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迷失大陆 第41章~后记作者:读书之人 >

第4部分

迷失大陆 第41章~后记作者:读书之人-第4部分

小说: 迷失大陆 第41章~后记作者:读书之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等一下解释,先好好的治疗这批伤员再说!”这个身为辅祭的老人走了过来,用一种狠狠的语气说道,他看都没有看那个老头一眼,直接来到爱尔娜的面前。 
        “我很失望,爱尔娜!”他慢慢的对爱尔娜说,“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优秀,懂得自我克制的女孩,但是我今天居然看到你想在这神圣的地方用女神赐给你的力量来亵渎女神……我真的很失望!” 

        “对不起……法散老师……”爱尔娜轻声的道歉,但是一边的列夫却看不下去了。 
        “等一下!你怎么能责怪她?你要看清楚,到底是谁……”列夫的话还没有说一半就被爱尔娜打断了。 
        “别说了,列夫!这确实也有我的错!……这是神殿,生命女神的神殿……在这里发生冲突等于是对女神的亵渎……特别是应该准守女神教条的治疗师……” 
        “跟我来吧,爱尔娜。”法散的语气缓和了一点,转身离去,爱尔娜和不知所措的列夫跟在她身后。 
        “我希望明天这里就完全没有伤者了!”在他走出去前,他转身对那个叫布拉多的老头柔声说道。 
        “是……辅祭大人……”那个老头心不甘情不愿的回答。 
        三个人走了出去,在法散的带领下,他们很快就离开了前殿。 
        “法散老师,到底怎么了?”一走出前殿的范围,爱尔娜立刻问。“神殿大门口设立了卫兵?” 
        “是我命令设置的,这次来参加祭典的人实在太多,让我不得不做一点防范措施。大祭司向女神祈祷的时候,我怕发生什么打搅她的事情。” 
        “我妈妈……不,大祭司已经开始祈祷了?不是还有几天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是大祭司下令的。现在严禁无关的人进出内殿……布拉多趁大祭司不在,我忙于其他事情的时候故意留下伤员不治疗,一定想借这个机会狠狠的发上一笔财……那个爱财如命的家伙……实在太不象话了!” 

        “那些伤员是什么时候来的?”列夫突然问。 
        “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应该就在这两天,两天前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法散脸上略微露出一丝不悦,但是还是回答了列夫问题。 
        “好了,爱尔娜!”又走了一小段路后,法散停下脚步。“回你的房间去吧,在你离开的这两年,它一直还为你保留着!不要再和布拉多那些人发生冲突了!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不愉快的话,我也袒护不了你……”他叹了口气,“至于你这个同伴,把他带到安顿客人的侧门那边好了!” 

        老治疗师转身离去,留下爱尔娜和列夫两个人。 
        “刚才这个是什么人?”列夫问爱尔娜,“看起来地位很高!” 
        “他是第一辅祭……除了大祭司外,他是神殿的最高负责人!也是我的拳术老师!”爱尔娜回答。“他的力量也是除大祭司外最强大的!” 
        “对了……”列夫挠了挠头,“你刚才说大祭司是你……” 
        “是的,”爱尔娜叹了口气,把脸转向一边,幽幽的回答。“大祭司是我的养母!”然后她突然转过头。 
        “列夫,想玩些好玩的事情吗?” 
        “好玩的事情……”列夫听了这句话,在短暂的惊讶后,他的脸突然整个涨红了。 
        “这个……在神殿……不太好吧……” 
        “放心,我以前常做的,我们偷偷的潜入内殿,去看看我妈妈……哦?列夫,你怎么啦?脸变的这么红?” 
        “啊……没有什么!好的……”列夫在爱尔娜转过去后狠狠的打了自己一记耳光,提醒自己不要老是想歪掉。 






