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杨家女将 >

第120部分

杨家女将-第120部分

小说: 杨家女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悬空岛,你们去哪儿不行啊?偏到六爷的船上来。你们一上来,咱们见了面,大家都别想安生了。”
  四娘也没想到事情突然变化到这种地步,眼看着二人走过来,这么小的船显然没地方躲。自己和六郎全都是衣不遮体啊,真急死人了。跳水逃走?那么大的水声,人家肯定会发现,悬空岛上的水匪,估计个个都是水性通天,自己还是个旱鸭子,就凭战龙一个人和他俩斗,等不到天亮二人都给喂了湖底的王八。就在她万分焦急的时候,被战龙一把拉倒怀中,随即一个大鱼篓扣到了二人头上,战龙对着四娘的耳朵“嘘”了一声,二人便这样悄悄藏到船尾的鱼篓下。四娘正好坐在战龙大腿根上,光滑的玉臀紧挨着战龙生硬的龙枪,四娘本想改变一下这难看的位置,可是鱼篓实在太小,刚好将他俩扣住,在里面休想动弹。这种关键时刻,也顾不得许多了,只好忍一下,等他们走了再说。
  那二人上的船来,因为心潮澎湃,也没有注意到船上细微的响动,陆涛让白小姐坐到船舱里,自己摇起双桨,将小船荡到刚才那片荷花塘里,月色朦胧,真是偷情的良辰美景。白小姐提起鼻子嗅了几口清香的湖风,说:“好香啊!”
  陆涛放下双桨,将白小姐一把搂定,先亲了一口说:“哪里及得上我贤妻身上香啊!”
  白小姐风情万种的将胸脯一挺,说:“我身上哪儿香了?”
  陆涛一把扯开白小姐的翠绿罗衫,说:“就是这里了。”
  白小姐惊慌失色看看四周,道:“要死啦?在这里就动手动脚的,让人看到了怎么办?”
  陆涛却说:“这里这么隐蔽,谁能看得见啊?娘子想死我了,我现在就要你。”
  白小姐却生硬的将陆涛推开,正色道:“你给我放规矩点,你要是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
  战龙躲在鱼篓里面,由于四娘那光滑娇柔的身体还被自己抱在怀里,原始性欲作祟,战龙极力控制自己,但是越是想制止的时候,偏偏停止不了。那鱼篓下面空间有限,四娘突然感觉到自己腰间顶着一件坚硬的事物,她双颊羞得通红。感觉战龙现在正在对自己想入非非,就伸出玉手在身后用力拧了一把。
  战龙正在心神专注,冷不防被偷袭,疼得险些叫出声来。仔细领会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可是身子没有办法转动,那东西自然也没有办法收起来。左思右想,干脆用双手将怀里的四娘紧紧地搂住,以免她再暗算自己。四娘有心挣扎,又怕闹出响动,只好任由战龙抱着,一双杏眼却忍不住朝那恩爱的小夫妻瞧去……
  看着那白小姐半裸的酥胸,一对玉兔在桃红色的肚兜中微微发颤,战龙吞了一口口水,龙枪不知不觉中越发坚挺,居然管不住它,那坚挺的龙枪顺着四娘嫩滑的玉沟顶了过去,正好触到四娘那两片湿滑的蜜唇,不偏不斜,正好顶在两片嫩嫩的花瓣中央,战龙直觉的脑门一阵过电的感觉。四娘下的身子一摇,可是不动还好,这一动,正好将战龙的龙头吃了进去。
  被那紧窄的玉门紧紧勒住自己的龙头,战龙舒爽的险些叫出来,朝思梦想的四娘,居然竟是这样一种尴尬的局面下,被自己进入了!四娘也意识到情况不好,可是这个时候,在鱼篓下面,身子想动弹都困难,更没有办法阻止战龙的龙枪,就这样,战龙一边看着外面那对小夫妻亲亲我我,一边将坚硬,火烫的龙枪慢慢顶入四娘那温暖的蜜|穴中,越插越深!
  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四娘美妙的沟壑幽谷,战龙感觉到下体被一阵阵的潮水包围着,他能感觉到四娘她的温暖,她的柔软,她的痉孪,她的颤抖。天啊!四娘的蜜|穴居然是十大名器之中的三珠春水。这种名器隐藏于花心,女子情动时,加速流动的血液会使其凸露出来,兴奋时肌肉的蠕动带动「三珠」刺激男子的茎冠。另外,身怀此名器的女子,玉门紧窄,这样「春水」就不易流出,男人尺寸浸在其中,会感到异常温热滑腻。但这种快乐,并不是人人都可以享受的,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普通人也许一下就丢盔卸甲了。学过逍遥秘笈的战龙,自然能够分辨名器。
  四娘这时候,心中已是一片混乱,居然在这种情况,让六郎进入了自己?好羞辱啊,四娘感到浑身一阵颤抖,她赶紧张口咬住自己的手指,以免忍不住叫出声来。
  战龙幸福地紧紧搂着四娘的腰肢,紧紧搂抱,龙枪一直插到名器的最深处,虽然没有那剧烈的抽插,但是那种强烈的占有感,满足感和禁忌感,让战龙几乎就要喷射!
  这时候,陆涛已经解开了白小姐的肚兜,两只丰满肥硕的白兔一下子弹出来,白小姐吓了一跳,马上又将自己的上衣掩住,“陆涛,你真没正经,今天晚上是我们执行公务,你想干什么?在这样,我可翻脸了。”
  白小姐生气地站起来,整理好衣服,亲手去将小船往岸上摇回去,她哪里想得到,就在这艘船上,还藏着一对危情男女。

