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迷失大陆 第41章~后记作者:读书之人 >

第10部分

迷失大陆 第41章~后记作者:读书之人-第10部分

小说: 迷失大陆 第41章~后记作者:读书之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没有出现也没有太多的人起疑心。 

        “听着,第一辅祭背叛了神殿!”欧妮大声说到,“他用毒药来谋害我我,然后假借我的命令来欺骗大家!不过幸好有女神保佑,我没有死,但是我现在只能附在我养女身上!”她清了清嗓子,“现在我宣布废除法散的职位,他下的命令一概无效!” 

        治疗师们纷纷低头表示遵从,一切都稳定下来了。 
        …… 
        布来特睁开眼睛。进入视野的是一片黝黑的岩石,他现在正在一个岩洞里面。 
        布来特翻身坐起,记忆慢慢的在头脑里面恢复,“对了,我的脸!”他伸手摸自己那已经被揍的面目全非的脸,但是此刻脸上却没有任何感觉。在他昏迷的时候,他的伤就已经被彻底的治愈了。 

        布来特现在开始观看四周,然后他发现一个全身包裹在钢铁中的男人正站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 
        “你好……”一段沉默后,布来特首先开口了。脑子中的残存的模糊记忆中,似乎就是这个男人把他从那头牛手中救走的。不管怎么说,他都要稍微表示一下自己的感谢。 

        那个人一动不动,简直就和石头一样对他的话毫无反应。 
        “你好。”布来特走到那个怪人面前,再次道谢,但是对方依然没有任何反应。那双唯一露出的眸子毫无神采,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生机,这眼睛绝对不是一个活人应该有的,它只可能属于雕像或者尸体。 

        布来特在惊讶中轻轻的推了一下对方,那个身体就马上倒了,铁甲撞击岩石发出响亮的声音。这个家伙只是在一种极其微妙的平衡中保持站立的姿势,只要一点点的外力,他就像用积木搭成的假人一样整个垮掉。 

        布来特讶然后退,随后身后传来的声音让他转过头去,正好看到尊者出现在他身后。 
        “你醒了?布来特!”尊者的声音语气和往常一样,还是一只被关在盒子里面的青蛙叫。 
        “尊者……” 
        那个妖魔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手势,然后布来特就看到那个倒地的铁傀儡迅捷的站了起来,重新恢复刚才那种笔挺站立的姿势。 
        “你很幸运!”尊者发出笑声,但是怪异的声音让人听不出是不是有讽刺的味道“我正好赶到!在你被你那个同学用拳头打死以前。” 
        “那是因为……”布来特愤然反驳,但是他的话却被尊者打断了。 
        “不过这样才好,如果你杀了他的话,我的计划就泡汤了!……哈哈哈哈” 
        布来特默默的听着对方得意的笑,但是心中的恐惧感却更深了一层。这个妖魔让他无法看透,他根本不知道尊者想要什么,或者想干什么。 
        “好了,我们去干正事吧。”尊者的笑声停下,恢复了常态。现在布来特可以感觉到他声音中那种无法遏止的喜悦了,从来没有从这个妖魔的声音中听出这种强烈的喜悦味道。 

        “正事?” 
        “是啊……去参见我们尊贵的维克多陛下吧!” 
        …… 
        两个人出现在皇帝的寝室中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凌晨。皇帝的寝室四壁都笼罩着厚厚的窗帘和挂幕,但是却很亮,这光源就来自他正捧在手中的那个发出强烈光芒的宝石。 

        维克多正在用百看不厌的姿态欣赏这每天都看的神器,也许自从儿子死后,这个宝石就成了他最大的慰籍了,所以宝石对他的吸引和控制比一般人更深,更强烈。 
        “尊者?布来特?”皇帝发现了这两个突然出现的身影,他赶紧把宝石往身边一藏,“你们来干什么?” 
        “我想要一个东西!”尊者不紧不慢的说,同时弯腰略微行礼,但是眼睛则盯着这个热情和风采都在与日俱减的皇帝。 
        “我想要陛下家族世代保存的‘龙之契约’,也就是人类对龙族最后的约束。” 
        “龙之契约?”维克多的表情开始就好象是被人正面刺上一刀,但是他马上就让自己脸恢复正常——可惜这个明显的变化连布来特都隐瞒不过“没有这种东西的!” 

