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103部分

杨家女将-第103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匡胤的女儿秀宁还封为齐国公主。太祖的旧部薛居正、沈伦、卢多逊、曹彬和楚昭辅等人都加官晋爵,他们的儿孙也因此获得官位。
  而一些赵匡胤在世时曾加以处罚或想要处罚的人,宋太宗都予以赦免。除此之外,战龙,潘仁美和太师王泽还是被委以重任,太师王泽主管兵部,战龙和潘仁美主管枢密院。
  宋太祖大丧之后,杨令公带领杨家将奉旨赶到京师,战龙与家人汇合,自然是喜出望外。
  正好,赵普原先的相府已经重新装修完毕,暂新气派的天波杨府坐落在正德大街,宋太宗又感激战龙的救命之恩,御笔亲书“天波杨府”有此门前路过,不管在朝中职位高低,武将一律下马,文官一律下轿。
  杨家将顿时在京师威名远播,令公和四娘都十分高兴。四小姐得到宋太宗恩准,与东方紫玉搬到天波杨府居住,这样就能与战龙如胶似漆,夜夜相会,快活胜神仙。
  朝纲逐渐稳定,却有探马回报,吴越十万大军夜袭苏州,南唐大将林东虎率兵拒敌,结果中了吴越的埋伏,林东虎阵亡,南唐军大败,因为南唐帝李景早就与大宋修好,故此就派来使臣,请大宋发兵援救,并且李景听说宋太宗只有符皇后一位妻子,为了讨好宋太祖,让大宋发兵援唐,还将自己心爱的次女永宁公主李芳仪嫁给赵光义做贵妃。连同使臣一同赶奔东京汴梁。
  宋太宗赵光义闻听大喜,将战龙,令公,潘仁美,陶三春召集来开了个紧急会议,宋太宗首先说:“唐王李景这次求上门来了,我计划发兵救唐,众卿家意下如何?”
  战龙首先发言:“皇上,南唐不可不救,但是北方形势更不容忽视。吴越虽然发大军攻打南唐,不过还没有骚扰我们大宋的领土,他们攻打南唐这是在试探我军的决心,故此不能坐之不管。我建议兵分两路,一路北上驻军瓦桥关,抵御大辽入侵,另一路可以少派一些人马,毕竟和吴越开展,依靠的是水军力量,我们可以借助南唐的水军,与吴越周旋,等待北疆战事平定之后,再举大军平定江南。”
  潘仁美和王泽纷纷赞同战龙的意见,杨令公更是没有异议。于是,经过进一步的商议,宋太宗做出决定,任命陶三春为南路元帅,总领荆州兵马协助南唐对抗吴越,只等南唐使者进京之后,再协商具体细节。
  任命战龙为北路元帅,杨令公,潘仁美为监军,率领杨家将率十万大军兵发瓦桥关。战龙又针对悬空岛和山西程世杰这两股势力与大家交换了意见,最后决定,先安抚,后征讨。虽然武元夕已死,没有了悬空岛外围的水域地形图,但是,战龙认为悬空岛也不是无懈可击,大军到了之后,总会找到破解悬空岛的方法。山西程世杰本来已经归顺,却非要秀宁公主嫁过去,宋皇后现在是哭着闹着不让女儿离开自己。
  战龙决定找宋皇后谈一谈。
  战龙找到宋皇后,将这个情况一说,宋皇后立即抱着战龙的大腿呜呜哭上了,“六郎,皇上死了,我身边就剩下宁儿一个亲人了,你要是让她远嫁到山西去,谁知道程世杰安得什么心啊?要是一旦发生意外,宁儿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可怎么活啊。”
  战龙拍拍宋皇后的肩头,“皇后姐姐,说实话,宁儿是你的心头肉,你舍不得她,我能理解。可是事情关系到大宋王朝的安危,太宗皇帝又是亲口答应程世杰的,恐怕不太好办啊。”
  宋皇后有呜呜哭起来,这时候,秀宁公主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扑到母后怀中,她的香腮之上,已经全是泪水,虽然没有说话,也没有恳求战龙什么,却让战龙心生怜爱之心,“这样的小美人,尤其还是宋皇后的亲生女儿,我怎们能舍得将她送给程世杰的儿子?六哥现在难为你们母女一下,无非是想让你们母女感恩与我,嘿嘿。”
  战龙对秀宁公主说:“宁儿,你母后考虑的也有道理,程世杰这个混蛋两面三刀,他的儿子更不是什么好鸟,宁儿你放心,回头我再找你皇叔好好说说。


  秀宁公主感激地冲战龙点点头,秀眸中那种楚楚可怜的神态,让战龙难以拒绝。
第93章  传说故事
