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

第13部分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第13部分

小说: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大吐了口气:“原来你不是鬼呀,吓死我了!”
  那太监恨声道:“大胆,你这小奴婢敢这么……”
  我看看他身后的林子,高声说道:“你又是哪宫的?从这路过怎么了?为什么不能来这?”
  他愣了一下,不满道:“行了,你快走吧。”
  好像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闪到林子边上不见了,轻吐了口气,报怨道:“走就走!”
  转过身,装作若无其事的哼着刚才的歌,走了几步,身后传来低低的说话声,那尖细的嗓音跟着又响起:“你唱得这是什么歌?怎么宫里从来没听过。”
  我脚一顿,我唱的歌?我唱得什么歌?
  我我我……
  为什么我不哼唱百鸟朝凤,不唱高山流水这类的歌……
  忍住想跑的欲望,“是首乡间民谣,没有名儿。”
  ……
  是他!
  那天虽只听到他说了一句话,但这声音分明就是!只是那天多了丝阴冷,今儿有了些温度。
  天啊!我腿脚发软的回到紫云阁倒在床上之后,已经无数次的后悔自己惹了是非,但是虽然知道那人定是不简单的人物,但没料到竟会是太子!平日里很是注意没有再唱那首歌了,谁知竟一时大意教了十六阿哥!还是自己太不小心了想着过去这么久应该没事了,却忘了这是在宫里!宫中是什么地方!还敢让他当众唱了出来!而且瞧这太子的神色明明是还记得!怎么办? 不管了,他记不记得歌都罢了,重要的是不能让他知道我到过竹林,听到过什么!
  强定下心神,保持脸色如常,站在一边。
  太子抿了一口茶,和声道:“我来晚了没能听到十六弟唱,不知青儿姑娘可否再唱一遍?”
  凝神道:“青儿不敢当。”开口唱了一遍。
  十阿哥扑哧又笑了一声,瞧了瞧众人的脸色又急忙忍住。
  太子看着我,缓缓点头:“果然是不错。”
  福身,“谢太子殿下夸奖!”
  他嘴角显出一丝难以捉摸的神情,“听说青儿姑娘不会水还下去救了十六弟,今儿是过来瞧瞧到底是怎样的人儿,不想青儿姑娘不止大义还有一幅好嗓子,以后定要常来听听了。”
  随即站起身来看了眼众阿哥,“我还要去见皇阿玛,弟弟们再留会吧。”
  三阿哥忙说道:“臣弟们也正要走了,就随太子爷一起吧。”
  福身恭送,几道目光有些担忧的看过我。
  起身,抬头瞧见身边的春晚有些嫉妒的看了我一眼。
  我诧异,当初皇上下旨给予各项赏赐时她也没有多瞅了一眼,不像湘儿,大豆儿,小豆儿,羡慕得不得了。我把能给的都分给他们时她也只是淡淡的收了。这会儿的神情又是为哪般?
  她捧了刚才给太子爷用的杯子自行走了,我瞧瞧她的背影,转身收拾亭中的茶具,听见湘儿走了进来凑近我低声道:“太子殿下真英俊呀!”
  我手一顿,看着满面含春的湘儿,“你喜欢他?”
  “姐姐!”她诧异的看着我,脸一红,“人家只是说说嘛。”
  “湘儿。”我拉过她的手坐下,“不管是不是,姐姐劝你最好不要期望什么。”
  看着她不悦的神情,我叹道:“若是你一厢情愿,可能只是他一时的玩物;他即使有心,真娶了你,妃子之间的争斗你又该如何面对?不要指望他护着你!到时,你是深陷其中挣扎疲惫的过一生?还是倍受冷落孤苦的度过以后的岁月?或是瞬间香消云散?无情最是帝王家。与其深陷其中再后悔,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踏入,只寻找自己简单幸福的快乐就足够了。”
  她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我柔柔说道:“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姐姐只是提醒你。”拍拍她的手,“走吧。”
  站起身来却瞧见大豆儿走了进来,笑着接过我手中的茶具,看看我道:“青儿姑娘,你的耳坠怎么少了一个。”
  我一摸耳朵,果然少一个,“可能是掉地上了,我找找,你们先回去吧。”
  大豆儿应声先走了,湘儿只得也跟在后面。
  这副耳坠可是阿玛送我的呢!
  低头找去,却见一双皂靴出现在视线中,顺着那鞋子往上看……
  “无情最是帝王家?”
