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

第9部分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第9部分

小说: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惺狻;ㄔ耙槐呤且蛔愕母舐ィ硪槐甙ぷ旁呵接屑缚酶叽蟮难钍鳎且槐呔褪且慌殴嗝亲〉姆孔樱谴竺耪宰呕ㄔ啊
  刚才来的时候已经注意到,这紫云阁离乾清宫不算远,估计夜深人静时,乾清宫若有人大声喧哗这儿多少都能听到些动静。
  只是为什么把我分到这了,这紫云阁中并没有主子居住,倒似一个被遗弃的院落,只是屋内的东西虽都不是新的保存的却极好,房子修葺的也很好。并不见萧条只是很冷清,应该少有人来,对于这样一个园子,原来的人手应该是够了,为什么还把我派到这儿来?
  百思不得其解,既来之则安之。
  湘儿很是高兴多了一个伴,大豆儿,小豆儿,是兄弟两个,一起进宫,又被分到一个地方,两人经常没事了抖抖嘴,很有意思,对我也挺关照,有次还听见他俩私下里悄声议论这姑娘长这模样怎么会当个宫女?
  只春晚对我淡淡的,甚至有些疏离,我也没在意,每个人性格不同,不是非要各个都像湘儿那般活波可爱的。其实心里挺羡慕她,没两年就可以出宫了,想我还要熬那么久,倒真是想跟她换换。
  春晚和德妃娘娘身边的诗月是同一批进宫的,关系很好,得空了常互相走动说会子话。
  今儿春晚说好去诗月那,帮忙给德妃娘娘打个络子,可这会偏巧临时有点事拖不开身,瞧她面上有些急,我淡淡笑道:“姐姐拖不开身,不如我去找诗月姐姐,别让她干等着,说姐姐得空了就过去。”她想了一下,说道:“那就麻烦妹妹了,跟诗月说是上头叫我马上过去,这会实在去不成,明日得了空一准过去。”
  跨出院门,顺着春晚指的路走去,这几天一直在紫云阁里待着,难得有机会出来走走,可以好好瞧瞧这紫禁城的原貌了!
  走着走着发现自己迷路了,春晚不是说不远嘛,出门直走,尽头,再左拐,遇到什么宫再右拐,然后向前走就能看到吗,怎么没见呢?这是走到哪儿了?看来这皇宫比我感觉的要大的多。想找个宫女问问,偏巧没有人在近处,再走两步,瞧见拐角处一七八岁的小男孩蹲在地上。恩,过去问问他吧。
  “小家伙,你知道去长春宫怎么走吗?”
  他抬头看我一眼,没理我,低头,不知在看什么,凑过去一瞧,原来是一群蚂蚁在抬一只蚯蚓。
  这深宫里的人生活还真无聊,不过看样子他的好奇心很重啊!
  “呵呵……”
  他抬头看看笑个不停的我,呆了片刻,“你笑什么呢?”
  “我啊,想起来一个蚂蚁和大象的故事,忍不住就笑开了。”小小孩,说话了吧。
  “蚂蚁和大象?当真这么好笑吗,快给我讲讲。”他一脸的好奇。
  “就是讲一天一只蚂蚁在路上看到一只大象……”
  “哈哈哈……”他大笑不止。
  我绘声绘色的讲完第一段,停下来说道,“我急着去长春宫,回头再给你讲吧。”
  他伸开小手拦住我,“你不是不知道怎么去吗,这样,我带你过去,你边走边讲讲给我。”
  “好啊。”我满眼是笑,牵住他的小手,“走吧,你可不能带错了。”
  他脸上一红闪过一丝不自在,嘟囔了一句:“我可熟着呢。”
  我一笑,随着他走,继续讲道:“第二天,兔子看到整窝的蚂蚁排着对……”
  “这就是长春宫了?”
  问问一旁的小家伙,他捧着肚子使劲点点头,“那我去了,谢谢了,你也赶快回去吧。”
  正欲走,抬头看见迎面走来的人,连忙低头,俯下身子站在一边。
  “十六弟。”
  “八哥,九哥,十哥。”原来他就是十六阿哥胤禄。
  十六阿哥上前行了礼,只听十阿哥问道:“十六弟,你笑什么呢?”