  这是各拉丹东山北部的一座常年被冰雪覆盖的无名山峰,自从明神与星煞魔君在这里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战之后,这座山峰有了名讳,叫做日月山。决战的结果是,明神不惜耗尽真元,用焚天石敢当将星煞魔君困于日月山之下。自己也因为元神透支,而体力不支,导致元神破散。
  明神有十二道元神,十一道元神魄散之后,身上仅留最后一道本元,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用千里遁身术找到正在于契丹决战的柴世宗,将自己的本元舍利交与柴世宗,让他为自己妥善保管,等待自己重生。
  明神将自己的舍利交与柴世宗之后,肉身就灰飞烟灭,她的第一道元神“天元”飘飘荡荡,最终沉睡在日月山的山洞中,与那屹立在绝顶上的焚天石敢当相交相溶……
  一年后,焚天石敢当长出一大堆蕨类植物,那些黑色的生灵,无暇人世间千姿百态的战乱与纷争,无顾尘世中光怪陆离的炙热与寒冷,在冰山之巅的幽明洞府滋滋不息的生长,花开花谢,生死轮回。那些顶着黑色花冠的植物,称它为——黑色曼佗罗。
  那些黑色曼佗罗的生命力极其旺盛!在经历了无数次生死轮回后,那些黑色的生灵孕育出一棵碧绿油亮的青藤,青藤顺着洞府的石壁向上永无休止的蔓延,同样碧绿的枝枝叶叶覆盖了半边石壁。
  岁月弹指又十年,青藤挥舞着自己那轻柔,锦缎一般的肢体,穿越了冰山洞府上空那坚硬冰冷的石壁,顺着狭窄、黑暗的石缝,青藤一往无前,当青藤感受到冰山顶上第一缕阳光的时候,青藤顶上蕴涵了十年的花蕾终于绽放,那是历经十年的漫长等待,三片冰蓝色的叶子,衬托起一簇冰蓝色的花瓣,和各拉丹东山上面冰蓝的天空混合一色,青藤结束了它的纠缠、攀沿、与爱恨、冷暖交织的年代……重新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这妖异的青藤,就是星煞魔君的再世萌芽,凭借自己千年的法力,他渴望获得新生。
  也不知是哪一年,冰山上聚集了一批浑身鬃毛雪白的高原白狼,这群白狼有组织,有纪律,群居在冰山洞府,狩猎山下的羊群为生。白狼来后的第二年,冰山洞府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是一只比任何一只白狼的体型都要大出十几倍的冰山雪熊,这只冰山雪熊来冰山洞府的时候,白狼们都下山狩猎去了,这只冰山雪熊似乎喜欢闻那些黑色曼佗罗的花香,它在洞府嬉耍了一阵后,就倒在那堆黑色的生灵前,闻着诱人的独特花香,酣然入睡。
  白狼回来之后,发现自己家中多了一位“贵客”自然不太愿意,但是畏惧冰山雪熊强壮的身体,均不敢上前,它们呈扇形将冰山雪熊围在中间,对其发出阴森、尖利的怒嚎。冰山雪熊被纷乱的狼嚎吵醒,它霍的站起巨大的身子,群狼嚎叫中纷退。冰山雪熊瞪着一双细小的眼睛,对着狼群扬起自己巨大的熊掌,由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它暗示群狼,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那窄小的眼缝中,闪烁的精光告诫群狼,狼群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狼群和冰山雪熊经历了暂短的对峙后,两头强壮的头狼率先向冰山雪熊发动攻击,它们一左一右,闪电一样扑向冰山雪熊的咽喉,雪亮锋利,充满血腥的狼牙没有吓倒这只冰山雪熊,它愤怒的扬起巨掌朝左边扑来的白狼拍去,那只公头狼身子在半空灵巧的一翻,长长的尾巴在冰山雪熊眼前一晃,冰山雪熊硕大的脑袋正随之左右扭动时,那锋利的獠牙已经深深嵌入它的左腹,冰山雪熊狂啸中将身子大幅度的摆动,同时巨掌再起,那只公狼又是灵巧的松口闪开,跳到远处,龇着带血的獠牙,冲冰山雪熊一劲的低嚎。
  另只母头狼身体横跃冰山雪熊身前,尖利的獠牙从冰山雪熊的肩头扯下了一大块血淋淋的肉,冰山雪熊身体两处受伤,伤口流出的大量熊血,血腥在空气中迅速弥漫,强烈的刺激了这只熊。它向狼群发起愤怒的攻击,冲进狼群的冰山雪熊,兽性大发,手口并用,那狼群中好多白狼远没有头狼的临阵经验,更没有头狼敏捷的身体,眨眼间就被冰山雪熊用熊掌击毙数条,还用嘴咬死一条,被熊咬的那只白狼是只怀孕的母狼,狼首和狼体几乎分家,狼血洒了一地,鼓起的肚皮还自兀兀颤动。
