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

第5部分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第5部分

小说: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⒏缬惺律塘浚缭潞秃涨喔窀窬拖雀嫱肆恕!
  十三阿哥看了看我和晴月,冲我挤挤眼,笑道,“看来今儿不能陪格格们了。”
  假装没看到,随着晴月福下身去。
  低头走出门来,听得十三阿哥说道:“我瞧着皇阿玛这两天对那个锡林郭勒盟的王子一直淡淡的,不过皇阿玛还没指婚怎么突然就要走了?”
  走到楼梯边,那个年轻的男子已不在了,想起他刚才的表情,不禁一乐,他八成从没见过女子这么大胆的与男子点头打招呼吧,又想,所谓入乡随俗,下回可要注意了,不能再随便用这些现代的礼节。
  “青儿。”抬起头来见晴月正一脸好笑的看着我,“想什么呢,又是笑又是皱眉的。”我倩笑轻叹:“我在想,也只有像四阿哥,十三阿哥这样的人物才配的上晴月吧。”晴月本是认真地听我说着,没料到是这么一句话,不过这晴月现在在我的磨练下,脸皮已略厚了两分,没有羞不可已,只脸一红,嗔道:“敢情今个来叫我来就是打趣我呢。”
  我笑睨着她说道:“恩,我知道了,我们晴月格格美若天仙聪明伶俐,他们哪配得上啊!等明个一定能遇到比他们好十倍的。”“你!”那个红苹果快要熟透了,一跺脚,“不跟你说了,我走了。”
  我笑着拉住她,这古代的女子,再怎么被称为刁蛮任性,也没开过这些玩笑,晴月已是好的,若是其他柔弱的小姐们,不定早已羞倒在地了。
  “好了,我不说了,咱们找个地儿,你帮我看样东西。”
  扫了一眼周围看呆了的人,拉着晴月走向马车,老陈正坐在车上跟小五儿聊着,见我出来,连忙跳下,垂手站在一边,小五儿一回头,急忙走上前打个千,“格格?”我轻轻一摇头,他一躬身,从车里拿出一小凳,摆在马车旁,兰香踩着小凳先上去,晴月奇怪的看了看小五儿,把手递给兰香,我笑着扶她一把,“是我不叫他们蹲下,凳子踩的更稳些。”
  兰香扶我上去,小五儿收了小凳,“去奇玉斋。”老陈应了一声,打马慢慢前行,小五儿跟在一旁。
  “晴月,你瞧瞧,可见过这个式样的簪子。”朝兰香点点头,她掏出那张图纸。随手拿过一个靠垫,斜倚在一旁,晴月仔细瞧着兰香捧过去的图纸,“这不是四阿哥福晋戴的簪子吗?”
  兰香的手微微抖了一下,我起身笑着接过去:“原来是四福晋戴的,你没看错吧?”晴月又想了一下,“是四福晋戴的,前几日我进宫见我姐姐成妃娘娘,正巧遇到四福晋去看德妃娘娘,带的就是这簪子,后来成妃娘娘还说这支簪子是皇上赏给德妃娘娘的,没想到竟给了四福晋。”
  我低头沉思,这个簪子很特别,晴月应该不会记错,只是没想到是在四阿哥的府里。抬头见晴月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悠然一笑:“前两天去绫罗阁,碰见一个女子带着这簪子,瞧了两眼很是喜欢,就让兰香记下样子,想照着做一支,今儿跟你一起出来玩,就想问问你,可曾见过这么精致的簪子,没想到你正巧知道原主儿是谁。”
  晴月惊讶的看看兰香:“你这小婢记性还真好!”又道,“你要真喜欢,照着做一支也成,这四福晋我见过几次,性子倒是很温和,你不妨直接问她借借,拿着东西照着做岂不容易些。”
  我笑着点点头:“是,这图画的再像也没实物清楚。明个儿我就去去借借。”看了一眼有些喜色的兰香,“可别跟外人说,我为了个簪子,跑到人家府里去要。”
  晴月吃吃笑道:“可算知道你怕什么了,下回再打趣我,我也不饶你,去别个府里一喊:赫青格格想要个簪子,竟巴巴的跑到四阿哥府上哭着鼻子讨呢。”
  我轻笑着伸出手来,还没挨着她,就听她哈哈大笑着缩成一团。这个晴月浑身都是痒痒肉,被我哈了两次,如今一见我伸手,自个儿就忍不住笑开了。我重依回垫子上,轻轻摇摇手,“这回就饶了你,你要敢说,我就把这个告诉你那些“好”姐妹们,再附带你上回喝醉酒时的“美”态。如何啊?”