  抬头正对上那双清冷的黑眸。
  他一步步走近,近得我能听到他粗重的呼吸,手轻轻却又不容置疑的抬起我的头,“你是这样看我的?”深深的眸子中蕴含询问有丝疑惑又带点怒气。
  无情最是帝王家。中国的千年历史中那数个朝代,君王也罢,枭雄也罢,又有谁愿意放下自己那份壮志雄心舍下那大好河山,走入女儿心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平淡度过一生?
  无情?有情?一日的宠幸,数日的迷恋,百日的恩情,在他们或许已是足够,再者金银珠宝玉器玛瑙翡翠绫罗身份地位加之与身,这就是他们心中的全部的情了,却不知,女儿心中,想要的究竟还有什么!
  即便有人曾是知道,也只做不知或是想做却做不到,因为后宫三千佳丽膑妃众多怎能专宠?因为帝王的婚姻更关乎着国家的和平权臣的效忠!因为他们只能有大爱不能有小爱……
  就像对湘儿说的与其深陷其中再后悔,不如一开始就不要陷入!
  脸上的表情也定是显现了心中所想,他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看着我逐渐变得平静且坚定的眼神,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静静而又深深的看着我,若是他会巫术,我定是要以为他想侵入我心灵深处了……
  许久,听他轻声问道:“在找这个吗?”
  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他已收回了手。
  看着他掌中小巧的耳坠,点点头。正想伸手去拿,他已捏起,低下头……
  “你……”
  “别动!”
  他轻轻扶着我的耳垂,小心又有些笨拙的带着……
  耳朵一阵酥麻……
  那热热的呼吸也让我心跳加速……
  只听得古人有闺中画眉之说,不想还有为倾带耳环?
  耳尖一痛,不由得轻轻一抖,他手一停,有丝紧张又柔和万分的说道:“对不住,再忍一下就好了。”
  那么轻柔的声音让我恍惚不安……
  “好看。”他在耳边赞道。
  我回过神来,低头,明明告诉自己不要陷入,为何见到他的温柔还是不由得心动?
  四阿哥,这若是你的计策,真的是聪明!只是对我这小女子值得这般用心吗……
  风轻轻的吹着发丝,耳尖似乎还留有他的温度,想着刚才他的话他那坚定的背影,推门走进房中,在窗前坐下。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怕不是第一次了吧,以他那性子,能容得我几回已是不易,苦笑一下,我敢这样不就是仗着他是真的喜欢我,知道他不会为难我吗!是的,我明知他是喜欢我的,轻扶头……
  恩?这是什么?
  砚台下压着一张纸签!
  伸手取过,打开来。
  “小心”!
  心中一惊,快速略过房间,并无其它不妥,是谁?这是提示还是警告?若是提示,是让我小心什么?又是谁在提示我呢?平日里这紫云阁进出的人有限要猜出一二并不难,可今儿来的人可真不少!若是警告,细想来宫中之后似乎并未得罪过谁呀,除了……也不对呀,他知道唱歌的是我,但应该并不晓得我曾入过竹林啊?
  “青儿姐。”湘儿急急忙忙推了门进来。
  我呼一口气,嗔道:“这么急做什么?又不敲门,吓我一跳!”
  她笑嘻嘻道:“知道你这门不插还敲什么!皇上又派箴玥姐姐来接姐姐去吃饭呢。”
  皇上啊!这可是怠慢不得,站起身,“走吧。”她拉住我,“好姐姐,你又是这样,好歹收拾一下啊。”
  拿过脂粉就要往我脸上抹,我侧身躲了顺手将纸条夹入书中,笑道:“我是去吃饭,你抹这些做什么,一会我一笑全掉到饭菜里,可让我怎么吃呀!”
  “照这么说,那吃饭时都得把脸洗了。”
  “可不是吗。”将她手中的东西拿了放下,“天天脸上涂这一层已经够闷的了,吃饭时洗干净了,皮肤也舒服心情也好自然就能多吃些了!”
  她哭笑不得,跟着我走了出去,“这宫里呀,只怕就你一个,去见皇上还能这么不惊不宠的。”
  瞧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走上前去不及说话,她已笑道:“青儿姑娘,皇上说新来了些果子,青儿一定喜欢吃,去叫她来跟朕一块吃。我这就赶紧来请了。”
  我笑睨了她一眼,“我还以为有人想不出答案赶来问我呢,原来不是啊。”
  在乾清宫见到赵桂后我就明白了。赵桂就是我清朝第一摔后蹲在我身边的那个年青人。不过玉是要不回来了,康熙说他要留着,不过我也没吃亏,因为他答应了如果有一天有我想要的玉他一定会给我!如此,我就不怕知道却要不到了!
