,高呼着想要去阻拦祖龙,“等,等等,祖龙道友,这其中或许是有误会啊!”

    钟内,太一双手揽着施勋靠在钟壁上,轻轻喘息着。真气未愈,却接连三次动用混沌钟,这件天地至宝虽说强悍无比,但以太一现今的修为,身上带伤还如此频繁的动用它,几乎已经是接近极限。

    口腔内泛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不想将自己发白的面色暴露在施勋眼前,便将头轻抵在施勋肩上,唤道:“师兄……”

    施勋被这一举动弄得浑身僵硬,想抱又不敢抱,便将手虚扶在太一腰间,安抚道:“既然都打起来了,那便打吧,就算它战力强悍,你我二人合力战它,不怕不将它打回老家去!”

    唇角轻扯,太一低低应了一声,道:“师兄,我们出去。”

    钟外攻势已愈加猛烈,钟内亦是激荡不已,太一眸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寒意,在收起玉钟的一刹那飞身跃起,双手释出万千玄光,催动钟响!

    “铛!”第一声钟响,万物俱静,从天而降的雷光于刹那间销声匿迹,天地间,唯钟声悠悠回响。

    祖龙猛地后退数步,膝下颤抖不已,竟被那钟声逼得几欲跪立。

    双眼泛起赤红,祖龙怒吼起身,于半空中化出龙身,数百米长的身躯巍峨耸立在云间,向着太一长啸而去!

    然而这冲势刚刚发出,却猛地顿在原地,祖龙回头看去,只见周身不知何时缠绕上一圈圈金色符文,那符文首尾相接,道道相连,组成了一副硕大画卷,将它牢牢困在原地。

    困住祖龙后,施勋连忙回头想要阻止太一催动玉钟,只因这混沌钟身具毁天灭地之力,即便太一如今修为不够,亦会闯下不小的祸事。

    便在此时,太一再度催动钟响。

    “铛!”第二声钟响,洪荒震荡,万物生灵俯首称皇,三十三重天外,数人被那钟声激得站立不稳,几欲冲下洪荒。

    祖龙被那画卷捆得动弹不得,又被那钟声震得痛苦无比,挣扎间再度化为人形,赤红着双眼瞪向施勋,□□的颈间已被那金符灼烧出道道血痕。

    与此同时,施勋亦是面色惨白,只因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