        “哦?那么就算了,我先告辞了!”尊者又弯了一下身体,他的声音中没有杀意,但是在他直起腰的时候皇帝的身体已经滚下床来,摔倒在地了。 
        “你已经没有用了,就和那个法散一样!”尊者冷冷的说着,声音让一边的布来特不寒而栗。妖魔从自己那巨大的黑袍下面掏出了一个本本,然后打开。现在可以看清楚这正是落在他手里的那本魔法书——尊者一边看着里面,手同时在空气中划出一个个复杂的符号,在极其短的时间里面,一个魔法阵就出现在这个房间里面。 

        “我想要的,都可以直接从你的脑子里面读出来!而我想让你做的,已经没有必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难听致极的笑声在这个房间里面回荡,布来特畏缩的躲在角落里面,看着这他根本没有想到的一幕。 
        …… 
        治疗师们拉起大司祭软弱无力的身体,让她可以坐着面对这几个客人。 
        “哎呀,真抱歉,只能这样了,我的身体连动都动不了!”欧妮笑着面对这五个人——老洛克和贝贝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找了两天都没有找到。她的语气非常轻松,但是面前五个人都知道的是,大司祭因为中了剧毒,所以保持昏死的状态已经差不多一年了——一年时间不吃不喝不动。 

        “我真的没有想到法散居然这么狠!居然把毒液淋在我衣服上,让我的身体不停的遭到腐蚀,即使治疗术也不顶事啊!不过这样才对啊,他也是治疗师,当然知道普通的下毒方法是药不倒我的!” 

        “您叫我们来有什么吩咐呢?”金小心翼翼的开口。昨天,大司祭附身在爱尔娜身上揭露了全部的阴谋。然后治疗师们打开了那扇门,换下了她身上那带着剧毒的衣服,而且帮助她中和毒素。但是就过了那么一个晚上,身体还谈不上什么恢复,大司祭就急着要见他们几个。面对这样一位有地位的人,魔法师有些惶恐。 

        “什么吩咐?啊……”大司祭略微有些惊奇,然后就开始咯咯的笑起来。“也没有什么吩咐啦,就是想用自己的眼睛看看你们几个而已。我用女神的力量让自己的身体僵化,不被毒药彻底的腐蚀,但是这样让我也只能无聊的躺着。所以我就把意志和爱尔娜联结起来,让自己能多少有些事情做做!所以我知道了你们几个。现在想好好看看而已!就这样!” 

        “用意志和爱尔娜联结起来……”金喊出了声,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啊,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魔法——治疗师严格的说也算是魔法师的一个分支——能做到那种地步。而且不仅是联结,还可以操纵爱尔娜的身体,这怎么可能?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 

        “啊……妈妈,那么你为什么不干脆的附在神殿某个人身上,让法散老师……法散的计划无法得逞?”爱尔娜提出一个新的问题“那样有什么好玩的呢?神殿里面这么无聊,而作为大司祭的我却根本无法出去啊!还不如看看法散到底想干什么!而且这样还可以看看爱尔娜有没有遇人不淑……” 

        “妈妈!”爱尔娜大声的打断了养母的话。 
        “骗——你——的!”欧妮大笑起来,虽然因为身体衰弱而显得底气不足。“……不是我不想,是不能!我只能和你建立这种精神上的联结,爱尔娜。因为我们是母女啊,只有女儿才能理解母亲达到心啊……呵呵呵呵呵……” 

        他们有些尴尬的互相看,爱尔娜母亲的表现说实话超出他们任何一个人的预想外——虽然这也不能说不好,但是……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哎呀,不行了,身体吃不消了,不能继续接待各位了……各位,多谢你们一直照顾爱尔娜!这孩子脾气不好,又骄傲又任性,谢谢你们能一直容忍她。还有,列夫啊,可要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哦!” 

