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118部分

杨家女将-第118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蚨宰耪搅笊暗溃骸昂竺娴拇系降资鞘裁慈耍课颐切〗阆肭肽忝巧洗恍颉!
  战龙看看四娘,四娘小声说:“怕什么,上去看看再说。”
  于是战龙将船摇至切近,二人登上那船的船舷,船夫挑开船舱的门帘,请二人进去。
  战龙与四娘进的船舱,看到刚才那个素衣女子正盘膝端坐在舱内,一盏油灯、一几一琴,舱内装饰也极为素雅。见到战龙与四娘进来,白小姐神情自若的问道:“两位,从真定府开始,你们就一直跟在我的后面,不知道所为何意?”
  说罢冰冷的眸子将两束袭人的目光射过来。
  战龙不慌不忙说:“这八百里易水湖面,水匪猖獗,我们夫妻本来是在这里赏月景,见你一个姑娘家进这么深的水域来玩,生怕你遇到坏人。”
  白小姐微微一笑,说:“我还以为遇到坏人了呢。谢谢两位好意,你们请回吧,我会保护自己的。”
  战龙见她下了逐客令,忙拉着四娘告辞,顺口说:“难得今夜暗云压新月风景独秀,我想趁着良辰美景畅游夜景,老婆,我们前面去看看。”
  “使不得……”
  白小姐用话语拦住二人,又说:“前面水域已经接近易水寒山的水寨,这水下面机关密布,甚是危险,你们再往前走,岂不是白白送了性命?”
  战龙见她到底是年幼心地善良,这样快就泄露了自己的身份,于是不动声色说:“白家妹妹是不是在吓唬我,既然这里的水下有危险,为何你们走的,而我们走不的?”
  白小姐说:“我真的没有骗你们,信不信就由你们了,而且我还有要事在身,告辞了!”
  说罢转身进船舱去了。
  目送白小姐的船离开,四娘催促说:“六郎,追上去啊。”
  战龙感到一阵温馨,嗅着四娘秀发上面的香甜,心中感慨之极,上苍故意捉弄我吗?为何偏要将这样美貌而善良的四娘安排到我身边,而又不允许我侵犯她?
  四娘催促战龙道:“他们的船已经远了啊,咱们赶快追上去。”
  战龙也是贪功心切,奋力摇起双桨,按照白小姐那艘船的航线一路追上去,战龙开始发现:原来这一带的水面上浮着不少有光泽类似珍珠的水草,在皎洁的月光下闪着萤火之光,想必前面那船正是借助这些水草的分布情况来认路的。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前面已经隐隐看到山峰上傲然耸立的玲珑宝塔,而白小姐的船已经靠岸。战龙将自己的小舟隐到一片浓密的荷花中,四娘兴奋的说:“原来传说中的易水寒山天罗地网,想不到这么简单就让我们进来了。”
  战龙摇摇头说:“我总觉得有些太简单了,会不会是那白家小姐早就知道咱们的身份,故意引诱咱们记下水路,然后……”
  四娘想了想,觉得也有这个可能,说:“那依你之见怎么办啊?”

()
  战龙说:“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早点回去与大家商议一下的好。”
  四娘点头同意,二人刚想顺着原路往回走,战龙突然发现那些发光的引路水草一下子全不见了。战龙吃了一惊,四娘更是纳闷,战龙让四娘在船上等着,自己潜入水中寻找,果然发现那些水草已经沉到水面之下去了,原来这水草也是人工控制的,人家自己走的时候,就会将这些水草浮上来,用完之后就将这些水草沉到水下面去,如此一来,不但自己记下的那些水路没用了,就连回去都成问题了。
  战龙浮上水面,将这一情况告诉四娘,四娘焦急地说:“这可怎么办啊?咱们必须想办法出去,否则天一亮还不成了人家的俘虏。”
  但是空着急也没有用,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脱离悬空岛的办法,战龙索性躺下来,说:“信天由命吧。”
  七星凤凰楼上的灯亮了,向阳的窗户被推开,隐隐看到一个女子的身影,在烛光灯影里面摇缀,接着就传过来一阵凄美的琴声……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楼空情未休。凤凰愿为神仙眷,恩仇已泯泪空流。”
  清凉而又伤感的曲子,显然战龙,他瞩目朝七星凤凰楼上面看去,四娘问:“是不是白小姐又在弹琴了?”