      第四十二章 






        “没事吧?那个叫法散不是说大祭司祈祷的时候是严禁其他人打搅的?”列夫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放心?这只是仪式的规定,以前我常常偷偷的在她祈祷的时候进去,都没有关系的。所谓的祈祷实际上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神圣不可打搅!”爱尔娜回答。 
        他们两个现在已经来到了内殿大门的附近,远远的看着那三个看守。 
        “用的着那么急吗?我的意思是……等祭典后再去看她……”列夫还是有些犹豫。毕竟这里是神殿,是神圣的地方。这让一向大胆的盗贼都不得不有些顾虑。 
        “放心吧,妈妈不会生气的……除非她对你不满意!”爱尔娜随口回答。列夫则刻意的忽略掉后面半句话。 
        内殿和前殿是完全不同的建筑风格。前殿可是说是庄严华丽之大成,遍布的精细雕刻足够让一个人看上三天,任何新来访者都会被那种建筑中的威严华丽给压倒,产生敬畏之心。而内殿这一带则是非常的朴实,天花板,地板,墙壁,都只是杂色的大理石,没有任何人工的雕饰存在。 

        “我们怎么进去?”列夫看了一下就知道想完全瞒过守卫偷入是不可能的,除非使用暴力或者其他什么手段让那些守卫暂时放松一下。 
        “放心,我知道一条安全的路线!”爱尔娜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一条可以让我通过的通风管道。”她打量了一下列夫的身材,然后接着说,“你也应该没有问题。” 

        通风口过的很顺利,当两个人从这条通道出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一个相对黑暗的大堂。接近天花板的地方有窗户,但是不知道是谁把窗帘给拉上了。 
        “这里是内殿?”列夫打量着周围,四周比较暗,但是挡不住盗贼那可以看透一切的目光。这里比内殿门口一带更加简朴,唯一有区别的是墙壁上有很多用发光的石头构成的图案和符号。 

        “是的,但是这里还不是目的地!”爱尔娜拉了他一把,“跟我来!” 
        两人离开这个大堂,转到旁边的一个小门。爱尔娜敲了一下门。 
        “这里是?” 
        “我妈妈的住处啦,”治疗师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内殿即使是平时也只有辅祭以上的身份人才可以随意进出!别大声,要是被人发现那就真的完了!法散老师可是很死板的人,被他逮到肯定是谁也别想说情的!” 

        “妈妈……是我……爱尔娜!”等了一阵子,也不见回音,爱尔娜于是轻声的喊了一句。 
        那扇门依然一动不动。 
        时间在沉默中一分一分的过去,然后爱尔娜忍不住了,她开始用力的推门,同时低声的喊“妈妈,是我……开一下门!” 
        那扇门看起来很薄,但是却异常的坚固,根本推不动。 
        一股不详的预感同时出现在两个人的心中,爱尔娜转身向外侧看了看确定现在这个内殿里面没有人,然后她突然挥拳,用力的击向这扇门。 
        巨大的反震力把治疗师整个身体都震飞了,在她拳头触到门的时候,一道光就从门上透射出来,无情的把她的力量全部奉还给她。 
        “啊……”摔倒的爱尔娜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事情,此刻,门上一个符号正在烁烁发光,那是一个魔法的符号。 
        “怎么回事?”爱尔娜不顾自己震木的右手,再次扑了上去。现在刚才被她忽略的东西可以看清楚了,在门上,镶嵌着一颗颗的储魔水晶,这些东西被组成了一个小型的魔法阵,保护住这扇门不被任何外力打开。 

        “看来这次祈祷不能被人打搅!”列夫耸了耸肩,他并不懂得事情有多么严重,直到他看到爱尔娜那惊慌的眼神。 
        “不可能的!在这神殿里面不会使用任何的魔法——除了治疗术外,其他的魔法是被一律禁止的……妈妈一定发生什么事情了!” 
        …… 
        伯爵的晚餐真的是大手笔,从金这个位置看上去,他的两边都被女性给占满了,足足有十五六位如花似玉分列在两边。这是金第二次在这种长餐桌旁用餐——第一次是亡灵岛接受沃夫的招待——但是这次这条餐桌才真正的发挥了全部的潜力。加上魏和莉丝,这张餐桌已经完全被利用起来了。 

        贝汉就坐在金的对面——实际上他们几个已经用过饭了,现在只是象征性的吃点而已——他带着尴尬无比的表情面对这一桌子打情骂俏。父亲一点也没有尊重他的立场,在他朋友面前依然一点都不掩饰。 

