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

第8部分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第8部分

小说: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任兰香扶我坐到床头,轻轻擦着我的头发。
  “格格,您那块玉石是收起来了吗?”
  摸摸腰间,懒懒说道:“今儿早上还带着呢?我说怎么刚才脱衣服时好像少点什么?可能落阿玛那了吧。”
  兰香的手顿了顿,“格格去王爷那用膳的时候就没带,我以为格格出去时怕丢了收起来了。”
  那块玉是青儿随身带着的,上面还刻有纳喇赫青的字样,说是出生后阿玛给带上的,哥哥们也有,所以我一直带着没摘。想了想,是早上换好男装后,急着出去,没来得及带上顺手塞在腰里了,“我回来时换下的衣服看了吗?”
  “格格换下时我就看过了,也没有。”
  梳好秀发,慢慢回想,在望星斋时用帕子时还在,想起那一摔,一定是那会掉了,想起我站起身后,那个蹲在我身边的年轻人没有马上起身。
  好小子,竟敢偷拿我的玉,让我知道你是谁定不饶你!
  回头对兰香说:“你不用找了,是我出去时掉了,快去睡吧。”
  躺倒在床,忽然脑中一闪,玉!
  那道红光,那个熟悉的东西,在水中,朦胧间牵引我的,不就是……
  他曾经送我一块红色的玉,玉中有几缕如雾一般的淡淡的痕迹,结成了一个心形,是他母亲留给他的,还记得送给我时他那句深情的话:这颗心就代表我的心,我不在你身边时让它陪着你。不想不过几个月他就真的舍我而去了,明知他不会再回来,可还是舍不得摘下来,就这样一直带了五年。那日与朋友们一起去北海前见绳子有些磨损就先去了下来,想回来后再好好找根相配的绳子穿上,不料这便来了这里。
  竟是它每次将我从水中救出来!
  原来是因为它我才回不去的?
  莫非我若想回去必须找到相同的玉?
  一旦找到我就可以回去了!
  该怎么找?到哪里找?
  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天色微微发白,坐起身来,静静的穿衣,轻轻的梳洗。
  走到外屋,看看还在沉睡的兰香,轻手的开了门,走出去。
  许久没有起这么早了,早晨的空气真好!
  绕过花园,在院子里随意的走着。
  “曾经有个家是一张张的票根,撕开后展开绿洲,投入另外一个陌生,这样飘荡多少天,这样孤独多少年……”
  好清冷的空气,喜欢这丝凉意,这股清爽,沿着小路,旋转而行。
  好像听到有剑声,寻声而去,透过松间,只见绿盈盈的草地上,一个青衣男子持剑而舞,剑闪,影动……
  待他持剑而立,原来是大哥!没想到大哥这么早就起来练剑,舞得这么好!
  想到大哥不似二哥那般亲切,转身想走,踩在树枝上,咔嚓一声,“谁?”
  不料被他听见了,无法,只得走出来,盈盈笑道,“大哥。”
  他显然没料到是我,吃了一惊,“青儿?”
  又看了看我,皱起眉,“怎么起这么早?”
  撩撩额前的碎发,“睡不着就起来了。”看了看他手中的剑,笑道:“也亏的早起,不然还看不到大哥舞剑呢!”
  他低头看了下手中的剑没说话。
  轻吐一口气,“青儿不打扰大哥练剑了。”
  “青儿!”,本欲转身,见他抬起头来,轻声唤到,眼中充满着痛苦与挣扎。
  “大哥?”我担心的看着他,跨前两步。
  他的眼中又恢复平静,轻轻摇头,“没事,你回房吧。”
  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莫名的有一丝心痛,“大哥。”他停下脚步。
  思索半天,“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阿玛。”
  他猛地转过身来,吃惊的看着我,眼中满是紧张。
  我苦笑一下,才刚知道回去的方法而已,还不知何时才能找到呢,就这么心急了,解释道:“我是说如果,如果我走了,比如说,嗯,我要进宫选秀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
  看着他有些发白的脸,原来大哥也这么关心我啊!低头掩饰心中的感动,“我先回房了。”
  匆匆离去,听的后面有脚步声,还没来得及转头,一只手把我拉住拽过去,惊讶的对上大哥那黑亮的眸子,他眼中闪过万道思绪,最后,只留下温柔,坚定的说道,“我答应你。”
  待我回到房中,还感觉有些心跳跳,真奇怪了,怎么看到大哥的眼神会有这种感觉!
