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风灵之翼第06集一线光明 >

第3部分

风灵之翼第06集一线光明-第3部分

小说: 风灵之翼第06集一线光明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于是,她也慌乱起来,眼泪汪汪说:“小姐,寒香忘记带了……”
  虽然众人不知道什么叫做“寒香”,但是从她的反应,却可以明白她说的这个东西,应该本是能够解救目前困境的东西,现在居然忘记带,可见事情大条了!
  挥手一鞭,卷住将要掉在众人头顶的木板,甩到一边,蝶舞发现,火焰居然顺着皮鞭蔓延而上,不禁一惊,凭空挽了一个鞭花,熄灭了火焰。
  她也着急道:“我们怎么办?硬冲吧!”
  月灵背上的老人也同时说道:“姑娘,把我这个累赘放下,你们先逃吧……”
  话虽这样说,事情却不容易办。
  看到四周漫漫的大火,其余四个少女早已吓得腿软,此刻,能够坚持站立已经不错了,哪里还能指望她们奋力冲出火场?
  一时间,众人苦恼的目光,下意识的纷纷落在了月灵身上,把前来救人的她,当成了主导者。
  此刻,在众人紧张的视线下,月灵却突然笑了,开口只说了三个字:“跟我走。”
  然后,她背着老人,迈开步子,绕开地上的障碍,向着火焰中走去。
  其余众人呆楞之下,竟没来得及伸手拉住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踏进了火焰之中……
  “小姐!”
  琉璃的惊叫才发出了半声就霍然断绝,与此同时,身边所有人都不禁失去了声音,不敢置信的望着前方的女子。
  原来,当月灵踏入火焰中的瞬间,猛烈的火舌却突然如驯服的猫咪一般,刹那退让到两边,露出完整的空间,没有伤到月灵一丝一毫。
  如此诡异的场面,也难怪其余众人看呆了眼。
  月灵却在此时回头召唤道:“还不快走?想被烧死吗?”
  一句话惊醒了众人,这一次,就连腿软的少女们也重新有了力量,连忙跟上前去,随着月灵向火场外走去。
  月灵走的是后门的方向,前门早已隐约听到外面有人救火的声音,而此刻的她并不想惊动他人,相对来说,后门的方位就算有人救火,人也应该比较少些。
  跟上的众人分辨不出方向,任凭她带领着,在火场里多绕了一些路,向着后门而去。
  此刻,走在她身侧右边的千叶盯着她,终于想通了什么,低叫了一声,问道:“你得到了火元素之心?”
  月灵点点头,立刻引来旁边蝶舞惊诧的目光,月灵却也暗暗多看了千叶一眼,能够知道元素之心的人,可也是非同一般呢。
  就这样,在救火的城民们没有注意到的角落,一群女孩悄悄从火场中逃离出来。
  次日,还在绝望深渊中徘徊的荆斩,意外而惊喜的看到自家的老父居然推门而回。
  反复询问之后,在父亲的描述下,白衣少女的形象在脑海中勾勒出来,突然间,他恍然大悟,猜出了对方是谁,却又装作不知。
  比较人家救了他的老父,再去追捕人家,未免太恩将仇报。
  于是,在圣骑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下,月灵等人一路倒没有再遇到麻烦,顺利出了刹月边境,进入太宇国境。
  第三章 山贼事件(上)
  时间流转,季节交替,转眼间已经进入了隆冬的天气。
  这一天,告别了太宇国边境小镇的众人,坐上马车,才行了半天的路,就发现灰暗的天空上,渐渐飘下了白色雪花。
  “下雪了,下雪了……”
  琉璃率先惊喜的大叫了起来,车中其余的少女们,也在她的带动下,露出了笑脸。
  这一路上,她们的心情是复杂的,混合着重获自由的兴奋,以及近乡情怯的紧张。她们恰好都是出身太宇国,因此,顺道经过的月灵等人,决定护送她们回家。
  月灵懒懒的靠在车臂之上,沉默不语,似乎一路都在闭目养神。
  而坐在她对面的千叶,却一直投来好奇、探索的目光。她不明白,对面这个男装打扮的女子,为何总在眉间笼罩着冷漠和忧郁,只是她探索的视线,却得不到回应。
  顺着敞开的车窗,点点雪花飘落进来,一片落在了千叶的脖颈后方,带来一点寒意,下意识的,她一阵哆嗦。
  “穿上。”
  一件厚重的披风落在了她的肩头,千叶霍然回头,发现本是在前方驾车的蝶舞,不知何时跑了进来。
