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

第1部分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第1部分

小说: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       穿越吧小说免费下载基地                     
  ╭══════┤   chuanyue8   ├══════╮
  ║            ║                              ║
  ║            ╰═══════════════╯            ║
 ║                  本基地每天都会与各大知名作者协商   

  ║   购买最近更新小说,以随时更新网站内容,如果您支持请点击

                                                     
  ║         广告,以便我们有足够的费用来购买更多小说 谢谢                                            
  ║    ╭───────────────────────╮    ║
  ╰══┤ 更多小说打包下载请登陆穿越吧chuanyue8   ├══╯
        ╰───────────────────────╯

注:如有您需要等小说,本站没有,请及时告知站长,我们会及时添加
并发送到您邮箱,谢谢。欢迎您对我们网站提出宝贵意见。

本站终身解压密码:chuanyue8
…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作者:青清

  上卷  第 1 章

  时值春末,那墙头、院子里满溢着绿,刚下过场雨,那绿就更显得鲜翠欲滴了,这会儿还有些零星的小雨点时不时地从空中飘落,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气息还夹杂些泥土的芳香。
  街道一头远远走来几个人,随着那几人越走越近,原本喧闹的集市渐渐安静下来,一个正在书画摊边淡淡跟那卖字画的书生谈话的中年男子显然也注意到了这气氛,回头扫了一眼,旁边跟着的一个随从立马打个手势,身后有一青年男子俯身离去,中年人仍旧细细看着几幅字画沉浸其中。
  忽然人群中传来一阵骚动,不多时听到一阵吵闹声,夹杂着女子的哭喊,中年人皱皱眉似乎为这声音打扰了自己而不悦,转身正欲离去,刚才离去的那个青年人正快步走回,凑近说了些什么,中年人脸色微变,抬脚向那喧哗处走去。
  只见人群中央站了几个衣着华丽的男子,那明显的异域衣着发式让人一眼瞧出他们不是京城里的人。
  “郭勒桑悖!”中年男子低语道,旁边的随从一惊,难道是……
  那个高大的男子傲慢地对跪在地上的两个女子说道:“本王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乖乖听话跟我走,伺候的我舒服了自亏不了你,不然你这身皮肉就不是你的了。”说着冲手下使个眼色,两个熊腰虎背的上前一把抓起跪着的那个年轻的女子就要拖走,只见那女子拼命的挣扎尖声叫着,另一个上了些年纪的妇人也慌忙爬上前用力拽住其中一人的袖子,哭喊道:“爷,您放过我们家翠儿吧,我们陈家就这么一个孩子呀……”
  那人一时甩不开,竟抬起一脚把那妇人踢开,“娘!”那妇人不顾疼痛爬起来又上前拽住,周围的人无不唏嘘,却也无人敢上前。
  “这光天化日,怎有人敢如此行径?也太放肆了!”那卖字画的书生刚才也跟了过来,看到这情景就要上前。
  “哎呦,小哥儿。”一老儿连忙把他拉回来,“你是刚来京城吧?”
  见那书生点点头,就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怪不得呢,你定是不知道他是谁了!他是锡林郭勒盟的王子!随王一起来京面圣的,在京里横行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你想去送死吗?”
  “难道他竟敢乱杀无辜?”
  “怎么不敢?”旁边有人接道:“前个儿就在衡阳楼那砍了一个店小二,那小二也真冤,见这伙人进店,吓的浑身哆嗦,一不小心被桌腿绊了一下,偏巧将手里的热汤撒到那个王子身上,当场就被砍了,那血是溅的一地都是,这两天都没人赶进衡阳楼。”
  “当真无人可管?”那书生不信的又问,“这是京城,天子脚下,地方官吏也不去管?”
  那老儿叹道:“听说现下正欲与锡林郭勒盟联姻,连那些达官贵人都争着跟他们交好,谁会去管!”
  “爷。”那随从见中年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安的叫了一声,中年人缓了一下低声吩咐:“去,叫小卓子把……”
  此时却见那妇人已倒在地上不能动弹,那年轻女子趴在娘亲身边哀哭不止,“非要逼本王子动手。”那高大男子拍拍袖子,朝后一挥手就要让人拉走那女子,中年人身子一动想要上前却被身边的随从拦住,“爷,您再等等,小卓子已经去了。”那随从低声急道。
  “这儿怎么这么多人,咱们快进去瞅瞅。”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如清泉般撒落谷底,直触人心肺,也似乎一下打破了这凄惨的气氛。