        四双怀疑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到毫无准备的列夫身上,让他的脸腾的一下子红起来。 
        …… 
        五个人走出大司祭的房间。 
        “贝贝到底去哪里了?”为了转移话题,他马上提起这个事实。老洛克的失踪倒没有什么,这套把戏他已经不知道使用过几次了,但是贝贝,那个小女孩,怎么会一下子就找不到了呢?地底的那个本来只有少数人知道的废墟现在被公开了,治疗师们下去找了好多次,但是就是找不到。 

        不过其实大家也不是很担心,毕竟有老洛克在,很可能是他带走了那个小丫头。 
        “大家有没有觉得奇怪?”魏突然开口。“贝贝的出现太不可思议了,而且,她身上似乎出现了某种变化!” 
        “没有啊!”贝汉回想小丫头的,但是觉得似乎和以前一样。而且,除了她突然出现有些奇怪外——这个和她上一次和他们见面差不多——没有什么变化。 
        “有某种力量在守护她!”魏这样说道,这是他本能的感觉,就如同野兽看到其他动物就本能的知道那是猎物还是强敌,即使从来没有见过也一样。魏本能的从贝贝身上感觉到危险,虽然这种感觉很淡。 

        “我看不出来!”金也回答。贝贝的感觉和上次一样,但是那条幼龙有些怪异。上次记得宝宝非常喜欢发光的东西,但是这次看到老洛克手中那个发光的宝石居然没有任何反应。不过这也可能是因为它长大了一点的缘故。 

        魏不再说话了。大家在沉默中走完了剩下的路,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间去了。现在是最后的时光了,在离开神殿后,他们就不再是一个团体了,各自向各自的方向前进。 

        …… 
        爱尔娜走出自己的房间。今天晚上,冥冥中有某种力量和她血液的深处潜伏的东西在互相呼唤,让她根本睡不着。在让睡意光临的努力终告失败后,她干脆的爬起来,走到外面。 

        爱尔娜随意的在神殿中漫步,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走出神殿的大门。门口的两个守卫已经被撤掉了,只剩下一个挡在路上的石碑告诉进来者不能携带任何有尖刺和利刃的武器。 

        她有些茫然的走下那长长的台阶。下面是一片小广场,中间竖立着那个新的仕女雕像。 
        “爱尔娜姐姐!”一个声音从上方传来。爱尔娜抬头,看到贝贝的身影。 
        月光从贝贝的头顶洒下,让她乌黑的短发反射着有些发蓝的光泽。她白哲的肌肤现在看起来更加细致,那张本来稚气的脸现在却毫无这个年龄应该有的童稚,而是用一种只有成熟女性才有的魅惑的意味。此刻的贝贝就如同一个超脱这个凡世的精灵一样,散发出无法形容的美,那是一种诱惑。 

        “贝贝?你……”爱尔娜清楚的感觉此刻的贝贝并不同过去,她身上有某种和以前不同的东西,但是这纯粹是一种感觉,无法形容的感觉。 
        “是我!”贝贝甜甜的笑了一下,然后从这高高的雕像上跳下,她的身体下落的过程简直像蝴蝶,华丽而轻盈。 
        “你怎么在这里?”爱尔娜问,但是她却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我是来寻觅另外一半的!”贝贝这么说,“但是现在我相信你就是!” 
        “另外一半?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可能打破这世间现有平衡的力量已经出现,为了维持生与死,也就是这世界上最基础的平衡不变,生和死必须同时加强自身的力量,这也是我来这里的目的!”贝贝自顾自的说,她的脸保持那种甜甜的笑不边,但是爱尔娜在她的目光下又退了一步。 

        “你……在说什么啊!”爱尔娜惊讶的说。 
        “爱尔娜姐姐,你现在必须使用全部的力量——不然,就会死哦!” 
        黑色的阴影从贝贝的身体中发出,在爱尔娜来得及逃脱前就笼罩住了她。死亡的力量冲上来,无情扼住治疗师的身体。 
        …… 
        四周是一片黑暗,没有上下左右,仿佛是在无底的深渊中保持下落。全身都虚飘飘的,既感觉不到身体外面是什么,也感觉不到身体里面有什么,只有一片虚无,完全的虚无。但是在这虚无中却蕴涵着力量,不停的挤压那连存在都无法确定的身体,压力,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