  “我刚才听了个笑话,很是好笑。”话语中还满是笑意,配着他那还带有明显童音的声音还真是好听。我怎么还有心思注意这些!还是早溜为妙。
  十阿哥一听来了劲,“什么笑话,让十哥也听听。”趁他们不注意,往后退一步。
  十六阿哥将我刚才说的蚂蚁和大象讲了一遍,只听的十阿哥哈哈大笑,八阿哥,九阿哥也轻声笑着。往后又退了一步,正欲偷偷溜走,
  “十六弟,这个笑话还真好笑,不过输血是什么意思?”九阿哥问道。
  我一愣,刚才讲这个笑话时想着后面的现代用于太多所以只讲了前三天的故事,倒忘了中间还有输血这一词了,欲哭无泪啊,发过那么多条搞笑的短信,怎么偏巧就讲了这个!
  “这……我也是刚才听这个宫女讲的,这输血是什么意思?”十六阿哥突然转头问道。
  我低头,“回十六阿哥,奴婢也是听人讲的,不清楚什么意思,大概是大夫治病的一种方法吧。”
  “噢,治病的方法?下回见太医可得问问。”八阿哥听似随意地说道。
  “哎,你是哪个宫的?”
  头又低了一分,“回十六阿哥,奴婢是紫云阁的。”
  “嗯,你不是要去长春宫吗,快去吧。”小小孩,不妄我给你讲故事,你真是太好了。
  “是,奴婢告退。”不用看也感觉到那几道目光正盯着我,低着头匆匆走了。
  待走远了,这才舒了口气,我这会是女装,是万不能被十阿哥看到,那日被十四阿哥瞧出来算是化险为夷,可眼前这位十阿哥,别的不说,单斯文比起十四阿哥就差远了,上回抓得我胳膊都清了一块,那么粗鲁的人被他知晓了还不定怎样。被八阿哥,九阿哥瞧出来也是不妥。悄悄回头,my god!他们怎么都还看着我!连忙回头,不敢再想,先去找诗月吧。
  从长春宫出来,低了头想刚才无意碰见德妃娘娘,她脸上的惊讶和恍惚,虽然青儿长得很漂亮,但应该不是因为这个,怎么觉得她有些……
  看看四周,才发现自己又迷路了,暗叹一声,下回没熟悉道路之前还是不要一个人出来逛了,别一会被侍卫抓了去以为要行刺康熙!
  瞧见前面柳树从里坐着一个人,还是过去问问路吧,“请问……”那人转过头来,我大惊,“啊,我找错人了!”
  转身欲走,一股力将我猛拉回来,他冷冷的又略带丝惊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见到我就想跑吗?你是要去找谁?”
  我抬起眼看到一双幽深的眼眸,眼中带着一丝喜悦,还有无奈?
  “你,知道我进宫了?”我疑惑的问道,他点点头,瞧瞧我的目光,又摇摇头,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我若是能让皇阿玛下旨,定求将你赐给我。”
  我脸微红,挣脱他的手,福了福身,“奴婢迷了路,四阿哥可否告知奴婢怎么回紫云阁?”
  他看看我,拍拍衣摆,“走吧,我送你。”
  “奴婢怎敢劳四阿哥大驾,奴婢……”他上前一步,伸手抬起我的头,“以后没外人时跟我不要说这两个字!”
  不说“奴婢”?怎么感觉不像以为的雍正那般冷肃与严酷!不过我不喜欢也还真不习惯那样自贬的称呼,刚才跟八阿哥几个说的时候心里就有些排斥,想以前在府里时有权力让自己园子里的都免了,可到了这儿自己却不得不自称,现在既然有主子亲口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点点头,那清瘦的手指轻轻滑过下颚……
  转身……
  跟在他身后,看着那月白的衫子随着微风轻轻飘动,一下一下,好像拨动着我的心铉……
  这是让兰香送还簪子,送去兰花后第一次再见他,还清楚地记得他的话,只是……
  随着他的脚步停了,朝前看看,前面不远就是紫云阁了。
  走近两步,“我回去了。”
  “青儿。”他在身后叫住我,轻声道:“青儿,皇阿妈突然叫你入宫有些……宫里不比你在王府中,凡是小心。”
  如他般谨慎的人竟会在宫中跟我说这些!有些惊讶,回过头,看见那双眸子中流出的关切,感觉一阵温馨,默默点点头。
  坐在院子里,跟着湘儿学打络子,这一根根细线竟能编成各种样式,古人的手也真巧!学会这些回去开个手工饰品作坊,一定能像中国结一样快速传遍大江南北!想起小时候用不同颜色的细的软塑料管子编的手镯,链子,还有小动物,不知用这线能不能编,正欲试试,瞧见大豆儿,小豆儿拿了大剪刀走来。
  “这是要做什么?”