  此刻,她才发现,原来马车停了下来,琉璃带着少女们跳下车去,在雪中玩闹。
  蝶舞给了千叶一个微笑道:“该吃饭了。”
  这一声同时也是对月灵说的。原来不知不觉中,时间已过中午,只是下雪的天空不见太阳,因此不容易分辨。
  各自紧了紧衣衫,几人也走下了马车。
  众人步行了几步,来到路旁一棵大松树下,颤巍巍的松叶承载了飘落的雪片,自然让树下的空间得到了一片清净。
  搬来几块石头,少女们在树下落坐,蝶舞四处搜捡了一堆还没有被雪浸湿的枯树枝,堆在了众人的中央。
  月灵轻轻打了一个响指,一点火星飞入其中,不一会,一堆温暖的火焰燃烧起来。
  从包袱中摸出肉干和大饼,就着水袋,众人开始了简陋的一餐,一边吃着,一边观看越下越大的鹅毛大雪,别有一番意境。
  众人正在欣赏、议论的时候,大道的远处响起一阵马蹄声,渐渐近了,看得清楚也是一辆灰篷马车,在大雪之中行速缓慢。
  众人正在观望间,来到近前的马车竟然也渐渐停了下来,少女们下意识心中一惊,而蝶舞已经伸手去摸挂在腰间的皮鞭。
  “慢!不一定是敌人,大家把面纱放下来。”
  月灵按住蝶舞的动作,冷静的说道。
  这一路行来,身边几位容貌颇为出色的女孩们分外引人注目,这同样也意味着容易惹下麻烦。
  因此,在月灵的建议下,除了月灵、琉璃,以及驾车的蝶舞,其余几人在面对外人的时候,都戴上一层灰色的面纱,将美貌遮掩起来。
  众人听了她的话,便一起放下了面纱。而蝶舞的手,却依旧按在皮鞭之上,随时准备应对不测。
  马车就停在她们的车旁,驾车的是一名看来很普通的车夫,车帘一掀,走下两人,看其装扮,似乎只是普通的行脚商人。
  “这位公子,天气太冷了,我们能不能在这边借个火?”
  来到近前,一名年长有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沙哑的说道,显然他把月灵看作了男子和这一行人的头目。
  在他们眼中,对面这群年纪不大的女孩们,似乎是哪家出来游玩的公子、小姐,带着侍女与家眷。
  相当明白对方眼光含意的月灵,自然不会辩解什么。
  她发动感知从对方体内扫过,并没有发现任何危险的因素,面前的两人,根本不会任何武艺和魔法,正如他们外表显示的一般,只是普通的行脚商人罢了。
  于是,月灵收回感应,淡然道:“琉璃,给他们让个位置。”
  几个女孩挪动着身躯,在火堆边腾出一片空位,其中一名商人转头叫了一声,让停好马车的车夫也一起过来。
  其余几人依旧不摘面纱,匆匆了结了这顿午餐。有了外人的参与,女孩们显然拘谨警戒了许多,之前对雪景意境的享受,更是消失无影。
  而两位行脚商,却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些,反而径自开口,聊了起来。
  年纪大一点的行脚商自称叫秦远,年轻一点是他的侄子,此次是从商业联邦而来,前往盛产皮毛的泰雅国做生意。
  搓了搓手脚,再靠近火堆一些,秦远露出放松的笑容,乐呵呵的说:“雪太大了,幸好能在这里休息一下,真是多谢这位公子了……”
  “哦?太夸张了吧,不过只是半天的路程,二十里外不就有一个村子吗?”
  蝶舞不信的睁大了眼,她说的村子,正是她们前往的目标,也是她们今夜可能住宿的地方,同时应该也是行脚商们经过的地方。
  “那个鬼村子!根本就不让人住!”
  一直沉默的年轻人突然低声咒骂了一句,满脸的愤怒落在月灵眼中,她不禁开口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鬼村子……”
  “理儿!”
  秦远警告的叫了侄子一声,转头面对众人好奇的眼光,微笑道:“那个村子,不过只是不太欢迎外来人罢了,几位要是赶路的话,最好还是多往前赶十里,那里的桑古村比较适合借宿。”
  “哦,原来如此。”
  月灵随口应道,众人也都松下一口气,没把这件事当真。说起来,从年轻人那里频频而来的偷看目光,已让她们隐隐有些不悦了。
  “我们该上路了。”
  千叶暗暗扯了扯蝶舞的衣角,蝶舞立刻站了起来。
  于是,在简单的告别之后,一行众人上了马车,冒着大雪远去,留在树下火堆旁的年轻行脚商人,这才出声责怪道:“秦大人,您怎么不让我说呢?那个村子……”
  “说了又怎么样?你不会是看上了其中一个吧?”
