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

第16部分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第16部分

小说: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都陪朕走走。”
  朝我伸出手。
  跟李德全一左一右的扶着康熙在院子里走着,身后跟着一行人。
  雪已停,满园的雪树银花,煞是好看,冷冷的空气中带着梅的清香,一丝丝的沁人心扉……
  “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
  感觉李德全的步子一顿又急忙跟上。
  偷眼看看,康熙的表情有些哀伤,是这景?这诗?还是……
  默默无语。
  身后的阿哥们也静静地跟着,只听得雪地中沙沙的脚步声……
  李德全又给我递个眼色!
  心中暗道,你堂堂大总管康熙身边跟了几十年的红人都不说话我怎么敢开口!
  装作没看见!
  “恩。”听那里李德全开始小声清嗓子。
  “恩!”
  ……
  听得我嗓子好难受,好像慢性咽炎一样也会传染。
  无奈,轻声说道:“皇上,青儿给您唱首歌吧?”
  康熙闭了下眼,再睁开,“好。”
  寒风潇潇 / 飞雪飘零 / 长路漫漫 / 踏歌而行
  回首望星辰 / 往事如烟云 
  犹记别离时 / 徒留雪中情
  雪中情 / 雪中情 / 雪中梦未醒 / 痴情换得一生泪樱
  雪中行 / 雪中行 / 雪中我独行 / 挥距少英雄豪情
  惟有与你同行 / 与你同行 / 才能把梦追寻
  ……
  歌声随着花香散入人群,飘向远方……
  大豆儿,小豆儿抬了水进来,瞧他们缩着脖子两眼无神,随笑道:“大响午的,这会儿不会有人来,将大门关了,你们也去睡会吧,起来再把水抬走就成。”两人笑着下去。
  将门仔细掩上,火盆靠近木桶,拿块长巾包了头发,解开纽扣,退去衣衫,好冷啊!抬腿跨过桶沿滑入水中。
  泡在水中,想着那日雪后和众阿哥与皇上一起用膳的情景,不由得唇边扬起一个笑容……
  神情自若的吃完美食,放下筷子,看看旁边表情怪异不专心吃饭的这一桌人。
  虽是亲人却有着帝王君臣的界限,父母兄弟同桌吃饭对他们来说已是不容易啊,想要如平常百姓家一样轻松随意怕是更不可能了,除了节日里这次应该是最全的一次,本已有些怪异,偏偏还有我在!
  看看又拿感激目光扫了我一眼的李德全,乾清宫的人已经被我训练的冒若自然了,这些阿哥们怕是一下难以接受吧!
  康熙也放下筷子,“吃饱了?”
  “没有。我留点肚子吃水果呢!”笑睨了一眼再一次张大嘴巴盯着我的十阿哥。
  康熙哈哈一笑,命人送上来……
  老十啊,你为什么不学学你左边的九阿哥已经只是吃惊了一下就低头把吃过一边的骨头又啃了一遍,不然就学学对面的十四也是只手中的筷子掉到地下而已,张那么大嘴巴做什么,口水快流出来了!
  正独自偷乐,听得门响,门被轻轻推开,是湘儿这丫头吧,笑着回头,他!
  “你!”看着那个身影走了进来,大惊!
  “太子……”
  瞧见他看过来的目光,连忙扯下头上的长巾,迅速铺在水面上将身子掩住。
  长发散落在背上,双手抓住长巾一边,掩在颈前,听得他关门,脚步声渐近,往水下缩了缩,心中惊怒万分!
  他已走到我面前,眼中仍旧带着一丝疑惑,一丝冷意,还有……
  他轻笑道:“青儿姑娘不舒服吗,为何脸色苍白。”说着伸手探来……
  心中闪过数道念头,喊叫?这是宫中他是太子,怕是只会多搭上几条无辜的人命;任命?脑中显过竹林中那一幕,不,哪怕我不是百般想念要回去托了十三十四寻那块玉,我也不会委身于他;自杀?……
  我心中狂跳!
  赌了!
  深吸一口气,抬头强作镇定的看向他,“青儿只是有些头痛,太子殿下不必担心。”
  他一顿,手在水面上停住,眼中显出惊讶,探究的细细打量着我,我毫不退缩也不敢退缩表现出一点胆怯的注视着他。
  良久,他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深深地看着我,转手拂上我额头,“真凉!”滑向下,轻轻拂过我脸颊,“好美!”