  她“啊”的一声扑过来,抱着我喊道,“青儿,好青儿,我再也不敢说了,你饶了我吧!”我暗叹看来今天还是没躲过啊!她晃着我,“青儿,我再也不敢了!”“你这丫头!”我笑着点点她额头,“那以后都再不许提了!”她呵呵笑道,“是,再不敢提了。”
  站在四阿哥府前,抬头望着那三个斗大的字。
  曾有一个朋友常来这里烧香,她跟不是她的那个他真的是很心有灵犀,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湖南,相隔这么远,但,每次她梦中梦到他发生什么事情,打电话过去,竟真的如梦中的情景一般。一次是他生病,一次是他创业,一次是他偷偷坐上火车来看她,而另一次是他出事。于是,她为他伤神,为他高兴,为他难过,为他…… 
  很羡慕这种两个人之间的默锲与相知,虽不相守,但知道在某一个地方有一个人在一直的关心着自己,那也是一种幸福啊!
  不知她是否还来这里烧香,每次打完电话,她就会拉我一起来。现在,她想为他求福还愿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而那个陪她一起来的人也无法在她身边陪她了……
  悠悠叹口气,缓缓收回眼神,瞧见一个挺拔的身影,静静的站在匾额下看着我,霎那间有些恍惚,是他吗?
  看着那身影一步一步的走近,近了,看的到他紧抿的双唇,看的到他微微皱起的眉,看的到他眼中的不解,原来不是他,怎么可能是他呢,已经四年没有见到他了……
  “格格。”兰香轻轻拽拽我衣袖,我的眼神从几百年后收回来,看向这个时代,原来是他!
  “给四阿哥请安,四阿哥吉祥。”稳住有些虚软的身子,福下身去,“起吧。”他伸手扶起我,眼神中带着询问,我缩回手去,淡淡笑道,“青儿来看看福晋,不知福晋可在府中?”
  他眼神变得犀利,细细端详我的神情,我神色自若的看向他。
  “小柱子,带赫青格格去万福阁。”
  已经喝完第三杯茶了,将茶杯放下,旁边的奴婢又添上。
  我站起身,仔细打量着这来过多次从没细细看过的楼阁,能看到几百年前的原貌也是一种机遇啊!瞧见兰香频频看向门口,我笑道:“你若喜欢这,我跟四阿哥说说让他留你在府,可以天天看,没的这会伸长了脖子。”兰香看看旁边窃笑的奴婢,急红了脸:“格格,您又打趣奴婢,奴婢是看福晋过来没。”
  瞥见旁边倒茶的小丫头神色不对,我不动声色的问到:“福晋去宫里了,什么时候回府?”“是,啊!”小丫头惊慌失措的抬起头,见我眯眼看着她,扑通跪到在地,“格格,求您别走。”“你们爷是怎么吩咐你的?”小丫头颤声说道:“爷让不跟格格说福晋不在府,留格格坐会,爷见完人就过来。”
  记得书上曾写四阿哥对府里人的管治甚严,难道真是如此?我这会要抬脚走了,这小丫头的命恐怕就没了吧,怜惜的看她一眼,“起来吧,我不说便是。”“谢格格。”兰香上前扶她起来。
  站在窗前,看着这深深的院落,低声咛道:“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为谁憔悴损芳姿。夜来清梦好,应是发南枝。玉瘦檀轻无限恨,南楼羌管休吹。浓香吹尽有谁知,暖风迟日也,别到杏花肥。”
  听得脚步声传来,看过去,是四阿哥带着小厮快步走来,正想还需不需要再行礼,“免了。”
  他眼神随意扫了一下那个奴婢,瞧见她身子一颤,我暗暗叹口气:“青儿来的突然,想必福晋正忙,也没什么紧要的事,若四阿哥得空,跟您说也是一样的。”
  他脸色稍缓看向我。
  我微微一笑,“听晴月格格说福晋有一支德妃娘娘赏的玉簪子,很是精致,不知青儿是否有幸见见?” 
  那双眼眸中闪着探究,我微微一笑,又道,“那簪子很是珍贵,四阿哥若是觉得不妥就罢了。”
  他略一沉凝,摆摆手,小柱子轻声退出。
  我端起茶杯,开始喝我的第四杯,“四阿哥府里的茶真是好!”
  “是下头人刚送来的龙井。”他也端起杯子。
  闻着空气中的幽幽茶香,微微抿了一口,“四阿哥下头人真是用心,将去年采的好茶储藏得这么好!”
  他看我一眼,“赫青格格是说这茶不是新的?”