  这位“舅父大人”呵呵的调侃,显然他将年轻人偷看的行止完全看在了眼中。
  他在年轻人忸怩的神情中,说道:“你不用担心,他居然敢带着一群年轻女性行走,必然有着特殊的本领……”
  “他?您是说那位公子爷?”
  年轻人不敢置信,对于刚才坐在众人环绕中的月灵风姿,他是心存妒忌的,和自己同样相仿的年龄,待遇为何这样天差地别?
  “不要小看那位公子爷,他可不是简单人物呢……”
  轻笑着,秦远不再理会年轻人的嘟囔,回想起刚才来到树下的瞬间,从那名白衣公子身上散出一阵凌厉的寒意,扫过了自己的全身,让他体内那股被压制的力量,都不禁蠢蠢欲动,险些就暴露出来。
  “看来大陆真的要乱了,厉害的人物越来越多了……”
  远处大道的马车之上,月灵并不知道那段匆匆的接触,给那位行脚商人带来多大的强烈感受。现在的她,望着窗外缓缓向后移动的景色,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突然,她提声对外面驾车的蝶舞说:“不能再快点吗?”
  蝶舞撇撇嘴,却想起对方根本看不见,于是,提声回道:“不可能,雪太大了。”
  这一次,她才知道当时那两个行脚商人为何抱怨路难走了。
  纷飞的大雪虽然看起来很有意境,但是飘落在泥土中的雪花迅速融化,将本来平整坚硬的地面变得泥泞不堪,马车行过,压下一道又一道深深的印痕。一路瞪大眼睛观察路面的蝶舞,生怕整座车陷进泥坑之中,再也无法前进。
  至于速度的问题,那更是想都别想。
  得到这个答案的月灵,眉间的纹路不禁更深了一些。
  而这一切,立刻被观察中的千叶发现,她张口轻声道:“有什么问题吗?”
  一路上这清丽少女寡言少语,这一问却惊醒了月灵,她淡淡扫过对方脸上的好奇,摇摇头说:“没什么。”
  显然这个回答只是敷衍,但是礼貌的千叶张了张口,究竟学不会咄咄逼人,只好暗自叹口气,什么也不说了。
  此时,月灵的目光再度转往车外。
  雪依旧漫漫落下,大地很快披上了白衣。
  望着这片茫茫的雪景,月灵心中升起的焦躁却更加浓烈。
  按照这个速度,恐怕她们今夜,真的只能到达那个据说不欢迎外人的村子……一想到这里,一种莫名的不祥从心底升起,可是她却无力改变什么。
  默默的攥紧了手指,月灵的脸色更加冷漠。
  黄昏时分,下了一天的大雪终于停了下来,但是天空却依旧堆积着大片灰沉沉的乌云,让天色加倍昏暗下来。
  此刻,寒风萧萧,卷着的雪粉,扑打在马车的车壁之上,让车中的众位女性都不禁瑟缩了肩膀,也同时预示着寒夜即将来临。
  远处,一片点点灯火连成村庄的轮廓,马车蠕动而行,渐渐接近。
  “这应该就是他们口中那个不欢迎外人的村子吧?”
  月灵望着那接近的村子,低声自语。
  然而,她却没有提出其他意见,因为天气和时间,都不允许她们错过这个借宿的地点。在这样的寒夜中上路,会有冻毙的危险。
  此刻,其他的女孩们早已忘记了之前行脚商人的警告,寒冷让她们渴望灯火,以及房屋的温暖。
  当喷着白气的马儿,踏上小村中央唯一的一条大道上,天色业已全黑。
  蝶舞挑了挑防雪的斗笠帽,向两边看去,却发现整座村子所有的房子,都关门闭户,不见人踪。
  偶然的,能看见某扇窗口探出观看的人脸。但当他们察觉到车中人的视线时候,立刻一缩,窗户关严。
  如此明显的态度,在其他村庄是十分少见的,足见行脚商人对于村子不欢迎外人的评价货真价实。
  “怎么办?”蝶舞回头问道。
  月灵沉思,后说:“找这里最好的房子,去问一下。”
  蝶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