  公头狼发出一声命令性的长嚎,群狼立即停止骚乱,纷纷攀越到洞府四周高耸的峭壁上面,下面仅留下七八头身体敏捷、壮硕的白狼,与两条头狼与冰山雪熊周旋,冰山雪熊虽然身强力壮,但是奈何不了这些身体敏捷,誓死保卫领地白狼,它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鲜血染红了它身上灰白色绒毛,因为失血过多,雪山冰熊放弃了进攻,蹲在地上,瞪着血红的熊目,半是无奈的看着围着自己的群狼,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它知道受伤后,过多的失血会危及自己的生命,可恶、狡猾的狼群意图用持久战拖垮自己,必须想个办法应付眼前吃亏的局面。它歪着小眼睛,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仔细观看四周的群狼,但见那些身体老弱的白狼,都攀到高高的岩石上面,自己身体笨重,显然奈何不了它们。
  突然,它的熊眼一亮,身后那一片青绿的藤蔓上面,一只刚有三四个月大小狼,小狼周身雪白,狼首眉心有一朱砂印记,正隐身在青绿的枝叶后面,悠闲的观看眼前的故事。冰山雪熊发出一阵刺耳的咆哮,大步朝那只小狼冲去。
  冰山雪熊的动作,引起那两头头狼的恐慌,尤其那只母狼,更是不顾一切的冲过去,试图阻止冰山雪熊的道路,为那只小狼赢得逃生的时间。但是它的身子刚靠近冰山雪熊,就被早有准备的冰山雪熊一掌扫中,摔到一边,她的肚腹竟被冰山雪熊的利爪深深的划开,大量浓稠的狼血和肠肚一起露出来,这只母狼已是奄奄一息。
  冰山雪熊似乎决意抓住那只小狼,它瞪着腥红的眼睛,张牙舞爪的扑向那只幼狼的千钧一发,那根沉睡了三千年的青藤忽然苏醒,它似乎看贯了白狼们那些纯白的毛发,而讨厌冰山雪熊一身肮脏的圬血,于是它挥动了一下它那柔软的肢体,那只巨大而沉重的冰山雪熊就被那些碧绿的肢体紧紧的缠绕,越饶越紧……冰山雪熊开始因为紧勒而窒息,随后便是粉身碎骨后的快痛,冰熊的血肉在一瞬间迸裂成千万碎块,那腥红的血流沿着碧绿色藤蔓滴滴流落,那本就柔嫩的枝叶重新开始舒张,只是突添几分忧郁的碧绿藤蔓,经过血腥的洗礼后,失去了昔日的妖娆与妩媚,仿佛一个张开血盆大口的巨兽,拌着满洞银光狰狞起舞。
  那只小狼死后余生,蹲在将死的母狼面前,低声哀嚎。
  岁月还在无情的流逝,冰山洞府的狼族正在逐步壮大,每是深夜,由山上传下来的阵阵狼嚎,代表一个白狼时代的开始,或许是因为那些白狼长久居住在千年青藤身边的缘故,它们吸取了青藤身上的精华,个个修炼成精,尤其领头的那只白狼,眉心有道朱砂印记,它不仅能飞檐走壁,还能呼风唤雨。附近山峦的猛兽均不敢冒犯这座冰山。以至整个青藏地域的人类,也不敢轻越雷池,人们管这座被白狼占领的冰山叫“冰狼山”冰狼山下的头一年的积雪还没有化尽,第二年的风雪又接踵而来,那些被积雪覆盖了差不多一年的草,青了又黄,黄了再青,这些把生命寄托给无情高原的生灵,就这样默默无声的被再次掩埋。冰山地域的黄羊和雪兔不理会这些无谓自己的轮回,黄羊群用健壮的后腿刨开厚厚的雪,再用肥厚的唇贪婪的拱吃那些能给予他们生存和力量的青黄植物。单薄弱力的雪兔便跟在黄羊后面,拣吃被黄羊刨出来的草根。
  狼群的头领是只眉心长着一颗朱砂印记的公狼, 它曾经只身咬断过一头雄师的喉咙,也曾战退过无端来犯的恶虎。它当之无愧狼群的头领,只是做为一只四岁半的雄壮公狼,早已经到了情欲萌发的时候。狼群决定为自己爱戴的狼王挑选一名合适的“妻子”经过筛选,一只两岁的母狼被给予厚望,理由是这只母狼不仅长的漂亮,尤其没有与任何公狼交配过。但是这只漂亮的母狼没有博得狼王的青睐,她做了仅三天“王后”就被狼王驱逐出“王府”这只狼王因为长年盘踞在那星煞魔君魔魂复生的妖花旁边,吸取了妖花的奇异能量,所以它慢慢超越了狼的思维能力,它逐渐能站立行走,它已经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它迫切希望与人为伍,它越来越渴望有一个人做妻子……
  它已经不在认为自己是一只狼。
第94章  穆桂英
  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