  我双手紧握,咬紧牙关,不让自己颤抖。
  “你很聪明……而且,皇阿玛很是喜欢你。”他挑起我的下颚,眸中不断变换着难以猜测的神采,“不如,我去跟皇阿玛要了你!”
  我浑身一颤。
  他冰冷的唇轻点下我额头,转身,开门,关门……
  紧拉着的神经一下子放松,身子一软,倒在木桶边。
  脑中一片空白,直到寒意刺入全身肌肤。
  突然想到不妥,急忙起身,拿起长巾裹住冰冷的身子,紧走两步,将门牢牢插住,身子微微颤抖靠在门上。
  气息稍平,取过衣服,一件件穿好……
  他说的是真的吧?康熙虽是关爱备至呵护有佳但自己毕竟只是个小小的宫女,若他最疼爱的儿子未来的皇上问他要一个奴婢,他会不给吗?如果真的要留在这个世界,我希望长相守的是自己找到的喜欢的人,而不是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扬或君王指婚请旨逼要!可若他真答应了我该怎么办?现在离康熙47年还很远,太子的地位很稳势力很大……
  刚系好衣扣,听见门被轻轻敲了两下,心中一惊,稳住气,问道:“湘儿吗?”
  门外轻声道:“青儿姑娘,您起来了吗?”
  匆匆将头发一扎,走过去开门。
  大豆儿、小豆儿进来,看看我,大豆儿说道:“青儿姑娘,我们把这个抬走吧?”
  看到那木桶不自觉地抱了下肩,点头道:“抬走吧。”
  走到门口,大豆儿轻声说道:“十三阿哥在院子外头,许是在等姑娘呢。”
  抬头看去,他们已跨出房门。
  十三平日里来直接就进园子了,今儿怎么……
  想了想,将头发扎好,拿了件披风,出来。
  好像瞧见园子里有人影一闪,回头看看又没了,听得豆儿的声音传来,“放下歇会再走。”
  出了园子,瞧见十三阿哥站在不远处,见我出来,几步跨过来,一把拉住我快步走到一旁的树丛中,上下打量我一番,不安的问道:“青儿,你,你没事吧?”
  我微怔,瞬间又明了,脸色一变, “没事。”
  他仔细看看我,轻舒口气,缓缓松开手,“没事就好。”
  避过我的目光,轻声道:“大豆儿、小豆儿是四哥旗下的。”
  瞧瞧我的脸色,“豆儿见你房门口有他的人守着,怕是有事就急忙跑来找我,我赶过来时正见他出了园子。”
  咬咬牙:“亏的是没事,不然……”
  手抓了下披风,十三停下不语,眼中带着怜惜,替我系紧了披风带子,“放心,我们不会让你有事的。”
  ……
  抱着被子缩在火炕上。
  大豆儿,小豆儿是四阿哥的人,春晚,应是太子那边的吧?那湘儿呢,又会是哪边的?原来自己身边竟也藏有间谍,这小小的紫云阁中就有这么多股势力,皇宫中又有多少明争暗斗!稍不留神,不定就从这世上消失了,消失?如果真能消失到我的时代倒不错,虽然已在这待了许久,却总固执的认为,自己只是过客,既然无意中来到这个时代,那么相信自己也会有机缘再回去,所以以往能以平常心看待这群宫中权贵之人,可如今呢,不管愿意否,好像是再也不能身在其外了……
  “咳咳……”
  蜷住身子缩在被中,昨儿着了凉,又一夜没睡好,这会儿头晕晕的浑身无力,定是感冒了。
  嗓子痛,翻身趴在床边伸手去钩桌上的茶壶。
  啪!
  轻呼口气,灼热的气息在鼻尖散去。
  门外传来小小却急促的拍门声。
  “青儿!”
  是八阿哥!这么早怎么会来?想开口应声,却发现嗓子嘶哑,忍痛清下嗓子,发出的还是极微弱的声音。
  挣扎着起身,眼前昏暗,脚如踩在棉花上,扶着桌子挪到门口,喘了口气,摸索着拉开门闩。
  他伸手扶住我摇晃的身子,拦腰一把抱起,头更晕了,将我轻轻放回床上,拉过被子仔细盖了。
  勉强睁开眼睛,“怎么这会……”
  却看到他脸色略显苍白,往日那清风云淡的笑也不见了,眼中藏着一丝心痛。
  心中苦道,湘儿吗?