  而箴玥原来是乾清宫的女官,也无怪乎入宫那日路上遇到的宫人都对她颇为尊敬,皇上身边的人啊!虽是辞了那些赏赐,但皇上还是常见的,乾清宫去多了,跟她们也就熟了,宫里人的生活其实很单调的,况且在皇上身边当差,更是得万分小心,看李德全那稀少的头发就知道了,八成就是神经紧张导致的严重脱发,所以每次我去,他们都是很高兴的。
  看箴玥脸色不对,拉上她回头对湘儿交待一声,出了园门,笑道:“可是又拿我出的谜打赌来着?”
  她轻叹,“就知道瞒不过你,不过,这次可不是和那般小太监们打赌,是和皇上!”
  “皇上?不是皇上看折子时我在西暖阁给你们讲的吗?皇上怎么会知道?还跟你们打赌?”
  “不是和奴婢们,是皇上和大臣打赌!”
  “到底怎么回事?”我惊问。
  “是小卓子,皇上叫左戈大人来见,他在一旁伺候着,不知怎的就念了一句,皇上就问他念的是什么诗,小卓子说不是诗是青儿姑娘出的谜,皇上就让再说一遍,叫左戈大人猜,说是猜出来了就准他所奏,猜不出来就要革他的职!”
  我猛地停住步子。
  箴玥担忧的看看我:“左戈大人还在……”
  举步,暗想。
  小卓子不会有那么大胆子,除非……
  朝中大事怎会用猜谜来解决?
  “众人皆醉唯我独醒。”
  莫不是与这谜底有关?
  “左戈。”康熙看看惶恐不安的那位,“可猜的出啊?”
  “臣……”左戈偷偷擦擦额头的汗,“臣……臣……猜不出……”
  “啪!”康熙把手中的杯子长桌上一墩,左戈腿一软跪倒在地上,“猜不出?这几日就不用上朝了,回去给朕好好想想!”
  刚跨入乾清宫就瞧见一位大臣慌慌张张的退了出来,瞧见皇上一脸沉思,箴玥欲上前通报,我拉住她,静静站在一旁。
  夕阳透过窗棱斜照进来,给这座辉煌的大殿笼上一层金色,古典中带着一丝神秘,静悄悄的,好像是在梦中我回到了这古老的年代,闲看这历史的瞬间……
  “青儿。”一语打破了我的遐想,抬头看那被金光照耀的身影正冲我招手。
  ……
  “这道不错。”一双筷子伸过来。
  “香菇好嫩呐!”盘里的香菇少了一块。
  “恩,好鲜的汤啊!”一个小碗凑过来。
  ……
  美美的喝着汤,瞧瞧地下站的一群人。
  不错,虽然有几个在不停的吞口水,但大部分已经被我训练的习以为常了,最起码没有再目瞪口呆了。
  瞟了一眼对面正津津有味品着海鲜汤的那位,心中暗自感慨,帝王虽是威严的是让人敬仰不可侵犯的,但也是常人,也有孤单有寂寞的时候也需要温馨平常人家的温暖,虽然很是敬佩这位八岁登基,十四亲政,十六岁除鳌拜,然后平三藩,收复台湾……的康熙大帝,但或许是心中总把自己当作是外来人所以多少能跳出这君王臣民的范畴以平常心对待这里所有人眼中高高在上的一国之主,这或许也是他常跟我一起吃饭的原因吧。
  想到刚才慌张走掉的左戈大人,皇上并没有问我那谜底是什么,应该是已猜到了。
  只怕我的日子没那么轻松了……
  “青儿,怎么皱着眉?汤不好喝吗?”康熙放下勺子,“李德全,去跟御膳房……”
  连忙开口:“皇上,这汤很好喝,刚才我还夸呢!青儿只是在想一会儿会有什么果子,所以……”
  “你啊……”康熙笑着摇摇头,看向旁边,道,“叫吧。”
  一时,有宫女捧着托盘进来,康熙看我目不转睛的瞅着,好笑道:“知道有人见了银子不要命,不想这儿还有一个见了吃的不顾姑娘家脸面的。”
  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