        莉丝小口的吃着,她不时的不安的看一下占主位的伯爵和他妻子们的表演,然后看一下身边贝汉的脸。她的目光更加增加了贝汉的额头青筋的突出程度。 
        “我居然相信这个臭老头,真的是疯了!”他心中不止一次的这样对自己说。这个好色的老爹的脾气从来就不曾改过,如果这么多年他有所改变的话,那就是色心越来越大。 

        这顿饭终于结束了,贝汉简直是逃命一样脱离的这个房间,然后他就直接来到父亲的书房等着。 
        门很快就被打开,做父亲的一个人走了进来。 
        “臭老头!你这是什么意思?”贝汉简直是在吼了。 
        “什么什么意思!”伯爵依然用他攻打不破的表情来回复。 
        “你就不能正经的吃饭,一定要让我这么丢脸吗?” 
        “你是说把真实的一面展现给别人看,不刻意伪装叫做丢脸?”这句老奸巨滑的诡辩一下子就让贝汉说不出话来。 
        “如果妈妈还在的话你会这个样子吗?”贝汉大叫出声,但是话出口就后悔了。 
        伯爵脸上的笑刹那消失了,他的脸色变的铁青,一言不发的看着面前的儿子。那样子和神态,与其说是一个人不如说是一个僵尸。 
        “你妈妈……”他一字一顿的说着“她还在的话……”他的脸上涌上一层让贝汉都感到心痛的悲伤,“她还在的话……她还在的话……” 
        法特伯爵突然跳起来,一把抓住身边的窗帘,一用力就把它整个给扯了下来。接着他一手把身旁书架上的书全部给扫了下来。 
        “都是我的错!我的错!”他歇斯底里大叫起来,然后一拳砸向玻璃。在窗户粉碎的同时也让他的手变的鲜血淋漓。 
        “住手!爸爸!”贝汉扑上去,紧紧抱住父亲。“别这样,一切都过去了!” 
        “她不在了!都是我的错!”伯爵拼命的扭动,但是他挣扎不过儿子,被贝汉给按到了椅子上。 
        “别这样,爸爸!安静下来!”在儿子的强力压制下,老伯爵慢慢的平静下来。贝汉松开手,让父亲无力的靠在椅背上。 
        “没事吧,爸爸……”他倒了一杯酒放到父亲面前,后者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父子俩沉默了一阵,然后是父亲先开口。 
        “我有件事情正好想让你去做。你知道神殿即将开始三年一次的祭典,我决定捐献上一笔财物。本来我打算亲自去的,不过既然你回来了,那么由你代我去。” 
        “我不去!死老头,你想取悦女神让你多风流快活几年吗?” 
        “那也好,既然不能多活几年,那我就多风流快活一点……”伯爵大笑起来,但是笑的有些勉强“看来我要多娶几个……” 
        “你敢,死老头!”贝汉把脸转过去,背向父亲。 
        “你还是同意了……我的儿子!”老伯爵走到儿子身后,拍了一下贝汉的肩膀,“替我去一趟吧。你也不想你年老多病的父亲再受旅途劳累吧?” 
        “好!我去!”贝汉咬牙切齿对这个“年老多病”的父亲说到。然后他转身向门口走去。 
        “对了!”在贝汉走出去以前,法特伯爵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必须把那个半妖精女朋友留下,省的你又像上次一样离家出走,委托冒险者工会打探你的消息是很花钱的!” 

        …… 
        法特伯爵要送给神殿的是一个很大的雕塑。用斯多丁出产的著名矿石——青峰石雕刻成,而且用各色宝石作为装饰。雕塑的内容是一个捧花仕女——如果仔细分辨的话会发现这个女子的脸和贝汉有某些神似,而这到底是不是以贝汉的妈妈为模特的雕刻就不得而知了。 

        这个雕塑现在被放在二十匹马拉的巨型车子上。在雕塑的旁边,三个朋友正在一起。 
        “抱歉……让你们看到那样子。”贝汉有些沮丧的说,“其实爸爸以前是很好的,自从妈妈死后,就慢慢变成那样子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