()
  小船掉头,引起船身的晃动,四娘迫不得已身子也晃动了一下,身上一绷紧,名器一收紧,两个人居然就在这一刹间,一同释放了出来,首先是四娘,被战龙那粗大,坚硬如铁的龙枪顶中了要害,花心一开,浓浓的精水喷在战龙的龙头上面,同时将战龙的龙枪紧紧吸住。
  阵阵快感向战龙袭来,汗珠将他全身都湿透了,天旋地转的那一刻马上就要来临,战龙用力一顶,火山天崩地裂地爆发出来,欲仙欲死的飞翔在天地之间。大量滚烫的精华全都注入四娘的名器之中。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舒爽,也是战龙有生以来第一次没有抽送就爆射。
  四娘羞的几乎要昏死过去,居然被这个小坏蛋趁机奸污了?还射在了里面,我们乱仑了,我死了算了,四娘几乎要神经崩溃了。
  可是敌人还在摇浆,就算死,也得忍到过些时候敌人走了啊。
  陆涛把小船摇到岸边,二人整整衣服上岸,接着巡逻去了。
  等着他们小夫妻走远,四娘一把将鱼篓仍开,怒不可待地道:“六郎,你居然对我做出了这种事?”
  战龙也有一丝慌乱,毕竟刚才自己是在太过分了,不但将龙枪插入四娘的里面不说,居然还在里面喷发?“四娘,我没有啊。”
  四娘震怒地说:“你还抵赖?”
  她羞红着脸,抬起身子,战龙的龙枪从四娘的名器里面滑出来,战龙低下头,“四娘我不是故意的……”
  四娘脸上表情十分麻木,已经发生了这种事情,就算自己再震怒也于事无补,只有自己一死,以示清白。想着,四娘伸手捡起宝剑,拉出匣外就要自刎。战龙急忙抢上前去,抱住四娘的手臂,“四娘,你不要这样,六郎错了,要杀你杀我吧。”
  四娘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六郎,杨家将不能没有你,大宋不能没有你,你虽然对不起四娘,但是四娘不能对不起你。我们做出这种事来,我还是死了吧。”
  战龙死死拉着四娘的胳膊,“四娘,你听我说,全都怪那一对狗男女,要不是他们来这里,造成我们那样被动的局面,我们怎么会失控?”
  四娘悠然一怔,“六郎,我们……就算不愿我们自己,我们毕竟已经做出了那种事实。不管有什么原因,我都不能原谅自己。”
  战龙又道:“四娘,既然是这样,就让我陪你一块死吧。”
  “六郎,大宋的黎民百姓还等着保护。你不能死。”
  “可是我也做了错事,我需要受到惩罚。”
  “你不是说,这件事不怨你吗,怨那一对男女,你年龄还小,事先是四娘不好,对你做出了越轨之事,才激起了你的欲火,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失控的,还有里面空间太小,我们肌肤相亲也是迫不得已。六郎,真的不怨你啊。”
  战龙却说:“就怨我,让我死了吧。”
  战龙就抢四娘的宝剑,四娘就拦着,这一来,二人竟翻了过来,变成了战龙寻死腻活,四娘千方百计阻拦着。二人正拉扯着,战龙突然说:“四娘,不好,那对小夫妻又回来了。”
  四娘一回头,果真是他俩又回来了,情不得已,战龙又将鱼篓拿过来,“四娘,我们还得躲一会儿。”
  四娘脸一红,这一次她可如何有脸再进去?要知道就是因为这鱼篓,自己才失身的。可是千钧一发,容不得心想,四娘把心一横,再次坐到了战龙怀中,同样的姿势,同样又感受到战龙那火热的坚挺。这一次战龙不敢再放肆,赶紧将鱼篓扣到头上。
  战龙低声道:“该不是那白小姐和那姓陆的觉得难得良辰美景,又转悠回来吧。是不是想在这里好好亲热一次?”
  四娘狠狠地拧了他一把,说:“小坏蛋,净瞎说。”
  白小姐已经走了过来,只不过身后的人已经不再是陆涛,白小姐可能遇到了不开心的事,脸上心事重重,秀眉紧缩,慢慢的踱步来到河边。后面的男子说:“白小姐,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这儿会有危险的,朝廷这些日对咱们看得很紧,说不定会有刺客混到岛上来,你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白小姐轻轻点下头,向前走了几步,望着湖面,轻声叹道:“看到姑姑那么伤心,我心里十分难受,今天本应该是她高兴的日子,可是她等的那个人没有来……”
  男子安慰道:“有情人终成眷属,我相信你姑姑二十年的苦苦等待不会没有结果。”
  白小姐跨步走船上,说:“我想四处走走,韩宾,你回去吧。”
  韩宾说:“岛主一再叮嘱我保护好小姐的安全,现在你一个人到处走,还是让韩宾跟你一起吧,或许我还能陪你说说话。”
  白小姐点下头,韩宾也跟着上船。战龙和四娘躲在鱼篓中,也听明白了,男主角原来换人了。看小船漫无目的的朝着湖心划去,战龙心道:“这白小姐要是出岛去最好了,我和四娘就可以平安回去了,这一次真是没白来,既探听了道路,又得到了四娘的身体。遗憾的是,没有过足瘾,就爆了。”
  小船走出几步,突然停下不走,只听白小姐怒道:“韩宾,你这是干什么?”