  甩甩头,不再想了。
  找不到合适的方法,只有挨着去各家玉器店找,希望能在选秀前找到那块玉。
  不然……
  
  各位大大的点击是我继续的动力之源啊!
  再次感谢   格格,花麟,YOYO,凌辰,丁丁,呵呵,清柳,水瓶宝宝,yixian,wswwj ,aaaa ,lili,yiyi ,ee ,青青河边草,lemontree,ss,cc ,阿咪,qq ,zz,彭彭,kk ,小绾绾,rr ,mm,丽,仲夏槐序,ll,纪律,f ,KK ,贪睡的猫儿,LL……
  看到大大们的留言了!谢谢你们的支持!
  关于大大们的疑问:
  大哥对青儿确实非寻常的兄妹关系……
  簪子也有特殊的意义!
  至于男主角,会渐渐浮出水面……
  恕我卖个关子,各位大大们继续看吧!
  捶捶酸痛的腿,扶着兰香的手下了马车,转眼瞧见一辆普通的马车刚离了府驶去。
  转了一天,逛了n个玉器店,累得半死,也没找到。
  抬脚跨过门槛。
  “青儿!”
  无力的抬起头,咦,今个怎么这么齐,连平日里难得出自个院门的福晋也站在院里。
  扫过底下站着的闪着各色眼神的一群人,对上阿玛那无奈的眼睛。
  “阿玛,出什么事了?”疑惑的走上前去。
  阿玛拉住我的手,叹口气,“青儿,宫里来旨,让你明日进宫。”
  我大惊,怎么会这样?刚找到回家的方法啊!就要进那笼子中!冷静一下,握紧阿玛的手,“阿玛,为什么,还没到选秀的时间啊?”
  阿玛想说什么又止住,摇摇头,道,“旨意上说你本应是上年的秀女,不必随今年的秀女选秀,即可进宫。”
  “阿玛。”二哥沉声问道,“皇上怎会突然想起这件事,还特命李总管来选的旨?”
  阿玛沉默不语。
  “那明儿就得进宫?”我盯着阿玛,不甘的又问。
  阿玛怜惜的看着我,缓缓的点头。
  阿玛已经走了,茶杯还在桌上,看着那杯中满满的茶水……
  阿玛轻轻揽着我回到覃湘园,说,他不期望我能够得宠立于后宫之中,不盼望我光宗耀祖,也不指望我结交权贵,只求我平平安安的,平平淡淡的,等到了年龄就放出宫,回家来……
  在这个帝王时代,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期,没想到会有一个阿玛能对进宫当秀女的女儿说出这样的话,虽然知道阿玛对我很好,很疼我,但是,当真切感受到这样的殷殷父爱时,还是让我即惊讶又感动……不为权力,不为名利,这就是父亲对女儿最真挚的关怀了。
  我从来也不想进入那后宫之中,更没想过要和那后宫三千佳丽争风吃醋,也不想卷入那残酷复杂的夺嫡事件,只想快快乐乐的和阿玛、兄长在一起,待寻得了那玉,就回到本该属于我的地方。
  如果进了宫,在宫里如何寻那玉?且不说在宫中无法自由出入去找,即便是碰巧那玉正好在宫中又怎会被我得了?就算是万幸刚好被我找到了,我又怎么出宫来这荷塘?清朝规定,宫女是满二十五岁才可出宫,虽没见过百年前这紫禁城的原貌,多少还有些好奇,可是从北二环到南二环不堵车的话也就半个小时而已,让我在这么小的范围中在那高高的围墙中苦苦熬上数十年,可实在是太无聊了!我不想也不愿枯坐在那高墙之中。
  那要逃走吗?若我穿越到一个无恶不作的强权之家,一个只求女儿进宫能带来荣耀的封建之家,一个对女子百般欺躏扬或不管不问的恶势之家,我定会逃!任你触怒龙颜满门抄斩诛灭九族都与我无关,可是,我偏偏是来到这样一个让我倍感温暖、欣慰、喜爱的我的家……
  我该怎么办?