  大豆儿笑着说道,“春晚姑娘说这院里的树乱了,该剪剪了。”春晚那日回来后,奇怪的盯我半天,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对我越发的淡,却再没指派我做什么事,她既不说我也没多问,乐得清闲也没人管我,每日里和湘儿说笑,逗逗两个豆儿,不时出去走走,对宫里的路倒是熟了几分,只是有时挺闷的。
  看看那剪刀,知道今儿有事做了!
  “大豆儿,把剪刀给我。”
  咔嚓,咔嚓……
  舞动着剪刀,将一棵大柏树修剪成游乐场里常见的米老鼠头。
  我有个叔叔是园艺师,没事时经常跟着他练手,这点小东西自是难不倒我,有些得意的看向一旁瞪大了眼睛的湘儿和大豆儿,小豆儿,“这样剪岂不有意思的多。”
  “的确是有意思。”
  忙转头,瞧见我避之不及的那几人一齐站在身后。
  “给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十四阿哥请安,阿哥们吉祥。”随着众人一起福身,暗想今儿是躲不掉了。
  八阿哥抬抬手,站起身来,发现手里还拿着剪刀,正想该不该丢掉,八阿哥微笑着又开口道:“这样子还真是新鲜,怎会想倒这般修剪树木?”
  “回八阿哥,奴婢曾见人将树木修剪成不同的形状,今儿正巧院子里的树改剪了,就照着那样子试着剪了一株。”趁机将剪刀放下。
  八阿哥点点头,扫了下湘儿:“你们先下去吧。”湘儿应声退下,连大豆儿,小豆儿也走了,正琢磨着他们想说什么,一个身影走近,“你……”抬头见十阿哥正死死盯着我,苦笑一下,“十阿哥,那日的烤鸭好吃吧?”
  他面上一惊竟又一喜,“果真是你!你胆子不小!”像是想起什么又大窘,脸通红,瞧我一眼,粗声道:“怪不得扮男子也那么好看。” 
  他竟看出来了?看向十四阿哥,他正笑嘻嘻的瞧着我,见我看去,得意的挑挑眉,原来是你说的!瞪他一眼。
  “青儿姑娘。”转头看向八阿哥,他微微一笑,是了,他们若想知道我是谁会是什么难事,何况也没什么好瞒的。
  “八阿哥有话请将,这姑娘二字奴婢可不敢当。”
  八阿哥笑道:“青儿姑娘不必客气,若不是你,九弟的望星斋生意也不会这么好。”原来那望星斋是九阿哥开的,怪不得那天竟能喝到那么好的茶!看看九阿哥,他冲我笑笑。
  “青儿姑娘。”八阿哥看着我,面上有些疑惑,“你……”
  突然明白了,微微一笑,“奴婢也奇怪皇上怎么会突然招奴婢进宫,想是宫里缺人,皇上不知怎的想起奴婢是去年应进宫的秀女,就下了旨意,原本以为要参加今年的选秀,阿玛也很是不舍奴婢要提前进宫。”
  他看着我没有说话。
  就这样站了一会儿,九阿哥开口道,“八哥,还要去给娘娘们请安,咱们走吧。”
  八阿哥点点头,又看我一眼,转身走了,九阿哥也跟着去了,十阿哥红着脸看看我,随着他们出了门。
  怎么还少一个?
  缓缓转身,十四阿哥正站在身后,拿着那把剪刀,“这看着还真有意思,我来试试。”
  大剪刀啊,也可以算利器,还是不要让他试了,万一出点意外太医们可有的忙了。提醒的问道,“十四阿哥不去给娘娘们请安?”
  “四哥、十三哥刚去,我一会再过去。”看来十四阿哥真的是与四阿哥不亲近啊!
  他拿着剪刀走到一株柏树下,“你瞧瞧这株改剪成什么好?”
  我走近仔细看了,“苹果!”
  “苹果?”他诧异,又看了看,“好,就剪苹果。”
  十四阿哥也真是聪明,听我说了一遍修剪时的注意事项,就大体领会了,兴致勃勃的动起手来。
  我拿起小豆儿放在一边的剪刀,琢磨着将一株松树剪成蘑菇,这松枝有些扎不若柏树好修,而且这株有些高,站在地上可不好剪,回头见十四阿哥正踩在我让大豆儿搬来的高椅上,哑然失笑,他倒是聪明的紧!这椅子不知是什么木的,很沉,不好再搬一个,还是等他先用完吧。
  站在后面看他上下左右忙着,忍不住插两句。
  “这个地方多剪两刀。”
  “这儿修的园一些。”
  ……
  他扇扇袖子,笑道,“过来。”
  我往前走两步,仰头看他,他将剪刀递给我,将身上的马褂脱了下来丢给我,见他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