  中年人转过头去,想看一看究竟是何人竟能有如此美妙的声音,众人也纷纷看过去,连那个王子也止住了脚步。
  只见一个娇小的人儿挤出人群,霎那间呼吸停顿:真个是清艳雅致的绝色女子!身姿婀娜,一身白色的裙装,淡雅宜人,如漆的秀发只简单的挽了个髻,余下的青丝就散落在肩头,如绸般……
  中年人定定神,略微看了下周围,只见众人皆瞪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这女子,那郭勒桑悖更是张大了嘴巴,露出惊艳之色,而那女子被这么多人瞧着竟也无一丝害羞和慌乱,从容的扫了一圈,看向那被架住的女子,凝眸微锁。
  “青儿。”人群中又挤出来两人,是年轻的一男一女,那男子也甚是英俊,穿戴很朴素,却是别有一番气度,另一女子看似个丫环,面红微喘抱着一堆东西。
  青儿,中年人心中默念道。
  两人见到她本是很高兴,待细看她的表情不由得一惊,顺着她的目光那男子看到地上的情景已是明白原由,暗暗叫苦,原以为是热闹才随了她进来,不想竟是这档子事,料想她定是要管的,这会拉她走是不可能的,也不愿拂了她的意,自己想办法护着她就是了,只是那群高大粗壮人看似不太好惹,需要小心些。
  这女子唇边荡开一个笑容,看向那个高大的男子:“这两人是你家人?”
  那个王子只看的骨头都酥了,呆呆的摇摇头。
  “可曾欠你银两?”,摇头。
  “可曾欠你恩情?”,再摇头
  “那你为何强拉住她?”
  擦擦嘴边的哈拉子,连连挥手:“快,快放开她。”
  那两个手下早都眼睛发直,听得主子说话手一软,那女子摔到地上,不顾疼连忙爬回娘亲身边。那妇人挣扎着抬起身子,伸出手来搂住女儿,两人抱头痛哭。
  那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哀愁与怜惜,瞬间又恢复,带着狡谑的目光,轻抿嘴:“这哭声吵的人心烦,怎还不叫他们走远些。”
  那个王子当真冲母女俩喝道:“还不快滚!”
  那年轻女子一惊,抬头看了下,连忙用力扶起娘亲挤入人群。那中年人暗自好笑,不由得又担心眼前这美丽又聪慧的女子,这郭勒桑悖岂是这么好打发的?不过她身后那名男子一直暗中戒备着,应该不会让她吃亏,小卓子爷快把人带回来了。
  众人也担忧的注视着。
  不料那女子并不着急,竟缓缓与那人交谈。
  众人纷纷竖耳细听。
  原来黄莺的歌喉中夹杂着蛤蟆叫就是这种感觉呀。
  “这位爷是北边来的?”不知对方身份竟敢随意招惹?
  “我乃锡林郭勒盟的大王子,近日到京,今日能够碰到姑娘,实乃幸事。”那王子搜肠刮肚终于说了句文绉绉的话,好不得意。
  “不想竟是王子殿下,失礼了。”对他做礼?有些……    不过姿态真是优雅之极。
  “不敢不敢,姑娘客气了!”那王子连忙还礼,虽最不耐烦这礼仪,但佳人面前要好好表现一下。
  “看到王子这么有礼有度,那里必定也是一个礼仪之邦啊。”有礼有度?他?
  “呵呵,我部落兵强马壮,能征善战,这礼仪也自不在话下。”看来美人对我有好感,礼仪有什么难的,待本王子再好好表现一下,定能把这美人儿抓到手。
  “原来如此,那刚才不知是何原因让王子一反平日的温文尔雅,对那女子强拉硬拽?温……温文尔雅?
  “这,这是一场误会,想我堂堂王子怎会对那些个弱小女子动粗。”朝周围瞪眼瞅一圈,看谁敢说话!却发现那些双眼睛都盯着自己看上的女人!压住怒火,打定主意让美人儿瞧好自己。
  “噢,那这么说来王子是从不会为难弱小女子了?”那微微挑起的眉牵动所有人的心……
  “那是当然。”摸摸胡须露出本王子的招魂笑,看你不对本王子倾心!
  “今日能得见如此风度翩翩有君子风度的王子,真是大幸。”那中年人微微一笑,好一个“有礼”的女子!
  那王子笑得好灿烂,正想谦虚两句,却听得美人儿又开口:“恩,这天也不早了,小女子也该回家了,王子,告辞了。”那女子回头瞥了下在身后浑身颤抖的两人,就要离去。
  怎么回事?她说要走?“等等,”那王子急忙上前拦住。
  女子莞尔一笑:“王子还有什么事么?对了,王子崇尚礼仪,想必在责怪小女子不该走的这般无礼,是我失礼了,王子莫怪。”说着,那女子弯下腿规矩的行了一礼。
  那王子一怔,竟说不出话来。
  围观的人这才瞧出名堂,想笑又不敢只好强忍着,一个个都似那女子身后的两人般浑身颤抖
  “你……这……”那王子想说什么觉得不妥不说又不甘心,吞吐了半天竟说不出话来。却也是拦住不放。
  “官差来了!”忽听有人喊道,众人慌忙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有一对官兵正往这跑。
  围观的人四下跑开,一片混乱,待那王子回过头来哪里来寻得见那婀娜身姿,只得懊悔连连,狠狠踢了自己手下两脚。
  中年人看着消失在人群中的那抹轻盈,眼中闪过一丝温暖。
  “爷。”身边随从的叫声提醒他还有人正等着,转过头来眼中只剩下犀利,冷冷得看着跪在一边的人,直看的他汗珠不停的往下落,一会儿工夫,背上的袍子浸出水印来。
  “你这个官做得真好啊!”冰冷的声音让跪着的那人浑身一震,说不出话,连声叩首。
  “把锡林郭勒盟进京后的情况马上报上来!”
  “大人,您这是……”直到有差役过来扶他,颤抖着抬起头,才发觉人早已走了,取下帽子擦擦汗,瞧见帽子上的花翎,不由得又一颤,摆手叫来身边的人,“快去备马!”