  逃?不逃……
  兰香、馨儿瞧着我紧皱的眉头,不敢多话,悄声收着桌上的茶杯,感觉窗外好像有人,没在意仍旧思索着,听见兰香出去,“八哥儿……”
  对了,还有这群孩子们,突然走了还真不放心,要给他们都安排好去处。
  “格格。”小小一声。
  “格格。”略大一声。
  抬眼,瞧见馨儿欲说又止。
  “怎么了?”动动有些僵硬的胳膊,换了个姿势靠在榻上。
  “格格。”馨儿眼圈一红,“您这一去,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您了。”
  是啊,我这一“去”,怕是再也见不着他们了。扫了一眼窗外,“馨儿,你去叫他们都进来吧。”
  馨儿出去低低说了两句,兰香带着八哥儿,小五儿,小六子都进来了,个个红着眼低头不语。
  “这是做什么?一个个没精打采的。”
  没人理我。
  “八哥儿,小六子,平日不是说个不停,今儿是怎么了?一句话不说。”
  还是没人理我。
  暗叹一声,他们不舍,我岂愿舍?
  或许是舍弃什么反而能得到更多,但我惟不愿失去的就是这份真实的情谊。只是有些东西是想抓却抓不住,想留却留不下,曾经的那份情我抓不住也留不下,那么现在,在这个不同的世界,就让我为他们,为呵护我的阿玛,为关怀我的哥哥,为这府里的种种人,舍弃些我的自由吧……
  不管是怎样的决定,有了答案,也就定下心来,没有了刚才的苦恼与不安。
  “兰香,你去把那个匣子拿来。”
  兰香脸上带着泪痕,抱着匣子出来,我示意她放在桌上,打开。
  “你们跟了我一场,也辛苦了,怕是再难见,这匣中的银两是平日积的碎银,首饰是纯的但样式都普通,在外面用着也不会有什么不妥,你们拿去分了。”暗自苦笑,本来是为了自己准备的,不想……
  无人动手……
  再抱一下满脸是泪的阿玛,跟大家告别,心中酸酸的,我已经把他们当作我的亲人了啊!眼眶里竟润润的,似有水珠要滑落,连忙转过身,低头匆匆踏进在门口等候多时的马车。
  “格格!”
  手在脸颊边轻轻一挥,将那滴泪珠儿带去,掀开帘子。
  兰香,身后是八哥儿,馨儿,小五儿,小六子,都在抹着眼泪,昨晚上磨了半天嘴皮子哄诱加威逼才算是让他们止住泪把那些都收了,这会又……
  微笑着看着他们,“我已经跟阿玛说了给你们都安排个好去处,你们要好好做事啊。”
  低头在兰香耳边轻轻道:“那簪子我带走了。”
  摆摆手,马车起步,回首间,瞧见大哥站在门脚旁,脸色有些苍白,见我望过去,冲我点点头,我放心的一笑。
  马车晃晃悠悠来到了城门下,自有随行的小太监递了牌子,不知过了几道门,终于停了下来,下的车来,跟着那小太监左转右转,来到一处房子,有老嬷嬷对我例行检查后,就让我跟着门外等候的一个宫女去了,这宫女似乎不是普通的宫女,在路上碰到的宫女太监们都笑着跟她打招呼,不过人倒是很亲切,沿路走着,不时地告诉我都是些什么地方,走了许久,来到一处院落,看大门上的匾额“紫云阁”。
  领了我进去,早有几个宫女太监侯在院内,见了她都忙行礼,“箴玥姐姐,您来了。”
  她笑着回了礼,对一个年长些的宫女说:“春晚,这就是新分来的女官青儿,以后就再这紫云阁了,这儿你资格最老,就交给你了,多教教她。”
  见那春晚看向我,俯身低头道:“青儿见过春晚姐姐。”
  箴玥又笑着嘱咐了两句,也就走了,春晚送箴玥出去。
  看看旁边上下打量我的三人,我笑道:“青儿刚来,不知该怎么称呼各位?”
  那两个小太监还没说话,那个长相可爱的小宫女说道:“我叫湘儿,他们两个叫大豆儿,小豆儿。”两个小太监也上前,正说着,春晚进来了,看了我两眼,就带我到一排房子最边上的一间空房,说我以后就住这儿,让我先收拾,一会让湘儿领着熟悉下环境。
  书上不是说进宫选秀女要经过初选、复选,还有礼仪培训、考核什么的,我怎么只检查了下身体就直接进来了,还马上分了地方!春晚刚才的眼神也很奇怪!
  将东西快速整理好,就随湘儿四处看看。这紫云阁约是覃湘园的三倍,有一个很大花园,园里种满了的花花草草,还有许多高矮不一的树木,乍一看有些杂乱没有我园里布置的好,中间有一个不小的水池,池旁种着垂柳,风吹过柳枝飘飘,倒是满有诗意。花园一边是一座二层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