  挤出一个笑,哑声道:“没事,着凉了。”
  他伸手,冰凉的手盖在昏热的额头上很舒服也让我清醒了两分。
  “水。”
  他起身打开房门低低的吩咐了几句,听得一个脚步声跑远。
  静静的看着他拿了帕子,打湿,回身,覆在我额上,再俯身将地上的碎茶壶一块块捡起……
  “爷。”小孟子轻声叫道。
  将茶水放到桌上过来扶我坐起,倒了杯热茶,吹吹,送到我嘴边,抬起手欲接,看看他的表情,只得张开口,水滑过喉咙流入腹中……
  曾几何时,他也是这般温柔体贴的照顾病中的我,买来刚打的豆浆小火煮了先盛起一碗仔细吹凉些再拿起瓷勺一口口的喂我。每到那时,我都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病人,于是总是偷偷地把药倒掉,只为了能在他怀里多赖几天……
  感觉有颗滚烫的珠子滑过脸颊,忙伸手抹去,我生病的时候一向都是这样,神经一下子变得敏感许多最是多愁善感。
  抬眼正对上八阿哥深幽的双眸,裂开嘴:“你快去无逸斋吧,迟了师傅该责罚了。”康熙对众皇子读书可是严厉的很,误了学可是不行。
  不语,又倒了一杯待我喝下,才缓缓道:“皇阿玛派左戈查赈灾银两亏空的案子,他查出了几个官员请旨降罪。可只是几个不打紧的官员,有人去找过他。”
  盯着他将杯子放回桌上,“皇阿玛自然知道,命他再细查,居然还只是推了几个无用的人顶罪,皇阿玛心里一定是大怒,只是顾着那人,就用你出的谜点了他一下。”
  我神情一变,他停了一下,又说道:“那日你夸太子的板指好看。那板指可不是普通的。”
  见我脸色煞白,叹息道:“青儿,皇上身边的人,句句话都不能轻易说的。皇阿玛疼你,或许是福分,也或许……”
  “爷。”小孟子又在外面叫。
  八阿哥看了看我,起身开门,却是带了一个太医进来,听得他吩咐了太医几句又嘱咐了小孟子一番,回头对我说好好休息,这才去了。
  这陈太医已见过多次,没有跟他客套,随了他把脉,长编大论一番,写了方子,自有小孟子跟去拿药。
  只震惊的回想着八阿哥的话。怪不得在十阿哥生日上听得老十提起左戈,九阿哥冷冷说了句:“单罢了他的官便宜他们了。”原来是因为这件事。虽是与我并无关联,但因为皇上用的是我出的谜,想来那时朝中就已经有很多有心人注意我了,宫中之争已是我不愿看到,怎又惹上这朝中之事!心中哀叹。那又会是谁去找了左戈?竟让他宁可失了官位也不敢说出谜底!那人的势力竟如此大?“只是顾着那人……”莫非是他?此时的他的却是极受康熙宠爱的!
  想到那个板指,怪不得我夸完之后他脸色不对用膳时还一直遮掩,着而且昨儿他手上也没带,昨天!身上一冷,是因为这个才来找我的?想起他说过的话,应该还是看到了康熙对我这小小宫女的不同才来的吧,对这些权力中心的人来说,任何可以利用的棋子都不会放过的,当然也包括自己的女人。
  心中一惊,昨天……那么皇上……
  既然八阿哥刚才没提,那应该是没事,是他放弃了还是忘记了?
  一阵冷风。
  推门进来的却是春晚!
  端了一碗药放在床头,见我疑惑的看着她,开口道:“碰见小孟子公公拿了药来,知道妹妹病了过来看看。”
  迟疑了一下,喝下那碗药。
  谢了春晚,又躺了回去,合了眼睛,现在没心情也没心境与她说话。
  迷迷糊糊中知道她坐了一阵子才开门去了……
  缓缓醒来,竟是又睡着了!
  正想睁开眼睛,感觉房中多了个气息还有一种压力!这种感觉,除了他,不会有别人了,昨日他虽不在宫中但十三既然知道了定是会告诉他的。
  却,不想见他……
  于是,躺着不动,只盼他等不及了,自己走……
  良久,胳膊压麻了,身后还是没动静,正无奈的想要不要醒过来算了。
  “咕噜。”
  我……
  脸更烫了!
  我可不可以再睡过去……
  椅子声响,脚步声渐近。
  压力倍增……
  是谁说过黎明前的黑暗,恩,是最黑暗的!
  有谁能告诉我,哎,暴风雨来临前最有效的防范措施是什么?
  ……
  吞口气,我是病人呐……
  回转身,“咳咳咳……”
  “大豆儿。”深黑的眸子中竟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