  看了看茶水,我悠然说道:“龙井的采摘以清明前三月底至四月初为最佳,在此之前采摘的口感略淡,颜色也参差不齐,四阿哥下头人定不会将这类茶送来,而新采的好茶,算上制茶的时间再加上路程,这会应该还没到府上,而且虽说新茶比陈茶好,但对龙井并非一定如此,储藏得当,不但色味具佳,香味也更胜。”又品了一口,“这汤色比起新茶的黄绿明亮虽略有不足,但香味甚浓。”
  我的茶艺选修课可不是白上的。抬眼瞧见四阿哥眼神中略带赞叹,眉轻扬,唇瓣轻启,“青儿已喝了三杯,再尝不出来岂不是辜负了这好茶!”
  他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抬手让捧着托盘跨进门来的小柱子走近,我小心的拿过那只簪子,温润的玉,精美的样式,细致的工艺,果然不一般,瞥了一眼兰香,她神色间甚是激动,原来额娘留给青儿的就是它!轻轻的扶摸,不忍放手。
  抬眼看向四阿哥,他正一脸深思的看着我,我冷静一下,小心说道:“这个簪子很漂亮,四阿哥能借青儿戴几天吗?”
  他看着我满怀恳切的眼睛,眼中显出不知名的情绪…… 
  
  查了下资料,没有合适的替代,本想这章写点冲发一怒,重理下思路,只有将这段删减了
  不过,很谢谢格格,YOYO的点子!
  感谢 花麟,青青河边草 ,水瓶宝宝,aaaa ,zz,丁丁,yixian,清柳,凌辰,呵呵……的关注
  呵呵:我会尽量不太偏离历史,只是原本不是历史性小说,所以涉及到的并不多,且前半部想写些轻松些的,会避开些。
  如有不合适的地方请大大们随时提出!
  手轻轻攥住簪子,按在我胸口,也按住狂跳不止的心……
  那一双眸子深深地看着我,似乎看到我心底,眼中显出一丝慌乱害怕被他看出什么又担心被他拒绝,许久,他稍稍后倾,靠在椅上,握住茶杯,手指在杯壁上划过:“拿一件东西来换。”
  我不禁一愣,茫然的看向他,换?有什么东西是阿哥所缺的?会是什么?
  难道……
  我神色微变。
  他嘴角微微翘起:“你已经猜到了,可愿意?”
  深深吸气,强迫自己冷静,将玉簪子慢慢放回托盘上,“那是无价的,这簪子再贵重也远远比不过它,如果真的轻易可换,也就不值得四阿哥要了。”
  看向那双变的清冷的眼眸,淡淡说道:“今儿能喝到好茶,真是托了四阿哥的福,若没什么事,青儿告辞了。”
  稳稳行了礼,没再看那簪子,带了兰香出来。
  合了眼眸静静靠在垫子上,听那马蹄一下下的敲打在路面上。
  握住兰香的手,下了马车,正欲跨上台阶,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格格慢走!”,转身看去,一小厮拉住缰绳,跳下马,快步上前,是小柱子!
  他打了个千,从怀了掏出一个帕子,“格格,这是我们爷让给您的。”我疑惑的看着他,他顿了一下,又道,“爷还说,那个无价他会等,等到格格愿意。”
  屏住呼吸,接过那帕子,打开来,是那只簪子!
  兰香扶着我的手轻颤了一下。
  心也一颤,喉咙有些发紧,将簪子重新包好,轻声道:“烦劳公公了。”
  看了眼兰香,她连忙掏出块碎银递给小柱子,小柱子急忙摆手,“这奴才可不敢要,叫爷知道了准饶不了奴才。爷吩咐亲手交给格格,格格收了就好,奴才这就回去复命。”
  伸开一直攥住的手,一条青色的帕子,绣了几条暗色的花边,是他随身常用的吧,有一条丝线已有明显的磨痕。
  他会等?等到我愿意?
  四阿哥,未来的雍正皇帝,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是他的承诺?还是索求?看着这簪子,心中有些感动,也有些不安。
  就是这句话,让我几天来魂不守舍,阿玛,二哥看我这样都有些担心,叫了兰香去问,兰香按我教的说,“格格知道快要进宫去选秀了,有些舍不得,所以闷闷不乐的。”
  那日听十三阿哥说起,回来我已经巧问过兰香,知道纳喇赫青上一次选秀前正巧生了场大病,错过了选秀的时间。而今年选秀的日子又快到了。
  阿玛听了叹了口气,“这是祖上的规矩,那一年是青儿正巧病了,今年是无论如何也要去的。”二哥看着阿玛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