  战龙却坚定的摇摇头说:“肯定不是白小姐,这个人深通律道,是白小姐都不能及的,我猜想这个人就是凤凰楼的主人,十年前名动江湖的白凤凰。四娘,我听我师父说起过她,说她是当今天下第一美女,素有“神女”之称。我打算去探一下七星凤凰楼。”
  四娘担心的说:“你不要命了吗?”
  战龙说:“她不只是在弹琴,却是在述说自己心中的哀愁,相逢何必不相识?我早晚要会一会白凤凰。”
  小船荡到距离岛上不远的一处荷花塘停下来,荷花虽然已经开败,但是荷叶依旧茂盛,可以遮掩住他们的行踪。
  四娘挨着战龙躺下,问:“六郎,都怪我不好,若不是我非要来探路,我们也不会被困到这里,万一要是明日脱不得身,丧命在这孤岛,你会不会记恨我?”
  战龙轻声笑道:“四娘,怎么会呢?我只恨自己学不来惊天动地的本领,救不出两位妹妹,让四娘担心,六郎心里难过。”
  四娘微微叹口气,说:“六郎,有你这番话,四娘我就心满意足了,不枉我疼你一生。”
  她一边说,微微抬起身子,用深情而又清澈的眸子看着战龙。突然又说:“现在我更担心你出事,真要是也被他们抓住,哎……”
  皎皎月光之下,战龙看着四娘盯着自己的眼睛,那如兰的口香让战龙有了一丝陶醉。易水湖上后半夜的天气较为凉爽,战龙下水后衣服尚且未干,微风吹过来,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四娘见战龙身上发冷,竟然将自己温暖的身体伏到战龙身上,然后用手抱住战龙的肩膀,说:“这样暖和一些吗?”
  享受着四娘那充满芳香的体温,感受着四娘柔软的胸脯带来的致命快感,战龙用力的点头。轻轻的水浪推打着船身,小船慢慢的摇晃着,战龙如醉如痴的感受着四娘身体的重量压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易水湖上的风不再寒冷,易水湖天上的月害羞的钻进云层……
  战龙轻轻的环绕住四娘的纤腰,四娘抬起头,看着战龙的眼睛说:“六郎,京城一行,本来是为你和四姐的婚事,结果皇上遇刺驾崩,你四姐她……哎,再说你,到现在还没有个准确的着落,看着你们姐弟俩,四娘真是愧对我姐姐。没有照顾好你们姐弟。”
  四娘又将头埋下去,轻轻靠着战龙的肩膀,她那乌黑柔顺的秀发无意间擦过战龙的脸颊,战龙的心微微一颤。四娘幽幽说道:“六郎,四娘我对你一直都是视同己出,可是你也要对四娘我讲真话,你不是拒绝了皇上?你是不是已经有了意中人?”
  战龙心中暗笑,原来四娘对我还不了解,还生怕我取不上老婆担心呢,于是战龙为难地说道:“四娘,还是不要问了吧。”
  战龙越是不说,四娘越是想知道,战龙只好说道:“四娘,我其实心中一直喜欢那个女人就是你。”
  战龙一言既出,四娘被惊得目瞪口呆,“六郎,你都这样大了,怎么还那么天真?难道你不知道,我是你的亲姨娘,又是你的继母?你怎么能够还有这种想法?就为这个你拒绝了皇上的指婚?真是不应该啊。”
  四娘有些着急了。
  战龙佯作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四娘,天下的女人,哪一个比得上四娘你这样关心我?体贴我?我只喜欢你。”
  四娘叹口气说:“六郎,你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战龙突然伸手抱住四娘,“四娘,不管怎样劝我,有时候我也劝我自己,可是没用的,你从小对我太好了,我是不可能忘记你的,你的身影已经永远烙在我的心中了,我对其他女人都没有什么兴趣。”
  四娘叹口气,想起了前阵子自己与战龙发生的一些暧昧事情,叹道:“都怪四娘平时没有注意这方面,结果影响了你的心灵。”
  “六郎,你迟早都要结婚生子啊,你不能心中总是装着四娘,你需要装得下其他女人。”

()
  战龙摇头说:“可是我一心想要的是四娘你啊,我觉得和她们过夫妻生活,还不如四娘送给我的那些道具。”
  四娘脸一红,“小坏蛋,那是因为龙枪生甲,我借给你蜕甲用的,你用完之后却不还我,还有脸说?”