()好看的txt电子书
  战龙看到白小姐生气的将韩宾搂到自己腰中的双手推开。韩宾却说:“雪妃,难道你的心里真的容不了我?你又容纳了谁?”
  白小姐生气地说:“跟你没关系,我心里不痛快,你回去吧,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战龙心道:“这白小姐刚才还是淫声浪语,突然之间怎地又一本正经起来?估计是装给韩宾看的,可是这个韩宾,虽然说比不上六爷我风流倜傥,倒是比刚才那个陆涛要好一点,白小姐偷情人的功夫看来还是不咋地。”
  韩宾有些冲动,“雪妃,你早晚都是我的人,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呢?”
  说着又将白小姐抱住,并且欲吻白小姐,就听一声响亮的耳光,白小姐怒气冲冲喝令韩宾:“把船划回去!”
  韩宾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哼了一声,说:“雪妃,你就这样对待我吗?岛主可是亲口许诺要将你许配给我的。”
  见白小姐默不作声,韩宾又说:“这些年,我对你一直都是千依百顺,难道你真的感觉不到我对你的一片痴情?”
  白小姐冷冰冰的说:“那是爹说的,不代表我的意思,你若是再不按照我的话去做,我就将你丢到湖里去了。”
  韩宾到底是畏惧了,将船慢慢划向岸边,到岸后,白小姐一个健步跳到岸上,头也不回地走了。韩宾气的将双桨重重的撂下,然后又用力跺了一下脚,气呼呼的上岸去了。他这一用力,震得小船差点翻了,战龙搂着四娘正在想入非非,韩宾这一使劲,二人都没注意,随着小船剧烈的一晃有,战龙抱着四娘也朝一边栽倒,鱼篓掉进了水里……最为碰巧的是,龙枪再一次因为小船的剧烈晃动,而准确无误第刺入了四娘的名器之中。
  韩宾也没有回头看,只管气呼呼的走了。
  四娘被战龙压在身下,加上战龙栽倒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龙枪在里面还借机顶了几下,四娘有苦说不出,毕竟这次谁也没有注意,就已下载到了,赶紧红着脸推开战龙,穿好衣服。
  战龙连忙爬起来,说:“四娘,我真不是故意的,还有,你在这等着,我去探凤凰楼,我已经是犯了死罪的人,什么也不怕了,就是豁出性命,也要将两个妹妹救出来。”
  四娘说:“我也不怕死了,六郎,我们一起去。”
  于是二人弃船上岸,往林子里走去,原来这里偌大的一片树林种的全是桃树,天似亮不亮,一团蒙蒙的雾气围绕着前方道路,二人一直朝着凤凰楼的方向走,可是走来走去,直到走的阳光刺破晨雾,还是没有走出桃花林。战龙心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