  第 2 章

  二哥拉着我在人群穿梭,兰香在后面紧跟着,好容易挤出了人群,喘了一口气,我轻轻晃晃手。
  “怎么了?”二哥回过头来关切地问道,“我累了,找个地方歇会吧。”二哥看看天色,有些犹豫。
  吃罢午膳出府到现在,先是逛了玉器市场,又去了丝绸料子一条街,刚才又站了半天,真的是很累了,“哥!”我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他看看我,哭笑不得的说道:“走吧,前面就是望星斋,那里烤鸭很不错。”于是,马上,变成我拉着他向前。
  待坐到那望星斋二楼,我偷偷揉揉小腿肚,好久没走过这么多路了,想当初我是从西单一直杀到王府井,也没轻易喊过累的,真怀念呐,难道我真回不去了?
  “青儿。”是了,我现在是这纳喇赫青。抬眼看见那双熟悉的双眸,就是这样的眼睛迎接我来到这个时代。
  北海边凉风习习,和几个大学时的好友一起聚来划船,很是遐意。毕业后大家都忙着打拼几年没见了很是兴奋。我也跟着大笑说闹,刻意忽视那一双眼睛。直到睡了四年上下铺的娟娟看看我轻声说道:“他一直在等你,给他个机会吧。”手一抖,握在手里的小香包“啪”的一声掉在船舷边,抬眼看过去,他,仍旧是那么帅气逼人,只是多了些沧桑,也铸就了他的成熟,不再是以前那个在女生楼下苦苦等我一天只为让我收下他的玫瑰的青涩的小男生了,只是眼中的热情依旧,灼得我头痛心也痛,闭一闭眼低头去捡那掉在船舷边的香包,只觉得那湖水好耀眼似有东西在闪烁,一阵眩晕,只听有人大喊“林欣!”……
  醒来时,我已来到了这康熙42年,躺在了这纳喇赫青的床上,睁眼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眼睛……
  “青儿,青儿!”我回过神来,看向纳喇赫青这同父异母的哥哥,按这个时代的婚姻制度,自己是王爷侧福晋所生原应该不受重视,可没想到这纳喇王爷及疼爱这个庶出的女儿,只怕比那几个儿子还要上心,这点在我来到这王府的一个月里就已经深刻体会到了,真个是百般宠爱,呵护备至。这青儿已经十四岁了还是常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