  战龙嘿嘿一笑,“四娘,我要永远珍惜流着它们。”
  四娘恩了一声:“可你也要有爱你的妻子啊。六郎,听四娘的话,找一个情投意合的……”
  战龙皱眉说:“我跟别人没有感觉,与其那样的婚姻,还不如不要。”
  四娘焦急地说:“六郎,那怎么能行?我们杨家全指望着你呢,你怎么能不成亲?就算你和新妻夫妻生活不协调,可以采取别的方法解决啊,也不能不解决啊。”
  战龙眼前一亮,“四娘,你愿意帮我解决吗?”
  四娘的脸一下子通红起来,“小坏蛋,你……你实在是太变本加厉了。我怎么能帮你?”
  战龙脸孔一板,“你不帮我,我就不成亲。”
  四娘咬着嘴唇,沉思良久,方吞吞吐吐说道:“小坏蛋,我真拿你没办法,不过我可说好了,我最多帮你用手……解决,而且你不许乱摸我……要不然的话,就算了。”
  战龙心中一阵狂喜,她居然答应了,真是太好了,战龙抬起头来,看着四娘含羞带怯的眼神,道:“四娘,你可不要骗我。”
  四娘难为情地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而是安静地贴着战龙,拥着战龙,慢慢闭上眼睛。而战龙的心中却是难以平静,他隐隐约约的觉察到,四娘与自己的关系居然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那纯洁的母子关系似乎已经变的有些不再纯洁。战龙又是多么渴望那种变化,他悄悄伸出手抱住四娘的腰肢,将她柔软温香的娇躯拉到自己怀里,见她含羞带怯的未加阻止,于是得寸进尺,将那只手贴着四娘的罗衫伸了进去,游走着嫩滑的背脊。
  四娘不说话,眼睛紧紧的闭着,口中的喘息却是越加剧烈起来,香甜的口气强烈的刺激着战龙的中枢神经,战龙心中明白四娘因为自己而蠢蠢欲动的春心,只是因为害羞和害怕被动地接受着自己的动作,心头一热,就把嘴巴朝着四娘红嫩的樱唇伸了过去。同时那只手向上攀上玉峰,引得四娘娇躯一阵微颤,她开始反抗,却被战龙大力的压在身下……
  良久唇分。战龙抬起身子,娓娓扶正四娘低垂的臻首,只见伊人斜倚船栏,水波倒影的淡淡星光映着她的娇艳,衬托得她更美得胜过月宫的仙子。纤侬合度的玉体娇躯、风情万种的臻首微侧斜倚,纤弱的脖颈柔美细致,秀美绝伦的脸蛋含羞带怯,水汪汪闪亮的双眸隐隐含着几分羞涩而又似乎有些挑逗的气息,混合着纯洁优雅、性感冶艳的气质注视着战龙,引得战龙又垂下首亲吻了一下那微张的樱唇。“四娘,六郎心中爱你却说不得,我好痛苦啊。”
  四娘美目含泪,“六郎,四娘明白你的苦,今天就让你释放一下一直以来的压力,可是,我不许你做出太过分的事情来,比如上一次……你竟然将你的坏东西弄进了四娘的身体里,这一次一定不允许的。”
  战龙深深地点头,“四娘,我会小心的。”
  说罢,战龙又吻了下去。四娘芬芳檀口中娇喘吁吁,还不时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战龙的樱唇,以及那双含情未露、凄然无助充满哀婉凄艳之美的眼睛,散发着绝对销魂诱人的魅力。
  战龙再也无法控制强烈的欲望,手朝着她的腰间的丝带摸过去。“六郎,不要这样,你……”
  她的声音有些哀怨,浑身酥软,整个人都酥软了,眉目含春、眼波汪汪,肌肤上头透着娇媚无伦的晕红,就好像她不只是在回忆,而是整个身心都回到了那欲仙欲死的美妙当中一般。
  此时四娘那绝世无双的艳丽美色秀色可餐,绝色娇靥整个一个千娇百媚、天姿国色的大美人。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细削光滑的小腿,以及那青春诱人、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Ru房,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
  她那鲜花一样的绝色美貌,天鹅般美丽高贵,这朵鲜艳芳香、清纯诱人的娇花蓓蕾。此时耳红心跳,芳心含羞。玉颊潮红、鼻息急促,在战龙的爱抚下,下身潮湿。花靥羞得通红,玉靥娇晕。脸一下子就红了,耳根子直发烧。那盈盈一握的柔软细腰,十分惹人遐想。
  战龙大手隔着单薄的衣衫,大力抚摸着她的酥胸。
  四娘充满诱惑性的红唇风情万种。颊上微烧的嫣红,四娘面红耳赤,水汪汪的美眸微带迷离之色,俏美的小脸胀得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